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小鱼不好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5 王大川夫妻上门

农家小鱼不好惹 月宝玉 2455 2021.05.11 01:05

  055 王大川夫妻上门

  “二弟,这,真是”方氏瞬间感动得掉泪,她这会才明白,全家人都在帮她善后,不让她因为自己女儿的错事与娘家生了嫌隙。

  也为了日后万一有一日传出去闲言闲语,只要袁家势大,对待晚霞好,就也免了自己闺女的坏名声。

  至于袁福是不是真心喜欢自己侄女,这小子本在镇上见过不少的世面,也是一个七窍玲珑的孩子,恐怕是为了家族牺牲的成分更多,毕竟袁家适龄嫁娶的,就只剩下他了,没地选。

  也加上要长幼有序,三房袁广和袁荣也可以,不过比晚霞小,这就不得体了。

  袁永平不在意笑笑,如今自己休妻,儿子能够成亲生子挑起门户,也是他乐意见到的。

  对于自己儿子请他三叔三婶给他说亲,他也是乐意的。

  “行了,老三、袁福跟我进山,能不能打个像样的东西,让你岳家看得上你,就看你小子卖不卖力气了。

  晚霞,咱袁家求娶,我亲自上门说亲!”

  “爹,谢谢爹”方氏立马就给袁老爷子跪了,真是太给她脸面了。

  袁永安也很是感激,他不傻,自然懂得自己爹为了这个家,为了他们大房,都做了什么。

  试问这事如果放在别人家,袁月有辱门庭日后只会生死自顾,娘家不找她后账就不错了。

  而方家那一头,也只是他大房一家自己去给个交代,处理不好,这份嫌隙产生,白氏一辈子愧对娘家,愧对自己的亲侄女。

  因为李氏说得明白,自己闺女是胁恩自持,明抢婚事,跟方家主动退让那是两码事,说到底方家没有翻脸,也是感激方氏的昔日恩情。

  是他女儿去人家压了人家一头,在岳母家恃宠而骄做了一个多月的大小姐,吆五喝六没个人样,与被逐出门庭的袁香有何两样?!

  就这一番作为,他袁永安就没脸再登岳家的门!

  袁老爷子正准备进山,刚一出门就遇见了几个人站在门口。

  那是一个年轻男子挑了一个扁担,打头的像是一对穿着十分得体的夫妻,其中女子怀里抱着一个小小子,赫然就是那日袁永成拼死救下的孩子。

  “大川,快,这是大恩人”那妇人在见到袁老爷子和袁永成的时候,当即喊了一嗓子。

  后边准备关院子大门的袁永安,还吓一跳。

  “恩人,可是找到您了,恩人,感谢恩人救了我的独子,谢谢,谢谢”被叫做大川的男子,快步跑过来就跪在老爷子身前,那妇人抱着孩子也立马就给跪了。

  袁永成愣了一下,然后猛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弯腰去扶人。

  “两位快快请起,使不得”

  “奶奶,家里来客人啦,娘,家里来客人啦~~”袁小鱼见到两夫妻,赶紧往回走喊人。

  袁老太太几人匆忙从院子里出来,就见到这么一幕,也是不明所以。

  袁老爷子和袁永成救人的事,没有和老太太说,是怕她担心孙女。

  “哎呀,这是干啥,天大的事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赶紧请进、请进”袁老太太帮着待客,白氏、方氏已经去了厨房准备茶水。

  袁家人在家地都出来了,将客人让进堂屋,几个小子礼貌地打了招呼,然后就各自去做自己的事了。

  王大川看着袁老太太一脸懵逼的样子就知道老爷子并未将救人的事告诉家人。

  更加暗赞老爷子的胸怀宽广,救人不留姓名,连家里人都没有提及,这是不求任何回报的,就赶紧将自己妻子滑倒,孩子滚落山崖,被袁永成拼死相救的事给袁家其他人说了。

  “大叔,我王家就这么一个独苗苗了,从小身子不好,我媳妇听说一个远亲在山里,孩子有过类似的病症就带着孩子进山问问,谁知道会出了这么大的危险”王大川依旧心有余悸。

  袁永安奇怪道“听说你是平安车马行的二东家,那么夫人上山怎么没跟着随从?”

