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小鱼不好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1 马氏

农家小鱼不好惹 月宝玉 2624 2021.04.13 01:05

  021 马氏

  “娘,什么是不该我管的?我又该管什么?你知道什么?还是你明知道却故意隐瞒我们什么?”袁旺就算已经在私塾读书,但也才11岁还是孩子的心性,见到自己娘这般做派,心里十分伤心。

  “你怎么和娘说话呢?娘拿银子让你去读书,夫子教你读书懂礼,就是让你忤逆娘的?你是不是碰上山里那几个穷货了,他们就是上门打秋风的”

  “娘!那是我的爷爷奶奶,叔叔伯伯和兄弟姐妹,山里是我的家,你居然这么说自己的夫家,你?你简直不可理喻!”袁旺是真的急眼了,也忘了先生教授的为人子女的孝道,所以开口顶撞了马氏。

  “你个没良心的,要不是娘一直躲着他们,我们家铺子都不够给他们添肚子的!

  三房七个光知道吃饭的小崽子,自己养不起,要整个袁家给他们养孩子!娘要节省着银子,自然不能让他们动不动就来铺子占便宜。

  还有你读书的银子,你认那个家,却不认给你吃喝、供你读书的家,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没有你外公,你在袁家连饭都吃不上,你还读书!

  有本事你让你爷爷掏银子给你读书!你还不服气了,我就是不喜欢他们,不准他们上门,能怎么着?!”

  袁旺听了马氏的话,心里忽然一疼,自己爹是山里人,整个冰洲最看不起的也就是山里人,就像学堂里的那些富贵人家的人,看不起他一样。

  可是先生教过,这万里大山,却是阻挡外敌的天线、防守线。

  山里人祖祖辈辈受尽贫穷与苦寒,也有守护大山的职责,每当有战事突起,山里最显示隐藏敌军的,都是山里人家主动报送官府及时防御的。

  就算近些年,边界线已经向外推了百里,也没有什么战士,但是这万里大山也依旧是个最好的屏障!

  可是自己娘看不起自己爹的出身,动不动就用这种话来讽刺,他真的是太伤心了。

  “这个书,我、不、读、了!”袁旺含着眼泪,很是痛心地看着马氏。

  他不明白,自己娘既然看不起自己爹,为何这般的市侩,为何还要嫁给他。

  他很心痛地说出这句话,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多么喜欢读书,既然读书的银子是自己外公掏的,那么爹在铺子里兢兢业业二十几年,将生意做得如火如荼,他没功劳也苦劳,却依旧让人这般鄙视与拿捏。

  原来自己一家在外公眼里,就是被他供养的,吃软饭的!

  那马家的铺子如果没有自己爹,恐怕早就关门大吉了!

  “你?!”马氏有些傻眼了,她万没想到,自己儿子会这般坚定地向着他的爷奶家,就算他们都住在镇子上,比山里不知道好多倍。

  “娘,不管怎么说,我姓袁。你可以看不起我爹,可以看不起袁家,可以不喜欢他们,但是希望你做事有些分寸。

  爷爷年事已高,他重病你却隐瞒我们,爹为人儿子,母生父养,你这是让他大不孝!你让他有何颜面面对父亲与兄弟?!

  既然你这么看不起爹,当初,当初为何下嫁于他?!

  你这般看不起袁家,为何还禁锢我爹,帮你马家做生意?!

  我爹在马家没有吃软饭!

  我和大哥自懂事后才在爹娘身边也就两年多的时间,娘只生未养,就不要埋怨我们为人子女不与你亲厚。

  择日我便与大哥就回山里去,让我爷爷养着我们,我爹这么多年的辛苦,给马家挣下一片家业,足够顶我哥两年,我在马家这两年的吃用!”

  “袁旺!你混账,你个混账东西,你敢这么和老娘说话!你、你简直气死我!”

