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布武江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伏丘山,玄女庙

三国之布武江山 十月扬 865 2016.10.13 23:01

  历史细节是怎样的,吕布自然无从得知。但是现在,吕布要把握机会,绝不能重蹈下邳覆辙,最终惨死在白门楼下。

  而吕布现在尚且年幼,也正是改变命运的机会。六年时间看似漫长,但是白驹过隙,很快就会过去。

  踏进吕府的后院,便是一座演武场,也是吕布习武的地方。演武场上有两排武器架,一排是正常的制式兵器,另一排则是给吕布打造的缩小版。

  武器架上,刀枪剑棍,斧锤戈矛,强弓劲弩,样样俱全,可唯独没有戟。

  方天画戟,那是吕布的成名兵器。

  但吕布却感到非常无奈,父亲吕良根本不会用戟,那吕布的戟又是从哪学来的?

  目光扫过武器架,最后选了一杆长枪,便在演武场上操练起来。

  不得不说,枪法如行云流水,一招一式浑然天成。

  虽然吕布年仅八岁,但思想却是成年人,再加上根骨极佳的好身体,吕布修习武艺的速度极快。

  一套枪法舞下来,吕布却颇感无味。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在使枪时总觉得不顺手,心中所惦记的始终是戟,吕布的那一杆方天画戟!

  将长枪放回原处,又取了一柄长剑。

  剑指长空,刺破苍穹,劲风呼啸,仿佛连绵洪涛。一波波的剑浪,宛如长河,奔流不息。

  伴随着最后一声剑啸,宛如冲天而起的蛟龙,荡起了一片灿目的剑光。

  临至黄昏,吕布将所有兵器,全都演练了一遍。

  虽然畅快淋漓,却被汗水侵透,被赶来的吕黄氏看到后,便被揪着耳朵训斥了一通。

  第二天清晨,吕布刚刚洗簌完毕,便听到一个糯糯的声音,从自己的身后轻轻响起。

  “阿布!”

  听到这声呼唤,吕布面色一僵,露出淡淡苦笑。

  在吕布的身后,是一个小女孩,女孩面容精致,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透着一股钟灵秀气。

  看到她的瞬间,便觉眼前一亮。可想到她的身份,吕布就满心烦恼,因为她是吕布的未婚妻。

  没错,是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只比吕布小了一个月。

  当初知道这件事时,吕布才只有两三岁,在常人眼里还是不记事的。但外人又怎么知道,吕布就是个重生的“妖孽”,拥有着成年人的思维记忆。

  所以,当吕布认识小女孩时,便已知道了她的身份。可是吕布冥思苦想,也没记起后世对她的记载,难道是吕布最后没有娶她?

  目光微转,看着鼻涕快过河的未婚妻,吕布拿出了一条丝质手帕,帮她擦了擦粉腻的小琼鼻,问道:“小月,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和阿布学剑啊。”小月咧嘴一笑,可惜门牙空洞,正是换牙的时候,还能隐约看到一条粉嫩的小舌头。

  吕布闻言一怔,随即想了起来,的确是答应过这件事。

  “可是你父母同意么?”

  吕布心中有些迟疑,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灵魂,自然没有重男轻女的念头。而且乱世将起,若是习得武艺,也可以自保不是?

  可在这个年代的人,思想是极其保守的。男主外,赚钱养家;女主内,相夫教子。这就是最真实的写照,也是真实的社会形态。

  说到这,小月便一脸神秘,凑到吕布的耳边,说道:“笨,我们只要不说,他们怎么知道?”

  吕布一怔,哭笑不得:“就你聪明。”

  小月骄傲的扬起小脑袋,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得意。

  在家里教小月练剑,肯定会被母亲发现,到时肯定又会被训,吕布沉吟了片刻后,便决定去东边的伏丘山。

  那里人迹少,既没有野兽,地方也够大,是个练武的好地方。遗憾的是他和小月年龄都小,干不了那些令人遐想的勾当。

  “啊呸,乱想什么呢。”

  吕布暗中捏了一下大腿,为自己的想法汗颜不已。

  在小月的陪伴下,先去吃了点早餐,便和小月一起出门,前往伏丘山“踏青”去了。

  只不过在两人的身后,还跟着一名持剑侍卫,以及年龄半大的婢女。侍卫是吕黄氏派来的家将,而婢女则是小月家的人。

  伏丘山,山如其名,只是一座小丘陵,方圆范围不过二三里,而最高峰也就百十米。

  有一条石板路直通山顶,而山顶之上有一座破庙,但由于年代太过久远,已经辨不出是哪位大神的了。

  来到庙前的空地,吕布把家将和婢女支开,这才给小月打了一套拳。

  这套拳并非学自吕良,而是后世的擒拿格斗。吕良的战斗技能,适合在战场杀伐,却不适用于防身。

  将拳法演练了一遍之后,便开始指导小月练习。

  可是吕布忽然发现,小妮子有点闷闷不乐,略一思索便明白过来,笑道:“小月,不是我不想传授你剑法,只是你的筋骨还未展开,现在你还没有一点基础,就算学了剑法也练不会。”

  看到小月阴云转晴,吕布便接着说道:“你把这套拳法学会练熟,我保证教你一套厉害的剑法。”

  “真的?”小月眼眸一亮,伸出了小手指:“拉钩。”

  “拉钩!”

  安抚好了小月后,吕布便四处闲逛,查看了一下周围,便在庙前的石碑处坐下,看着前面娇小的人儿打拳。

  不知不觉中,吕布便有了些许困意,靠着倾倒的石碑,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梦中,吕布来到了一个地方,那是一栋庄重肃穆的庙宇。

  庙顶铺就的琉璃瓦,在清晨阳光的铺洒下,泛着灿金色的朦胧光泽,更有了一种庄严的神秘感。前殿雕刻着双龙戏珠,门庭立柱更是金龙盘旋。在殿门的左右,更是两尊石狮,面目威武狰狞。

  而在大殿的前方,则立着一块石碑,上面篆刻着“南宫紫府,无无上道”的宝诰,扬扬洒洒足有上百字。

  吕布目光一转,便看到殿门之上,悬着的鎏金牌匾,上书“九天玄女”四个大字,大字气势宏浩,散发着飘渺仙气。

  “这里供奉的上古大神,竟然是九天玄女娘娘?”口中发出轻声喃语,吕布便看向了大殿正中,那尊美轮美奂的玄女塑像。

  头戴紫金盔,手持降妖剑,足下踏金莲,膝前立白鹤。玄女娘娘面目慈和,却自有不怒自威的气势。

  吕布正暗自观察,忽然间霞光万道,更有仙音渺渺,香雾弥漫。虚无之中,一道韵白宝光,竟从天际而降,悬于大殿上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