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小鱼不好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3 真正的面目与心肠

农家小鱼不好惹 月宝玉 2669 2021.04.14 01:05

  023 真正的面目与心肠

  “爷,我要回家,我回去跟您种地,我们去开荒多少能打出点粮食,我外公家铺子太小,盛不下我这尊大佛”袁福突然又跪下来,恳求地看着老爷子,眼神坚定,那意思是绝不再马家继续寄人篱下。

  老爷子怎么会不明白、不心疼孙子,两个孩子都是他和老太太给养大的,衣衫鞋袜都是大儿媳妇张罗,二儿子不在身边,两个孩子是孙子也是当儿子养大的,自然懂得他的脾性与心思。

  大孙子争强好胜、但是不蠢绝不自负,这是在马家受了气的,如今是不得不说。

  “爷,我也回去,我不读书了,我娘说我读书是外公供养的,没有我外公一家我们都要去饿死。

  爷,我也回家,我回家帮奶奶干活,我不信没有外公家,爷奶能饿死我”袁旺也跪了下来,说着还委屈地掉了泪。

  袁永安看不下去了,自己有一儿一女,但是两个侄子也是当儿子一般看待的,从小也多半在他大房屋里,也是十分亲厚。

  他起身将两兄弟拉进怀里,然后转头看着老爷子。

  老爷子这下是真的怒了,冷着脸,只是很认真的看着袁永平。

  他是袁家的当家人,但是他一向开明,从来不约束儿孙做什么,除非是做错了。

  袁永平这一次是真的也被媳妇被马家伤到了,也很坚定地道“爹,我也回家,这么多年我给马家赚的银子也够还岳父的情了,老宅给我养着孩子,我是分文未给的,我没拿他马家一针一线”

  “好,都回去,咳咳咳”袁老爷子这么多年,其实是盼望着自己儿子能够自己想明白,然后回到自己身边的。

  与其给别人做牛做马,寄人篱下,不如待在他身边,而当老人的,自然愿意儿孙满堂、全家团聚。

  袁福和袁旺一听父亲也要回袁家了,就十分地兴奋。

  “爹,真的?”袁旺也不哭了,赶紧跑到自己爹身边,仰头看着他。

  袁永安有刹那的犹豫“袁旺,回家就不能”

  “我知道,我不读书了,我学了两年已经识字,能写会算,日后我可以子赚钱买书自学”

  “有志气!袁旺哥哥最棒了”袁小鱼欢脱了,跑过去抱着袁旺。

  袁旺回抱着妹妹嘿嘿笑着,虽然男女七岁不同席,但是袁家子孙向来十分亲近,根本不理会那一套。

  左右一个8岁一个11岁,还都是小孩子,在自己家人面前,从不讲究这些。

  袁永平突然醒悟,自己这么多年错得多么得离谱。

  看着自己老爹眼内的释怀与欣慰,看着哥哥与弟弟眼内的惊喜与对自己儿子们的那种舐犊之情,看着自己儿子眼内从心底散发出来的愉悦!

  原来他自认为是为了儿子们好,为了他们能够改善运道,坚持留在马家,供养孩子读书,教授儿子做生意,原来这些都不是他们真心想要,或者说这些对他们都不是最重要的。

  看着儿子和小侄女笑闹在一起,他的心突然又热腾腾起来,也做了最后的决定。

  袁永平伺候老爷子吃过午饭睡午觉,便带着儿子回家了。

  袁小鱼知道爷爷没有睡,此时屋内没什么外人,她躺在爷爷身边,小声道“爷爷~”

  袁老爷子睁开眼,转头看着自己小孙女,袁小鱼将止咳药给了老爷子,老爷子会心一笑。

  这药很是管用,他没吃几顿,舒坦不少。

  袁小鱼还是决定在镇上住上七日,然后到医馆复查重新开药,再带着爷爷回家,然后给他服食灵果彻底治愈。

  不然爷爷和哥哥们突然好了,这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爷爷,你怪不怪我今日那么挑拨二伯?”袁小鱼知道老爷子心里有数,不过还是主动认错。