  马氏一听这话,立马有些慌乱,她想不明白,为何两个儿子就是跟她不亲。

  而她却从来不想,因为她嫌弃山里穷,所以不愿意待在公婆身边尽孝道,两个儿子,大儿子来铺子做事不到3年。

  小儿子到镇上读书,至今在马家待了也才2年左右。

  两个儿子长这么大,她作为母亲生下来就扔给了公婆,自己嫌弃麻烦,都是自己大哥、大嫂当儿子养大的,一直都是生活在山里袁家老宅。

  就如袁旺所说,都是懂了事后才在她身边待了几年,所以自然和老宅亲厚!

  袁永平正巧找马氏有事,刚从后边过来,将母子两人的谈话都听了个正着。

  他后边的袁福也是很不赞同地看着自己娘,心里也是窝火,自己是爷奶和大伯娘养大的,自己这个母亲不过是看他岁数大了,可以给马家当劳力,才将他弄到镇上来。

  而自己弟弟,她不过是看中他聪明,爱读书,也是读书的材料,想要指望着他有出息,能够光耀门楣,不然又怎么在弟弟不到两岁就扔下他,自己回到镇上享福!

  两个儿子看着马氏审视、无奈又非常不认同的眼神,让马氏很是委屈又窝火,不等袁旺开口,就道“你们一个个的白眼狼,就是这么报答我,报答马家的?!

  没有马家,没有这铺子,你能都要去饿死了!”

  袁旺也不管马氏说什么,而是上前和袁永平道“爹,赶紧和我去看看爷爷,爷爷重病、三叔受伤,袁荣差点喂了狗熊!”

  “什么?!”

  “什么?!”

  袁永平顺间大惊,而袁福也十分震惊。

  “怎么回事?”袁永平立马就急了,一把抓着儿子的胳膊,让袁旺一阵吃痛。

  “爹,爷爷在福来客栈”袁旺忍受着爹爹常年干活的手劲,只是点点头。

  袁永平看着,盛怒的他一双眼通红,戾声吼道“大哥什么时候来的?”

  “什么什么时候,没看见”马氏一口气没消,撇着嘴一脸的无赖样死不承认。

  全家人都和她对着干,她养这么多白眼狼做什么!她就是想不通,那山里的老不死的哪那么好。

  却不想她身为一个母亲,生下孩子自己都不愿意养着扔给公婆,等孩子长大了再弄到身边来谋求利益,她是何等的无耻与不配做个母亲,怎么能指望孩子孝敬她与她亲呢。

  做梦呢!

  以为是她肚子里生出来的,就应该应分的孝敬她,吗?!

  “马晓华,你给老子听着,我爹没事则以,如有万一,我立马休了你!”

  袁永平在马家做牛做马压抑太多年,方才听到自己儿子的那一番话,也是热血上涌,倍感羞愧,听了方才母子之间的一番争论,他羞愧与自己都不如一个孩子想得明白!

  他年轻下山闯荡,承蒙岳父的赏识,更感恩岳父将独女下嫁之情,甘愿为马家效力、孝顺二老。

  可是妻子嫌贫爱富,看中自己的也不过就是能干、好拿捏,如今都成亲这么多年,她还依旧在说服他做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是什么?那他就要脱离家族不再是袁家子孙,自己的儿子更要改姓马!

  他堂堂七尺男儿,怎能做那种没脸、软骨头的事,就为了所谓的报恩与好生活吗?如果不是看在她给自己生了两个儿子,他早就不想和她过了!

  而这么多年,他可以忍气吞声,报答岳父的赏识之情,为马家付出这么多,他也问心无愧了。

  而他也明明知道家里人一直跟着他受累,如今自己这媳妇居然已经过分到将自己的亲人拒之门外的地步!

  老父重病她都敢隐瞒如此的不孝,还试图自己支开与家人错开,这就是怕家里向他借银子给老父亲看病!

  她居然将钱看得比他父亲、兄弟、子侄的命还要重要!

  如果不是他有些事还想再问一问她,此时他已经离开镇子,再回来就是七日之后。

  如果...如果...不,没有如果,他相信自己爹一定会好起来,会长命百岁。

  所以袁永平第一次怒了,人被常年压榨,一旦反抗就是天翻地覆!

  所以,袁永平,爆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