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修仙界大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冒充神医

修仙界大善人 神仙哥 2882 2018.11.26 13:55

  形势比人强,就算是一代妖王,为了保命也不得不服软,“我愿意认罪,求道友饶命!”一个男童的声音传入识海。

  能口吐人言,且懂的传音之术,这头蛟龙本体至少是半化形期以上的妖修,这是甄善良在仙道真解上看到的有关妖族修为等级判定中的描述,他有心收服妖魂,发现需要消耗了功德根本不是他目前能承受的。

  “道友,只要你不抹去我的灵智,我愿意签订主仆契约,奉你为主!”

  “哦?签订主仆契约?”

  “我之前之所以受杨顺驱使,就是因为签订了契约?”

  “以你的修为,怎会甘心受制于人?”

  “说来话长,数年前我被云天宗太上长老毁了肉身,元神逃到此处,被杨顺捉住后为了保命被迫屈从,以前所做恶事都是受他指使!”

  “他为何非要将台上的少女葬身江底,莫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并非是要那女子的性命,杨顺看上了人家的玄阴之体,想要通过采补之术突破境界,之前威逼利诱,那刘铁汉非常硬气,就是不愿意让闺女进道观,碍于此地属于许家的势力范围不好直接用强,这才用了这样的手段……”

  在了解前因后果的同时,从碑灵到那里知道了签订主仆契约其实是个坑,化形妖修的元神远非他这样的炼气期修士可比,虽然主仆契约有一定的约束力,不过只需几年工夫这头蛟龙就能反客为主。

  衡量利弊后,甄善良仍然决定和其签订契约,他看上了江神的身份,如果能取而代之成为白羊江水神,那么就可以白白得到许多信仰之力,这正是他目前最渴望的,至于隐患,等功德值够用了,直接将其渡化就是。

  “看在你说实话的份上,本水神就收下你了!”

  所谓的主仆契约就是一种血咒禁制,被禁制者只要不抗拒,很容易完成血契,甄善良有碑灵指点,蛟龙元神又愿意配合,一切都非常顺遂。

  等做完这一点,无数青白光线没入了他的体内,这让他大喜过望,碑灵却在这时给他泼了冷水,“你别高兴的太早,看看你的业力多少了!”

  甄善良查看识海中的功德碑,发现信仰由零变在敢一千四百三十三,但是业力竟然增加到了一百八十二,比他的功德值还要多很多。

  “怎么会这样?”他的脸色立即变了。

  “那是因为你继承了江神的信仰的同时,也继承了其业力,所以,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慢慢消磨这些业力吧,否则等你的业力达到一万,就会遭受天谴!”

  甄善良不知道天谴会如何,但是肯定不会好过。

  略平复了一下心情,收了几件法器,又从杨顺的尸体上搜到一枚乾坤袋,顾不得查看,开始四下找寻月儿,当他看到那位大婶抱着月儿从一个门房探出头来,这才放下心来。

  刚要走过去,背后有人说话,“江…江神爷爷~”。

  说话者正是少女的父亲刘铁汉,白羊观的其它道士见观主身死早跑就没影了,刘铁汉趁机救了其女儿。

  “好了,你们不用怕,此蛟乃是本神守宫神兽,因受到了杨顺的蛊惑做下恶事,你想要什么补偿,本神都可以答应你!”

  “不…不用补偿!”刘铁汉本能的不想与江神再有牵扯。

  “爹,我娘她…”秀英从旁插了一句。

  刘铁汉面带愁容,却是欲言又止。

  “有什么需求,只要本神能办到,尽管说出来!”这个时候正是最容易获得信仰的时候,甄善良体表马上泛起圣洁的光华,头顶的功德宝莲也变得光彩夺目,蛟龙元神则幻化成一条金色巨蛟在周围盘旋。

  这种场面一出现,那些远远窥伺的渔民又一次拜服在地,在他们心目中,神仙就该是这个样子滴!

  “噗通~”刘铁汉双膝跪倒,“我娘子得了重病,就连白羊城的神医都束手无策,求江神爷爷救救我娘子,小人一定诚心供奉您老人家!”

  甄善良感觉要坏菜,别的事情还好办,治病实在是不会,万一是癌症神马的,就算他新得的战利品中有一些丹药,也不一定对症,好不容易树立的大神形象恐怕要崩塌了,但是刚才大话已经放出去了,想收也收不回来,只好硬着头皮道:“你娘子怎么了?”

