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九字剑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回 青云义胆

九字剑经 春秋山人 3935 2018.01.07 20:31

  正午才过,一身灰布直身的汉子骑着马疾驰于官道之上,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纷纷避让,只见那人朝马屁股上狠狠抽了几鞭子,马儿吃痛,一刻不停的奔向永平府城外东南十余里的青云庄而去。

  不多时的工夫,马上的汉子远远看到阳山脚下那一片庄院,好生气派。心道:“终于快到了!”

  青云庄乃永平府境内的豪门大户,附近百姓若能进到青云山庄做个庄客家丁,也算是一家子衣食无忧。

  庄主沈钧,也是永平府境内江湖势力的头把交椅,武功高强,极有侠名,甚得百姓及官府称赞,各路豪强亦无不拜服。

  山庄门房的老汉听见马蹄声,出门相迎:“赵伍哥你可算回来了!”门房老汉待那人近前下马,伸手接过马缰,“庄主在书房等你!”

  那灰布直身的汉子名为赵伍,乃是沈钧结义兄弟,应了一声:“知道了,祥老伯!”

  进了大门,赵伍便轻车熟路往书房来,待及门口,却又顿住,左右思量了片刻,似是打定主意,进了屋内。

  “大哥!”

  书案前,沈钧正在拭剑,闻声瞧去,放下剑便起身相迎,心切道:“义弟辛苦,快坐!”

  沈钧身着青色直缀,头带逍遥巾,年纪三十五六岁的光景,但无论多么英俊潇洒,也抵不住多年江湖,一缕风霜。

  他引着赵伍入座,又倒了杯茶与赵伍吃,问道:“京城可有消息?袁大人现下可好?”

  才端起茶来,便又放下,叹道:“袁大人下了诏狱,生不如死!”

  “啪!”沈钧心中愤愤,拍案而起!

  一掌下去,竟是硬生生的在厚重的紫檀桌面儿上留下一道微微塌陷的掌印,赵伍见得此景,也不得不佩服沈钧对于力道的控制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掌力发而不散,想来沈钧的内力也更为精进了。

  “大哥息怒!”

  “莫非皇上竟不念一丝旧情?土木堡之变,若非袁大人拼死护卫,如今的皇位又怎还能轮着他坐?”

  赵伍一惊,忙道:“大哥,慎言!”

  冷静下来后,沈钧便道:“我闻门达狗贼贪财,可将青云庄全部家产赠与狗贼,只求赎回袁大人!”

  赵伍摇头道:“只怕无用,门达自升任锦衣卫指挥使,便将袁大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好容易做出机会,又怎肯轻易放过?”

  “那便去劫狱!”沈钧双拳紧握,“为人在世,当有恩必报!”

  赵伍抬眼瞧着沈钧,若有所思,却不作声。

  “怎么,义弟有何想法,但讲无妨。”沈钧察觉赵伍似有异议,遂问道。

  赵伍一顿,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摇了摇头,道:“大哥既然决定,兄弟自当追随。我只在想,诏狱并非一般人可闯,还需三思而行!”

  沈钧点点头,又问道:“义弟还有什么消息?”

  “此次进京,我识得一人,名叫杨仪,如今是北镇抚司的百户大人,他曾经是袁大人心腹。”赵伍道,“他偷偷寻到我,只托我带来口信说,大哥若进京,三日后在智化寺外的石榴树下相见,定有分辨。”

  沈钧思虑片刻,道:“既如此,你我明日动身!”

  “好,”赵伍正要先行告辞,只听外面“呯!嘣!”两声巨响!

  赵伍奇道:“眼下又不是年节,谁在放炮仗?”

  “听声音是西边院子那边传来的。”沈钧说着便往外走,赵伍跟着身后。

  正想唤人问个清楚,就看到一个家丁慌慌张张的跑来,边跑还边喊:“庄主,出大事儿了!少爷用炮仗把账房钱先生给炸昏过去啦!

  沈钧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小畜生,竟如此顽劣,看我不收拾他!”看了看家丁,又道,“钱先生现在何处,抬回房了吗?还不找人赶快医治?”

  “回庄主,已经有人去请郎中了,只是….只是大家伙没法下手抬他….”那家丁为难的说道。

  赵伍问道“怎么回事?钱十七在哪?”

