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镜子的舞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陷阱

镜子的舞女 日初白露 2076 2020.09.16 17:53

  白老板慵懒地靠在海棠身旁,海棠搭了个四角木凳,坐在门槛上写作业,她很用心,所以自上学以来,进步飞快,老先生也很欣慰,她每天除了上学,洗衣做饭也归她管,所以也没多少时间陪白老板玩耍。

  白老板也不打扰海棠,白天就躲在村头的废弃砖窑洞里,它要研究自己那把抢来的刀,晚上才回家。时间一久,它发现只要自己开始催动体内力量,心念一动,不管多远,这把刀就自己从土里钻出,只是这刀全身锈迹斑驳,刀口没开封,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试了很多办法,都除不了那刀上的锈。它把刀握在手上,却感觉轻如鸿毛,使起来得心应手。白老板本来聪慧过人,很快便练出了一套劈砍刺挑的刀技,再配上它以为只是浑厚而不一样的妖力,它这一套刀技耍下来,不敢说无敌于世,至少再面对黑瞎子的时候,不至于像上次那样被打得半死不活。

  夜,月华明快,秋风萧瑟,树影婆娑,白老板化为独尾狐狸,它刚刚从窑洞出来,独自走在村子的中的小路上,两边的房屋都静得吓人,丝毫没有声响,白老板听觉灵敏,它最近一直感到不太对,首先村里的鼠辈们都在这两天跑光了,再是最近村里的人都没了神采,个个瞌睡奄奄,连海棠都似乎染上什么病了,变得憔悴不已,幸好它用妖力维系,否则以海棠的瘦弱体质,非得出问题不可。

  今夜就更不对了,路过的这十几户人家,居然都没有动静,白老板更觉不妙,它纵身一跃,跳入一户人家的院子,轻手轻脚地从窗户进入了屋子,它眼冒红光,仔细一看,这家的饭桌上趴着三个人,他们都面部朝下,双手垂吊着。白老板走上前去,伸爪探了探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的鼻息,呼吸微弱,又伸手探了探那人额头,居然有火热滚烫之感。突然白老板鼻子一抽,鼠疫,是鼠疫,它顿感不妙,一瞬间想通了很多事,便不再做停留,飞身往家奔去。

  它化作人形,一个头顶两只白色的毛茸茸耳朵的微胖少年,这是它人的模样,不是幻术,而是真正的人,之所以化成人而不是九尾的模样,它还不想它是九尾的事被妖界所知,这是它的底牌它。它提着断刀站在门口,屋子里一片漆黑,伸手推开饭厅的门,只见海棠的父母已经趴在桌上沉沉地昏睡了,它又急急忙忙地来到海棠的房间,海棠不见了!它大吼一声,跑出了屋子,表情变得狂暴起来,怒喝一声:“姓吴的鼠辈,敢抓我的人,不想活了吗?”

  白老板的怒吼声传得很远,荡得很开。声音刚落远处便传来悠悠的老迈的奸细声音:“狐娃儿,想救人,就到煤矿上来,我老太婆在这里等你,呵呵呵呵呵呵呵。”

  白老板气急攻心,毫不犹豫地朝煤矿奔去,它站在山丘上朝下看去,只见整个煤矿上,黑压压地站着无数的耗子,最大的煤堆被清理出一个平台,海棠就躺在上面,海棠身边一只眉毛胡子又长又白地垂在脸上的老鼠躺在一把躺椅上,悠哉悠哉地假寐,白老板不认识,又看着另一只老鼠,肥大的肚子,正是吴老幺。当即,白老板心下大怒,急奔而下。

  吴老幺正东张西望间,忽见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它断定那是白老板,它谄笑着对身前的白眉老鼠说:“祖婆,那狐娃子来了,嘿嘿。”

  老鼠祖婆睁开微眯的眼睛,它的脸皮都耷拉着,摸抓住插在煤堆上被它摸得光滑透亮檀木杖,用檀木杖撑着颤颤巍巍的身体爬了起来,抖了抖身体,霎时,它浑身的深深的黑毛中便如抖落的头皮屑般不断地落下一个个黑乎乎的小东西,仔细一看,居然是密密麻麻的小鼠崽子,看着地上的鼠崽子们,它怜爱地说:“去去去,等祖奶办完正事。”其实那些小鼠崽子藏在它身上,不过是帮它清理寄生虫,比如虱子跳蚤。

  白老板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定了定神,怒喝道:“老鼠婆,我看你年纪大了,不想跟你斗,快把我……,”顿了顿又说:“快把那个女孩放了,否则莫怪我不客气。”

  那老鼠婆子只是“呵呵”尖笑,然后捋了捋胡须,阴阳怪气地说:“人我自然要放,我要起咋子,况且我们要是杀了人,各阴阳宗派还不来对付我们?我只是想把你引过来,只要你把东西交出来,我肯定放了她。”

  白老板微微放心,这茬它给忘了,如果妖怪胡乱害命,阴阳大派不可能放任,白老板嘲讽道:“哼,凭你嘞个老婆子,我估计不太可能是我的对手。”

  “嘿嘿嘿嘿,咳咳咳,”老鼠婆子讥笑道:“你也不过是只三尾狐狸,为了伺候你,我把我的子子孙孙都喊来了,你觉得我们把你莫法?”

  一旁的吴老幺也凑上来得意地说:“本来下山前,我们不晓得你跑哪儿去了,我和那几个蠢猪到处找你,我祖婆英明,它老人家让我带着它的牙,我才联系了各地的兄弟,这才发现你。”

  白老板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老鼠遍布天下,数量庞大,难怪这几天村里天黑了都见不到一只老鼠。“哼,”白老板脸色一寒:“不过是些无名鼠辈,有种就来噻。”

  老鼠婆子阴阴一笑:“那个狐娃子,我也认得到你老汉儿,你老汉儿叫胡天儿,想当年你老汉儿跟我们还耍得不错,只要你肯把东西交出来,我绝对念旧情,就算把你整得咋样了,也不好意思。”

  白老板一笑:“你莫扯那些壳子,我根本不怕你们,你要是把那个女娃儿伤到了,老子要你断子绝孙。”

  老鼠婆子也大怒,这好说歹说,那狐娃子就是个铁脑壳,说不通,它之所以劝阻,不是因为什么旧情,而是它也有几分忌惮白老板,因为白老板吃了开灵何首乌,又有断刀在手,可今天它鼠多势众,胜算很大。于是它朝漫山遍野的老鼠“吱吱”两声,众鼠会意,如潮水般朝白老板扑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