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九字剑经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九字剑经

春秋山人

  • 武侠

    类型
  • 2017.12.04上架
  • 107.50

    连载(字)

3606位书友共同开启《九字剑经》的武侠之旅

掌门文武20180813 舵主地多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楔子 丹崖山上

九字剑经 春秋山人 6000 2018.01.07 20:30

  泉州码头上,往来船只络绎不绝,其中不乏西域、东瀛之商船。三教九流汇聚于此,好不热闹。

  酒楼内坐着一对江湖人,长袍裋褐的行装,身藏刀剑,显然有功夫在身。

  只听其中一人问道:“这蓬莱剑阁到底什么来头?从来没听说过!”

  另一人道:“我亦是听闻,这蓬莱剑阁早在晋朝时便一直孤悬海上,可谓源远流长,此派人丁稀少,且行事极为隐秘,故而江湖上几乎无人可知。”

  “哦?还是个传承千年的门派!此次蓬莱剑阁广邀群雄相聚丹崖山,所为何事?”

  “听说是为了一个女人。”

  “女人?”

  “滇西百花谷谷主木荃!”

  “还请详说。”

  “这还要从那个波斯拜火教的圣火使说起。此人名为亚力昆,武功邪门,来我中土传教。更视其他教派为异端,在其眼中,我泱泱中国倒是成了不开化的蛮子,实在可笑!”

  这人喝一口水,又道:“只是这厮武功绝顶,为了展现实力,竟以一人之力,硬是挑了好些个门派,似昆仑、崆峒、华山以及丐帮这些大派亦是有高手栽到此人手中!那木荃谷主便是其中一个。”

  “那与这蓬莱剑阁又有何关系?”

  “哎,剑阁阁主陆离与那木荃是相好呗!”

  另一人恍然大悟:“为女子出气,想来这陆阁主也是至情至性的人物!”

  “其实也并不完全为此。木谷主重伤难愈,似种了某种西域火毒,陆阁主召集群雄想必亦是想为木谷主求得一条生路。”

  这人一顿,又道:“此前,亚力昆在武当山下叫嚣,正巧被陆阁主追来,听闻只用了几招便将其杀退,同时也替武当解了围,不过那番僧不服,大放厥词。此番丹崖山大会,亦是要解决亚力昆!”

  “看来这蓬莱剑阁定有绝世神功,否则,这位阁主怎能轻易大败亚力昆?”

  “那是自然,千年来蓬莱剑阁汇集天下剑法无数,其中以《九字剑经》冠绝,陆阁主便是以此大胜这位圣火使,灭了他的嚣张气焰!还有传说,这部秘籍中藏了大秘密!”

  “什么秘密?”

  那人压低了声音,说道:“不知是真是假,说此部绝学之中藏有成仙之法,可参悟天地玄机,长生不老!”

  “竟如此神奇?若是真的,岂不要天下大乱?”

  “哎!山雨欲来风满楼,不晓得从哪里散出来的消息,也实在是荒诞不堪。若真能得道成仙,哪里还会有这千年来的改朝换代?不过是有心人搅弄江湖罢了。”

  北京,白日当空,秋高气爽。

  行宫御书房内,朱棣穿着常服端坐上位;下方颔首站立一人,蟒服加身,正是当朝锦衣卫指挥使赛大人。

  朱棣看着手中的密奏,微微动容。赛大人小心瞄着,只可惜从窗外投进的日光不足照亮整间房屋,实在瞧不清此刻上位是何神情。

  “《九字剑经》……”朱棣故作镇定,缓缓道来,“爱卿替朕去丹崖山看一看,若能请得陆离来最好,若陆离不肯,也不必强求,只将《九字剑经》问他借来,也好叫朕一观。”

  “臣,领旨。”

