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下一个她是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下一个她是谁?

下一个她是谁 金国华 5573 2019.02.12 05:52

  第八章以小人之心度公主之腹

  谷桦的所谓人生第一次初恋在他决心要用血书来捍卫的时候,突然感觉那么的不值。他自我感觉仿佛是一场游戏,没有任何理由支持这是一场真爱,算得上是约会的也就三次,三天培训班的结束,也就意味着他们真正的约会的结束。如此短的时间他和她之间又究竟了解了多少?他们相恋相爱的基础又是什么呢?他可以说看上了女孩的外貌,女孩究竟看中了他什么呢?他自己知道自己还算是有自知之明的人,自己的工作岗位一般,自己的经济收入很低,自己的家庭条件一般,自己的文化学历也一般。自己几乎是一无是处,燕荟芬凭什么喜欢他?所以谷桦认为燕荟芬肯定是一时的冲动,她现在内心反悔了,她是在玩弄一种金蝉脱壳的计谋,她是想以一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回绝他。谷桦觉得她的这种表现也太拙劣了,也太没有水平了,连他这样的人也能一看就看出来。虽然谷桦感到自己已经回天无术,但是终于能跟这样一个美貌的女孩有过亲密接触,而且还在一起信誓旦旦的谈过真爱,他觉得自己也值了,当务之急是无论如何必须争取,必须想尽办法进行挽救,必须绞尽脑汁进行最后一次的努力。他想写血书也许是他现在唯一能选择的最后一个拯救方案,其实他知道他已经黔驴技穷无计可施。因为燕荟芬已经明确说过不再跟他见面了,不能约会,不能打电话,不能见面。这三道禁令几乎把他们两个人完全绝缘开了。他觉得写血书是他挽救工程的最后一根稻草,而这根稻草将要挽救的是谷桦的初恋,是谷桦对所谓爱情仅存的一丝留恋,是谷桦相信自己还是一个可以被女孩子来爱戴的男性的唯一的希望。

  谷桦酝酿构思了好几个通宵,从妈妈的针线箩里找到了一块白布,用妈妈的缝衣针在左手食指上戳了一下,然后用蘸水笔蘸着血写下了几个字:

  “失去芬,毋宁死!为了真爱,何惧失败!”

  因为蘸水笔的笔尖被谷桦剪断了一截,字写得歪歪扭扭,看上去比较难看。他是想找毛笔的,一是毛笔没找到,二是想用毛笔写的话该要用多少血?干是就这么凑合着写成了一封血书。

  写完血书的第二天,谷桦找到了黎蘋。他想不让他打电话他可以叫黎蘋帮他打电话呀。当他找到黎蘋说明来意之后,黎蘋感觉有些为难。他几乎是眼眶里盈满了泪恳求她,黎蘋被感动了。于是她便当着谷桦接通了燕荟芬的电话,她也算很聪明没有说谷桦找她,只是说叫她过来一次。可是燕荟芬比她更聪明,直接就把话点破了,并且明确的说她不会过来。黎蘋小声的说谷桦写了血书,无论如何来一次吧。可是燕荟芬很果断的说,她不想要看什么书,她的话已经跟谷桦说得很清楚。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谷桦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觉得自己已经在人家女孩面前脸面扫地了。呆呆的站在那里老半天,最后还是乞求似的请黎蘋帮最后一个忙,无论如何想办法亲手把这封血书交到燕荟芬手中。黎蘋答应了。谷桦千谢万谢,像一头丧家之犬似的离开了。

  谷桦经历了与燕荟芬的以失败而告终的初恋,感觉自己与感情无缘,与异性无缘,与恋爱无缘。他觉得自己是男人,不应该陷进感情的漩涡,更不应该婆婆妈妈哭哭啼啼,男人就应该干一番事业。他决定把这一页翻过去。