  “在…..在茅房!”那家丁许是想起来有些恶心,脸上表情也是千变万化。

  沈钧铁青着脸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那家丁看的沈钧脸色不好,也不敢做些怪样,老老实实答道:“是这样的,当时钱十七正在出大恭,少爷不知从哪找来的炮仗,点着了就扔进茅房,一下子屎尿齐飞,钱十七一身污秽、裤子都没穿上就跑了出来,然后就晕倒了,股下还流血不止!”

  “这个逆子!”沈钧极为生气,一脸怒容,“去,你叫人把钱十七抬到屋里,郎中瞧过后过来禀我一声!去,把那个逆子给我带过来!”

  那家丁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一溜烟的跑了个没影!

  “叫义弟见笑,犬子实在顽劣,实在是平日里疏于管教!”沈钧颇为尴尬。

  赵伍却微微笑道:“大哥见外了,渊儿年幼,正是顽皮的时候,待会儿训斥一番,让渊儿长个记性就行了,切不要动了真气!”

  又看了看天色,接着说道“时候不早,愚弟先行告辞,明日还要赶路。”

  “也好,有劳贤弟!”沈钧本就心事重重,如今劣子又惹出祸事,原想留赵伍用饭,此刻却也实在没有什么心情。

  赵伍刚出书门外,还没走两步,便和一个干净俊朗,眉眼间与沈钧极为相似的男娃走了个对头。

  那男娃见着赵伍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稚声童气的说道:“侄儿沈渊,见过叔父!”

  赵伍笑着摸了摸沈渊的头悄悄说道:“这么懂礼数,还拿炮仗炸人屁股!”

  沈渊嘿嘿的笑道,“那个钱十七不是什么好人,活该!”

  “哟,我记得你才六岁吧,小小年纪便晓得好坏了?”赵伍笑问道。

  “叔父就是好人,我知道的!哈哈”

  赵伍听了,心下有所触动,一时怔住了。

  “逆子,还不快滚进来!”沈钧心中有气,听到沈渊说话,大声喝道。

  沈渊吓得一个激灵,抬头眼巴巴的看着赵伍。

  赵伍摇一摇头,言语颇为无奈:“你小心答话罢,你爹今日是动了真气!”赵伍轻轻拍了拍沈渊的小肩膀,看着沈渊走进房内。

  转过身来,赵伍轻叹一声,离开了院子。

  “跪下!”沈钧面带怒容,手执竹条,训道:“小小年纪便学会作弄下人!你可知错?”

  沈钧手中条正要抽下,突然冲进一个美妇人,好似母鸡护崽一般挡在沈渊身前,一脸怨气道:“官人好狠的心,亲生骨肉你也能下得这狠手?”

  “夫人,你这般护犊,只会害了渊儿!”沈钧左手一边拉着妇人一面说道,“你且闪开,今日我非要教训教训这个小混蛋!”

  女流之辈怎能有沈钧力大,拉扯中一个踉跄蹲坐在了地上。不过眼神倔强,言语间亦透着倔强:“是我这当娘的教子无方,官人执意若打,连我一并教训就是!”

  这时沈渊抬起头看着沈钧,目光坚定的说道:“爹!好汉做事好汉当,您打我就好!千万别连累我娘”

  听得沈渊稚声童气说出的话还有些担当,沈钧冷哼一声,斥责道:“你算什么好汉!我平常便是这么教你欺辱下人的么?”

  只听啪的一声,沈钧手里的竹条狠狠的抽在桌案上,吓得沈渊只眨眼睛!

  “庄主,郎中来了”门外的家仆进来秉道。

  “跪着!一会儿听了大夫怎么说,我再收拾你,”沈钧凶巴巴的瞪了一眼沈渊,转身便道,“快请进来!”

  话音刚落,一个老郎中提了个药箱就进了书房内。

  “老朽给沈庄主问安!”

  相互之间行礼过后,就听沈钧问道钱先生的伤势。

  只听那郎中道:“并无大碍,我已敷上金疮药,隔天换药,休息个三五天便能下地。只是叫人后怕,那位钱先生好险变成太监。”

  老郎中笑了笑,轻轻捋了捋垂到胸前的白须。一抬眼看到还有女眷在此,连忙罪过:“老朽失礼,失礼了!”