  红叶漫漫似祥云,轻托仙阁过海去。丹崖山巅,际海而望。脚下层崖千仞,眼前重溟万里。

  中秋当日,蓬莱阁前熙熙攘攘,天下各路豪杰来者十之有八,各门各派以武当、少林、峨眉、崆峒、华山、昆仑、丐帮这七大派为居中为首。

  更有黔南百毒门、滇西百花谷远来赴会,亦不乏一些个无门无派,独行天下的大侠高手,如此盛况当百年难见。

  各派英雄私底下交谈甚欢,不过大多谈论的无非是陆离与亚力昆的决战,但更多的还是有关《九字剑经》的传闻。

  正在这时,入口处一阵骚乱。众人一见到来者以为是陆阁主到了,但见来者,又赶忙纷纷避让,唯恐躲之不及。

  七大派掌门面面相觑,这时那人群散开,只见百余锦衣卫簇拥着依旧蟒服着身的赛大人行至场中。

  赛大人与七大派掌门见了礼,寒暄了两句,并不多作解释,而锦衣卫来此之目的只要稍加琢磨便心知肚明。

  叫人于首位置了太师椅,赛大人眯着眼扫了扫在场众人,见众人不敢多言,稳坐椅上闭目养神。

  又过半个时辰,赛大人双眼微睁,那人群中又是一阵骚乱。

  七大派连同锦衣卫都注目瞧去,只见众人让出道来,三个深眼高鼻,胡须浓密的波斯人白帽白袍走进场中。

  通微道长侧头与赛大人道:“三人中胸前绣有金焰之人,便是波斯拜火教圣火使亚力昆,左右二人当是此人侍卫。”

  赛大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只见亚力昆眼神锐利,透着一股子庄严,问向通微道:“虽说七大派中你们武当与少林、峨眉皆未与其交手,但其他四派竟无一人是其对手吗?”

  不及通微回话,亚力昆环视一周,大笑道:“难道陆离要做那缩头的乌龟?”这声音一出,响彻四周,振聋发聩。

  通微一惊,叹道:“好深厚的内功!”

  赛大人听得旁边惊叹,不由得看了通微一眼。

  这时,衡山派走出一人,墨色布衣,身负长剑,指着亚力昆喝道:“你伤我掌门师兄,今日我必报仇!若不与你教训,还真当我中原无人?”说罢,拔剑便冲了过去。

  只一招,那人便倒飞了出去,胸前衣裳仿佛烧焦一般显出一道拳印,衣服破碎之处还冒着青烟,“噗”的一声,竟钻出了火苗,旁的人立刻将火扑灭,再瞧衡山派的这位早已口吐鲜血,不省人事。

  这一招快的惊人,看得清的竟无几人。

  通微与其他几位掌门却是瞧得清楚,只不过不知是否眼花,那出拳瞬间,亚力昆手上竟似带有烈火,实在是诡异!

  众人皆知,方才那人乃是衡山第一高手冯伦,剑法精绝玄妙,即便是衡山掌门也不是其对手,但此人不恋权位,痴于习武,江湖上亦是声明赫赫。

  而他竟不是这亚力昆的一合之将,再看亚力昆,连双脚都未移一寸,这如何不让诸人心惊!

  想起先前赛大人问的话,通微沉声道:“此人武功邪门至极,即便当年明教圣火令也不足以媲美,若我与其交手,也只敢说百招之内可保不败!”

  赛大人是个聪明人,通微的意思是说百招之后,必输无疑。

  锦衣卫监察天下,自是知道亚力昆于传教不遗余力,近乎疯魔,视道佛儒等教派为异端,不过倘若任他做大,将涉及宗教之大事,一旦不慎,便会动摇国本。

  想到皇上向来对此上心,赛大人不免面色凝重。

  于是叫来一个千户小声耳语着,说完,皱起的眉心也舒展开来,淡定的坐了回去。他瞧了瞧亚力昆,不由暗叹:此人也就四十余岁,竟有如此武功造诣,实在了得!

