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同人 我为林平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 雪恨

我为林平之 江东渔火 3044 2020.10.18 12:07

  颜墨拿出的东西,是一个蝌蚪形状的铜牌,边缘都是蝌蚪花纹,正面写着“善缘”,反面写着“恶债”。

  常平第一反应是赏善罚恶铜牌,但似乎刻的字不大一样,但外观却和那鼎鼎大名的赏善罚恶铜牌非常相似。

  在石破天破解侠客岛的秘密,龙木二位岛主死后,赏善罚恶铜牌可以请动侠客岛弟子,十分珍贵。去侠客岛的诸人都小心珍藏着,轻易难得一见。而手中的这个铜牌,和赏善罚恶铜牌极为相似,真是奇怪呀。

  常平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把它抛到一边。

  二个人四匹马,更没有一刻停留,径直往衡山而去。为了赶时间,晚饭都是在马背上啃了几个馒头。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山路更加难行。

  “看来只能找个山洞对付一晚了”常平看了看望不到头的山林,有些无奈道。

  他们的运气有些不佳,走了十多里路,依然没有发现合适的地方。沿着蜿蜒的山路,又前行了一段,绕过一个山头之后。常平见到不远处有亮光,其实亮光处离得甚远,光线也不是很强,常平淬体之后,视力极佳。

  常平心中一动,和颜墨一起,用布把马蹄包住,悄悄的来到亮光近处,却是一座破旧的山神庙。

  此时山神庙内隐约传来说话声,常平耳力甚聪,一听,正是父亲林震南的声音。

  “我不知有什么辟邪剑谱,我林家只有辟邪剑法,从没见过什么剑谱,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是不知的”语声艰难,显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常平待颜墨藏好身形,这才悄声靠近山神庙,脑中思索着营救方案。

  刚到窗下,只听到里面方人智正在说话。

  “贾师弟,你这样对林老儿用酷刑,恐怕到青城山都问不出来。要想林老儿说出辟邪剑谱,需得针对他的弱点才好”

  贾人达对最有名的青城四秀倒不怕,最怕这个诡计多端的方师兄,从小到大可没少吃对方苦头,要是打得过,早就把方人智给痛揍一顿,当下恭声道“方师兄,未请教他的弱点是什么?”

  方人智手一挥,打开折扇,故作姿态的扇了几下“一个是林平之,要是我们以林平之威胁他,不消一秒,立时把辟邪剑谱交了出来,可惜那小子被人救走了;另一个就是他老婆……”

  于人豪道“人智,师傅去衡山前说了,我们图谋辟邪剑谱已非正道之为,万不可再做下三滥的行径。只能从林震南处落手,因此传了我四人分筋错骨手,每日早晚对林震南用一次,要是到了衡山他还能忍住不说,便算了吧”

  别看方人智对贾人达是呼来喝去,对青城四秀可不敢半点马虎,当下恭声道“于师兄说的是。”

  几人又聊了些其他之事,方人智眼珠转了几转,有些神秘的道“侯师兄,方师兄,人达,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段时间师傅有些和以前不一样?有时杀伐果断,有枭雄之风;有时却心慈手软,有妇人之仁。有时宽容无比,有时又毫厘必究……”说到这,盯着三人的反应,不再继续了。

  贾人达性格直率粗鲁,听方人智一说,顿顿连连点头“方师兄,你不说我不觉得,你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

  一直沉默不语的候人英和于人豪对望一眼,方才缓缓道“人智师弟果然不愧为我们青城的智囊,或许我们与师傅相处的时间比较多,其实很早我们就发现了差异,最近这段时间尤为严重。”

  “杀伐果断的师傅一心只想得到辟邪剑谱,心肠软时的师傅,无论我们做错什么,都不会责罚我们。只要我们能拿到辟邪剑谱,无论师傅哪种状态都不会处罚我们,所以我想……,有任何后果我一力承担”方人智目光闪着绿光,象一匹饥饿的恶狼。

  候人英和于人豪,对视一眼,均点点头,不再说话。

  “多谢师兄”方人智拱拱手,低沉一笑。

  “林镖头,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说实话,我也敬你是条汉子,不过辟邪剑谱我是志在必得。我最后再问一句,辟邪剑谱在哪?”方人智说完,手放在林夫人的衣襟之上“林镖头,我可真羡慕你,尊夫人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呀”

  “你……,想不到名门正派如此无耻,行径尚不如魔教”林震南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不见棺材不落泪”方人智一手撕下了林夫人一片衣襟。