  “前日便腹痛难忍,郎中说是得了肠痈,但是吃了几副药也不见好转,听闻女儿又出了事,急火攻心之下已经昏迷……”

  甄善良只知道感冒发烧怎么办,唯一一次动手术是因为得了阑尾炎,在医院割了盲肠,至于肠痈是怎么回事,他根本不了解。

  等等!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那个…具体说说你娘子痛在哪里,病是如何得的?”

  刘铁汉指了指右下腹部,“就是在这里,前几日劳累后,吃了些生食,夜晚受寒后便出现了如此症状!”

  秀英随即又补充了一些,甄善良听到父女俩的描述,和自己当初得阑尾炎的情况非常相似,不由底气大增,脸上却露出悲天悯人的神情,“唉,恐怕不容易治啊…”

  “求江神爷爷开恩,如若能治好我娘子的病,就算让我当牛做马也乐意!”

  “您如果能救我母亲,小女子愿意为奴为婢侍奉您左右!”

  “你们不必如此,头前引路,带我去看看~”

  父女俩满怀希望的在头前带路,有胆大的渔民见这位江神爷爷如此平易近人,也在后边跟着看热闹。

  刘铁汉的宅院和周围的渔民差不多,都是独门小院,三间正屋,两间厢房,再加上一个柴房。

  打开正屋,浓重的草药味弥漫,屋里发出微微的呻吟声,床上的妇人已经醒了,但是正捂着腹部蜷缩在被子里。

  “娘~”

  “秀…秀英,你回来了,娘不是在做梦吧?”

  “娘,我没事,江神爷爷来给你瞧病来了!”

  “江神?”妇人努力朝门口望去,只见一个笼罩在白光中的青年飘着进了屋,急忙要起身迎接。

  甄善良摆摆手,“不必多礼,让本座来看看你的病情!”

  假模假式的给妇人把脉,却在暗暗施展基础法术中的望气术。

  望气术的主要用途是探查被施术者的修为,其次也可通过血气浓郁程度判断一个人是否健康。

  妇人的血气微弱,下腹之处血光晦暗,甄善良探手按压对方腹部右下方,然后猛一松手,妇人便发出一声痛呼。

  “如果早一步让本神知晓,一粒灵丹便可痊愈,如今…”

  “江神爷爷,救救我娘吧~”

  “救救我娘子吧~”

  父女俩又是齐齐下跪。

  “好吧,我有言在先,你的娘子已经病入膏肓,非回天之术不可为,此举不仅要消耗我许多法力,万一…我是说万一你的娘子…”

  “小人明白,之前请的几位郎中都让我准备后事了!”

  “恩!你叫秀英是吧,可会针线活?”

  少女不知道他问这话的意思,“小女子从小就会女红!”

  “我要你做的事比较骇人,但又事关你母亲的生死,你可敢做?”

  “只要能救母亲的病,上刀山下油锅,小女子在所不惜!”秀英咬牙道。

  “好,准备好滚开的热水,细针和用于缝合伤口的肠衣都要在热水里煮,干净的药布多准备几条,还有…请外边的大婶照顾好月儿~”

  “江神爷爷尽管救人,我一会照顾好神女~”屋外的妇人身板挺直,她怀中的女娃可是江神的妹妹,天下谁有福分来抱未来的神女,也只有她吴赵氏,这是何等的荣光?

  甄善良又吩咐父女二人见到任何情况都不要大惊小怪,这才让闲杂人等暂且到外边等候。

  一切准备就绪后,先给床上的妇人丢了个昏憩术,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只能如此。

  手术刀用飞剑代替,锋利度不成问题,关键是一个野鸡报记者冒充神医,就连他自己都觉得不靠谱。

  在父女俩的惊叫声中,飞剑轻轻切开了肚皮,他很快就找到了腐烂的阑尾,这不是他运气好,也不是老天眷顾,实在是那里的特征太明显了。

  盲肠切掉后,稍加处理,让秀英缝合。

  这女子之前话说的很漂亮,事情摆在眼前却下不了手,甄某人没办法,只好拿出当年钉扣子的粗浅手法给妇人缝合(医生勿喷),敷上止血药缠好药布,再施展一个回春术,算是大功告成。

  嘱咐了父女接下来要注意的事项,“…好了,七日后就可以拆线了!”

  “江神爷爷,我娘子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再过一个时辰!”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