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诡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诡笼,暗秽镰再现

诡笼 喵冥 2031 2020.09.17 00:13

  擦干嘴角的血痕,左昭此时拳头咔咔作响,牙头紧缩,原本黑色的双瞳逐渐恍惚不清。

  “闭嘴。”

  “左昭呀左昭,死到临头你还嘴硬,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金武嘛?哈哈,一个小喽啰都让你寸步难行,我为何要闭嘴。”白翔嘴脸狰狞。

  空中的屠也听到白翔的言辞,也不打算逃走了,带着石川缓缓落下。

  “想必你也发现了林城时代大厦的父子俩,为了掩饰还特意砍断了他本人的小拇指,还伪造了面部疤痕,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白建忠在一旁看着好戏,翅膀不停的扇动地面扬起滚滚尘土。

  “差点忘了,有情人终成眷属啊,你家那位美人叫江……什么来着?”

  白翔不断摸着自己的伤疤阴阳怪气的说道。

  矗立在尘土中的左昭回忆起一幕幕曾经的画面,记忆又被强行扯回,痛不分深浅但凡刻在心里都会生不如死。

  仇恨,侮辱,嗜血如饮水。

  分离,悲欢,背叛被屠杀。

  清澈的黑色瞳孔渐渐放空,光感透视双通开始隐藏,白色占据眼神正中心。

  牙齿打颤咬破了嘴唇,血痕滴在了尘土上,溅起飞沙;

  拳头紧锁手指磨破了手心,血痕滴在了心头上,扬起涟漪。

  “诡……笼!”左昭嘴边吐出二字,简短有力!

  站在身后的屠也眼神也变得恍惚,那份曾经战斗过的画面,那个嗜血机器。

  熟悉的背影挡在自己面前,仿佛回到了那个属于他们的时代。

  平州市。

  金家村诡笼当铺,远在几百公里外的当铺中存放的占卜珠与时间珠开始颤动。

  破仓而出,刺破气流的速度向左昭的方向飞来,不受任何阻挡,毁天灭地。

  悬在半空中的白翔还不知道危险的到来,继续口吐不逊,“对了,叫江…悠…悠!”

  话音刚落,两颗珠子飞到了左昭的面前,唤出脑海中的永生珠。

  三珠合一为暗珠。

  暗珠化笼为诡笼!

  化作一颗暗珠的珠子,开始扩大笼罩,顷刻间把白翔等人包裹在了其中,黑色的气体笼罩着左昭。

  黑气像要随时溢出一般,最终暗珠化作的诡笼成型,一个圆形的巨大黑笼吞噬了所有物体。

  其纹理像极了鸟笼一样,熟悉而令人忌惮。

  见到曾经熟悉的囚笼,白翔眼看白建忠还没有被包裹住,一把推了出去,“快跑!启动B轮沦陷!”

  白建忠一个踉跄扇动翅膀,头也没回向空中飞去,逃之夭夭。

  监狱的狱警更是惊掉了下巴,吓得众人都躲了起来。

  而这一切原因还没结束,左昭双手合十,更加浓郁的黑气蔓延开来。

  “暗秽镰!”

  双手拉开手中一把完整的镰刀立于半空。

  巨大的镰刀头锋利无比,刀头还显露出精光,这是一把完全由精金制作的“死神镰刀”。

  (精金比振金还要坚硬百倍的稀有物质。)

  尘封了许多年头。

  “很好,既然你都记得,那我也不用提醒你了,有些东西是需要拿命来偿还的。”

  左昭的瞳孔已经是完全的白色,看不见一丝人情味,像极了死神来夺人性命。

  在诡笼里,配合暗秽镰刀,简直就是在绝对领域里宣判生命的最后一程。

  “我不怕,大不了同归于尽!少给我装,你如今实力不如前一世的万分之一,也就吓唬人而已。”

  白翔分散注意力,然后狡猾的展开双翅,打算打一个攻其不备。

  数不清的硬羽从翅膀上飞出,密密麻麻朝着左昭袭来。

  “你也配?”

  暗秽镰挥起,双脚逐渐离地飞到半空之中,右手旋转着镰刀将飞来的硬羽如数打断。

  见到攻击无效的白翔,开始消耗能力加速进化,血管爆起,头颅扭曲,羽毛开始从实体变成透明颜色。

  “那就同归于尽吧!”

  “那我就收了你,很久没开张了!”

  镰刀向空中蓄力,一道黑色的气流向白翔劈去。

  白翔也快速的用自己的透明羽毛把身体包裹了起来,这透明的羽毛像钻石一样坚硬,抗住了这蓄力一击。

  “该我了。”白翔透过羽毛冷言道。

  翅膀上的羽毛站立了起开,像刺猬一样竖直而立,身体平行减少气流向左昭冲来。

  拿起手中的暗秽镰刀蓄势待发,屠也见到白翔的攻击似乎来者不善,给石川使了一个眼神。

  手掌转动吸起地面上的卡车尾部,用力向空中甩去,挡在了左昭的面前。

  石川见状,没有任何犹豫架起枪口,条件反射般的快速瞄准,装上子弹,扣下扳机,弹壳脱落。

  “轰……”

  随即而来的不是枪声,而是卡车车尾油桶的爆炸声。

  熊熊的烈火扰乱了俯冲在空中的白翔,猫头鹰视力再好也无法看清火光对面的左昭。

  再次冲出火焰时,眼前是早已架起暗秽镰刀的左昭。

  “咔……”

  咔一声还没来得及喊冤,头颅就落地生根了。

  剩余的几个猫头鹰异兽,几个呼吸间就砍断了翅膀。

  慢慢诡笼缩小,左昭、石川和屠也还在原地站着,而这几个异兽已经被收入诡笼之中,暗秽镰刀也消失在了虚无中。

  一切都虚惊一场,有惊无险。

  “你们还好吧,呼……”左昭长出一口气,快要站不稳。

  石川滑动轮椅急忙扶住他。

  “最后还是会遭到反噬,何必呢。”屠也沉着脸色。

  “活着就好。”

  带着重伤三人回到了平州市,而眼前的世界已经颠覆了三人的认知。

  废墟。

  一片狼藉。

  街道的商铺和林立的高楼被烧毁,街道上零零星星还可以见到几位逃难的人,还可以见到清理废墟的机器人在四周活动。

  天空中盘旋着足足有十米长的老鹰,地面上随处窜出的老鼠有半米之大,所有的生物奇形怪状,已经超出了认知范围。

  街旁的喇叭通知道:

  “所有居民不要乱跑,请到指定地点领取灾粮,不得烧杀抢掠,过时不候,国际时间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三,二十点报。”

  “这是怎么了?”互相扶持着的三人面面相觑,对面前的场景震惊不已。

  “二零一二年?我进去监狱不过半年时间左右,怎么过去了整整四年。”左昭看着城市里黑烟滚滚的死气。

  “回当铺!”来不及细细回味。

  按着依稀还能判断的路线,来到了金家村,这里一切和城市里一样被摧毁殆尽。

  之前的诡笼当铺却还好端端的矗立在原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