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同人 我为林平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 反思

我为林平之 江东渔火 2215 2020.10.18 14:37

  穿过小巷,闪进一条窄窄的弄堂,出了弄堂便是通往刘正风家的大道。

  到得刘府门口,天色已黑,常平推说有军务在身,告别仪琳而去。

  仪琳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默默转身而去。

  常平看看左右无人,闪身拐进一条僻静的小巷,再出来时,满脸的大胡子已经消失不见。变成了一个有八字胡须的儒帅青年,远处看去,颇有些张智霖版陆小凤的味道。

  不得不说,长得帅就是有优势,客栈掌柜的女儿不但给常平安排在一处僻静的院落,还亲自送来热水,换了新被褥等。让客栈掌柜非常紧张,生怕他使坏,把自己的宝贝女儿给拐跑了。

  含笑送走了掌柜女儿后,常平的笑容却僵硬了下来。

  “有点膨胀了呀,不应该,不应该”

  在杀了于人豪等直接对镖局动手的青城弟子后,常平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修炼开始松懈了,每天只是一个时辰的修炼时间,和之前的日夜苦练,差之甚远。

  “还有余沧海这个大BOSS在呀”

  今天和无双公子一战,让常平清醒了不少,也认识到自己的武功,和高手还是有很大差距。

  在笑傲江湖中,没什么名气的无双公子,便让自己手段尽出,最后靠撒石灰粉,才得以逃脱。如果遇到武功更高的余沧海,只怕结果并不会,象自以为的那样——不堪斗,逃走应无问题。

  这一战也暴露出,自己手段不多的弱项,剑法虽然会辟邪剑法,青城和华山剑法都会一些,但施展这些剑法都是会出问题的。掌法方面,家传的摧心掌也识别度太高。这些武功,除非到了洛阳,否则施展出来,都会带来极大的麻烦。

  这可如何是好?

  忽然,他一拍脑袋,“自己不是骑驴找驴吗”

  他会咏春拳呀,上一世看了电影《叶问》之后,他就迷上了咏春拳,特地去拜过师傅的。

  也是苦下过功夫的,咏春门的拳、桩、刀、棍都练过。

  当下常平更不迟疑,来到院中练习咏春拳和咏春棍,初时有些生疏,打到第三遍上,感觉对咏春的理解已深了许多。这也不奇怪,他现在有内力在身,再练习时,对咏春拳的发力、击打有了更深理解,练起功来,可谓事半功倍。练起来隐约有种突破的感觉,自是越练越兴奋,越练越开心。

  一直练到子时,这才回房。却没有休息,而是接着修炼太玄功,直到日出之时,方才缓缓收功起身。虽然一晚没睡,但整个人的精气神却非常饱满。

  掐算时日,离刘正风金盆洗手的日子还有两日,常平干脆不出门,就在院子里练习咏春六点半棍。

  记得师傅曾说过,六点半棍是典型的“以拳易棍”,即将咏春拳术操练之道与兵器技击之法完美的融为一体。以四平马、虚步等为主要马步,配合步法的进退变化,以“吞、吐、浮、沉、标、封、半”,七大心法要诀运棍。

  当棍越长时,发劲越难练,习练者若能将周身筋骨之力轻易凝聚,瞬间发于棍端.则不仅棍劲十分强劲凌厉、锐不可当,更重要的是强化了拳术发力中的松透弹劲。

  “啪”的一声

  又一支木棍被折断,常平看了看地上破损的几支白蜡杆木棍,摇了摇头“白蜡杆,太软了,看来得买一支好一点长棍才行”

  常平体内有太玄内力,再练习咏春,对咏春的“六合力”的理解也更加透彻了。习六点半棍时力从地起,发力在腰,前脚踩,后脚蹬,以足催身,以身催臂,臂催手,手催棍,合头、身、棍、四肢为一体.势猛力雄而灵活多变。

  常平的发力越来越雄厚,致使长棍使用的时间越来越短。

  他决定要更新装备了。

  “公子,我们这有少林棍,十三尺大棍,均是白蜡杆制作,坚而不硬、柔而不折。”

  常平拿到手中,略一掂量,和之前几家的一样太软,好象花枪一般,

  在刘正风金盆洗手的前一日下午,常平出门想买个长棍。未曾想,找了几家店铺,无论是齐眉高的少林棍,还是他想要的十三尺大棍,都是普通白蜡杆的材质,柔韧有余,刚猛不足。

  “十三尺大棍长度和大枪差不多,要达到公子你说的刚柔并济,弯折回弹可瞬间复位,刀砍之如金铁。起码要百年以上的白蜡杆或青蜡杆,这种原料的价格惊人,在衡山极少,北方或许会多一点。”

  常平颔首,衡山派以剑法为主,即便有人练棍,也是齐眉棍,断不会象自己这般,要如大枪般的大棍,看来只能选一支好一点的白蜡杆了。

  却不想,掌柜接下来的话,让他大喜过望,只听掌柜续道“公子,若是出得起价格,我这里倒是有一个好东西”

  “价格不是问题?”常平毫不犹豫,能用钱解决的问题算是问题吗。

  掌柜从密室之中,拿出一个布套,打开布套里面是一支丈六长,黑黝黝的东西,“以桑柘木为心,用桐油和鱼胶粘合,在桐油中浸泡三月再晒干,九泡九晒而成,共历时三年。”

  掌柜又拿刀砍去,发出“嗡”的一声,如砍在铜铁之上。

  “入手沉重结实,刚柔并济,弯折回弹可瞬间复位,刀砍之如金铁”

  “这是马槊杆”常平也是识货之人(别问为什么),拿到手中略一掂量,便知是马槊杆。马槊的制造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每一支马槊都是可以作为传家宝流传的,都是军中世家才会拥有,极少流传到民间。“来历如何?”

  掌柜伸了个大拇指,“公子真乃识货之人,这支马槊杆乃我去年收的。卖主家道中落,当时拿过来时就没有槊首,只有马槊杆,上面刻着篆字永昌。饶是如此,也花了我一千二百两银子。既然公子是个识货之人,我就少赚一点,一千四百两银子你拿着。”

  一千四百两在常平心里算不得什么,不过买东西你不讨价还价,卖主心里会不舒服的。

  “这马槊杆十六尺,长了一些。”

  “马槊杆三年乃成,而成功率只有不到四成,当真买一支少一支,一千四百两,真的是良心价了。”

  “这马槊杆太旧了”

  “公子说笑了,马槊杆是越老越好,百年历史的马槊杆,能作为传家宝流传下去的”

  …….

  几轮下来,最后常平以一千二百两成交。掌柜收得时候,不过花了五百两银子,如今转手赚了一倍多,心中也是欣喜异常。

  货银两讫,常平心里大喜,这马槊杆轻、韧、结实,正是他需要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