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见龙现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谋划

见龙现甲 下等烂人 2154 2022.01.15 10:45

  清河郡,张府。

  “哟,我亲爱的弟弟,你回来啦。”

  张小明一跨进张家大门,就听到了属于自己哥哥那尖锐的声音。他轻轻握住拳头,又悄悄松开,努力挤出讨好的笑容。

  “是的,哥哥,我去拜访了均法教派。”

  这副温顺的面孔与他在外面那顽劣幼稚的模样完全不同。

  耐心。张小明时常这样告诫自己,没有修行天赋的他在家族中注定低自己那已经成为气蚁境武僧的哥哥一头。

  不出意外,他的哥哥会在父母死后继承张家家主的位置,而他只能藏在这位哥哥的影子下,看着他的脸色活一辈子。

  “你还真相信那群神棍能让你踏入修行路啊!”

  张小明的哥哥张朔风把玩着古玩核桃,看着面前低下头矮自己一头的弟弟,玩味的笑着。

  “不……我只是想通过这件事向新任郡令表达一下友善的态度,这对家族有好处。”

  张朔风的笑容戛然而止,他狠狠地挥出一巴掌,强大的力道将张小明打翻在地。他伸出脚踩住自己亲弟弟的后脑勺,慢慢施加力道。

  “你要知道,清河郡,是张家的清河郡,没必要向郡令示好!”

  张小明的脸紧紧贴在地上,五官都变形了。他没有回话,只是紧紧咬住嘴唇,任由血顺着嘴角往下滴。

  “父亲自然会敲打敲打这位嚣张的郡令,让他知道清河郡究竟是谁的清河郡!”

  撂下这句话,张朔风把玩着手中的核桃,晃荡着离开了。

  张小明趴在地上,双拳紧握,指甲深陷手掌。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肉体的痛楚,然而这不及自己屈辱的万分之一。

  “起来。”

  站立在阴影里仿佛不存在的小厮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而在外嚣张跋扈的张小明听见这句话,立刻爬了起来,仿佛像是主仆关系颠倒了一般。

  ……

  是夜,烛火通明。

  麦越和巫马潇湘对坐在木桌两侧,神秘的乌鸦烬停在不远处的书架上,在摇曳的火光中梳理着羽毛。

  “那么,再复盘一下计划。”麦越手指在清河城地图的某处,“三日后,均法教派首席将会在菜市场后的空地宣传教义,借此来吸引更多的信众。”

  “届时,我会提前埋伏在教派下山的路上两侧,观察护送首席去宣讲路上的队伍。如果只有一名修行者护送,那便在我能够处理的范围之内。只控制,不伤人。”

  “如果超过一名,或是那名护卫修为过高。我们就放弃这个计划,另寻他法。不论是什么结果,跟在我身边的烬,都会飞回去传递相应的信息给你。”

  巫马潇湘点点头,而一边的烬也“嘎嘎”叫了两声作为回应。

  “如果事有可为,你便尾随着首席回来的队伍。我会趁着夜色偷袭队伍,不伤人,但会制造出紧张的氛围。你瞧准时机支援首席队伍,过上几招我就会佯装败北逃遁。”

  巫马潇湘点点头,接着麦越话头说道:

  “这之后我会见机行事,争取住进教派里。”

  “这条线就交与你了,”麦越点点头,“这之后,我会去查查育婴堂那些流浪儿的下落。”

  疯乞丐所说的话让麦越警惕起来,他总觉得郡令夫人并不简单,育婴堂背后或许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有下手的方向吗?”巫马潇湘追问。

  “信息,”麦越毫不犹豫地说,他似乎早就考虑过这方面的事了,“育婴堂登记了收养流浪儿们家庭的信息,我打算从这条线上查一查。”

  巫马潇湘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她联想到那略带诡异的育婴堂,并不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只是眼下,她也没有更好的途径,也就什么也没有说。

  ……

  “前辈,不知道均法教主所说是否为真?”

  张小明在自己的房间,支开了所有的下人,恭敬地对坐在他床上的小厮发问。

  小厮面无表情地开口,声音苍老、嘶哑,并不像是这个年纪能够发出的声音。

  “我不清楚。”

  这……张小明欲言又止。

  小厮似乎看出张小明的心思,冷笑一声,接着说道:

  “修行界的常识便是无天赋者不入道,这位教主居然提出这么一个办法来让没办法修行的人踏入修行路。这其中蕴含的危险我都把握不住,你呀,还是趁早打消这个想法,不如就请我出手,直接杀掉你那狗屁哥哥,这还来到方便一些。”

  张小明心中闪过一丝失望,保持着谦恭说道:

  “前辈有所不知,张家的规矩便是非修行者不得掌家,就算杀掉了我的哥哥,只要我不能修行,那未来执掌张家的也会是旁系子弟中的强者,而不是我。”

  “真麻烦,一个小小的清河郡还搞出这么多屁事。总之,我还完欠你的那次出手机会,就会带着这具你献给我的身体离开。至于你要如何执掌张家,我不在乎,用好这次出手机会就行。”

  小厮顺势躺倒在床上,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张小明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他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

  ……

  月色渐浓,铁面人听完了麦越的这几天的见闻和三天后的计划。

  “看来事情确实没有这么简单,”铁面人沉吟,“我们想杀郡令,只是因为他和杀死你父亲的组织有所关联,这个组织的每个人都是我们的目标。至于其他人嘛……你自己把握。”

  这言下之意便是,合作的部分仅限于刺杀郡令,至于调查郡令夫人背后的秘密,他并不关心。

  “组织……”麦越忍住了询问的冲动,他对铁面人的组织和杀死他父亲的组织越来越好奇了,不过,这并不是他的目前的目标。

  “呵,他们的组织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不过我们的组织倒是可以说上一说,”铁面人冷笑一声,“这个组织在龙夏国深耕多年,组织成员十分隐秘,我们铁面会这些年来,也只是陆陆续续杀掉一些外围的小人物。”

  铁面会。麦越看向铁面人所带的半幅铁质面具,看来这就是铁面会的象征。

  “就是这样,我们铁面会露面处理的成员也遭到了疯狂的报复。剩下的成员现在不得不化整为零,互不联络,各自行动,潜藏在阴影中,这样对方也不好对付我们。”

  不够紧密,无法进行较大的对抗,但可以有效化解对方的进攻……游击战。麦越抿嘴,开始跟着铁面人学习刀法,没有再追问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