  “你们这些畜生,不得好死”林夫人破口大骂。

  听到母亲将被亵渎,常平便急了。之前想好的杀其不备等等计划,全被抛到脑后,管他奶奶的,gan他娘的。

  “方人智你个人渣,禽兽不如的家伙,竟然把我们村六十岁的老太太给侮辱了,你跟我去见官”常平在院子里破口大骂,声音穿透了寂静的夜晚。

  这一嗓子出其不意,把屋内的人,吓了一大跳。

  候人英初时有些不信,一想到方人智这么猴急的想用林夫人来胁迫林震南,心中不禁想到“原来如此,方人智这家伙喜欢熟女呀”

  其他二人,也是相互会意的一笑。

  “方师兄,你这口味可有些特别呀,不过我们会坚定的站在你身后的”贾人达裂开大嘴,呵呵笑道。

  “滚你犊子的,那小子污蔑我”方人智心中纳闷,哪里来的家伙,这么诬陷自己。

  一个箭步,抢出门外,对常平点指喝道“格老子的,你娃臭虾子在这里乱说啥?再敢乱说,我打烂你的嘴”

  “敢做不敢当,本官便是来拿你的”常平看到贾人达三人,陆续走了出来,心知事不宜迟。

  当下抽出长剑,顺势挥出,只一剑便把方人智的右手砍断,跟着反手一剑又把对方的右脚砍断。这二下,出手极快,方人智根本没反应过来,便断了一手一脚。

  ”啊!”,一声惨叫响起,惊得刚出庙门的贾人达一个踉跄,方人智重重地倒下去,只觉伤口处如火在炙烧一般,巨痛难忍。

  贾人达赶紧掏出伤药给方人智敷上,又点上方人智几处穴道止血。

  于人豪没想到,方人智这么快便伤了一脚一腿,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阁下是谁?未知和我青城派有何过节?”这也是他的老到之处,如果对方真的来头大,那就回去请师傅出面,要是对方没有什么来头,那就呵呵呵了。

  “游击将军吴天德”常平淡淡道。

  听说是官府的人,于人豪眼睛眯了起来,作为武林中人,虽然看不大上官府人,等闲却也不想惹上麻烦,但就此忍气吞声,对青城派的面子也不大好。

  “就算方人智有不妥之处,也不用下如此狠手吧。”

  “方人智,胆敢拒捕,本将军小施惩戒,如有包庇者,按同罪处置”常平依然在这里扯虎皮,说着话,手中剑一挥,便刺向于人豪。

  “格老子的,欺我青城派太甚……”于人豪话没说完,发现右手不见了,接着右脚一凉,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传了过来,伤口如火烧一般。常平这几下极快,又是突袭,于人豪右手右脚就被砍断,和方人智凑了一对。

  什么,要公平对决?

  已经是仇深似海了,还讲什么道义。

  候人英和贾人达此时也冲了出来,看见方、于二人俱被砍断手脚,如愤怒的公牛一般“好贼子,下手如此之狠”一手一脚没了,人就废了,任你再大的功夫都没用了。

  面对候人英和贾人达的联手,常平借助步法,闪到一旁,又是两剑出手,便把贾人达的双手砍断。

  跟着又是两剑,候人英的一手一脚也被砍断。

  常平这么轻松的得手,主要是得益于对松风剑法的熟悉,这一路上,他一直在研究松风剑法。

  候人英四人一出招,他便知道破绽在何处,直接把剑递过去,便如四人手脚送到他剑上一般,所以才如此轻松把四人击败。加之,他现在速度比四人快上许多,想砍哪都行。这四人可是覆灭福威镖局的主凶之一,他又可能会手软。

  真是太无趣了,常平长叹一声,他这一路上处心积虑的想着如何对付青城派的四人,谁知道得手如此容易。

  他粘上胡子,扮成吴天德一是担心于人豪等人武功太高,怕被围攻;二也怕方人智用林震南夫妇来威胁他,所以一上来先把方人智给砍了。结果现在不用吹灰之力就废了青城派四人,实在太过轻松了。这就好象拿着个大锤子,本想大干一场,结果却用来砸了几个鸡蛋,真正杀鸡用牛刀。

  “你到底是谁?我师傅不会放过你的”候人英躺在地上厉声道,他出道以来,就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常平哪有空理他,冲进庙内,先把父母救了出来。青城派的人真是狠,林震南夫妇,脚筋被挑断,从此再不能练武,林震南这十多天来,每日早晚要遭受一次分筋错骨手,此时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常平只觉得心如刀割一般,一把抱起二人,“爹娘,孩儿来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