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小鱼不好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4 青鱼有灵

农家小鱼不好惹 月宝玉 2437 2021.04.09 01:15

  014 青鱼有灵

  “青鱼有灵,咽中含宝。这是青鱼石吗?”

  “你识得?”雲琉鳯倒是没想到,一个山里小丫头,懂得倒是多。

  看她的年纪还这般的小,也就8、9岁吧?!

  袁小鱼摇摇头“我是猜的,也是头一次见。不过我在一本书里看到过,鱼惊石、鱼精石、鱼枕石,为青鱼枕骨下方咽喉部一用来辅助压碎螺蛳等硬质食物的角质增生。

  其色黄嫩,其形如心,干透后坚硬如石,晶莹剔透,如翠似玉,被奉为珍稀物品,这个贵重要还给你,我只要荷包就好了,我喜欢这个荷包”

  袁小鱼说着就要解下青鱼石吊坠。

  “你收着吧,送你了”雲琉鳯道。

  “呦,丫头年纪这么小还识字啊?”温海泉这会是更加好奇了,这农家孩子识字的可不多,何况还是个小女娃。

  “我们狗熊岭有个老秀才,我跟着他学过字呢,我家里有哥哥也在读书”袁小鱼傲娇地补了一句。

  温海泉瞬间点头,然后大赞道“真是不容易,山里人家出了秀才,可是难得”

  袁永安有些摸不准自己小侄女,只是微笑着,心里猜测恐怕又是神仙给的本事。

  就算二房两个小子在读书,可是鲜少回山里,也没那时间教授家里孩子识字的。

  袁永安兴奋的带着袁小鱼离开了酒楼,想不到这次出来一切这般顺利熊掌和熊皮居然卖了140银子,这可是一笔大钱了。

  这一下子,爹在镇上住多久看病,他都不担心了。

  两人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袁永安带着袁小鱼往另一条街走,等到了一家规模还算不错的布庄,袁小鱼就明白了。

  袁永安想了想,还是去找了老二袁永平,虽然马家钻营谋利、小气吝啬,但是身为人子,老父亲重病,兄弟子侄皆在医馆,他们既然已经到了镇上,就还是要知会一声。

  袁永安刚要上前,却见到袁永平从店内出来,从门口的一堆货物里扛起一个大大包,然后往店里送。

  而马家老爷子背着手,一边抽着烟袋锅子,一边吆五喝六地指挥着袁永平干这,干那,让袁永安的脚步瞬间停了下来。

  看着自己弟弟在店铺里的样子,袁永安心里十分不舒服。二弟当年出来见世面就被马家赏识做了店里活计,最后还成了马家的女婿,可是后来家里也看得出来,马家无非就是当自己弟弟是个免费的劳力罢了,是打心眼里瞧不起他们大山里的穷人。

  可是又能怎么办,当初也是因为弟弟年轻阅历少,被掌柜赏识,被人家铺子小姐喜欢,就这么进了圈,想要出来也是难。

  “大伯?”袁小鱼见到自己二伯的样子,也是有些心疼,她不是真只有8岁的孩子,这样事她前世也见到不少。

  门不当户不对也就不说了,总有那看不起人的,仗着自己有些身份、财力,就欺负人的。

  “鱼儿,咱们先回去,回头再来”袁永安看着袁小鱼,温和地解释道。

  袁小鱼知道袁永安是想要见袁永平的,就道“大伯,咱们去铺子后门,给二伯留个话,让他直接去医馆就好了,这样也不耽误事”

  “好”袁永安突然提起来精神,拉着袁小鱼去了铺子后门。

  到了后门,袁小鱼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听见一个妇人的声音。

  “谁啊?”

