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回到大唐搞事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再访衙门

回到大唐搞事情 氓徒 2050 2017.10.13 01:39

  “相公,我不活了,呜呜…”习惯了清净早晨的人们,被这哭喊声吸引,好奇围观的人不少,里到外没有也有数来圈。

  一对男女,女的瘦骨如柴,衣冠不整,隐隐可见胸口,众人定眼一看,原来是个飞机场:“切!”

  “夫人,要不独留我一人,这事定要白府还你良身…”女的想死,而男的力挽狂澜抱住她,拼命夺下她手中的剪刀。

  “娘子一直惦记着白府卖的内衣内裤,排了数天的队,昨天刚买到手,我娘子穿上一晚,谁知道睡起来却才了这样…”见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男子始终说出心中的困,想大家帮自己讨回公道,含泪道:“大伙们,你们定为我们讨个公道啊…”

  大伙们听他这一哭述,再看看那瘦骨伶仃的女子,他们心中都在想,难道真如他所说,这内衣内裤有问题?

  许久之后,没人能回答他,因为他们没买到,更不知其中的来龙去脉,加上白府靠山不小,何况买的人不少,偏偏就她有问题,这趟浑水不好理论啊。

  没人理会他们哭闹也好,生死离别也摆,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看戏就行。

  “这位兄台,把你夫人内衣脱下来,我们好对质。”负责店铺的伙计上前说道:“要真是我们的过错,白府定会赔你夫人一个娘身。”‘

  按照售出的内衣内裤,每条都有明码标价,哪件卖给谁,在谁手中都一一记录到。

  如今这夫妇两人一哭二闹的,就是不给看内衣,谁知道是不是来化诈搞事的?

  就算是飞机场,穿上那玩意后,好歹也是旺仔小馒头,她胸前平就算了,还有点凹,甚比飞机场还惨不忍睹,这是穿着了?店管家不敢相信目睹的一切。

  “衙门办事,闲人杂得通通让开。”店管家束手无策后,衙门的人正敢到。

  见到衙门管事的来,围观的只好让出道,那男子先是懵了下,随后抱着他的夫人跑到衙门官兵面前,哭述道:“大人,你可要为小的做主啊!”

  “大人!”白府商铺店管家也是上去打了声招呼。

  衙门带头点了点,看了他们一眼,随后转过头,手势一挥:“来人,全部带走!”

  “大人…大人…小的冤枉啊!大人…”夫妇两人以及店管家一同被带走,那男子满嘴的喊冤。

  “冤不冤枉,到了衙门再跟县太爷好好说。”当衙门官兵,只是候命带人,至于他们之间的事,押回衙门再好好审问。

  没闹事的,小街恢复以往的规律,该走的走,该留的留,面前发生的一切,并没有影响到他们:“小二,我预定的内衣内裤,轮到我了没?”

  白府店铺,依旧有人排着队伍,至于刚刚那两人哭闹之事,像曾未发生过。

  “坏人,我们这是要去哪儿?”白芷坐在马车里,靠在文斌身上,好奇的道。

  “去衙门府一趟。”文斌笑道。虽然不想带她去的,丢她一人在家,怕是让她又乱想。

  白芷嗯了一声,道:“什么事情啊?”

  “看戏。”文斌答道。

  “看戏?”白芷有些迷糊了,衙门府自己不是没去过,那种地方怎会有演戏的,何况这大白天,演戏的班子还没睡醒呢。

  “看戏只是个比喻,过去你就知道了。”文斌一时半刻难以解释,过程能发生什么,还确定不下来,可能很黄很暴力,或许见点血也说不准。

  白府离衙门有点距离,马车缓缓前行,二小姐正靠在文斌怀上微微打盹,没会便睡着。

  等到了衙门,怀中睡熟的丫头,看得文斌心里痒痒的,在她小鼻子上摸了一下,不忍心道:“醒醒了,小丫头。”

  二小姐睁眼见到他,脸孔微微一红,抱住他腰,不舍道:“今日出门的早,昨夜又未睡好,靠着一会儿竟然睡着了,到了吗?”

  汗,昨晚瞎折腾那么晚,还真苦了小丫头,文斌将她搂在自己怀抱里,深情道:“你接着睡吧,我守着你,保证没人敢打扰。”

  白芷羞涩的应了一声,继续扑倒在他怀里:“坏人,谢谢你,白芷愿意为你做牛做马,报答你一辈子!”

  唉,这丫头太痴情了,连我都被感动了,还做牛做马呢,也不枉自己多日疼她。

  文斌轻拍着她肩膀道:“可不要这么说话,以后我们互相关心,互相爱护,努力奋斗,共同进步,生儿育女,繁荣大华。”

  虽然不是第一次听他胡言乱语,白芷心里还是急跳几下,脸儿免不了通红,羞涩道:“坏蛋,你坏死了。”

  怕他又说出什么更羞人的话,白芷赶紧道:“莫多话,小心隔墙有耳。”

  啊,隔墙有耳?文斌心里觉得好笑,光明正大谈一场恋爱,如今怎搞得偷鸡摸狗一样。

  文斌嘿嘿一笑:“别怕,听着就听着,大不了我们明天拜高堂。”

  二小姐在他身上打了一下,含晕嗔道:“就知道你会欺负我。”

  汗,你都是我的准老婆了,不欺负你,难不成出去欺负别人?嗯,这话可以这样理解。

  文斌知道这丫头口是心非,心里却喜欢得紧:“好啦,再眯会吧。”

  不想她劳累,困着跟自己受苦,文斌也不再与她开玩笑,单单抱着她,好让她入睡。

  “太…”马车到衙门府门口一阵,负责接应的官兵,眼见许久未见人出来,想上前探个究竟。

  “打住…”文斌抱着二小姐下马车:“去空个房间出来。”

  看着衙门府门口,没想自己又来到这地方,而这次不再是犯人,换做一位太子的身份。

  虽然换了人,但始终还是衙门,在这里永远都会有冤情发生。

  这肮脏的世界,就算是打压了一个安修染,始终是会有贪官者出现,甚至是早已潜行深处。

  自己又不是什么救世主,管不了太多太多不关自己半分钱的事,但这一切并没有让谁能安详,不主动找别人麻烦,不代表别人不来找你。

  文斌相信这并不是刚刚开始,好比里面被抓到的“老鼠”,他的背后是谁并不重要,重要是他撞上了不该撞上的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