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水浒之悍匪荣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百二十七章 回转蓬莱

水浒之悍匪荣耀 微尘破出经 3498 2019.01.11 23:07

  蓬莱岛上新建的落脚点离海边不远,花荣为其起名为镇海城,现在的常驻百姓已经达到五千余人,虽然名为城,其实里面设施远远达不到一个城的基本要求。

  镇海城从无到有才经历了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为了能够赶上今年的春播,施政者把精力几乎全部放在开垦荒地之上,根本没有为城内增加太多的民生建设。除了卖各种生活物资的商铺,以及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小型的作坊,其余基本上都是住宅。弄得拥有几千人口的镇海城,跟一个大型村庄差不多,除了民居还是民居,其他的娱乐等设施,基本上等于无。

  陈箍桶这个施政者把绝大部分的精力、物资都用到了开荒之上,

  之所以有如此极端的施政办法,并不是执政的陈箍桶等人不懂民生,而是为了尽可能地节省出更多的经历,与时间赛跑,他们要在春播之前,尽可能地开垦出更多的荒地来,因为人可以等,但是地可等不了,若是错过了今年的春播时期,他们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开出来的土地白白荒废一年。

  那些非必须的建设,可以等到春播以后,人们能够喘口气的时候再慢慢建设。

  蓬莱岛除了镇海城外,在岛的内侧还安置着两个千人居住的村落,两个村落以吉祥二字命名,都是处在开荒的最前端,将会作为下一步开荒的桥头堡。

  现在的蓬莱岛上梁山势力所有的常驻人口加起来,共有一万五千余人,八千人是从陆地上以及从奴隶中招募来的开荒百姓,三千人是从各种渠道弄来的各族奴隶,两千六百人的岛上常驻战兵。

  除此之外,阮氏三雄的三千水师舰队,也在蓬莱岛驻防。

  “前面的村庄有一千三百六十余常驻居民,两百战兵,以及一个一千五百人的奴隶开荒团,村名祥村,属于这个村子所的土地有三千多亩……”一身干练着装的陈规,领着一群人向前方的祥村走去,边走边向一众人介绍蓬莱岛的开荒情况。

  他们行走的硬土路两边,都是新开垦的土地,此时还未进入播种的季节,人们都忙着到前方去开垦更多的荒地,这些土地都暂时荒置着,等待着春播的到来。

  在陈规的身后,跟着花荣、陈箍桶,以及闻焕章、李逵、张顺、韩世忠、李俊、童威、童猛、穆弘、穆春……等一众从江南来的英豪。

  花荣在杭州呆了两天,专门与霍成富、吕师囊初步敲定了商业合作内容,以及交接货物的渠道,商讨完毕之后,花荣便带着几艘海船满载而归。

  去时三艘船的商货,都以几倍于收购价的价格卖了出去,刨除成本及各项费用,只这一趟陈箍桶就赚回来了三万贯铜钱。在返航时,他们已经在江南购买了各种特产以及生活物资,把三艘商船装的满满的,这些货物拉回去贩卖后,又能赚万贯左右,如此一趟贸易下来,存利润将不下于四万贯,基本上相当于花满楼去年三个月的利润了,一来一回的利润都能买一艘半新的镇海级小型海船了。

  若是一枚铜钱按后世一块钱算,他们一趟就挣了四千万!

  能有如此大的利润,跟蓬莱岛群盗封锁了北上的海路有着直接的关系,除了有限的大型商队,没有商人能够跨过蓬莱岛去北方与女真,辽国北地、倭国做生意,俗话说的好,物以稀为贵,花荣运到江南的商品都是这几国的稀罕物品,在江南那种富庶之地根本就不愁销路。

  而且花荣购买的都是蓬莱岛上海贼们抢劫来的脏物,本身就是优惠价,加上不用千里迢迢跑到北方去进行收购,成本本就减少许多,所以才能有了如此大的利润。

  而在清风镇,虽然物品拉去的不少,但是靠近北地,经常有辽国的商人把北地的特色物资运送进来,价钱却并不能像是江南这样翻上几番,虽然同样利润惊人,比起江南却是多有不如。

  花荣带着一众新加入的头领回到蓬莱岛之后,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便带着一众头领开始熟悉蓬莱岛的事情,一路从镇海城往内部边走边介绍。

  祥村外围拉着一道两米高的土围墙,围墙厚四、五十公分,是由泥土掺杂少许韧性较好的稻草垒砌而成,虽然在工程器械下不堪一击,但是能为居住在里面的村民,心理上会增加一些安全感,而且防御小股的匪寇,大型野兽还是有很大作用的。

  一群人走入村内后发现,除了村口几名负责站岗值守的战兵,整个村子都是空荡荡的,显得寂静无声,走了很长一段路,都不见有人在村中走动。

  别的村落经常会见到一群无聊的人,围在村前或街口嗮着太阳闲聊,顽童到处疯跑乱叫的情形在此处全然不见。

  走在街道上,打眼望去,全是横竖排序整齐的茅草房,整齐的让人感觉好似建造的时候都用一条尺子量着盖的一样,而且所有茅草房的样式、大小都相差无几,好似有人用一个模子刻好后,放在这里的一般。

