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小鱼不好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2 没圆房

农家小鱼不好惹 月宝玉 2449 2021.05.08 01:05

  052 没圆房

  “来了,来了”袁小鱼站在门口跳脚,今日袁月三日回门。

  袁家这两天被马家恶心得够呛,不过新姑爷上门,所有人都是十分的热情,小辈都在院门口迎接。

  肖南东在见到袁小鱼的瞬间就觉得眼熟,想了半天没想起来,直到进了屋见到依偎在袁老爷子身边的袁小鱼,才想起来两人是何时见过,脸瞬间有些热。

  “快,来上炕,别拘着”袁老爷子笑呵呵地看着肖南东。

  “爷爷好,奶奶好,岳父好,岳母好”肖南东挨个叫人,一一鞠躬行礼。

  一边袁山十分满意这个妹夫,白氏笑着拉着袁月坐在一边的炕上,只有袁小鱼发觉有些异常之色,袁月笑容十分勉强,精神不是太好。

  “大姐夫”

  “大姐夫......”

  “大姐夫好,我是二房长子,家里排行老二袁福”

  “我老三袁广,三房长子......”

  几个兄弟上前给肖南东见礼,肖南东早见识了送亲的架势,这会再看袁家子孙,看着他们兄友弟恭,心里突然有些羡慕。

  袁小鱼看着肖南东有些被家里人要整蒙了,就走过去抬着头,卖萌道“大姐夫,还认得我不?”

  “你是,鱼儿?”

  “是哦,我是鱼儿,游游游的鱼儿”

  肖南东被袁小鱼逗得笑了,赶紧从怀里掏出来几个红包,凡是比他和袁月岁数小的,一人给了一个。

  一屋子的孩子收红包,那笑闹得更加热闹,炕上摆了好几张饭桌,肖南东被请上炕,老爷子拉着他说了几句话,袁山和袁福作陪,其他小子一边跟着凑人闹没一会话说开了,肖南东心里有些膈应的感觉就消失了。

  也突然觉得自己爹说得还是很对的,袁家人都不错。

  袁小鱼不着痕迹地趴在袁老太太耳边说了几句,老太太看向袁月,方氏光是顾着高兴和白氏几人忙乎着孩子们倒水,她找了借口将她拉进西屋。

  袁老太太先是给了她两个小笸箩的瓜子,然后低声道“肖家没有婆婆,房里的事你去问问月儿,我看她脸色有些白,不懂的地方你当娘别害臊,要好好教她”

  方氏愣了一下,随后心里感激婆婆的细心,就笑道“谢谢娘,我知道了”

  方氏将瓜子拿上桌,喊着袁月去厨房,但是却是将她带回了自己屋。

  刚开始方氏以为自己女儿是害臊,不肯和她说私密的事,但是知女莫若母,方氏惯宠袁月,但是却不是不教导她,没问几句就发现不对。

  “你给我说实话,是不是出啥事了?”方氏严厉地看着自己女儿。

  袁月只是有些小心思,小性子,也毕竟只是一个16岁的孩子,本就离开父母又遇到那般难堪的事,所以没说几句掉了泪。

  “什么?没圆房?那他对你态度咋样?”方氏一听自己闺女至今没和新郎官圆房,心里就是一紧,她倒是没有往别处想,只是以为莫不是肖南东有什么隐疾,故意隐瞒了就有些生气。

  “他不喜欢我”袁月憋了半天,哭着道。

  方氏听罢就是脑子嗡嗡作响,愤怒站起身怒道“岂有此理,当日相看过啥没提,人嫁过去了倒是欺负起我闺女了,不行,我去找你爹,让他给你做主”

  “不,不娘别去,我们是新婚,没准,没准是他也不适应,日后就好了”袁月最是知道自己娘的脾气,别看平日里好说话温温柔柔对谁都好,但是谁敢触碰她的底线,她立马就能变成那最凶狠的护着小鸡和老鹰斗的老母鸡。

  袁小鱼听见屋里的动静,赶忙跑去找老太太。

  方氏气冲冲出门的时候,被老太太一把推进来,袁老太太看了看袁月,温柔地道“月啊,你虽然出嫁,可是也有娘家这么多人疼爱你,给你撑腰做主,你实话和你娘说说,你是不是知道这里边的原由?”