  这时候公司上下的年轻人好多人都在读电视中学,想通过学习拿一张像样的中学文凭。有一些比谷桦高一届的同事有的去考高中,有的个别人还去考了大学。粉碎了四人帮,过去那种读书无用的论调已经越来越没有市场。谷桦过去一直不太喜欢读书,就是不太喜欢坐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课的那种读书。他喜欢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钻研然后由有关部门来检验他的学习成果。其实也就是自学,所以他始终没有去报电视中学班的课,他在等机会。暗地里他找了一些学习资料偷偷的在看。他表面上在单位里好像心不在焉,对别人刻苦钻研认真读书,仿佛不屑一顾。自己下班回到家里,差不多每天晚上都要看书看到深夜。他好像是在跟谁赌博一样,想赌一个大的输赢。为了他心里的那个目标,他十分关注社会上各种业余学校的考试信息。终于有了一条非常重要的消息,区里的业余中等学校将以期末考试的形式,直接开考高中毕业考。而且它的高中毕业考破例分成文科和理科。高中文科考语文政治地理历史。谷桦一听到这消息正中下怀。他的数理化成绩一直不怎么滴,他不想坐在课堂上读书主要原因也就是害怕数理化。中学时在课堂上听数理化课常常听得打瞌睡,做数学作业不是抄旁边女同学的就是让女同学帮他代做。假如高中毕业考要文理兼顾的话,他肯定没戏。谷桦在这方面不得不佩服起自己来,感觉自己太神了,就像是赌场上想要来什么牌就来了什么牌一样。不过更神的还在后面呢。

  谷桦办理好了一切报考的程序。终于等到开考的时候了,说实话,他其实完全没有把握,初中阶段的上课内容都没有好好的完成,现在突然要考高中阶段的毕业考,谈何容易。也就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谷桦生吞活剥的一般把4门文科的复习资料现炒现卖的吞下再说。考试的时候他做题目就像猜谜语一样,反正记住一条,尽一切努力,不要让答题部位空着。尽管这样考完以后他自己完全没有把握。他这才觉得自己投机取巧式的读书可能会惨败。他甚至已经打算好必须去报考正经的班扎扎实实的学一些东西。谁知道他的运气就会那么好,语文政治历史地理4门文科的高中毕业考居然一举通过。既没有完整读过初中,更没有读过高中的谷桦,一夜之间成了高中毕业生。他自己觉得自己太神了。当然如果说出考试的最终得分,谷桦还是十分汗颜的。除了语文考了69分以外,其余三门课均是60分。也就是说险些通不过。因此他一般不肯主动说出自己的考试成绩,在别人穷追不舍的情况下才不得不说出来。可是每当他说出分数以后,别人不仅没有小瞧他,反而更认为她有水平,有本事。同事们都说,我们现在读书最关键是要拿到文凭,从文凭这个角度看,60分与100分是没有什么差别的。四门课程居然三门考了60分,太牛逼了。就这样谷桦在当时大多数人还在努力啃着中学的课本时,他已经成了高中毕业生了。

  谷桦所在的公司是个藏龙卧虎之地。谷桦的部门人员构成就很不一般。有大机关里下放的干部,有学校的老师,有老三届的高中初中毕业生,也有一些老大学生。各种各样的人才比比皆是。谷桦喜欢文学,公司里就有文艺宣传小分队和文学诗社。文学社特别牛,不仅定期出版渔港诗叶,每年还举行渔港潮赛诗会。谷桦特别崇拜这些身边的诗人,他收集了出版的所有的渔港诗叶,还到处拜师学习写诗。

  除了学写诗,谷桦对其他文学样式也都十分感兴趣。他将自己仅有的不多的零花钱拿来去买文学名著,记得有一次还在新华书店通宵排队买巴尔扎克、托尔斯泰、雨果的小说。他还买来诸如文学描写辞典之类的书,学习写作各种体裁的文体。他喜欢以身边的同事为原型,为他们写文学素描,然后念给他们听,请他们提意见。

