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同人 我为林平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 受挫

我为林平之 江东渔火 2289 2020.10.18 13:32

    衡山城

  看着低矮的城墙,常平有些失望了,这个因衡山而出名的城市,外表看起来有些寒酸。

  由于快到刘正风金盆洗手的日子,城里来来往往甚多江湖汉子,在走了几处地方之后,常平才找到家有位的餐馆,找了二楼临窗的位置坐下,要了几个当地特色菜和一壶酒。

  不知道为何,他扮成大胡子模样,就特别喜欢喝酒。不多时,酒菜上来,果然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指大动。

  甩开腮帮子,颠起后槽牙,就是一个字:吃。

  一轮吃下来,常平感觉宝塔香腰和素豆腐最合胃口,荷叶包饭清香美味,其中的五花肉肥而不腻,香而不柴,倒也十分不错。他暗自寻思,等以后要带父母和颜墨来试试。

  父母二人手筋均断,又被穿了琵琶骨,一身武功尽废,赶不得远路。常平就找了一处安全地方,让父母养伤。请得大夫医术倒是不错,五六日后,父母身体便稳定下来,这才留下颜墨照顾。而他自己独自来衡阳,参加刘正风金盆洗手。

  来衡阳有两个目的,一个是看看余沧海和青城派,目前他自然不是余沧海的对手,只能等武功大成后再杀上青城山;第二个则是要拿到笑傲江湖曲谱,这样才好去洛阳结识任盈盈。象任盈盈这样的好姑娘,怎么可能让给令狐冲这个无情无义的家伙,他喜欢小师妹,就让他们在一起冲灵剑合吧。

  至于说救刘正风和曲洋,不是常平不想,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最多看有没有机会救下曲非烟了。

  这刘正风的名气还真大呀,街上满是拿刀带枪的武林人士。此时趋之如骛,只怕三日之后,便会有很多人忙着和刘正风撇清关系了。

  “他们也到了”常平忽地嘴角含笑,却是看到乔装成丑女的岳灵珊和劳德诺匆匆过去。“看来好戏快开始了”

  他也不急,慢溜溜的结完账,刚出门口。看到城门方向来了一男三女,甚是奇怪。

  男子二十几岁,脸似银盆,眉分八彩,方海口,元宝耳长得倒是漂亮,就是一双眼睛长的糟劲了,目光有些猥琐,显得整个人档次有点低端。

  后面跟着两个身着青色衣衫的婢女和一个身着宽大缁衣的年轻尼姑,容貌清秀脱俗,甚是艳丽。

  这当是衡山派尼姑仪琳,其他几人却是为谁?常平心中奇怪,便存了心观察,果然发现端倪。仪琳表情复杂,脚步稍有迟疑,便被二位婢女拖拽而行,显然仪琳被人挟持了。

  那男子是谁?非是田伯光,男子举手投足之间,气势非凡,目光闪动处,精光乍泄,显然武功不低,自己恐不是对手。就在常平思索间,四人已来到近前,再迟疑便过去了。

  “仪琳师妹,你可来了,定逸师叔正四处找你。”常平心中一横,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断断不可让仪琳落入贼人之手,跟着就自来熟的过去,要把仪琳拉过来。“快跟我去找你师傅”

  “啪”

  前面的男子便如脑后生了眼一般,左手往后一弹,便把常平的手臂弹开,转身拦在常平前面。

  常平只觉得前臂火辣辣的痛,脸上却一副吃惊的模样“仪琳师妹,这位是谁?为何如此?”

  仪琳道“这位大哥,你快走”

  “走不了了”

  男子嘿嘿一笑“敢在我无双公子面前装神弄鬼,你还嫰了些”

  被识破了,常平也不遮着藏着了,眼一瞪“吾乃游击将军吴天德,你是何人?敢公然拐带妇女,《大明律例》第三章第六条:拐带良家妇女者,以重罪论处,一律处以宫刑。你还不俯首就擒?”

  感情来了个傻子,仪琳着急道“这位将军,你赶紧走,他,他很厉害的,杀了很多人。”

  “开玩笑,吾乃朝廷命官,他敢造反不成?”常平一吹胡子,大声道。

  落在众人眼里,常平的动作多少显得有些虚张声势,其中一个青衣婢女甚至“咯”的一声笑了出来。

  无双公子眼里闪过一丝不耐“你这狗官,想活命的赶紧走,再呱噪,我立时便杀了你”

  仪琳也在一旁道“吴将军,你快走,这人凶的很”

  常平见她一双妙目,望向自己,满是焦急和关切,全然不在意自己的处境,心想:这仪琳尼姑心地真是善良,如此关头全然不考虑自己身处危险,却关心一个陌生人,无论如何我定要救她出来。当下大叫道“大胆毛贼,敢叫我狗官,你才是狗贼,快点跪下磕头,否则拿到官府,大板子打得你们屁股开花。”

  先前发笑的婢女不断摇头“我说官老爷,我家公子乃无双公子禽广祥,拳剑无敌震川湘,你赶紧走吧。”

  “你家什么公子,禽兽公子?,还震川湘?长得倒是不错,就是名字太差了”林平之摇头笑道。

  到了此时,无双公子怎么不知道对方是在装疯卖傻,含怒喝道“找死”挥拳便击向常平胸口。

  常平嘴上调笑,一直都在凝神准备,迅疾转身避过,依旧拳风扫过胸口,一阵的刺痛。

  “玛德,还真厉害”常平心中暗骂一句,顺势拔剑前刺。

  好在禽广祥自负身份,也不出剑,只以拳掌相对。常平抢得先机,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施展开来,逼得对方根本没有机会拿剑。

  常平淬体之后,力量、速度、反应都大大提高。加之修炼太玄经,已是内劲武者,辅助于云罗步,施展出来的辟邪剑法威力大大超过从前。

  但依然只和空手的无双公子斗个平手。

  “咦,你这是什么剑法?象是辟邪剑法,不对,辟邪剑法并无这等威力”

  常平也不答话,刷刷两下变招“看看这就是什么剑法?”正是青城剑法中的“鸿飞冥冥”“松涛阵阵”

  “再看看这是什么剑法?”

  却是华山剑法中的“白虹贯日”“苍松迎客”

  青城的松风剑法是和皮人唐交手偷学而来,至于华山剑法却是在林远图的袈裟上得到,不过三五招而已。

  “这是青城剑法,这却是华山剑法,你是何人?”禽广祥大为吃惊,这江湖中对门派最为看重,一般本门武功从不外传,常平竟然使出似是而非的辟邪剑法、青城剑法、华山剑法,怎么不让他大为吃惊。

  “这又算得什么?看我绝门暗器”常平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物件,劈手朝禽广祥扔了过去。

  禽广祥不敢硬接,用掌风劈开,想不到却是包石灰粉,被劈得四散开来,顿时迷了双眼,怕被常平偷袭,双拳乱挥。

  常平的目标却不是他,转身推开婢女,拉着仪琳便走。

  这一下,发生的太快,两个婢女根本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时,常平和仪琳已拐进了一条小巷。

  只留下暴跳如雷的无双公子,茫然失措的两个婢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