  袁月看着老太太,越发地心虚,方氏见到这样的女儿,突然心里一凉,忽然想到了她好似忽略了什么。

  她恶狠狠转头看向袁月“你最好在你外婆家没做什么!否则!!”

  说罢,白着脸就出去了。

  袁永安虽然不是有心思的人,但是也知道新姑爷上门,有些体己的话,方氏一定会找个没人的地方拉着她说。

  此时看着方氏白着一张脸,将她拉到一边。

  “咱了?”

  “她爹,我觉得,我觉得咱这次应该是办错事了......”

  没多一会,袁山骑着黑子出了袁家,向外婆家黑山扈而去。

  袁月在屋里哭了一会,不管谁问都不说话。

  袁家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诡异的地方,但是都还是热情地招待肖南东,没有让他感觉到尴尬。

  吃饭的时候,袁山满头汗的回来,然后悄悄拉着爹娘去了后院,将从二舅母那得到袁月以方氏对两个弟弟的恩情为要挟,间接的谢恩自持,明抢了方晚霞的婚事给说了。

  方氏眼睛一黑差点栽倒。

  “爹,咋办?外婆说婚事是她做得主,不让咱们为难月儿,但是二舅母说,晚霞表妹去过铁匠铺没多久,就听大舅隐隐说要给她找一门镇上的亲事,这前后都不到半年的时间,那肖家小子是见过晚霞后,才亲事这一茬的。

  月儿性子,我觉得这样的事她做得出来,二舅母不是个多嘴多舌挑拨是非的人,也是我直接说了小两口有问题至今没有圆房,逼得二舅母才说了实情,不然她恐怕还不会告诉我。

  而我猜测,肖南东看中的,恐怕是我表妹晚霞,是被月儿横刀夺爱了”

  袁永安狠狠瞪了方氏一眼,方氏瞬间就捂着嘴哭了。

  袁永安找了个机会,趁着扶老爷子上厕所的时候,夫妻二人跪在他身前实话实说了。

  袁老爷子十分震惊,然后道“可是二次相看,肖家可没有...”说到这,他叹了口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啊!怪不得我觉得这小子也有点怪怪的”

  “爹,咋办?这事不仅仅是要给南东一个交代,也要给我岳母家一个公道啊”袁永安担忧地道。

  “起来吧,好好招待新姑爷,你们当这事不存在,这事爹来解决”袁老爷子说罢,就回了屋。

  新姑爷上门,山里路途不好走,自然要留宿一日。

  一天的时间,肖南东有几个兄弟陪着,郁结许久的心情开阔很多,对于袁家这些大小舅子就喜欢了起来,人也见了笑脸。

  袁福知道袁山有心事,喊着袁广和袁荣带着肖南东进山打野鸡,肖南东在袁家玩了一天也十分高兴。

  而一天两顿的吃食也十分精致、应邀,让他对袁家的印象有些改观。

  袁月被袁家所有人晾在一边,几乎一天没出门就在自己屋里待着,她几次要找方氏说话,方氏都没有理她,只给她留了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吓得袁月一天都是战战兢兢。

  第二天一大早,肖南东被隐约的嘿哈声唤醒,起来看见袁月醒着,皱眉道“你怎么起这么早?”

  袁月眼圈青黑,看着他,半天咬咬牙轻声问道“我嫁给你就是你媳妇了,你为啥不和我圆房,是嫌弃我啥?”

  肖南东一怔,然后急忙穿了衣服道“我打铁闪了腰,日后再说”说着他便穿戴好出了房门。

  袁月抱着被子委屈地哭了起来,她简直是委屈死了,这辈子都没遇见过像她一般憋屈的新娘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