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修仙界大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刺杀

修仙界大善人 神仙哥 2292 2018.12.17 13:06

  回到国师府,甄善良先悄悄扫视了一眼相隔两条街的一座民居,那个时常探查他的家伙最近似乎对他更有兴趣了,居然搬到了附近居住,若不是确信对方修为远高于自己,他恐怕要找对方理论理论了,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实在很不爽。

  今天好像不在?正好趁机把魔龙刃祭炼了,这把魔宝已经解封多日,一直没有时间真正祭炼,马上要远行,没有一件像样的宝物防身可不好。

  祭炼法宝一般分成两个过程:一是祭,即以自身精血,配合相应的通宝诀或者特殊的宝诀使宝物与祭炼者产生关联,如果是祭炼本命法宝,还需要抽取魂丝赔祭;

  二是炼,即以本命真火炼化法宝的控制核心,每一件法宝都有核心控制阵纹,只要核心不损法宝便可使用,反之即便表面完好,也不过是一件废品。

  为了避免被人打搅功亏一篑,先嘱咐了管家几句,进屋后施展地行术进入了地下,那里有不久前自己挖的一间小秘室,之后开始专心祭炼魔龙刃。

  由于前期已经洗炼了数遍,祭炼过程很是顺利,仅用了一天一夜就祭炼成功了,试验的结果让他喜忧虑参半,喜的是此宝的噬血和破防能力都保留了下来,还附带“怒龙穿心”的强力攻击手段,按碑灵的说法,至少是件上品法宝,忧的是以灵力仍然无法催动,这不是他灵力不够的问题,而是法宝本身仍然排斥灵力,这与材料本身性质有关,根本无法改变。

  能催动魔龙刃的只有神力,即玄黄功德经所修炼出的法力,也就是说这件法宝送给一般的修士也只能当神兵利器用。

  光有一件攻击法宝不行,还准备试着祭炼玉如意,他却不知,相隔两条街的中年修士已经如“守望者”一样往这边观察了一天,并且意外发现了两个同样的守望者,这两人一男一女,女的妩媚端庄,男的英俊潇洒,并且都是筑基期。

  作为一名监察使,对于在凡人都城出现的筑基期以上的修士向来十分注意,因为不止一位君主死在这些人的刺杀之下。

  此时这二人浑不知已经被盯上了,女子望着国师府的所在咬牙切齿,英俊男子正在劝说:“程师妹,报仇的事何必急于一时,咱们大可以等他离开玉华城再计较,在这里动手万一被监察使知晓,你我都难逃责难,还会连累宗门!”

  “雷兄不用劝了,姓甄的我一个人就能解决,出了事一人做事一人当!”

  “师妹这是哪里话来,我的心意你还不清楚嘛?”

  “你的心意我当然明白,不过爷爷的仇不能不报,等我报了仇自会让你如愿!”

  “你这样冲动,只会暴露自己,还不如先将你的亲族从监牢里救出!”

  “救人不难,二叔已经捉住了赵政的兄弟赵雱,作为交换条件,大黎国肯定不得不放人,至于姓甄的,他依附的是许家,大黎国做不了他的主!”

  英俊男子见说不动她,只得叹惜一声,“好吧,我帮师妹做掉那厮,做完之后咱们立刻走人!”

  “多谢师兄!”

  ……

  甄善良祭炼玉如意失败了,不过他并不懊恼,这是意料之中的事,而且与玉魄的联系似乎更紧密了些。

  辟谷丹的味道并不好,虽然能让人没有饥饿感,但是肚子仍然觉的少了什么,忙活了两天,也该吃点东西了。

  打坐恢复了一下精神,从密室出来,招呼管家准备饭菜,而他出来的那一刻,至少有三道神识扫过来,其中一道若有若无,他知道是那个“偷窥狂”,另两道又是怎么回事?

  不需要碑灵提醒,他已经警觉,两道光华划破夜空从半敞的屋门直入。

  飞剑斩敌于十里之外,这样的事情甄善良已不觉的新鲜,心念一动,功德宝莲挡在身前,“噗噗”宝莲竟然被穿破了,两把飞剑微微一顿,再次袭来。

  “法宝!”甄善良吃了一惊,急忙来了个懒驴打滚,才险之又险的躲过了飞刺。

  远处观战的中年人本想阻止,但是看到那奇怪的莲台却又停了下来,如果是法器被洞穿,肯定是报废了,如果是术法凝聚成的莲台,也应该消散才对,但是这莲台明明被破了,竟然还可以继续用来防御,他从未见过样的东西,所以他准备看看再说,至于甄善良的生死,一个凡人国师而已,死就死了,又是国王,只要将罪魁祸首抓住,他这个监察使也不算失职。

  修士操纵法宝进行远程攻击是有延迟的,一男一女在操纵飞剑刺杀之时也踩着飞剑快速赶来。

  甄善良一看二人踩着飞剑就知道是筑基期,他毫不犹豫的取出了噬血魔龙刃,两把飞剑化为巨剑,来个了交错斩击,他侧身闪避,同时魔龙刃对着其中一把飞剑斩下,“咔嚓”一声,那把飞剑竟然被一斩两截。

  “我的飞剑!”英俊男子惊呼。

  女子也是一愣,迅速打出一个法诀,她的飞剑立即化为九道剑光劈斩而下,这就是御剑术中的一招分光化影。

  宝莲旋转,勉强挡下了这一招,甄善良手上的魔龙刃反手向上一撩,刚显露出的飞剑悲鸣一声倒飞而走。

  “好宝!”远处观战的中年修士眼睛发亮,那两把飞剑虽然不是什么高阶货,毕竟也是法宝,能让这两把飞剑一损一废,魔龙刃至少高出飞剑两个档次,起了贪婪之心,他越发不打算阻止二人了,等他们杀了人,自己再将二人抓住,如此以来可谓是一举两得。

  正在他想美事之际,被毁了飞剑的英俊男子大怒,抖手飞出一尊宝鼎,此鼎见风陡涨,眨眼化为一丈大小,对着甄善良所在的房屋砸去。

  那位程师妹紧随其后打出一个法诀,豆大的火珠从天而降,然后抖手抛出一张光闪闪的大网,将整栋房屋全部笼罩其中,木制的建筑哪里能经受住宝鼎一击,屋顶顷刻坍塌下来,炙热的火珠落在上边,立刻开始燃烧,这般作为很明显是想烧死甄善良。

  惨叫声没有传来,也没有发现在烈焰中挣扎的身影,英俊男子又用宝鼎砸了一下,结果仍然没有反应,“这里可能有地下秘室!”

  “搜!”程姓女子收了网状法宝,准备仔细搜索一遍。

  “师妹,此地不宜久留!”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国师府的管家和仆从早就开始大喊大叫,而这里离皇城不远,巡城守卫已经向这里急赶。

  程姓女子仍然不甘心,却在这时,一声阴冷的声音传来,“你们两个竟然敢罔顾联盟铁律,今日便要拿你们治罪!”

  “不好,是监察使,师妹快走!”

  “哼,你们走的了吗?”中年男子一个法诀打出,无形的空间屏障将二人困在其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