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小鱼不好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 下山

农家小鱼不好惹 月宝玉 2390 2021.04.06 01:15

  008 下山

  袁小鱼坐在父亲背的大背篓里,再一次经历了一次冬日下山路程的艰难,上次出山还是两岁的时候,那时候是夏天。

  狗熊岭虽然不处在深山,却因为一个山坡加上另一座山的险峻悬崖峭壁的阻挡,所以出山的路就要绕一大圈十分地耽误功夫,下山要一个多时辰,到了山下再往镇上也要半个多时辰。

  往常如果没有急事,便也只能慢慢地绕着山路走,但是如今有两个病人急需救治,所以袁永安选择走了一条近路,山路就更加崎岖、险阻。

  索性冬季大雪接连不断,顺着悬崖的一段被人工造出来,用木头钉进崖壁的山梯直接到崖底,

  此时崖下的河流冻的大部分河段都是十分的结实,走冰上穿越山涧,然后再爬上另一座山崖,这样再下山路程能够缩短一半,这是山里人冬日里惯走的一条路,当然也不是什么人都有这胆量的。

  而在夏季,这都是想都不用想的,山涧河流十分的湍急,并且水也很深,掉下去几乎是必死无疑,因为不远处的下游是一个大瀑布,流向一条更大的运河。

  就算是冬天,也有可能会赶上薄弱的冰层出现危险,好在山里人已经摸透了这条河的脾气,知道冬日里在哪一段能走,是最安全的。

  而本来带着人下山,走这么陡峭艰难的路径是十分困难的,但是当袁永安见到救援担架上的绳索,就有了主意。

  古人的智慧不容小觑,如今有了担架,自然就可以像袁小鱼救袁荣一般,出了屯子就将简易担架换成了救援担架绑好了固定带,将担架用绳索找树木做支点,然后慢慢送到崖底。

  而就为了这个,帮忙的人都没有带外人,就只带了村长的大儿子袁永强,袁永安的大儿子17岁袁山,三房12岁袁兴与袁青两兄弟。

  别看几个哥哥岁数都不是太大,但是山里孩子本就懂事早,半大小子这个岁数都能帮着家里承担不少重劳力,不然袁广和袁荣也不敢出门打猎。

  本来袁永成要被留在家里,但是他怎么能够看着自己大哥,独自为自己老爹和儿子冒险。

  袁永成和大哥经常打猎,所以对于附近地形十分熟悉,甚至夏季里他自己打猎时间更久,所以比袁永安还要有经验。

  因为他腿有些冻伤,所以没有让他抬担架,而是背了背篓,装了袁小鱼这个拖油瓶子。

  但是等出了村,袁小鱼可就不是拖油瓶子了。

  袁永成坚持出来,袁小鱼没办法给他找了一双高筒雪地靴,为了遮掩这鞋的与众不同,外边套了一圈兽皮护腿。

  给袁永成几个也一样穿了御寒的装备,这样走在雪地里就不会冷脚,不仅仅如此,将三保暖内衣和贴身羽绒服都一人一身穿上皮袄子里头,贴了暖宝宝。

  就连袁永强都在临走前,被袁永安拉去自己的屋子给他武装了一番,这些御寒的衣服,袁小鱼就送给他了,算是报答他雪中送炭,帮着救助她的亲人。

  出村后,平日里的狗皮帽子就换成了冬獭兔毛**-帽,就是保暖的那种护耳户外滑雪帽子。

  还有御寒的围脖和手套,防雪护目镜,这些装备一穿上,这一队人的行进速度可就快了不少。

  袁永强是十分震惊袁小鱼拿出来的这些新奇的东西,但是就如他帮着抬着的东西一样,想来袁家这个最小姑娘,恐怕是有什么奇遇。

  不然就她们兄妹出的这一档子事,换个人,小命都交代在山里了。

  但是他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不问,让干嘛干嘛,给啥就接着啥,到时也不和袁家客气。

  当然,这也是袁永成兄弟敢带着他出来,并且不避讳他的原因,袁永强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审视适度,极会察言观色,为人处世比他爹还好。

  并且人十分重承诺,向来也从不计较什么得失,嘴巴严实,又爱帮助人,所以人缘在柒峰屯比他爹名声都好。

  再加上他爹袁厚土和袁老爷子是堂兄弟,也算是一家人了,袁老爷子是长房长子,袁厚土排行老三,所以袁永安唤他爹三叔!

  两家算是比较亲的亲戚了,自然是信得过的。

  对于外人,袁永安不好多说什么,但是对于袁永强,一路上袁永安也简单说了袁小鱼被神仙点化以及救助的事,当然神奇‘仙府’之地,就没有说。

  即使这样,这些新奇的东西也有了出处,那就是神仙所赐,袁永强自然信得过袁家人,自然不好奇也不多问。

  “爹,你腿行不行?”袁小鱼十分担心袁永成的腿。

  袁永成贴上贴了暖宝宝,加上穿了雪地靴,这会觉得腿热得很,力气都涨了几分,就道“没事,你捂好了嘴,别说话,别呛了风”

  “嗯,爹你别着急,咱们走得近路,等到了那一边,我让黑子出来拉着咱们走”袁小鱼终究是舍不得自己大伯、爹和三个哥哥受罪,准备到了对面,就让黑子出来拉雪爬犁。

  袁永安回头看看担架上的老爹,老爷子没有昏睡,意识还是清醒的。

  “爹,怎么样,冷不冷?”

  袁老爷子说话见凉风就咳嗽,微微晃了晃头。

  “幸亏有这些好东西啊,这可比平日里快了又不少”袁山有些小兴奋,走了这么久,一点没冷,反而觉得浑身发热要冒汗,对于身上里边穿的衣服,十分喜欢。

  袁青帮着护着一个担架,回头看了看自己的爹和妹妹,心里也是又忐忑,又兴奋。

  这些新奇的东西实在是太好了,但是他又担心日后这些东西,给妹妹招来祸事。

  袁永安和自己大儿子抬一个担架;袁永强和袁兴抬一个担架;袁兴和袁永成一人护着一个,人手多,所以下崖速度都快了不少。

  几人刚刚上了对面的崖顶,袁永安突然走在了前边,前边有些爬坡,几人走着就十分费劲。

  “爹,给你这个”袁小鱼将一个登山杖给了袁永成,袁永成今日已经被自己闺女一次次地给震惊的无以加复,此时也稍稍习惯了些。

  “闺女,有绳子吗?我拴在身上,拉着你大伯他们,省点力气”袁永安扭头和袁小鱼道。

  袁小鱼没出声,道:“爹,你放我下来,我去那边小个便,黑子估计快追上来”

  袁永成知道自己闺女要做什么,在家里的时候,他将黑子大变活狗,将他和大哥吓得脚软。

  不过有这等神兵,他们也对此行更加有信心。

  袁永安奔着一处石头多地地方过去,将袁小鱼放了下来,袁小鱼趁着他挡住了视线,将黑子从空间里放出来。

  “黑子,等一会追我们,今日还点辛苦你”袁小鱼很心疼,黑子身上还有伤呢,但是如今是在救命,是在是它威力最大,就没有仰仗它。

  黑子出来浮在一块大石头边上没有动,等袁永成重新背了袁小鱼去追袁永安,几人又费力上了一个缓坡,黑子就从另一侧坡上飞奔上来。

  “黑子~”袁小鱼高声喊了一句。

  袁永强看着在厚厚雪地里蹦跶跑的黑子,不禁赞叹“嘿!好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