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满乾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暗器

月满乾坤 一一池水 2036 2019.04.27 16:37

  凝霜懒得理她,回头让车夫先走了,然后扶着晓茹的手往里面走去。

  “哎哎......你慢点,小心扯到伤口了!”秦墨羽连忙跟上,看她像没事人一样穿过前面的大堂,往后院而去,他急急的道。

  “把门关上。”凝霜瞟眼看着婆婆妈妈的他,不客气的道。

  “好,好,我去关门,我去关门,那你走慢点行不?”秦墨羽说是去关门,却并没有转身,清亮的目光里满是坚持,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他这样的目光看得凝霜很是不自在,她控制着想要躲闪的眼神回望他,然后神情淡漠的别开脸,不想听他一直唠唠叨叨的,便将脚步放缓了些。

  见她果真走得慢了些,秦墨羽嘴角扯起一抹深深的笑意,这才转身去把门关上后又蹬蹬蹬几步追上她。

  “霜儿,你这是怎么回事?”不一会儿功夫,就有人从后面值班大夫的房间里出来了,一面疾步往这边过来,一面紧张的问道。

  “十七叔叔,我没事,就是不小心受了些小伤。”来的人是夏家的近支,因为夏家族人众多,哪怕只是近支才论排行,各辈论下来少的也是要排上二三十号人。

  “怎么这么不小心!”夏十七皱着眉头看了一下她的伤势数落道。

  “是霜儿受伤了吗?”这边夏十七数落凝霜的话音还未落下,那边又有声音响起。

  “韦伯伯,我没事,就是一点小伤,不要紧的。”凝霜一面赧然的冲夏十七淡淡笑了一下,一面安抚着刚刚过来的韦大夫,又转而看向跟在韦大夫身后的小伙计:“阿奇,你快去后面告诉大家不要再起来了,我就是一点小伤,不要紧的。让大家好好休息,明天还要给病人看诊呢。

  “额,好,我这就去。”看着被自己一嗓子闹出的动静,小伙计也知道自己刚刚有些太冲动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转身又往后面跑过去了。

  “走,我们先去后面诊室。”夏十七说又看了凝霜几眼,招呼他们往后面的诊室去。

  到了诊室门口,晓茹扶着凝霜先进去了,韦大夫也跟着进了诊室。

  夏十七在门口顿住脚步,那眼斜睨着秦墨羽。

  秦墨羽一脸无奈的拢手站定;“我就在门口守着!”

  夏十七哼了一声,这才转身进去,然后顺手把门关好。

  秦墨羽朝着被关上的房门瞟了几眼,想了想,招来刚刚开门的小伙计,跟他低声交待了几句,小伙计连忙应着下去了,他这才转回身满是担心的凝神静听着里面的动静。

  凝霜觉得自己的这点伤惊动夏十七和韦大夫两个人实在是有些大题小做了,若不是怕燕儿不敢动手给她取暗器,她都不会半夜还来回春堂,惹得大家担心,但是奈何两人都不放心他,便也就只能由着他们都留下了。

  在两人仔细的给她检查过后,确定除了肩上的暗器刺得比较深之外,确实并无伤到其它地方,两人这才真正放心了些。

  在动手取暗器之前,夏十七先开了张药方子,走到门边,将门打开一条缝,将药方递给门口守着的秦墨羽,让他拿给小伙计抓紧先去煎药,一交待完就又干脆的把门关上了。

  秦墨羽刚把方子交给小伙计,这边夏十七又把门打开了,对他不客气的道:“赶紧去端些热水过来。”

  然后也不等他应声,“砰”的又将门给关得严严实实了。

  韦大夫拿了剪刀过来,先将凝霜肩上的衣服剪开,露出肩上的伤口。

  伤口边上的血早已经凝固,暗器因为没入比较深,从外面基本看不到,伤口周围的肌肤有些红肿,所幸的是暗器上面并没有喂毒,想来假扮秋氏之人应该是并未有猜想到会有人深夜去牢中探望她,而他之所以手上藏着暗器,很有可能只是顺手为之,而并非有明确的目标。

  本来就不是什么棘手的伤,有韦大夫和夏十七两人配合,很快就将暗器取出,又清理好伤口,上过药包扎好了。

  凝霜不愿意用麻沸散,取暗器的前,韦大夫便拿了干净的毛巾给凝霜咬着,暗器是一枚小拇指粗细带着小刺的短钉,韦大夫拿着小刀剜开凝霜伤口周围的肉时,站在一旁的晓茹实在看不下去,嘴唇咬得发白的将头别到一旁,凝霜却始终一声不吭。

  “给我看看。”伤口包扎好后,凝霜脸上几乎都看不到半点血色了,额头上还有密集的汗珠,她看向取出后放在一旁的短钉,微吐着气道。

  晓茹先拿帕子帮她把额上的汗珠擦了,这才将放着短钉的小托盘递到她面前。

  凝霜用两指将满是血迹的短钉拈到近前,凝眉细细的看过后放回托盘:“收起来。”

  “是。”晓茹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她,端着托盘下去了。

  见晓茹开门出来,秦墨羽朝里面望了望,问道:“我可以进去了吗?”

  晓茹看了一眼满脸焦色的他,又朝里面看了看,才道“殿下请进吧。”

  正收拾东西的夏十七不满的瞅了一眼门口,不过倒是没有说什么,继续低头收拾去了。

  秦墨羽得了晓茹的许可,忙抬脚跨进去,几步就到了病床前。

  “我没事。”凝霜有些受不了他太过热切又担心的眼神,将视线投向他身后的桌子上跳跃的烛火上,声音轻飘飘的,让人听不太真切。

  “脸色这么白,还说没事。”秦墨羽拉了张凳子在床边坐下,看了她一会儿,小心翼翼的帮她掖好被角。

  凝霜没有说话,也还是没有看他,心神却有些恍惚。

  “疼不疼?”默了一会儿,秦墨羽又问,声音低沉又轻柔,仿佛春天的风拂过一般,让人的心也跟着瞬间变得柔软又莫名的躁动起来。

  夏十七和韦大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带上门出去了,晓茹在门口守着。

  凝霜觉得屋子里的气氛变得莫名其妙的诡异起来,她微垂着眼,长长的睫毛轻颤着掩下她眸中的情绪,但却依然能感受到他炙热的眼神正落在她身上,烫得她浑身僵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