  谷桦很善于学以致用,把自己的写作能力运用到部门的宣传工作上。部门里生产大忙季节。他在工作间隙,了解生产任务完成情况,了解各个工段各个班组在生产过程中的优秀表现,然后写大特写。部门里有一块长约五六米的大黑板报。平时每期黑板报都是由各类大小豆腐干文章拼接起来的。谷桦的大特写一写就,黑板报编辑拿到后,总是不惜版面,整篇刊登。谷桦的大特写一发表,黑板报前总是挤满了人,人们总是夸谷桦大特写的很到位,特别能鼓舞人心。

   1979年的时候,中国农村已经开始逐步推行包产到户的生产责任制。谷桦特别关注这方面的信息,他担任劳动防护用品小组的副组长,于是也移花接木把这种责任制生搬硬套到他所在的劳动防护用品小组,他把补手套补衣服洗衣服等工作项目都折算成工分,然后把每个人每天的工作量以工分形式记录在案。到月末再将工分转化成奖金。但是由于缺乏这些工作过程中的程序管理,又很难掌控各类工作的标准规范,由此产生了很多矛盾。工分计算的不稳定,导致了工分分值的不稳定,以至于后来工分分值越来越稀释。谷桦尝试的工分形式的生产责任制最后不得不以失败而告终。

  读书学习工作,谷桦把自己完全变成了一个上足了发条的机械手。让自己忙的无暇去顾及或思考工作学习以外的任何事情,特别是与个人感情有关的事情。

  如谷桦所预料的那样,他委托黎蘋转递给燕荟芬的血书虽然已经交到了她的手中,但是完全没有打动她。就像石沉大海一样谷桦始终没有得到燕荟芬对血书有什么反应的信息。这个结果是谷桦所预料之中的。他虽然以工作和学习来转移自己在这方面的注意力,但是不能不说他在这方面所受到的伤害实在太大太大了。他已经想好了,绝不会再在恋爱的问题上多花半点气力。任凭父母摆布,只要是个异性,只要能传宗接代,谁都可以,谁都行。谷桦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后来他和闻惠的结合正是履行了他的这一诺言。

  谷桦和闻惠是1981年领的证,正好是与燕荟芬分手两年,还不到燕荟芬所限定的三年期限。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谷桦突然想到要把自己已经领证的事情告诉给燕荟芬,他便打了一个电话给她,找个理由是说要数学复习资料。这回燕荟芬没有拒绝,而是爽快的答应了。她还明确的提出就在他们最初约会的公园见面。放下电话之后,谷桦突然有一种自己犯下弥天大罪的那种慌乱,他不敢想象跟燕荟芬见面后该怎么说话,他觉得本来自己只是想通过见面告诉一下他自己的情况,现在看起来好像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好像有那么一点复杂。一切都已经成为既成事实了,谷桦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他必须自己把事情跟燕荟芬说清楚。

  谷桦与燕荟芬一起走进公园大门后,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都不说话,谷桦憋了好久才问了一句,“你现在好吗?”

  “还可以吧。”燕荟芬不咸不淡的答道。

  “没有谈男朋友?”

  “没有啊,我不是跟你说过三年以后我们两个再谈恋爱吗?”

  “你的意思你一直在等我?”

  “我说话从来说一不二,我为我说过的每句话负责。”

  “那么你说要三年以后才见我,现在才两年,你怎么愿意见我了呢?”

  “是你说你需要数学复习资料要考试,为了你前途我当然必须破例来见你一下喽。”

