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小鱼不好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3 命里有时终须有

农家小鱼不好惹 月宝玉 2659 2021.05.01 01:15

  043 命里有时终须有

  方树林饶有兴趣地看着袁家这个最受宠的小姑娘,这是袁家的小人精,别看岁数小但是聪明绝顶,他倒是也好奇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说的。

  袁月瞬间紧张得不行,看着袁小鱼的眼睛都不眨一下,脸色冰冷,似乎只要袁小鱼说一句不好的,她非点和她吵翻天不可。

  方氏在下边狠狠拧了自己闺女大腿一下,袁月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冒失,赶紧低着头不再说话。

  袁老太太还是笑呵呵什么都不说,眼内闪过对大孙女的失望之色。

  一家人都看着袁小鱼,袁小鱼看了看老爷子,然后装模作样,歪着头脆生生道“旺哥哥说,世人皆知士农工商,读书科举第一,种田打粮第二,能工巧匠第三,商家谋利第四。

  嗯,铁匠是能工巧匠吧?很好呀!”

  “哈哈哈,真是个小人精”方树林瞬间被逗笑了。

  “是我旺哥哥有学问”袁小鱼笑哈哈地扑到袁旺怀里,两人年岁相差也不大,平日里最是能闹在一处。

  袁旺抱着她也撒花的给举了一个高高,大笑道“妹妹最聪明了,一学就会”但是心里却是暗暗佩服自己小妹妹的聪明,因为这话可不是他教的。

  屋里人都跟着笑,只觉得孩子懂事又聪慧。

  袁月松了一口气,这一次袁小鱼的回答,她还是满意的。

  但是如果是别人自然听得出,种田打粮第二,山里人家再穷,但是也是排在读书人之后的,社会地位也是高的,虽然有些富家人一身同臭味看不起穷苦人家,但是古代朝廷还是比较看重农人种粮。

  本就是生产力低下的年代,要是天下农人都不想着中粮,人岂不要都饿死了!所以避世农家人的还是少数,而农排第二就看得出它的重要性。

  袁老爷子明白孙女插科打诨,但是心里也是安稳了一些。

  毕竟袁小鱼说得不错,士农工商,读书科举第一,种田打粮第二,能工巧匠第三!

  既然大孙女不想种田打粮,去做工匠媳妇,那份苦只有她亲身经历才懂得,那可不比在山里种田轻松。

  一家铺子,就算上边有大哥大嫂操持不用她懂什么门道,但是这种开铺子的兄弟不睦很难让家族安稳,而做生意也是看运气,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也是有的。

  山里日子就是过得寡淡而清苦,勤劳肯定干,就算吃不饱饭也饿不死。

  而镇子上灯红酒绿,但是处处都要银子,没有田地做依靠,光是指着铺子,生意好则以,生意不好,日子过得比山里不如。

  袁月一心嫁到山外,却不想居家过日子普通人家哪有容易的。

  她只想着镇上日子过得舒坦,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轻松惬意、出门见街,入门青砖碧瓦,花花世界迷着眼!

  却不想哪家哪户养家糊口,那银子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铁匠铺子一般都在人迹稀少的边缘地带,一天天叮叮当当,听不习惯的都要被吵死。

  家里打铁、融铁、看守铁炉子、挪动铁器,不是所有事都指望着爷们,忙不过来的时候,女人也要点上去拉风箱,那可不是一般的苦差事。

  袁老爷子有心阻拦一下这婚事,但是想到方氏的脸面与娘家人的脸面,就作罢。

  送走了方树林两口子,袁老爷子没下地,坐在炕上抽旱烟,一看就是心情不好。

  袁小鱼爬上炕搂了爷爷的脖子,撒娇道“爷爷,我明天要下山去买鸭蛋,好不好?”