  “海上有人!”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惹得众人居高而望。

  只瞧一叶小舟于这沧海之中乘风破浪,向丹崖山驶来,小舟之上一人负手而立,头髻以软巾束之,蓝灰色道袍,腰系束带,古剑悬于腰间,一切那么朴实无华。

  待小舟将近崖下,舟身微微前倾,那人脚点舟头飞跃而出,一波大浪打来,那人正好踏在浪尖,身不沾水而随波前行,好不逍遥!

  崖上众人瞧的惊奇无比,再瞧此人待大浪势穷,又飞身而起,犹如鲲鹏冲天,恰遇鸥群飞过,竟又以此为桥,朝崖顶飞踏而来,紧接纵身一跃,飘然落于崖上,不禁叫人惊呼,这般登峰造极的轻功可谓世间少有!

  再看此人模样,亦是四十左右模样,丹凤眼、卧蚕眉,美髯过颈,好生英伟!若是生得一副枣红脸,怕是以为关帝再世。

  想着方才登崖时那一身轻功、各派众人无不对其佩服的五体投地。

  即便从未见过陆离本尊,也当知此人是谁了。

  连着七大派与锦衣卫纷纷施礼道来:“陆阁主……”陆离冲着诸人微微拱手,算是回了礼。陆离多看了眼赛大人,若有所思。

  赛大人自然捕捉道了陆离的神情,但却猜不透陆离的心思,只好眯起眼睛默默的瞧着。

  亚力昆见了先前一幕,一滴冷汗顺着后颈留了下来,心中有些忐忑,但他坚信,光明之神一定会赐与他无上的力量,他亦坚信,只要能打败陆离,中原武林必对自己俯首称臣。

  此时通微向前走了几步,朝着陆离拱手谢道:“日前武当山下,还要多谢陆阁主出手相助。”

  “我并非刻意为之,不必谢我。”陆离淡然说着,目光却扫向了百花谷那一处。

  只见最前方端坐一女子,正是谷主木荃,那模样当真不逊沉鱼落雁之色,性子又温柔如水,只是脸色苍白,显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感受到陆离的视线,那苍白的脸上微微泛起红晕,更有别样的娇美。

  诸人看得明白,英雄为美人,也是一段佳话。

  陆离言语关切道:“荃儿,你的伤势如何?”

  木荃听罢,神情黯淡一闪而过,只强颜笑道:“暂时无碍,兄长不必挂怀。”那声音虽然婉柔动听,但也听得出是强打精神。

  那一瞬的表情变换陆离又怎能察觉不到?

  “怪我无用,”陆离言语间尽是自责,“我回剑阁翻遍古籍,还是未能找到治愈之法!”

  木荃不忍陆离这般模样,反来宽慰道:“兄长,生死在天,你又何必自责?”

  通微见此,忙问:“陆阁主,可否让贫道替木谷主瞧上一瞧?”

  “多谢!”陆离谢的诚恳,通微却无十足把握。

  木荃的脉象叫通微眉毛都拧到一起:“陆阁主,恕贫道无能为力。木谷主体内火毒似无时无刻不在灼蚀五脏六腑,若非有陆阁主日日以真气维持,怕是早就……”

  通微瞧着陆离双拳紧握,指甲都陷进肉里,也不便再说,唯有惋惜。

  “亚力昆,当日在武当山,我大意之下让你逃走,”陆离转头看向亚力昆,恨得咬牙切齿,“你手段歹毒,荃儿的仇,我陆离今日必报!”

  “那女人信奉巫神,不肯入我拜火教接受光明洗礼。尔等一样,若再执迷不悟,我将用光明之神的力量将你们打入地狱深渊!”亚力昆犹如疯魔一般,却说得极为冷静。

  木荃听了,怒道:“我们纳西人信奉我们自己的神明,与你何干?若照你的说法,普天之下不信你这拜火教的便都该死吗?”