  “跟了”那妇人开口,随后眼内闪过一抹怨念。

  王大川叹气“大叔是响当当狗熊岭的大英雄,我进山一打听谁家孙女叫鱼儿,就很容易找了过来,之所以现在才来道谢,也是因为我昨日才回到家中。

  不瞒您说,我和兄长不和睦,老爹身子不好有意将家里生意传给我打理,说白了也是因为我有这么个独苗苗,我大哥五个闺女,三个妾室也没能生下孩子。

  那日是有家里小厮陪同上山的,不过却是醉酒一睡不醒,说实话,枫树沟刘满柱也是别人介绍的,说是家里有独家治疗小儿不睡症的秘方,我媳妇信以为真,爱子心切独自上山,却不想到了家里孩子被抱走一日不还,我媳妇这才觉得事有蹊跷,半夜趁着赵家人熟睡,辛苦找到奄奄一息的孩子,躲在一个老乡家里一晚,一大早才匆匆忙忙地下山。

  却不想收留她的那一家人,却是故意给了一个没盖子的背篓,最后才险些酿成大祸”

  袁家人听了王大川的话,都是十分震惊,山里人家向来朴实,这赵家明显就是要图财害命。

  “是你大哥买通了赵家,故意骗婶子上山,然后准备害了小弟弟的性命,让你没有儿子和他抢家产?”袁小鱼坐在袁老爷子身边,一字一句说地明白。

  王大川十分诧异,看着袁小鱼不可置信,没想到这么小的姑娘,居然这般懂得事理。

  袁老爷子怜爱地摸摸孙女的头“见笑了,童言无忌,您别在意”

  “不,确实如此”王大川却突然肯定道。

  “哎!钱财蒙蔽世人心智,有钱是仇,没钱也是仇,但是钱又是好东西谁都想要,那叔叔您此番上山,一是谢我袁家出手相救,二是为我袁家惹下一段恩仇?”

  “鱼儿!”袁永成皱眉大声呵斥,显然对她如此不礼貌的话,十分不赞同。

  “袁家光明磊落,不怕别人寻仇,王兄弟不必担忧”老爷子为自己孙女补了一句。

  “不,大叔,大兄弟,我这次上山也是十分纠结,那帮衬我媳妇的人家也是忌惮那赵家的,所以才会想要祸水东引。

  而我当初本来也想偷偷上山感谢您的恩情,但是自从知道您是袁厚德老前辈,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今日我们夫妻上山,还有两件事相求,一求老英雄您指点迷津,二求您再赐神水,让我儿子可以像正常人一般睡觉”

  “啊?!”袁永安惊了,孩子不睡觉,这怎回事。

  袁老爷子没有立马回应,而是又看了看小孙女。

  袁小鱼皱皱眉道“你儿子不睡觉,整日睁着眼睛,所以才会面黄肌瘦,骨瘦如柴?”

  “是,是,我家富贵要是没有人参吊着命,恐怕,恐怕孩子早就没了。

  鱼儿,求你们可怜可怜我的孩子,再给我们点神水吧,就是那水囊的水,我儿子喝了,会睡上一个时辰呢”王大川的媳妇抱着孩子可怜兮兮地又跪下了。

  白氏有些看不下去,赶紧将人拉起来。

  “水囊?”袁永成为难地看向自己闺女。

  “丫头,你咋说?”袁老爷子笑着看着袁小鱼。

  袁小鱼道“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不过就看大叔和婶子,是否真信得过我袁家,真心求救,真心想让我爷爷给你指点迷津?!”

  “求老英雄救命!”王大王再次跪下,眼内一片赤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