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布武江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0章 一对冤家

三国之布武江山 十月扬 2062 2017.01.12 23:58

  地牢里的光线,虽然有些昏暗,但勉强能看清。

  而且在这样的光线下,还会产生一种朦胧美,更让人有无限的遐思。

  青春的朝气,玲珑的身段,姣好的容貌,精致的五官,乌黑的秀发。

  稍显青涩的娉婷美少女,无不散发着致命的魅力。

  以钱通的秉性,能强娶严夫人,会放过令狐雪?

  吕布的想法,不是没可能。

  可在令狐雪听来,那就是侮辱清白,立刻就气的跳脚:“你什么意思?平白污人清白,你要向我道歉,要真诚的道歉。”

  两个人的对话,已经引来关注。两边的牢房中,传来低声引论,甚至有不少人,还在指指点点。

  睨了牢房一眼,将手中的衣服,丢给令狐雪后,吕布拱了拱手:“对不起。”

  “没诚意!”令狐雪寒着脸,声音冰冷的道:“没诚意的道歉,本姑娘不接受。”

  “无聊!”

  令狐雪的无理取闹,已经引来吕布反感,瞥了令狐雪一眼后,便朝着地牢外走去。

  可是没走两步,便被扯住衣襟,随着呲啦一声,吕布的长衣上,便坏了道口子。

  吕布回头望去,面色顿时一沉:“闹够了没有?放开你的手!”

  “不放,你能怎……”

  令狐雪正说着,便见一只拳头,竟是当面打来。那拳的速度极快,瞬间就到了眼前。

  “啊!”

  惊恐的娇呼了一声,便紧紧的闭上眼眸,小脸更是吓得苍白。

  可是等了一小会,却什么都未发生。偷偷的睁开一只眼睛,就见到吕布正向外走。

  “你敢吓唬本姑娘?”令狐雪杏目圆瞪,跺着脚追了上去,口中气呼呼的骂道:“臭流氓,小混蛋,你给本姑娘站住。”

  吕布大步流星,一路走出地牢,来到众人面前。

  看到王岩后,吕布便说道:“王叔父,能借用一下令牌么,那些人都不信我啊。”

  “雪儿不是进去了么,她的话也没人相信?”王岩疑惑的问着,但还是伸手入怀,将令牌拿了出来:“拿去吧,我……”

  王岩的话还未说完,就听一道怒骂传来:“臭流氓,你站住,占了本姑娘便宜,你还想不负责任?”

  随着这道骂声,齐刷刷的目光,望向地牢方向。

  而吕布的脸色,也是跟着一黑。本来没什么的,她这样一嚷嚷,不就都知道了?

  这一下倒是好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吕布转过头,就见令狐雪,踏着矫健的步伐,嗖的一下冲过来,拽住吕布的衣领:“你给本姑娘说清楚,你就是不想负责任?”

  众人的目光,悄然的一转,便看向了吕布,眼中意味深长。

  “我负什么责任?”吕布眉头微皱,没好气的说道:“那是你自己的问题,跟我有一点关系吗?”

  话音一落,吕布便抬起了手,抓住令狐雪的手:“放开,一点矜持都没有。”

  “你占了我的便宜,就想不了了之吗?”令狐雪说着,便看向王岩,委屈的说道:“叔父,你看他还占人家便宜,还不想对人家负责任……”

  令狐雪的话,让吕布愕然,下意识的放开手,可又反应了过来,这是强词夺理啊。

  你拽着我衣领,你怎么不说呢?

  这个时候,王岩却是满头雾水,疑惑的看着二人道:“你们是怎么回事?”

  “这个小东西,就是个流氓。”令狐雪撅起嘴巴,泪花在眼眶打转:“先是污了人家清白,还接着占人家便宜,吃干抹净了就想跑,真当人家好欺负呀……”

  听着令狐雪的话,吕布瞪大了眼睛。啥叫污了清白,啥叫占人便宜?

  还吃干抹净……

  这么颠倒是非,如此诽谤别人,你过意的去吗?

  而且这妞,也太彪了。什么话都敢说,根本就没避讳。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敢这么胡说八道,是真不想嫁人了吧?

  吕布黑着一张脸,心中正忿忿腹诽。旁边的王岩,却面色严肃。

  看了二人一眼,王岩便沉吟道:“既然事已至此,那王某做个媒,让俩家结个亲。”

  “什么?”吕布和令狐雪同时一呆,两人相互对视一眼之后,又异口同声的摇头否定:“不行。”

  “咦?你们很挺默契,为什么不行啊?”

  王岩笑了笑,认真的说道:“雪儿,你以豆蔻年华,待到来年此时,便是及笄之年,该找个婆家了。吕布少年扬名,将来前途无量,作为你的夫君,也不会委屈你。”

  “我才不娶这个女流氓。”

  “我才不嫁这个臭流氓。”

  两个人的默契,逗笑了一群人,众人忍俊不禁。

  令狐雪眼眸一瞪:“你不许学我说话!”

  吕布也眉头一挑:“你干嘛学我说话?”

  “你们两个小家伙,还真是一对冤家。”

  王岩哭笑不得,正想安抚二人,就见令狐雪足尖一挑,便朝着吕布狠狠踹去:“我踢死你。”

  吕布横跨一步,手掌同时撩出,捏住令狐雪的小腿,做出一副凶恶模样:“你再无理取闹,我可就出手了。”

  “放开!”

  俏目羞恼一瞪,令狐雪的身形,忽然凌空跃起,而她的另一条腿,也朝着吕布扫来。

  “还来?”

  吕布手臂抬起,朝令狐雪一拍,挡开了那条腿。

  可也在同时,被腿上的力量,震的身形微晃,也松开了小腿。

  “力气不小啊。”吕布有些惊讶,令狐雪练过武,早就有所发觉。可是却未想到,令狐雪的实力,也是很不错的。

  令狐雪的身子,在半空中一旋,便落在了地上。

  接着脚下一弹,再次冲向吕布。

  一双粉拳交替而出,速度快的有些惊人。雪白的手掌,翩翩似蝶舞,虚实转化间,晃花了眼睛,竟难辨真伪。

  劲风袭来,寒意浓重。

  吕布目光微凝,紧紧盯着拳风,手掌猛然拍去,却是一掌扑空。随即拳风一变,竟是直捣黄龙!

  啪啪啪!

  一道道脆响传来,令狐雪那双纤手,拍向吕布的手臂。可吕布的拳头,却是刚劲有力,根本就挡不开。

  令狐雪面色微变,她的拳速虽然快,但却力量不足,比吕布的神力,实在差的太远。

  双掌交叠,封向吕布。身形侧转,绕向一旁,随即足尖微挑,点向吕布侧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