  “原来你们帖木儿国野心当真不小,就不惧我大明天威吗?”见此情形,赛大人不得不说话了!这已不是单纯的江湖之事。

  亚力昆反倒冷哼一声,道:“一群异教徒统治的地方,早已没有了光明!”

  赛大人有些意外,细细一想,突然大笑道:“原来你这拜火教在西域也是穷途末路,反倒来敢来我中土撒野!”瞬间脸色一变,凶狠无比,“锦衣卫听令,将这三人就地格杀!”

  顷刻间,数百锦衣卫便将这山顶围得水泄不通!

  再看亚力昆,生死关头却毫无惧色。

  “且慢!”

  “哦?”赛大人不知何故,“陆阁主,有何见教?”

  “不敢,草民明白大人所虑何事,”陆离说话不卑不亢,“但此人与我有私怨未了,还请大人让我与这厮做个了断。”

  赛大人心想,自己早已下令将此处围得水泄不通,即便武功再高,这亚力昆也逃不出这天罗地网,于是做了个顺水人情,道:“好,就依你!”

  陆离死死盯住亚力昆,道:“你若肯交出火毒解药,今日我便留你一命。”

  “妄想!”亚力昆听了大笑,指着木荃,“这是光明之神的力量,哪有解药!”

  “如此,你便死吧!”说出的每个字,陆离都是带着寒彻骨髓的杀意,叫人心颤!剑气横生,真气浩荡,天地为之动容!

  亚力昆瞬间感到无比的压力,朝他走来的人恍如化身为一柄绝世神剑,这片天地好似都是在陆离的掌控之中。

  有这感觉的,绝不仅是亚力昆一人,通微眼前一亮,惊呼道:“人剑合一!剑圣之境!”

  赛大人亦是大为震惊,可他心中想着乃是《九字剑经》的神妙!

  风起,却似利刃,亚力昆忽然感到脸上一疼,摸了过去却是满手鲜血,心下大骇!原来竟是那迎面而来的风竟是剑意所化!

  不过他依旧寄希望于他的神明,他渴望光明之神能赐予他强大的力量。他拿出一根黄金短杖,嘴里用波斯语祈祷着,迎向陆离!

  陆离的剑并未出鞘,只瞧他右手剑指亚力昆,举重若轻的一挥,一道真气从指间迸出,还未及近身的亚力昆胸前便赫然出现一道深可见骨的剑伤,倒飞在地!

  这一招,惊了天下!

  亚力昆顿时感到一丝屈辱,原来在陆离的眼中,自己根本就不配让他的剑出鞘!

  一口鲜血喷出,除了外伤,那一道剑气也瞬间震坏了内腑!

  陆离走到跟前,俯视着亚力昆,如同看着蝼蚁;在亚力昆眼中,此刻的陆离却好比天神不可企及。

  他突然开始怀疑,他的神为什么不眷顾他这个虔诚的教徒?

  鲜血染红了白衣,亚力昆心如死灰。他举起黄金短杖,将一端插入伤口,缓缓按下短杖上面的一颗红宝石,只听到机簧的一声闷响,下一刻亚力昆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

  烈火燃起的一瞬间,亚力昆以为这是圣火的洗礼,片刻之后,他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炼狱!

  “是黄磷!”通微离得近,瞧的清楚,那短杖里藏得是黄磷。

  叫声惨烈,如杀猪一般,他翻滚着,可偏偏不能立刻死去!余下的两个波斯人早已惊慌失措,各派众人亦是不敢直视。

  木荃轻道:“兄长,给他个了断吧!”

  忽然之间,陆离发觉亚力昆是个可怜人。他缓缓拔出剑来,让亚力昆得到了解脱。

  此刻众人的目光看向那两个波斯侍卫,那两人“噗通”跪倒在地,乞求道:“我们即刻返回西域,有生之年绝不再踏入中土!我等愿以真神名义起誓,只求留我等性命!”

