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小皇帝的强国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更凌霄殿(上)被拖入书中

小皇帝的强国梦 弯折勾 2141 2018.02.20 20:23

  刘三斗昨晚跟几个室友斗了一晚上的地主……

  这时候的他正在拄着脑袋打瞌睡。他把课本掰开立在面前,好像这样就能挡住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也不过如此。

  大家不用担心。这样的连天也不愿收的小皇帝,老师们也是周郎才尽【应是成语江郎才尽。这里是故意有所指。】,大多数时候也只能望洋兴叹,实在憋不住了,就望着天、像冯小刚似的大喊:“既生瑜,何生亮啊!”。

  讲台上的老师,渐渐地模糊成了一个黑影,好像是一幅人物剪影。这幅剪影在他眼前一跳,好像是跳进了那立着的书里,然后在合上的书里不见了。

  等书绽放开的时候,一幅剪影幻化成了两幅,竟然飘飘悠悠、飘飘悠悠地向他飘来……

  等飘近了,那两幅剪影似乎是一黑一白,剪影也渐渐变成了人影,难道是传说中的黑白双煞?

  他可管不了那么多。他只当是在做梦,还听到了发至他心底的嬉笑。

  那黑白双煞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依旧飘飘悠悠地向他飘来。等飘近了,他才发现,那俩人手里不仅有黑铁的锁链,还各自手里拿着根一黑一白的棒子。

  那棒子——不是传说中的招魂棒吗?呜……

  他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但是一切已经太迟了——一副黑铁锁链已经套上了他的脖子。

  那俩人不由分说,拉着他就走。他只听得“咯噔”一下,自己就被拉进了书里。

  他大喊,他大叫,但是一切都恍如隔世。那课桌拖动地板的声音还在,那凳子拖动地板的声音还在,那同学们嘈杂的声音还在,那老师拍讲台的声音还在……

  但是,那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声音了,已经是奢侈的不能再奢侈的奢侈品了……

  他听着那些渐渐远去的、熟悉的声音,喊得声嘶力竭,喊得歇斯底里。但都无济于事。他感觉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好像是被掏空了,就像是牵在别人手里的气球……

  他知道那种感觉——他也牵过气球,是那种飘过人头顶的氢气球。小孩子最喜欢把它扯来扯去的了……

  他想到自己变成了气球,立即便泄了气,已经没有挣扎的意义了。他眼看着自己被黑白无常向书中的合页深处拖去,像一缕轻风,像一片破布……什么都无所谓,反正都无关紧要了,也无足轻重。

  他被拖入了漫漫的黑暗之中。

  “看来是无力回天了。”他嘟囔着,感觉四周的黑暗像海水一般向他漫灌而来,耳边也不知道是些什么声音,尽是些尖刻、凄厉、悲惨的声音,像指甲划在锅盖上,像奔跑的动物被箭射穿,像飞驰的汽车相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渐渐地恢复了理智。他对自己说:“这么不声不响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早晚要有人打破这沉默的。现在看来,人家是爷,这个口,看来只有我来开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自我调侃了一句。接着又想道:“也不知道我说‘我爸爸是某某某’管不管用。反正在那个世界挺好用的。不如就试一试吧!”

  他打定了主意,于是就清一清嗓子,笑着对二位无常说道:“两位大人!两位领导!我爸爸是某某某!不知道你们二位听说过没有?”

  两位无常厉声喝道:“不就是某某某嘛!我们那儿多了去了。”

  “啊?是这样吗?”他苦笑一声,心想这招不管用了,得另作打算了。

  “你爸爸是吧?”两位无常反问道。

  “是……对,是的。”他感觉这个反问,实在是太突兀了,气氛也变得火辣辣的,似乎——他要被反杀了……

  “你放心吧!等时辰一到,我们自会去找他。”两位无常说完“咯咯咯”大笑。

  他听了心里一紧,心说,这不会给老爸惹祸吧?你这个不肖子孙。他恨不得立刻拍自己俩耳刮子。你说你……你活着的时候不知道好,没有尽一点孝道,临去了,去了,还要给他老人家送上俩领路人。人家的领路人要钱,可你的俩领路人要命哪!

  他知道他这回任性过火了——有好老爸就是任性——可是这次他——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这回是栽了……

  没办法,赶紧想办法补救吧,他连忙笑着对黑白无常说道:“这就不敢劳驾二位了。”

  “咯咯咯”……

  他对着黑白无常的背影,心里轻骂了一句。心说:不管怎么样,我总得知道为什么抓我,这是要抓我到哪儿去吧!于是他又再次鼓起了勇气,向那两位无常凑了过去。

  他笑着说道:“两位领导!这……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我……我自以为……觉得……也没有做什么……大逆不道的罪过呀?”

  黑白无常回头笑问道:“你,没有吗?”

  “真……真的没有啊?”

  黑白无常冷哼哼的笑了起来。

  “你们怎么不说了呀。你们……你们这么一笑,笑得我心里直发毛。笑得我心里一点底都没了。”他被黑白无常的冷笑吓坏了。

  他可不是什么大胆的人——起码在陌生人面前不是。平时他在同学们面前也就是装装样子——这样也就够了——因为在他们这一代背后,那个没有五六个长辈罩着呢。

  他继续说——他也必须继续说——不然,谁又会帮他说呢?——现在的他又没有人罩着。

  他继续说道:“求求你们(这么快就求上了!)你们告诉我吧!如果我做错了什么,我这就改!我马上就改!立刻……我马上,我一秒钟也不等就改。而且我一次就改过来,改好了。绝对不用第二次的。你相信我!真的!”

  “真是聒噪!”

  黑白无常投来了鄙夷加愤恨的眼神,一边紧紧地拉起了黑铁锁链,高高举起了两根哭丧棒,劈头盖脸就要打下来,嘴里骂道:“再不快走,小心你的脑袋。”

  他见了,赶忙闭住嘴巴,低下了脑袋。心说,真是应了那句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走你的吧!”黑白无常说着把他向前一扯,他就像牵线木偶一样向前窜去……

  他稍微定了定神,见前途依旧是无边的茫茫的黑。就继续求道:“两位大人,领导,大神,你们可怜可怜我吧!我还是个孩子啊!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是不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