  “无妨,多谢先生医治。来人带这位老先生去账房取诊费!”

  待郎中走后,沈钧将竹条放在桌上,叹了口气“唉!子不教父之过也!”

  沈渊抬头看了看沈钧,见着沈钧凶巴巴的瞪着自己,于是抿着嘴又低下头来,也不说话。

  “哼!”沈钧越想越气,怒斥道:“逆子顽劣,竟敢仗势欺人!今日必须得让你吃点苦头,你才能长了教训!”

  “本就是那姓钱的活该!”沈渊抬起头,似是有些委屈,终于忍不住还嘴!

  沈钧一瞪眼睛,喝道:“畜生,你还敢顶嘴!”

  抬手正要打人,夫人却央求道:“官人,你不妨听听这孩子怎么说!渊儿虽然调皮,但做了错事一向承认的!”

  听了夫人的话,沈钧心道:“渊儿虽然顽劣,却是有一点好处,从不扯谎,怕是这里面另有原因。”

  指着沈渊道:“我便听你说,若是说不出道理,你娘也护不住你!”

  只见沈渊挺起腰板,理直气壮的道:“姓钱的才是仗势欺人!昨日我让祥爷爷带我去河边面玩,姓钱的要强取村子里王大娘的闺女做小妾,要是王大娘不同意,便叫人烧了她家房子!所以孩儿气不过,这才回来惩治了姓钱的!”

  “你从何处听说?”

  “村里的孩子跟我说的!”

  沈钧突然想到,这几日确实听一两个人说过,这钱先生不检点。但因为钱先生是身边的老人,以为是他人道听途说来的闲话,便没有当回事,如今看来,还真是自己冤枉了儿子。

  知道不用自己儿子不用挨着皮肉之苦,庄主夫人孟氏自然也松了口气。

  沈钧面色缓和,道“起来吧!这次且饶过你,算你知道黑白,心存侠义!也不枉我一番教导!”

  见着儿子敢仗义相助,沈钧心里也不免有些得意。

  不过又正色说道:“以后行事万不可鲁莽,想今日之举,初衷虽好,但非君子所为!行侠仗义是不错,但须光明磊落!男儿立世,当堂堂正正,顶天立地!你定要铭记于心!”

  “孩儿谨记!”沈渊认真的答应着。

  孟氏瞧着父子二人,亦是心下大慰。

  沈钧点点头,“起来吧!不过,你这手法卑劣,趁人之危,险些要了人性命,虽免去竹篦之苦,但我还是要罚你蹲一个时辰的马步!可认罚?”

  “孩儿认罚!”

  孟氏有些不忍心,还想劝劝沈钧,不过见沈渊答应的痛快,又拿这爷俩没有丝毫办法。

  “好,王大娘那边我会命人去给一个交代。晚上吃完饭,爹开始教你华山七真拳!”

  月明当空,沈钧躺在床上有些兴奋的睡不着觉,心想:“七真拳自己只练了一遍,渊儿便记住了七、八成的招式,第二遍就记得不差一毫,果然聪敏过人,倘若能拜得名师,一定能大有作为!不如等这次救出袁大人后,便送渊儿进华山派!

  想到此处,沈钧轻轻的拍了拍孟氏,轻声说道:“夫人,明日我须进京一趟,恩公有难,我不能袖手旁观。”

  “可是那位袁彬大人?”

  “不错,袁大人对我有救命之恩,”沈钧沉默片刻,“只是此行凶险,我怕......”

  话未说完,便见孟氏转过身来,一只玉手挡住了沈钧的嘴唇:“呸呸呸,我知这种事拦不住官人,只求你万事小心,若事不可为,千万不可勉强,正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且渊儿才六岁,为了我们母子也要平安归来。”

  沈钧搂进夫人,道:“一定。”

  次日临行前,沈钧唤来沈渊,嘱咐道:“为父去京城几日,我不在,你当听你母亲教导,不可忤逆!”

  沈渊抬头问道:“爹什么时候回来?”

  “端午过后便回!”

  说罢,沈钧与赵伍二人策马疾行,往京城方向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