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满乾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妍雪

月满乾坤 一一池水 2214 2019.04.16 12:25

  “皇叔,皇婶慢走。”

  “阿昊记得把药都喝了。”出去前王妃嘱咐到。

  “皇婶放心,我会监督阿羽的。”

  王妃笑了笑便跟着王爷跨出门外去了。

  “阿昊赶紧把药先喝了,一会儿凉了效果就差了。”

  “好!”世子看了一眼丫鬟手中端着的白瓷碗里漆黑浓稠的药汁,眼皮抖了抖,然后收回眼神点了点头。

  丫鬟见状忙准备给他喂药。

  “给我。”他却直接从丫鬟手中把药碗接过,一仰脖一口把药灌了下去,动作那是一个干脆流畅,看得小丫鬟眼都直了。

  然后,感觉舌头似乎都没有知觉了。

  “慢慢喝,慢慢喝,不要着急呀!”秦墨羽忙道,一边还拿手给他轻轻拍了拍背,瞪着眼埋怨着:“你说你,喝这么急干嘛,要是呛着了怎么办?”

  世子看了他一眼,面色有些古怪,他知不知道这药到底有多苦呀?之前母妃都坚持亲自一口一口喂他喝,他不能驳了母妃的心意,只能慢慢喝,现在好不容易这个药碗不在母妃手里了,他哪里还能慢慢喝。

  唠叨了他两句,见他也不争辩反驳,他说得没啥意思了,瞅了眼他没有血色的脸,换了话题。

  “听说那些人不是普通的山匪,阿昊你怎么会惹上这些人的呢?”

  “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世子摇摇头,也很是迷惑。

  “算了,反正有皇叔在,肯定是不会放过那些个人的,阿昊就好好养伤就好了,不要多想,想多了伤神。”

  秦昊身子还比较虚弱,多半时候都是秦墨羽一个人说,他只微笑听着,偶尔应和一两句。

  秦墨羽坐了两刻钟左右,就有些心不在焉了。

  秦昊看着从窗户里透进来的阳光道:“外面的天气很是好呢!阿羽哥要不要去院子里逛逛?我就不陪你聊天了,小神医说我这两天不适合这样坐太久。”

  “那好,你赶紧先休息一下,我就不打扰你了。”秦墨羽忙起身帮他把身后的靠垫拿走,扶他躺下,又很是细心的帮他盖好被子。

  待做好这些,又嘱咐守在门口的丫鬟好生注意着里面,这才往院子里走去。

  秦昊此刻却并无睡意,目光落在被掩上的门上,喃喃自语:“小神医这会儿该在院子里配药吧!”

  秦墨羽问过下人凝霜的位置,便快步往西边的小院中过去。

  “你什么意思?干嘛不说话?本郡主问你话呢,听到没有?你可别以为救了我哥哥你就可以把本郡主不放在眼里了……”秦墨羽还未到院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郡主盛气凌人的声音。

  秦墨羽眼神一沉,加快了脚步,另一个声音紧接着响起:“郡主让一让,奴婢要把这些药放上去,这些可都是世子这些天要用的药。”小丫鬟的语气里没有半点恭敬。

  走到院门口的秦墨羽正好看到燕儿端着一个大簸箕把站在院子里药架旁边正一脸阴沉的瞪着一旁配药的凝霜的郡主毫不客气的挤开,抬起胳膊把手中的簸箕放到药架上面去。

  燕儿的动作突然,又暗中使了些劲,郡主被猛的撞得一个趔趄,眼看着就要摔倒了,身边的丫鬟连忙急急的一把把她抓住.......

  只是,丫鬟抓得太急,力道没控制好,于是郡主还是悲剧了,额头一下撞到药架上面。

  药架一晃,眼看就要倾倒,被从旁伸出来的一只手稳稳扶稳。

  “殿下——”燕儿有些吃惊,不过也没有太过意外,只打了个招呼就把注意力放回那些药上面了:“幸好这些药没泼了!”

