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修仙界大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不禁念叨

修仙界大善人 神仙哥 2265 2018.12.30 13:56

  甄善良没有理会飞剑追斩,玉如意的防御力可以信赖,遥遥对着魔龙刃一指,怒龙穿心!

  曹翔福暗叫不好,急忙驱剑闪避,一道龙影几乎贴着他身子冲过,还没等他松口气,十二道霹雳雷光齐齐落下,他的御剑技术再高明也无济于事,灵光罩被一击而破,身上的法袍消减了部分伤害,但是雷电附带的麻痹效果是难免的。

  一道黑色弧光从背后划过,脑袋掉落!

  对手死了,但是甄善良如果继续自由落体,骨断筋折都是轻的,关键时刻金身法相腾跃而起将他稳稳的接住。

  以一敌三,干掉了两个,对于这样的表现他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三人都是筑基期,而且曹福翔还是中期修士。

  接下来自然是收捡战利品,一双金刚环不错,在与魔龙刃的碰撞中丝毫未损,其坚韧程度可见一斑。

  两把飞剑品质差了一点,不过好歹都是法宝,两人身上的法袍和护甲也扒下来,自己不用可以卖钱!

  把尸体烧掉后查看二人的乾坤袋,马脸修士是个穷鬼,堂堂的筑基修士灵晶不过两三千,其余都是些大路货的材料和丹药。

  曹福翔的乾坤袋让甄善良眼前一亮,光闪闪的灵晶一大堆,数量不下于两万,这让他不得不叹惜一声:杀人放火金腰带,古人诚不欺我!

  当然了,杀人带来的业力也是不可避免的,两人足足让他增加了二十七点业力,由此可见,能修炼到筑基期,都多多少少有气运在身。

  解决了一个麻烦,他再不迟疑,坐在宝莲上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天际……

  映月湖,云霞峰许家正殿,许凤舞看完了一封在大黎纸上书写的信件,又望向右边趴在桌上正在临摹图画的月儿,脸上微微露出笑意。

  似乎是有所感应,月儿抬起头来,“姐姐,你说哥哥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应该快了,又想你哥哥了!”

  “当然了,你不是也想嘛?”

  “我想他干吗,别瞎说!”

  “你骗人,昨天你还拿着哥哥送你的香水瓶!”

  “我那是香水用完了!”

  小丫头撇撇嘴,一副你瞒不了我的模样,许凤舞不由宠腻的捏捏她有些婴儿肥的小脸。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进来,“四叔有事?”

  许志高看了一眼月儿,欲言又止。

  “月儿,你去后殿玩吧!”

  月儿应了一声,乖巧的起身拿起画笔和画纸走了。

  “四叔有什么话请直说!”

  “自从和那两家交恶,家族的许多产业遭到破坏,现在虽然有所恢复,但是已经大不如往昔,很多家族子弟成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必须要给他们找点事做!”

  “几大商行不是都有空缺嘛?”

  许志高苦笑,“问题是这些不肖子孙拉不下脸来迎来送往,又没有什么真本事,几位商行大管事都说他们是难伺候的大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许凤舞点点头,情况她是知道的,问题是这些人文不成武不就,让他们吃白饭许家也养的起,问题是是三天两头惹事就让人头痛了,“四叔莫非想到了什么办法?”

  “我听说大黎纸工坊那边生意极其红火,不如…”

  “你是说把他们打发到那里去?”许凤舞脸色不好看了,当初应甄善良要求的派遣人过去,一个个都推三阻四不肯去,为此她不得不动用家主的权威,这些家伙才不情不愿的服从。

  最近,有人看造纸工坊红火了,头一批人都发了财,于是削尖脑袋想往里钻,这些日子已经有好些族佬前来说情。

  如果是有能力的人过去还好,把一帮废物送过去,甄善良会怎么看她?

  许志高对这个权威日重的侄女也是越来越忌惮,“凤舞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想安排他们过去,而是想让他们另起炉灶,大黎纸的工艺并不复杂,流传出去不过是迟早的事,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咱们来做……”

  许凤舞这次并没有动怒,又拿起桌上的信件瞅了瞅,信是许丰写的,大致的内容是最近总有人窥伺工坊,目的是想偷学造纸术,希望家族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她仔细考虑过,如果送一套高级一点的阵法,再派两名筑基修士日夜看守,倒是能暂时缓解这方面的压力,但是造纸的工艺太简单,而工坊做工的人达十几万,不泄露出去是不可能的。

  沉吟片刻说道:“这个需得跟甄善良商量,毕竟造纸工坊是他搞起来的!”

  “他也是许家的一份子,只要家主开口,他不会不答应!”

  许凤舞扫了对方一眼,当初是谁要驱赶人家?现在看到人家有价值了,才认人家是自己人,这还要不要脸了?

  心里鄙夷,嘴上却不能这么说,“还是要征询他的意见,实在不行,就适当给他一些补偿!”

  “家主说的是,甄善良的确是个人才,他年纪也不小了,不如在咱们许家挑个女子与他婚配,如此以来,他就能名正言顺为咱们许家效力了!”

  “哦,四叔是不是有人选了?”许凤舞脸上表情没变,不过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你看我那孙女小媛如何?”

  我就知道!

  许正舞真想暴起扇对方几耳光,老家伙最喜欢用这种联姻的方式笼络人心,这次为了勾引甄善良,居然下了血本,肯拿嫡亲孙女下注。

  “小媛当然好,不过她的资质不差,家族准备把她送到云天宗修炼,四叔如果真有心,我倒可以促成这门亲事!”

  “哦,家主打算送小媛去云天宗,怎么之前没听家主说过?”许志高眼珠转动,似在衡量得失利弊。

  “明年月儿就要去云天宗了,她年岁尚幼总要有个照应,师尊也同意了我送两人给她作伴!”她故意没说,另外一个名额正是甄善良。

  “原来如此,既然小媛有如此机缘,还是另选他人吧,你觉得红儿如何?”

  “红儿已经心有所属了!”许正舞又暗骂了一声老家伙无耻,许红与一个散修早就卿卿我我,这个许家上下有谁不知道?

  “不过一介穷散修,又没什么前途!”

  “甄善良恐怕也知道此事!”

  许志高一想也是,甄善良不仅在许家呆了大半年,成天和许丰那个多嘴的家伙在一起,许红的事肯定瞒不住,他又想了想,一时还真没有更适合的人选了。

  许凤舞也不想他再出妖蛾子,“四叔,结亲的事以后从长计议,等甄善良来看月儿,我便与他商量造纸的事!”

  许志高见主要目的已经达成,也不好再纠缠。

  ……

  大殿内重新恢复的了寂静,许凤舞正在思索刚才的事,忽然收到周奇的传讯符,等查看完内容,不由嘟囔了一句:真是不禁念叨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