  一番话说的谷桦哑口无言。

  这时候燕荟芬已经从包里取出了数学复习资料,然后交给谷桦。

  谷桦突然乱了方寸,与燕荟芬分开的两年中他不知道有多少次在想着有关女人薄情寡义的事情。他觉得虽然不能完全责怪燕荟芬,但不管怎么说,总觉得自己的感情被燕荟芬耍了,他还一直万分委屈的想着一个问题,在感情上受伤的为什么总是男人?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他觉得自己走错了致命的一步,他所迈出的这一步毁掉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初恋,更是一段本来也许很美妙的爱情传奇。自己站在很狭隘的角度去观察燕荟芬,以小人之见度君子之腹。犯下了一段无法挽回的错。他突然觉得当务之急是必须把实情告诉燕荟芬,然后再跟她一起商量对策。毕竟自己只是领证还没有举办婚礼。他自认为一切还有办法挽回,只要燕荟芬愿意跟他合力面对。他赴约之前就曾经想过会不会有这种可能性,所以他也做了一些准备,并且把结婚证也带来了。他正想着该怎么跟燕荟芬说,关键是话怎么开头?慌乱中他却不知道怎么说了。于是一边从书包里掏出结婚证,一边跟燕荟芬说,“我已经领证了。”话刚说出口,只见燕荟芬脸色突变,她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大声喝斥,“你领证了还来找我干嘛?”谷桦忙说,“别激动让我慢慢跟你说。”“还说什么?还有什么好说的。”说完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走了。谷桦想追上去,但是转而一想,追上去自己又能说什么呢?跟别人领证了,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就已经是别人的丈夫了。再想什么办法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谷桦与燕荟芬的初恋到这时算是真正的翻过这一页了。

   38年后,时过境迁,谷桦与燕荟芬各自都经历了很多事情,彼此都已经再也没有什么仇恨,似乎也再也没有什么回忆。他们偶然的在一次旅游活动中相遇重逢,在5天的旅游过程中,他们开始了相互没有任何感情负担的交流。谷桦这才知道燕荟芬那时候确实一直在始终不愈的爱着他,为了这份爱,她强忍着自己的感情,用一种几乎丧失理性的做法去掐灭刚刚燃烧起来的爱情火焰。燕荟芬告诉他,他是自己真正的初恋,燕荟芬说自己承诺了自己的誓言,但是其实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他,两年的时候,自己已经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了。那一次见面本来是想跟谷桦说好,他们之间可以开始秘密的来往。可是谷桦已经领证的消息使自己如丧考妣一般,彻底绝望了。后来她就随便找了一个人结婚。

  听了燕荟芬的故事,谷桦无话可说无地自容。既然大家都已经这个年纪了,两人便商定做好朋友,可是燕荟芬好几次对谷桦说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因为那时候她爱谷桦爱到了骨子里,现在终于见面了,怕自己会冲动会出轨。这种冲动的事情后来还真发生了,那次旅游结束以后,燕荟芬等几个老同事一起约好到谷桦家玩,大家自己做菜,然后放开来喝酒。喝完酒,谷桦送燕荟芬他们去地铁站,谷桦和燕荟芬忍不住在地铁站里相拥相吻。

  可就在他们两个都断定对方会和自己干出出轨的事情的时候,他们最终还是自己走向了彻底决裂。

  这个走向决裂的祸是谷桦惹下的。几个月以后他们一起去又一次旅游,燕荟芬还带了她的几个女闺蜜。这次旅游坐的是火车,谷桦没有跟燕荟芬在一节车厢,而是跟她的女闺蜜在一节车厢。谷桦跟她们闲聊。也不知怎么回事,女闺蜜们说着说着说起谷桦很花得来。谷桦认为她说的不对,说自己感情其实是很专一的,比如跟燕荟芬之间就几十年都没有变过。闺蜜不相信,谷桦说有一个东西可以证明。闺蜜要看,谷桦说不能给她看,燕荟芬知道后一定会不开心的。闺蜜说保证不告诉她。谷桦让她发誓,她发誓了。谷桦便把自己手机里收藏的燕荟芬写给他的信给闺蜜看了。这是坐火车前往旅途的头一天发生的事。一直到第9天旅游结束,大家都相安无事。谷桦万万没有想到,在回上海的飞机上闺蜜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燕荟芬,而且肯定还添油加醋的说了一些谷桦的坏话。燕荟芬认为谷桦触碰了她的感情底线。这一回她没有任何激烈的反应,只是发了一个微信。谷桦也没有去做任何解释,便悄然的把自己的微信从燕荟芬的名字里退出来。他觉得自己这次所犯的错和上两次所犯的错一样,都是不可饶恕的。

  谷桦38年前其实决定他破罐子破摔的,除了燕荟芬,其实还有N个女性!谷桦所经历的一个一个失败的她!他总想在下一个她那你站起来挺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