  袁老爷子这个窝心,猜到小孙女懂得自己对大孙女的婚事不放心,找了借口下山,顺便去铁匠铺子看看那个小子人品。

  袁老太太拉过袁小鱼,是亲了又亲,看着老头子道“你也别操心,树林是个稳当人,婚事错不了,正好也全了月儿的心思。

  女大不中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路她自己选的,我只是有些担忧,晚霞好像比月儿大一岁,这么好的婚事,按理说该是自家的才对。

  倒是我考虑不周答应大媳妇回娘家,这么看,这婚事来得恐怕有些蹊跷”不怪老太太这么猜测,实在也是太了解自己大孙女的脾性。

  “啥?”老爷子一怔,然后算了算,又琢磨了一番,也才发现他们是疏忽了什么了。

  赶紧道“去将老大给我喊回来”

  “不用”袁小鱼突然道。

  凭借她对袁月的了解,这婚事八成是抢她表姐的,但是如果老爷子真刨根问底,反而伤了两家的脸面。

  “爷爷,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袁老爷子一震,很是欣慰得摸了摸小孙女的头“可惜了你个女儿身,你要是男儿,咱袁家要出个状元啊”

  “旺哥哥日后做状元,还有我五哥哥和六哥”

  “好,你哥哥们都做状元”袁老爷子突然也明白了,不管怎么样,袁月这婚事只能成,不能毁。

  隔日。

  袁永成陪着老爷子带着袁小鱼和袁广和袁荣一同下了山,初春大地复苏也是野兽捕食产仔的时节,所以两人背着弓箭,算是保驾护航了。

  袁老爷子要背着袁小鱼,起初袁小鱼是不干的,怕累着爷爷,袁永安也是一样,但是老爷子就是想背着孙女,直说现在背得动就再背两年,日后恐怕是真背不动了。

  山里汉子步伐都打,袁小鱼是跟不上大人步伐的,如果硬是自己走,反而耽误时间,而出山要趁早,回来更要趁早,就只能心里十分愧疚家人对她的这份疼惜了。

  初春,天气渐暖,但是山里依旧十分寒凉。

  厚重的大皮袄子换成了薄薄的棉袄,而袁家人里边穿的依旧是三保暖,外边穿的单衣单裤,轻快又保暖,几人的步伐走的都是雄赳赳气昂昂。

  不时有附近屯子的人也下山,走到了冬季里让袁小鱼十分忌惮的那一段,还没到陡坡处就听见一个妇人惊声尖叫。

  袁小鱼下意识一转头,就看见一个妇人不小心滑了一跤,背后篓子里的一个小娃娃,叽里咕噜地滚出来,冲着山下悬崖就滚了下去。

  周围还有十几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变故给吓傻了,千钧一发之际,袁永成飞扑过去,一伸手抓住了掉下悬崖孩子的一条腿。

  但是因为刚刚化冻不久,崖壁边还有冰层,袁永成扑得过猛,身子也瞬间往下滑。

  “啊~~~爹~~”

  袁小鱼要吓死了,老爷子已经抽出了腰间的鞭子就甩了出去,一下子缠住了袁永成翘起的一只手臂。

  与此同时,两道人影一前一后扑过去,袁广和袁荣死死压在自己爹两条大腿上。

  袁广手里砍刀用力往地面一扎,居然扎进去一半,来阻挡三人继续往下滑。

  兄弟俩及时地用体重压住了自己父亲,这时候袁永成半个身子都在悬崖外了,简直吓死人!

  稳住身子的袁永成随后借着老爷子鞭子的力道,一甩手将孩子给甩到自己背上,他就那么直挺挺地挺直了身子来保护背上的孩子。

  随后一手被老爷子的鞭子缠着往后拉着,一手还反手地去抓背上的孩子,怕一动他再掉下去。

  孩子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着了,嚎啕大哭,这一哭将所有人哭回了神。

  其他一同下山的几个汉子赶紧跑过来,七手八脚将孩子和袁永成给拉了回来。

  袁小鱼冷汗直流,吓得脸色发白,反倒是袁永成自己没受到惊吓,似乎是以前见过这样的事发生。

  “鱼儿,大哥抱”袁广赶紧卸去爷爷的背篓,打开背篓的盖子,将袁小鱼给抱了出来。

  老爷子这会也顾不得别人家的孩子,想看看自己小孙女,直安慰道“鱼儿啊,不怕不怕,你爹没事啊”

  “哇~~”

  袁小鱼没出息地哭了,抱着蹲下身子看她的父亲脖子,死命地搂着。

  这是她这辈子最爱的父亲,差点出了危险,她是真的忍不住了。

  “没事,没事”袁永成看闺女吓哭了,也难得铁汉柔情轻声哄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