  “你,你们——”郡主一手捂着被撞到的额头,另一只手指着燕儿和丫鬟是气坏败急,脸色青紫。

  “奴婢该死!郡主饶命!”小丫鬟懵了一瞬,腿一软跪下求饶。

  小丫鬟吓了个半死,燕儿却毫不在意,意思意思的弯了下腰道:“郡主恕罪,这些药可是特意从京都调过来的,我家姑娘可是说过的,世子的药是绝对不能断了的。奴婢一时心急撞到了您,真的不是故意的。您不会怪奴婢吧?”说完一脸无辜的看着郡主。

  “燕儿,把这些药先拿下去煎好。”凝霜将已经配好的药交给燕儿。

  “是呢,奴婢这就煎好了给世子端过去。”燕儿拿起药直接往摆着小药炉的回廊走过去。

  “你,你给本郡主站住。”郡主声音尖利

  “郡主,不好意思啊!奴婢要赶着给世子煎药去呢。”燕儿停下来,将手中拎着的药包提起来晃了晃,然后继续往前走去。

  “还不赶紧去给本郡主拦住她。”郡主抬脚踹了跪在地上的丫鬟一脚,恨铁不成钢的道。

  小丫鬟一不留神被踹趴下,不敢呼痛,立马爬了起来。

  “世子再过一个时辰就又该服药了,郡主是打算亲自帮世子煎药吗?”凝霜看了一眼小丫鬟,冷声对郡主道,她将面前的药材都收拣好,从小杌子上起身,拍了拍手上沾染的灰尘,又从袖袋里掏了帕子仔细擦着,凉凉的视线漫不经心的落在郡主身上:“郡主无缘无故过来凝霜这小院纠缠,就不怕我找岭南王问问原由吗?”

  郡主眼神一眯,无缘无故?对了,自己今个到这里来到底是要做什么的来着?

  郡主一时竟是忘了来此的目的……

  哦!想起来了!自己就是看不惯她明明就是个低贱的医女,不过就是被人叫了几声“小神医”和救了自己的哥哥,父王和母妃给了她几分面子,就忘了尊卑,在自己这个堂堂的郡主面前居然每次都是一副冷冰冰的倨傲的样子。

  自己不过就是想来问问她,凭什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自己有错吗……

  郡主眼神扫了一眼扶着药架闲闲的立在一旁看热闹的秦墨羽。

  心中更是愤恨……

  凭什么?凭什么她这样的一个低贱的女人,却有睿王天天跟在身边转,而自己却求之不得……

  真是岂有此理……

  郡主暗暗的想着,是越想越气,只是残存的那点理智告诉自己,这件事不能闹到父王和母妃那里……

  刚爬起来正准备去拦燕儿的小丫鬟定在原地了……

  要是让王爷和王妃知道郡主上这儿来找小神医的麻烦,自己不但没有拦着,还帮着郡主找茬,甚至还耽误了给世子煎熬,只怕自己会被王妃毫不犹豫的给卖了吧。

  小丫鬟瑟瑟发抖的觑着自家郡主,小声道:“郡主,要是,要是,王爷知道……世子爷的药……”

  “你个没用的东西……”郡主被凝霜的目光一扫,心中也有些发虚,顿时更加恼羞成怒,满是寒光的脸看起来有些狰狞,声音冰冷。

  “妍雪妹妹要是闹够了,就下去找个大夫看看吧,姑娘家要是留下了什么印子就不好了。”秦墨羽看了半天的戏,终于开口。

  “你——”秦妍雪眉头一皱,抬头一脸愤恨的看向他。

  “不过,妍雪妹妹这额头上的伤只怕要好好跟皇叔解释一下了。”他微杨的嘴角带出的冷冷的嘲讽没有半点收敛隐藏。

  秦妍雪一副恨不得要上前咬他几口的样子看着他。

  秦墨羽勾起嘴角,笑得一脸轻慢。

  “谢谢阿羽哥哥提醒——”秦妍雪盯着他一字一字慢慢道。

  半晌她扫了一眼不知何时端了杯茶在手里慢慢品着的凝霜,低头掩下眼中的寒光。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