  偶尔看见的一两个村民,都是手拿肩扛着各种杂物,步伐紧凑,行色匆匆,看到花荣一众人在街上走动,除了好奇地远瞅一眼,并不上前来着围观看热闹,而是带着好奇的神色匆匆而过。

  “寨主,村庄外围撒上石灰能起到驱虫的作用,可是村中角落都撒上了石灰,可有深意?”看着每家每户房子角落阴潮处都撒着白色的石灰粉,队伍中一个留着山羊胡的中年人好奇地问道。

  这人便是“神医”安道全,原著中不知把多少英雄从阎王爷手中抢回来的神医。

  花荣把张虎和王定六几人留在建康城,陪着张顺的母亲看病,就是为了让一群人在城中探路踩盘子。

  花荣跟李俊、穆弘等人的船队经过建康城时,一行人偷偷把安道全以及家人强行掳上船,把人偷偷带回了蓬莱岛。

  为了收服这个神医,花荣在船上可没少费心思,把很多后世他知道的医学体系,有选择地向安道全讲述了一边,听到花荣讲述西医中细菌、微生物虫子、挖肠、换心……等一系列从未听闻过的概念,安道全这个神医被吓的不清,这些东西和他对医学的认知,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中医讲究的是天人合一,更注重肉眼不容易察觉的精、气、神,寻求调节人体自身的抗体、恢复力,来达到医治创伤的效果。

  若是把病人比作淤堵的河流。

  中医是利用河流本身的力量,加上各种辅助手段,来达到疏通河道的效果,整体河流通了,一些微小的阻塞自然随之而通。

  西医则是把河流每一段,都看成一个单独存在而又相互依靠组合到一起的整体,讲究的哪儿病治哪儿,哪一段河流淤塞了,就想尽一切办法把淤塞好的那一断河流清除干净,只要能达到疏通的目的,就算是成功了,因此而导致河道损伤,或者其他地方发生异变,那就进行再次疏淤。

  虽然最终目的都是医人,但却可以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刚开始安道全很是花荣讲述的理论,但是花荣一次次举例证明自己所说的东西都是有依据的,安道全慢慢地发现,花荣所说的东西虽然听上去骇人听闻,但是作为医病无数的医生,他也慢慢感觉到花荣讲述的那种医疗体系的神奇之处,慢慢的对于花荣的态度发生了改变,感觉绑架自己的花荣虽然可恶,但绝对是一个医学的奇才,值得自己另眼相看。

  让他更感兴趣的是,花荣说发现了治疗疟疾的救命药,而且取得了一些成果。

  这让安道全极为震惊,疟疾这种病,困扰了人类无数年,不知有多少绝世名医花了毕生精力去研究解救之道,都都是一无所获,对疟疾束手无策,

  疟疾被称为“生命收割机”,得了疟疾的人,能不能活下来,全靠个人的运气,无药可医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疟疾有着极可怕的传播性,疟疾得不到及时的控制,很快就会成为一场大范围的瘟疫,千千万万的人会被病痛折磨而死。

  若是花荣真的找到了治疗疟疾的药物,对人类来说,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会有千千万万人因此而获救,发明药方者凭此名垂千古都不是难事。

  安道全对花荣越加敬佩起来,他敬佩的不是花荣这个人,而是佩服花荣脑海中装载的知识,那是对知识的敬畏,这种敬佩无关身份,哪怕是一个杀人无算的恶魔,若他拥有超越整个世界的黑科技,一样会受到很多人的追捧、崇拜。

  花荣笑着回答安道全说:“这些石灰就是用来消毒的,就像是我说过用开水消毒是一样的,只不过用石灰大范围消毒,也更容易完成。”

  “石灰的效果能持续多久?”

  花荣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示意管理政务的陈规给他讲解,“具体能够维持多久我也不太清楚,想来应该不会太长。

  寨主曾说过,杀虫消毒主要是靠村民自己讲卫生,否则光靠撒一些石灰粉是没用的。

  我们设置在村上的医辽所,专门负责管理这一块,有专人在农闲时,不停地给村民讲解简单的卫生常识,还对一些恶习做了明确的规定,要求村民每三天必须洗一次澡,不允许在村子中随地大小便,村中的各种垃圾每天有专人进行清倒……等等一系列的强制措施,以期望达到尽可能地预防疾病发生……”

  一行人在蓬莱岛上游历了一番,新上山的头领看到蓬莱岛所有事务都显得井井有条,和他们想象中那种乱糟糟一团的景象完全不同,这里的一切都令他们感到惊奇,同时感到很满意,毕竟他们已经上了梁山的船,梁山的兴衰,和他们息息相关,看到整个势力欣欣向荣的景象,他们心中也同样充满了欣喜,庆幸自己没有做错选择。

  一番游览后,花荣让陈规、徐京陪着一众头领,他则带着安道全、陈箍桶急急忙忙坐上阮小二舰队的船只,快速赶往蓬莱城,因为陈规告诉他,蓬莱岛前往女真交易的船队出事了,在北方被新罗贼给扣押了,并传信来,让花荣亲自去岛上领人,否则后果自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