  袁家人最是和睦,老爷子最不喜欢挑拨是非,而袁小鱼就算是岁数小,今日面对二房的事,有她在里边挑事、拱火,才会让袁永平那般难堪。

  “鱼儿有道理,爷爷知道你是为了你二伯和哥哥们好”老爷子微笑道。

  袁小鱼小大人一般微微一笑,然后拍了拍自己胎记的位置地方道“爷爷稍安勿躁,袁旺哥哥读书没问题的,我们家很快就有好日子过”

  袁老爷子听着孙女的话,也是有几分振奋的,他听得懂袁小鱼的话,点点头。

  袁永平回去后,没有直接回铺子,也没有直接回自己的住处,而是直接去了马家老夫妻俩的屋子。

  屋子内正在吃饭,马晓华也在,此时她正在委屈和自己爹娘告状。

  “娘,你没看见他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像我是那狗熊吃了他侄子侄女似的,袁永安来铺子也没说找永平什么事啊,我哪里知道是公爹病了。

  再说了,就算是我不对,他也不能说休妻这种伤人的话啊,我们马家供养他这么多年,他咋能那么没良心呢”

  马老太太还是比较了解自己女儿的,没好气得先是瞪了她一眼,马氏有些心虚低头喝汤。

  “娘,那?要不要买着东西去看看,将老头请家里养病?”马晓华又弱弱得问一句。

  “请什么请,你也是,做事不能机灵点,你瞧不起他们,也得分什么事。

  自古孝大于天,这事你瞒着倒是你的不对,万一袁老头死了,姑爷不埋怨你一辈子。

  不过那袁家一帮子野蛮人、穷鬼,也就出了袁永平这么一个稍微有点出息的,死了才是干净。

  我要不是看着他为人忠厚好拿捏,你爹也能用恩情辖制他,你以为就他那性子,甘愿做我马家姑爷给你爹效力、心甘情愿给咱家赚银子?!

  如果不是他还有些利用价值,我也不会将自己唯一的闺女嫁给他一个没出息的啊,当年你爹就是看重他品性不错,才特意收拢他为己所用的”马老太太虽然觉得女儿做得不对,但是想必她是更加看不起姑爷的,一番鄙夷嘲讽的话,说得也是极其无情。

  马旺财也是冷哼一声“真是翅膀硬了,敢给我闺女脸色看了,不过你娘说的也有道理,他毕竟还算能干,如今家里铺子在镇上也是数一数二的,这么多年也确实给咱家赚了不少银子。

  你去看看那老头子就好,随意让一让也行,袁老头是个要脸面的,他不会来家里住的”

  袁永平站在门口,听着里边自己媳妇、岳父岳母的话,真是火冒三丈!

  这才是这一家人真正的面目与心肠,以往那些敷衍他的话,都不过是有目的!

  居然里边还掺杂着那么多的设计!

  袁福和袁旺也同样听到了自己外公、外婆与亲娘的这番无情的话,更是委屈又心疼自己的父亲这么多年的委曲求全与付出。

  “哐当”

  门突然被推开,屋内三人才看见门口的父子三个人,三个人脸色瞬间尴尬不少,暗骂丫鬟、小厮又都去哪偷懒去了。

  马晓华还算是机灵,起身道“哎呀回来了,赶紧过来做,都才开始吃,以为你要耽误到下午,我这正和爹娘商量去看看爹呢”

  袁永平冷笑,冷冷地看了马晓华一眼,看得她十分紧张。

  “我听到了”袁永平大步走进来,给马掌柜躬身行了一礼,然后认真得问道“岳父,我在马家多年,您觉得我做事是否有错处?”

  “这个,怎么说这个,自然没有”马旺财也是十分意外,一是有些尴尬,没时间思考就回了话。

  袁永平转身又看向马老太太,然后也是躬身一礼,道“岳母,我在马家多年,身份掌柜,帮岳父打理铺子兢兢业业,从未从账上拿过一分钱,也从未从马家拿过一针一线。

  家里吃穿用度自然有晓华做主、张罗,这事您是清楚得对吧?”

  “这,这自然,永平啊,我和你岳父都知道你是个实诚人,做事也是鼎好”

  马老太知道自己女婿这是听见他们的话,生气了,就想说几句软话,哄他一哄,没想到接下来袁永平的话,让一家三口吃惊不已,也措手不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