  “你好,我找我二伯袁永平”袁小鱼道。

  后门没一会被打开,马晓华看到袁小鱼瞬间皱眉。

  “小三啊,你咋来了?你跟谁来的?有事吗?”马晓华有些不耐烦的看着袁小鱼。

  “二伯娘,我不是小三,小三像是小妾不好听,你叫我小鱼啊”袁小鱼每次见到这个二伯娘就会生一肚子气,这女人知道她讨厌三这个名字,但是回回都非得这么叫她。

  袁小鱼在袁家女孩里排行第三,袁家没分家,男孩和女孩分开排了大小,她是家里女孩子最小的,有时候会被家里人叫三丫头,但是总比小三好听。

  “行了行了,小姑娘家家的你懂什么,没羞没臊的,什么妾不妾的,这都谁教你的?!”

  马晓华开着半扇院门及其的不礼貌的鄙夷的道,那一脸的嫌弃和傲娇,看着就让十分的厌恶。

  当她看到一边黑脸的袁永安,才强硬的挤出一点笑脸,想着自己教训小丫头的话,有些尴尬,哪有当伯娘这么和晚辈说话的。

  不过即使这样,也是没将她家的大门完全打开,更没有请两人进去的意思,这大冬天的就让两人这么站在门口冻着,真还是亲伯娘,可见这个马氏是有多没德行与教养,更加没有人情味。

  “呀,是他大伯啊?这大雪天的,你们这是有事?”马晓华皮笑肉不笑的道,那一脸的嫌弃,好似两人是上门打秋风的。

  “二弟妹,老二在不在?”袁永安故意的问道。

  “哦,他啊,那什么,他没在,去上货了?大哥您有事,等他回来我告诉他”马晓华转了下眼睛,撒谎撂皮的道。

  袁小鱼气坏了,然后就大声道“爷爷重病在医馆,我二哥被狗熊追到陷阱里受了重伤,我爹也冻坏了腿,我们现在都在仁德堂医馆给爷爷哥哥和我爹治病呢”

  “啊?爹病了?什么时候的事?咋就病了呢?没事吧?哦在医馆啊,那肯定没事的”马晓华收了收脸上的表情,难得认真的道。

  “二弟妹告诉老二一声,等他回来让他去医馆,爹病的重,要在医馆待上几天才能挪动”袁永平懒得和一个妇人攀扯,说完拉着气呼呼的袁小鱼走了。

  马晓华憋憋嘴,然后将后门关了,刚进院,正巧袁永平一身灰土过来去灶间打水洗脸,看着马晓华刚关远门,就道“来人了?谁啊?”

  “啊,没谁,问路的,哎前边的货都卸好了吗?”

  “卸完了,对了,有日子没回家了,过几日等雪小点,我进山一趟”袁永平说着进了灶间。

  “怎么又进山,这大冬天的走一趟多不容易,冬日里大雪封山,又多野兽的,等小年的时候再回去看看不就行了,明日你去府城一趟,我爹说和那边的一个货行订了一些物件......”

  马晓华一听袁永平要进山,就有些紧张又十分不乐意。

  等人回去了,自然知道老爷子病了还再镇上医馆,让他知道自己瞒着他这事,肯定又得吵一架。

  可是让他知道,毕竟要去医馆看望,花银子不说,没准那几个病号和一起出来的人都点住进自己家,这得花费多少钱?想想她就不乐意。

  一想到山里边的穷亲戚,她就有些后悔当初嫁给了这个山里汉子,不过想着这二十来年他为家里铺子兢兢业业,如今铺子生意越做越好,铺面都扩大了两次,就觉得这男人虽然家里不顶事,但是做生意也算是有头脑,就也只能认了。

  “二伯娘真是势利眼”袁小鱼不高兴的吐槽道。

  袁永安叹气“你二伯啊,当初走错一步,就牵扯了一生,所以日后鱼儿长大了,一定要好好的选夫君,婚姻大事是一辈子的事,你二伯如今心里苦也只能自己受着......”

  袁永安不高兴,袁小鱼也不开心,但是两人还是带着笑脸回了医馆,不想让自己的亲人跟着他们伤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