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破解版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蜀道难

破解版世界 香油毛肚 2024 2020.03.21 21:00

  南组的两名玩家同样是一男一女,男的看起来是个面容俊秀的正太,一对尖尖的小虎牙,一身黑色燕尾服的背后还有一对黑色的翅膀,像是一个吸血鬼。

  游戏名为“十七”。

  女玩家则是一身端正古装,看上去威严十足,长相妩媚却又有几分英气,活脱脱影视剧里跑出来的武则天。

  游戏名名副其实,叫做“女帝”。

  十七和女帝似乎不对付,都在各自计算着,偶尔目光交汇处,则是瞬间转换成冷眼与挑衅。

  他们还差五格就能到蜀亭,而沈星和宴荷这一组,还差十三格。

  这时候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西组身上。

  只要他们一次投掷出五点,就能直接进蜀亭。

  其他三组,当然是希望不要。

  十七眯着眼睛道:“我现在对投掷出二点和三点的力道更能掌握,两个回合,极大概率能到蜀亭。”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东组和北组离得很近,所以都听得到。

  不得不说,既然能掌握住二点和三点,那用两个回合加一起五点,的确是最稳妥的方法。

  而且沈星看过地图,知道南五十七格没有特殊机制,并不会影响。

  对他们威胁最大的沈星这一组,离蜀亭还有十三格,就算西组稳一回合,沈星也只有一次投掷色子的机会,根本无力回天。

  可女帝却高冷地道:“能一个回合结束的,偏要两回合,真是废物。”

  “谁是废物,等游戏结束了去竞技场比一比?”阿七冷笑一声,毫不相让。

  女帝眉毛一竖:“还用等到结束?没本事就让开,我自己来。”

  “滚!”阿七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直接爆出了粗口。

  说完,随手一拳打在了电子骰上。

  沈星听得都愣了,南组的二位还真是强强联手,只不过强势都互相给对方用了。

  显示屏上的色子还没停止转动,所有人都屏息凝神。

  五点!

  十七随手一拳,竟然真的打出了五点。

  他率先走到蜀亭上,身后的女帝满脸高傲与不情愿,似乎是在说即便你掷出五点依旧是个废柴。

  “刚才是谁说的游戏结束竞技场见?”女帝似乎对压轴那一下不是自己的很不满意,“现在可以去了。”

  “谁不去谁明天暴毙!”

  阿七的话让沈星毫不怀疑此人现实中一定是个优秀的键盘喷子。

  两人你来我往毫不退让,可渐渐地,所有人都发现了不对劲。

  南组已经率先到达蜀亭,为何游戏还没有结束?

  不管这么看,蜀亭都是游戏的终点。

  沈星之前玩过的大富翁中,只有一种情况是到达终点后游戏继续,那就是玩家投掷的色子数大于离终点的步数,会直接越过终点,从起点继续。

  可西组明显是刚刚好到终点的。

  北组获得投掷色子的机会,似乎是在宣布着游戏继续。

  他们移动到了北五十的位置,脸色开始变得微妙,不知正经历了什么特殊机制。

  沈星虽然有地图,可已经没心思关注落后的北组。

  “直接六点?”宴荷小声问道。

  就像十七已经掌握了二点和三点的力道,沈星在那么多局贪吃蛇锻炼出的控制能力帮助下,除了对三点和五点没有把握,其余都有信心一次掷出。

  沈星拿出地图,向宴荷展示了一下。

  地图中,想要行进的最快,并不是六点,而是两点。

  因为两点后会触发机制“传送到东五十八”。

  只不过这样虽快,但东五十八也存在着特殊机制——“高空坠落”。

  虽然不明白具体是什么,但从字面意思也能理解一些。

  所以沈星想到在寒冷那一格时宴荷的表现,才询问她的意思。

  没想到宴荷看了地图之后,眼皮都不眨一下,甚至还疑惑地道:“明显二点走得更远,你心算能力不太行啊!”

  沈星:“……”

  这是算数的问题吗?

  理智告诉沈星现在不是纠结的时候,南组已经到了蜀亭,虽然游戏并没有结束,但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所以当然是越快走到蜀亭越好。

  二点。

  前进两格,同时触发机制传送到东五十八格。

  高空坠落!

  “啊——”

  沈星忽然大声喊叫了起来,回荡在整个蜀园里。

  其他的几名玩家全都一头雾水地看着沈星站在白色格子上挥动着双手同时大声喊叫。

  只是现在的沈星完全顾不得旁人怪异的目光,他刚踩在东五十八上,就感觉到地面迅速下降,自己的身体也随之坠落。

  就像是从悬崖上跳入无底洞一般。

  这种感觉,恐怕只有同站在这个格子上的宴荷能够理解。

  不,宴荷也不能!

  此时某位头顶荷花的姑娘,正双手插着兜,目光懒散地看着沈星“自娱自乐”。

  竟像是没事人一样!

  很快轮到南组,两位暴躁老哥老姐似乎是不想离开好不容易才抵达的蜀亭,极不情愿地掷出一个1点。

  可即便是一,也需要往前走。

  现在摆在南组面前的路四条。

  东、西、南、北。

  看到沈星的样子,二人忽然不约而同地走向了东蜀道。

  东五十九,触发机制“若胜出,获得积分减一”。

  北组投掷出六点,离蜀亭还差四格。

  这一轮沈星无暇投掷,宴荷便朝电子骰拍出一掌。

  二点。

  刚好到蜀亭。

  沈星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脑子都要炸裂。只可惜这是在游戏中,即便感觉再真实,也是虚拟的。

  他吐了半天也没吐出来,只能强忍着恶心打量起蜀亭来。

  因为电子骰已经到了西组手里,显然游戏依旧没有结束。

  到底怎样才能结束游戏?

  沈星陷入了沉思,刚才的不适感也很快消失不见。

  宴荷忽然道:“游戏开始之前的规则里,似乎只说‘只能有一组获胜者’,但没说获胜的方法。”

  沈星想了想,好像真的是这样。

  他看了看手上没有刻度只有指针的虹门手表,突然间灵机一动。

  四条蜀道,每条有五十九格。

  就像是表上的时间,走到五十九之后,就会显示成零。

  这是一个周而复始的循环,却永远也到不了六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