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前朝纷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回 烙印

前朝纷争 回半生 2518 2020.09.16 17:54

  次日,重川城郊外。

  一辆马车往城内的方向驶去,除了马夫外,车内还坐了四个人。

  “在我看来现在只有一种情况,但这种情况比较荒诞,且牵连不小。”

  “你觉得沧寒宗想要的是什么?”

  “不好说,先带他去读个心,应该有我们想知道的内容。”

  “唔~~~”

  四个人中有一人被一团布塞住了嘴,手上带着封脉铐,情绪激动,面色通红,若不是碍于身旁的人恐怕要跳起来。

  “怎么?真想死?”

  “唔!”

  那人闻言不屑地怒哼一声,但还是变得老实不少,眼神飘忽不定。

  说话的是越子游,被堵住嘴的自然是要暗杀唐玉霜的武者,虽然神临没有取他性命,但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怖,所以他现在面对越子游会心生胆怯。

  坐他身边的是唐玉霜,作为这件事的主人翁肯定得把来龙去脉一探究竟,剩下的一个人是程钦。

  叫上程钦一方面是为了防止其他暗杀者出现,另一方面是方便联系他们需要的人。

  轰!

  远方三间有巨响传出,响声一直传到马车的位置,车上的人都有些意外,能产生这么大的声音山里肯定有什么不能惹的存在,好在马没有受惊。

  车里的人都看向越子游,后者却是无所谓,他当然不会没事找事。

  “先把眼前的事弄清楚吧……”

  -

  -

  直到下午,越子游一行人才到了重川城内,找好住宿的地方后,程钦便去找人了,越子游也出去了一趟,留下唐玉霜看着那名武者。

  过了一个时辰,两人都回到住处,跟着程钦一起回来的还有一名女子。

  “我们回来的路上发现西边有异动,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先不管,全乐欣先用能力把正事干了。”

  女子正是之前接触过的煌鹤楼武者,拥有类似读心术的能力,不过需要接触到目标。

  全乐欣点点头,便将手点在武者的额头,那名武者刚准备挣扎,心绪却在一瞬间变得平静,面无表情。

  “这种可以触杀的能力,你和她在一起不会心虚吗?”

  虽然越子游感受过全乐欣的能力,但是当时情况紧急就没有太过在意,现在看来后者的能力作用速度极快,在接触的一瞬间就能控制对方的心绪,如果她带着杀心那完全就是碰到就死。

  “也不至于,人都是存在自我保护意识的,在生死攸关之时会自动脱离控制,除非修为差距很大,否则要杀掉对方还是很难的。”程钦解释道,而且他很信任全乐欣。

  等待读心的过程中,西边又发出一声巨响,似乎声源离他们不远,同时引起了些许躁动。

  越子游依旧不予理睬,这里毕竟是城内,肯定不缺少维护秩序的武者,何况这里还有不止一位的称号武者。

  “你们想要的内容并不多,他只是从宗内得知了自己的任务,但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半刻后全乐欣开了口。

  “任务有两件事,第一件是要取唐小姐的性命,第二件是要取唐小姐身上的封寒盾。”

  “封寒盾?他们怎么知道哥哥的器具在我身上,姑姑不可能会说出去!”唐玉霜惊疑不定,吴唐龙死后封寒盾就没有再出现在人眼前了,除了面对孙家时……

  “看来我猜的不错,孙家有人与沧寒宗有暗中来往,且身份不低。”

  事实来看,应该只有孙家的人见过封寒盾,而当时在座的都是孙家有头有脸的人物,消息也只有他们能传出去。

  “可是要封寒盾也不至于下杀手吧?你的身份又不会影响到沧寒宗。”

  沧寒殿怎么样其实跟沧寒宗一点关系都没有,且沧寒宗的掌门人的身份地位是要高出沧寒殿殿主的,就好比十方棍派掌门人孙无权的身份地位是远超过孙家家主孙耀的。

  “因为凤姨留下的烙印。”唐玉霜面色不快,“烙印的存在让我可以轻而易举地取孙念尘的命,而孙家的某个长老定然是不希望孙念尘会被我限制,可碍于孙家已经答应庇护我,所以只能借他人之手除掉我。”

  当初凤女留下烙印显然是为了她好,可现在却引来杀身之祸,可谓世事难料。

  “如果是这样,那恐怕我们也不能再去孙家讨说法了,首先这些都是我们的推测,其次是如果我们去揭发这件事,也许对方会一不做二不休地除掉你,这么做肯定是不理智的。”

  孙家的人本质上是不希望唐玉霜影响孙念尘,只要她不对后者做什么出格的事,孙家的人也不会太过分,这次的暗杀行动看上去仅仅是一个尝试,毕竟几乎过了一年才动手,想必是犹豫了很长的时间。

  客观来说,孙家对唐玉霜不存在什么怨念,孙家的人自然也不会想赶尽杀绝,只是这样一来,他们对孙家的人可心生恶意,他们还记得一年前站在孙家主堂时承受的目光,冷漠又锐利。

  “事情缘由现在了解得差不多了,那这个男的怎么处理呢?”武者的心绪还在受全乐欣能力的影响,平静地听着他们交流。

  “收成鬼是不太可能了,能进沧寒宗的武者肯定不简单,杀了……也不是不可以,就是麻烦了点,你怎么想呢?毕竟他要取的是你的命。”

  全乐欣的话提醒了越子游,想了想确实不好处理这个武者,毕竟人背后是十方之一的顶尖势力,他们现在可惹不起。

  “你也听到我们刚刚的谈话了,如果我们说的内容没错,那请你回去告知一声,孙家只要能做到答应我的事,我定然不会去限制孙念尘,莫要再来找我的麻烦。”

  “而封寒盾,本就是我哥哥的器具,现在在我手里是理所当然,你们沧寒宗既然从不关心沧寒殿如何,也没资格在这个时候来讨要不属于你们的东西,即使它出自那里。”

  “最后,请你们记住,往后你们若再见了我也会恭恭敬敬地叫声唐小姐!”

  唐玉霜的话在全乐欣的能力效果下让武者铭记于心,使得他对这些话变得深信不疑,甚至对前者产生了敬佩之情。

  即使是全乐欣与程钦也对唐玉霜另眼相看,要知道她才十几岁,在这个年纪能有如此气度可不简单,将来不难成为一个人物。

  武者的封脉铐被解开后,态度与昨天已是截然不同,他开始觉得这次任务看上去似乎十分愚蠢,这位“落魄”的长公主也许并不如想象中那么脆弱。

  待武者离开,唐玉霜一直紧握的拳头才放松下来,她如何不想直截了当地杀了对方,但那样起不到什么实际作用,反而会带来更大的麻烦。

  “只是一个小插曲罢了,别太在意,毕竟是顶尖势力,做事不会太绝对。”

  “你们先去整理一下沧寒宗的信息,务必……”

  哇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嚣张地笑声打断了越子游的话,随之而来的是打斗的声音,且声音正快速朝他们的方向逼来,没等四人做出反应,一个庞大的身影撞倒了他们的住处。

  轰!

  程钦同一时间发动能力,勉强带着所有人逃出屋子,当他们回头看去,房屋已经完全坍塌,而且不仅仅是他们的住处,被破坏的房屋如一条道路一直蔓延到远方。

  “这是个什么鬼?”

  当越子游看到罪魁祸首时,心里一阵发毛,那是一个看上去有三四米高的“大汉”,身躯宽大表面如岩石,双臂极为粗大泛出铜光,双腿更是长得离谱。

  怎么感觉看上去有点眼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