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布武江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9章 小流氓,别乱摸

三国之布武江山 十月扬 2214 2016.12.29 19:02

  在人群中穿梭,吕布很有便利。虽然较同龄人,算是身高体壮,但和成年人比,就要差上许多。

  怀中抱着蔡琰,借着行人遮掩,甩开那个人后,便钻进了小巷,朝着县衙跑去。

  一路行来,谨慎小心,赶到了县衙附近。

  只要再穿过一条小巷,前方就有县衙的官差,吕布和蔡琰便安全了。

  可刚松了一口气,从前方的路口处,便走来了三个人。

  吕布脚下一顿,眼中露出警惕。

  三个人目光森冷,手或是摸向腰间,或是探入袖口中,显然暗藏着凶器。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狠厉不善,向吕布缓步走来。

  看到他们之时,吕布便欲转身,可还没迈开步,又见两人走出,后路也被堵住。

  “这里是九原县,你们胆子很大。”吕布瞥着对方,心中却是一沉,将小文姬抱紧:“巷外就是县衙,你们在这动手,还能逃得掉吗?”

  “将婴儿交出来,便不予你为难。至于能否逃掉,不劳你费心了。”

  其中一人,将手伸出,沉声说道:“你一个孩子,别来趟浑水,对你没好处。”

  “你怕我了?”吕布眯起眼睛,对方有五个人,而且带着凶器,恐怕不好脱身。

  “怕?”

  几个人相视冷笑,瞪着吕布讥诮道:“做了刀口舔血的买卖,就不知道什么是怕了。”

  “你想杀谁,那就去杀。抓一个婴儿,算什么汉子?”吕布轻蔑的嘲讽道。

  对方哼了一声,却并没有说话。身为一名杀手,沦落到抓婴儿,才能达到目的,已经够丢脸了。

  怀中的小文姬,口中咿咿呀呀,好像是在附和。

  粉嫩的小手,伸向了吕布,扯开吕布的衣领,又是一口咬上去。

  微弱的痛感传来,让吕布为之一怔,满脸的哭笑不得:“怎么又咬我?”

  胸前湿润的小口,不断的轻轻吸允,让吕布很不自在,这感觉太诡异了,根本不觉得香艳。

  推了下蔡琰的小脑袋,却只是哼唧了两声。

  蔡琰的态度,已经摆明了。即便是不好吃,什么都吃不到,都不愿松口了。

  吕布愕然苦笑,这是饿急了啊!

  推了一下不管用,吕布也不管她了,反正咬又咬不疼,就先让她咬着吧。

  目光转向两侧,吕布沉声说道:“不如这样,把她放了,我跟你们走。她只是个婴儿,你们还要照顾。可若是带着我,你们会很方便。”

  听了吕布的建议,几个人同时一愣。其中领头的人,明显颇为意动。

  他们这些杀手,都是些粗汉子,带着一个婴儿,肯定多有不便。要是带着吕布,就要省心不少,看住他就可以,根本无需照料。

  “头,这小子太精了,恐怕不好控制。仅仅一个孩子,能想到换人质,他就简单不了。”另一个人,瞥着吕布,警惕的道:“而且这小子,身手也敏捷。”

  “是啊,六子说的没错,这小子身手好,肯定伺机逃跑。但是那婴儿,根本不会跑。”这个人说着,便露出邪笑:“我们是不会照顾,但可以抓个女人,在照顾婴儿之余,兄弟们还能泻火,一举两得,头您说呢?”

  “对对对,头,狗三说的太对了。”六子立即附和。

  头眉宇微皱,瞪着两人道:“别忘了你们的身份。”

  “说什么身份,我们是杀手,还讲那么多?”六子撇撇嘴,却被头一瞪,便闭上了嘴巴。

  杀手们的对话,虽然声音很轻。可小巷里很静,吕布耳聪目明,听的一清二楚。

  这些人的身份,吕布早就知道。可是不曾想到,德行如此恶劣。

  他们追杀蔡邕,是上级的命令。可牵连到无辜人,就是他们的问题。

  吕布表面上不动声色,可心里却已经动怒了。

  “将大的杀了,把小的留下。”头沉吟片刻,做出了决定,手掌猛然一翻,摸出一柄匕首。

  随着头的命令,众人齐齐上前,将吕布的空间,进一步的压缩。

  杀手不断的接近,肃杀也随之弥漫。

  六子脚下重踏,便要冲向吕布。

  但也在这时,吕布忽然道:“等一下!”

  “嗯?”六子脚步一顿,警惕的喝骂道:“小子,少耍滑头!”

  “我还没说遗言呢。”吕布故作天真,睨着那位头目:“反正我马上就死了,留句遗言总可以吧?”

  狗三闻言,便嗤笑道:“你还想留遗言?可没人给你转达。”

  “用不着你们,她就能转达。”吕布指了指蔡琰,然后就伸手一推,便不再让她吸允,随后又拉上衣服。

  众人看向蔡琰,露出疑惑之色:“她能听懂你的话?你开什么玩笑呢?”

  “那你别管。”吕布说着,便低下头,对蔡琰道:“小丫头,我可跟你说啊,你认真听着点。”

  “咿呀咿……”蔡琰吧嗒一下小嘴,幽怨的看了眼吕布,伸手就要去抓衣服。

  “那个啥,先别扒我衣服……”吕布挡开小手,又将衣领压住。

  蔡琰却非常不甘心,小手还在到处乱抓。吕布眼睛一瞪,没好气的说道:“你个小流氓,能别乱摸不?”

  众人看着吕布,全都啼笑皆非,这小子真有意思,小女婴也很有趣。

  由于吕布的遮挡,小文姬很不高兴,委屈的眨眨眼,小嘴巴撅了撅,大有“你要是不给我,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

  可是此时的小文姬,却不知吕布的想法。当吕布擒住两只小手,不再让小文姬乱动时,小文姬还瞪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盯着吕布。

  “呀咿呀?”小文姬喃呢道:“啊呀……”

  吕布看着小文姬,却是一脸的无奈。你丫的倒是哭啊,哭的大声一点,把人都引来啊。

  不该哭的时候,你时刻准备哭,该你哭的时候,瞪着眼睛不哭,诚心唱反调吗?

  握着蔡琰的小手,心中腹诽的同时,也隐隐有些担忧。难道饿的没力气,连哭都哭不动了?

  在吕布疑惑的时候,蔡琰却眨了眨眼睛,随即蒙上一层水雾,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还真是不哭则已,一哭就惊天动地。

  那高亢宏亮的声音,吕布都吓了个哆嗦,手忙脚乱的开始哄:“乖,先别哭,听我给你说啊。”

  看到蔡琰总算哭了,吕布顿时心花怒放。小文姬真是给力,这要是千百年后,那就是女高音歌唱家啊。

  “你怎么还给弄哭了?要不把你胸前的小点,再给小家伙吃一会儿?”六子揶揄着说道。

  狗三也跟着一乐,笑眯眯的讥诮道:“他又没奶水,吃了也白吃。”

  吕布抬眸暗笑,你才是白痴,你们全是白痴。先让你们继续得瑟,等会可就没机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