  通微道长看向赛大人,赛大人道:“本官有些事还要问清楚,如实回答的话自然会放你们生路。”说罢,几个锦衣卫便将这二人带了下去。

  此事了结,陆离又冲着在场诸人施了礼,道:“今日天下英雄齐聚,为的是见证陆某替天下武林除掉一害,亦是为了荃儿伤势!陆离在此拜托诸位,若能救得荃儿一命,陆离自当报答!”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诺自然分量不轻!但连同七大派,所有人都只能连连摇头。

  通微叹息道:“陆阁主,并非我等不愿相助,只是木谷主如今……便是大罗金仙怕也无力回天呐!”

  木荃慢慢走到陆离身边,柔声劝道:“兄长,我已时日无多,你亦不必为我奔波,只愿从此你我能永不分离,如此,即便只剩一日寿命,我也无憾了。”

  陆离不解,木荃握紧了陆离的手,轻声浅笑:“但有君伴,即为千古。”

  话音一落,那即将天人永隔的痛苦随着这八个字慢慢的释然,他点了点头,不再作声。

  “陆阁主,”,赛大人有些煞风景,“还请借一步说话。”

  陆离心知肚明,这位朝廷高官心心念念的还是《九字剑经》,他也清楚,那所谓的秘密是何人散布。于是慢道:“大人稍安勿躁。”

  只听陆离大声说道:“还有一事!近来江湖传言我蓬莱剑阁的《九字剑经》习之可通仙路、晓长生,实乃无稽之谈,此剑谱虽是我派不传之秘,但也只为人间之物,千年来也并未有人成仙长生。”

  众人听了也不住点头称是。

  通微忍不住插了句话,道:“那请问陆阁主,如此年纪便入剑圣之境,难道不是这剑谱之功?”

  “与武当张真人的太极神功相比,在下只是脚下黄土尔”陆离缓缓道来,“通微道长若能潜心参悟武当神功,自然亦如张真人一般逍遥世外。”

  一席话叫通微大汗淋淋,如当头棒喝,通微明白是自己执着了,若非陆离,自己怕是再难守住道心清净,连忙冲陆离施了礼:“福生无量天尊,多谢陆阁主!贫道告辞!”

  通微率武当众人下了山去,其他人见得如此,也纷纷告辞,想来或是如通微一般顿时醒悟,亦或是有自知之明。

  不到半炷香,此处只剩下锦衣卫与百花谷弟子。

  赛大人拱一拱手道:“皇上召陆阁主与本官回京觐见。”

  “草民不过山野村夫,怕会冲撞陛下,就不随大人进京了”

  赛大人笑着看了看木荃,忙道:“陛下体恤,早早便吩咐道不可强求,不过陛下问这《九字剑经》可否借来一观?”

  “请赛大人替在下问问陛下,是要这座锦绣江山,还是要做个逍遥剑客?”陆离平视着赛大人,让这往日里高高在上的锦衣卫指挥使有些慌乱,这种感觉好似只在皇帝面前才有过。

  “大胆!”赛大人故作强硬,“此处有三百锦衣卫,你就不怕我抓你进诏狱?”

  陆离轻轻拍了拍木荃的手背,转身便走,只听他边走边道:“便是万军之中,又能奈我何?”

  三日后,乌云闭月。

  丹崖山后的一处密林中,只瞧两道黑影相会于此。

  其中一人道:“陆离失踪了,阁主玉牌现下在姬万里的手中。”

  另外一人声音却是言语中透着吃惊:“那秘籍呢?”

  “现在剑阁内只有剑招,可心法却不见了,我们还是功亏一篑!”

  片刻沉默,只听道:“无妨,总有一天《九字剑经》会到我们手中,我等不行,还有后辈子孙!”

  “那我?”

  “你不必再回剑阁了,待到合适的时候,我们会再安插合适的人。”

  乌云散去,两道黑影也消失无踪。

  光阴飞逝,江湖依旧是那个江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