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破解版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难于上青天

破解版世界 香油毛肚 2057 2020.03.22 18:05

  蜀亭不是代表终点的那个六十,而是代表起点的零!

  所以从蜀亭离开之后,可以重新选择一条蜀道行进。

  如何获得胜利结束游戏,也是虹门大富翁的一部分!

  而且这才是这局游戏真正的难点。

  只是沈星想通了这些,却仍不知怎么样才能进入到“六十”。

  蜀亭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只是由四根柱子撑起来的朱红色小凉亭。

  中间一张石桌上,刻着“海天一色”四个字。

  沈星和宴荷观察了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别白费功夫了,我刚才看过了,什么都没有。”

  阿七在东五十九上说着风凉话。

  这时候北组已经投掷完毕,点数太大直接跳过了蜀亭。

  他们选择重新往北蜀道原路返回。

  “我们去西蜀道。”宴荷道。

  既然蜀亭不是终点,那就走一条直线,说不定就完成了。

  沈星同样保持这个想法,反正不知道怎么赢,不如试一试。

  他看着地图,一边避免落到有惩罚机制的格子,同时又追求最快的进度。

  为此还错过了几个奖励机制。

  南组选择东蜀道的原因,表面上看是为了体验一下让沈星手舞足蹈的“高空坠落”,以此来压制对方的嚣张气焰。

  但十七和女帝两人站在东五十八上面无表情,实在让沈星不得不怀疑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不是想去东蜀道也找到一份地图。

  找不到终点的情况下,自然会猜测地图上是不是有提示。

  幸好这不是一个能够合作的游戏,不然沈星这组肯定会被群起而攻之。

  但直到行动最快的东组与南组先后走到尽头,也宣布了沈星的想法并不成立。

  沈星走到西一的瞬间,竟然自动跳回到东一!

  选择原路返回的北组,在重新回到北一之后,竟然跳到了南一。

  如果不是坎坷的西组还在路上,沈星甚至都要怀疑这游戏还没开始。

  终点到底在哪里?

  “不玩了!”

  最先受不了的,竟然是唯一没有走完两条蜀道的西组。

  他们直接选择了弃权。

  随后就消失在蜀园中。

  不过沈星也能理解,毕竟西组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游戏体验,仿佛是被系统给针对了,不是“退后”,就是在回到起点的路上。

  就算这游戏的设计者心理变态,那也不能可着一个人使劲造。

  换谁心态也得崩。

  “西组弃权,游戏继续。”

  系统音虽然甜美,却没有任何的感情。

  南组的二位狠人依旧是一马当先,因为他们几乎不惧怕任何负面机制,每次都掷出最大的点数。

  沈星有地图在手,反而计算不停,畏首畏尾。

  不过也避免了那些“退后”机制。

  所以当南组再次登上蜀亭的时候,东组只差三格。

  十七再一次走上蜀亭,明显有些急躁。

  暴躁的他开始对游戏设计者骂骂咧咧。

  从始至终,十七都没将其他玩家放在眼里,即便沈星这组的进度穷追不舍,也没被这个自信且自负的吸血鬼放在眼里。

  能够让他耗费精力的,只有游戏本身。

  如果不是同组这个令人生厌的女人,十七的耐心会好很多。

  “掷出六点就能超过他们。”宴荷的语气中流露出无力,淡淡地说道。

  既然上了蜀亭没用,还不如趁此机会领先。

  虽然领先也不见得有用。

  沈星没有立刻行动,从离开蜀亭,他就没停止过思考。

  到底怎样才能获胜?

  总不能一直在这里耗着。

  他知道哪怕把四条蜀道走一遍,也未必能赢。

  也许答案还在蜀亭上。

  只是沈星去过一次蜀亭,并未发现蹊跷之处。

  “你说……大富翁的游戏地点为什么要设置在蜀园。”

  沈星像是在询问宴荷,又似乎是自言自语。

  宴荷也是一筹莫展,随口道:“谁知道呢,也许是因为这里宽敞。”

  沈星总觉得没这么简单。

  这局游戏,虽然有着大富翁的外壳,实际上却是一场无规则、让玩家寻找规则的玩法。

  也就是说,任何东西都有可能成为线索。

  那蜀园里的蜀道及蜀亭,就只是一个场所这么简单吗?

  沈星似乎抓住了什么。

  他看向蜀亭,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

  只见沈星像是下定决心,朝电子骰打了一拳。

  色子疯狂转动之后,最终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四点!

  十七忍不住嗤笑一声,看来这个名叫梧桐的路人甲,还没有意识到走得快未必能赢。

  只想着超过南组,又有什么用处?

  更不理解的是同为东组的宴荷。

  她能看到地图,自然知道四点意味着什么。

  第三点就足够到蜀亭,最后一步无论选哪条蜀道,都会触发“若获胜,所得积分减一”的机制。

  不管怎么看,这都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而且南组之前走过这一格,并不是获胜的关键。

  她刚想质问沈星,却发现后者的眼神中透露着坚定。

  不知道为什么,宴荷看到这个眼神后,把到嘴边的话收了回去,跟沈星往前走。

  沈星一步一步走进蜀亭,与南组二人面对面。

  不过东组还有最后一步。

  正当宴荷准备问沈星走哪条蜀道的时候,忽然看到沈星抬腿,直接站在了石桌上。

  “你也上来。”沈星道。

  宴荷愣了一下,一咬牙也站了上去。

  十七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大叫道:“你们这是想站得高看得远吗?”

  沈星居高临下,注视着十七,坚定地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这方石桌,就是沈星走出的第四步。

  虽然他也只是猜测,但周而复始地在蜀道上行走显然没有意义。

  “游戏结束,恭喜东组获得胜利,两位玩家各获得十积分。”

  系统音响起,沈星从来没觉得这个声音这么甜美过。

  他激动地握住宴荷的手,差点从石桌上摔下来。

  十七的笑凝固在脸上。

  怎么可能?

  为什么是这么草率的赢法?

  刚才十七想了很多种赢得游戏的可能性,比如把每个格子踩一遍,比如两名玩家分开走……

  可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这么儿戏!

  蜀亭中爆发出强烈的光芒,南组的两位狠人虽然也在亭子中,可这些光芒却不是因为他们发出的。

  游戏结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