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空山寂寂凰飞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六章、倚仗

空山寂寂凰飞处 百难 2163 2020.06.30 19:36

  深夜,倾云宫槿樱殿寝殿中,寻竹刚欲就寝,寝殿的门被人轻轻叩响,一个沙哑阴郁的声音在门外问道:

  “姚妹妹睡了吗?”

  寻竹与大小蛮对视一眼,递了个眼色示意开门,自己摘了刚刚退下挂在衣架上的外衫复又穿上,遂离了床边向外厅迎出去。

  转出琉璃屏风,只见顾清和穿着贴身中衣眼神惊惧略带慌张地立在门口,看得出正在极力想要保持冷静自持的神情,但显然不是很成功。

  头发依然结成一缕一缕的发辫,发梢却没了白日里叮当作响的小铃铛,手中紧紧握着拉乌送给他的刀鞘,护在胸前,像是生怕一松手就会失去似的。

  寻竹见她这般模样,赶忙上前扶着她的肩膀,将她带到桌前坐下,又吩咐小蛮端热茶来给顾清和暖暖身子。

  少倾,小蛮端来寻竹刚饮了,还温在小挂炉上的姜茶,提起炉上的茶壶,斟了一杯递到顾清和手里,又取下搭在手臂上的一件披肩给她披上。

  将刀鞘放在腿上,顾清和两手握着茶杯,瑟缩着身子一口一口地嘬饮杯中的热茶,过了很久,身体才渐渐舒展了起来,放下茶杯长吁一声,神情复杂地望着寻竹道:

  “姚妹妹~你...不介意我这般唤你吧?”

  寻竹笑笑摇头,等她继续说下去。

  顾清和唇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多谢妹妹肯收留我这个无亲无故的人,若不是你,我怕是活不过今晚了。”

  寻竹面露惊色,预感到月影宫中的秘密就近在眼前,但只一转瞬,复又收敛了神色,假装轻松地说道:

  “郡主是不是又梦魇了?白日里郡主与我说的事,我左思右想,总觉得会不会是哪里有误会。

  之前郡主居于月影宫中,佑英夫人喜静,月影宫冷清,况且郡主思念将军夫人,时而梦魇也是在所难免。

  莫非是郡主思母心切,误将梦境认作现实?”

  顾清和握着茶杯的手愈发用力,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沉着脸频频摇头,寻竹见她这般神色,并不容她分辩,继续道:

  “无论如何,如今既已到了我这里,你我姐妹相伴,郡主便无需多思,安心住下就好。

  郡主深夜来我房中,连外衣都没有穿,是不是又梦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了?”

  顾清和踟蹰地片刻,一时看看寻竹,刚欲说什么,又作罢,如此反复了两三次,才下定决心似的说道:

  “姚妹妹可曾听说过亚岁吗?”

  “亚岁?自然知晓,亚岁那日黑夜最长,白昼最短,是一年之中阴气最盛之日。

  对了,好像明...后日!后日便是亚岁之日了!”

  寻竹虽长在九天,却也知晓,凡人将冬至这一天称作“亚岁”,却不知顾清和为何深夜跑来与她提起亚岁。

  “北疆一半沙漠一半草场,不适合耕种,所以并不十分在意南地之人所说的节气。”

  顾清和面色更沉,点点头继续说道。

  “我生在北疆,长在北疆,抛开血统一说,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北疆人呢~本也不讲究这些个南地风俗,并不在意什么亚岁。

  但自我记事起,我就知道,母亲是无时无刻不思念家乡幽都的,所以一直保留着幽都的习惯,每到亚岁这日都要煮一碗糯圆给我吃。”

  寻竹想起凡人寻竹的记忆中,的确有亚岁这日吃糯圆的情景,点头称是道:

  “是啊,我记得,每年这日,娘亲都会亲手为一家人煮糯圆,说是寓意一家人团团圆圆,还会给我和兄长每人一做双她亲手绣的鞋子,就像是过年一样热闹呢。

  看来将军夫人真的很疼爱郡主你呢~”

  闻听此言,顾清和的眼眶有些发红,面颊上却没有泪,苦笑说道:

  “是啊~母亲是很疼我,可就是这样一个本该举家团圆的日子,却在我八岁那年成了我一生都挥之不去的噩梦。

  那年亚岁,糯圆刚刚端上桌,母亲就突然病倒了,直到半年后她离世那天,都没能再睁开眼睛看过我一眼。

  可是...可是就在刚才,在我的卧房中,我又看到了我的母亲!

  姚妹妹!你不要怀疑我!我不是在做梦,我知道的!那不是梦!你千万不要把我当成疯子,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我看到了,真的看到了!我看到了!”

  说着,顾清和将脸埋进两只手里,放声哭了出来。

  她哭得凄惨至极,那哭声中既有无以名状的恐惧,也有着压抑了多年的愤懑和幽怨,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从小没了母亲,又被亲生父亲嫌弃,被继母虐待的女孩子,在见到那样可怖又无法解释的情景之时该有多么的无助。

  初次入宫时,她才八岁,八岁的小姑娘,在幽都有亲难投,她不能对任何人提起,因为没有人在乎,没有人相信,更不会有人成为她的依靠!她只能将这一切归咎为是一场梦魇。

  但如今,十年过去了,她也早已过了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的年纪,再也无法欺骗自己,她知道,这不是梦魇,而是正在亲身经历的恐惧!

  她不能告诉佑英夫人,因为佑英的阴沉诡异让她害怕,她不能告诉王上王后,多年寄人篱下的阴影使她无法相信任何人!

  但她始终需要一个庇护所,面对夜夜来袭,隐藏在浓重夜色后的妖异鬼魅,顾清和几近崩溃的边缘。

  当寻竹一行人初入皇城那晚,夜宴上听说离朱是为居云夫人驱散恶咒的修道高人之时,顾清和仿佛终于找到了倚仗,但接下来,离朱的冷峻孤傲,他一身仙气同时又一身妖邪的媚态,都使这个卑微的北疆女孩儿感到疏离和遥远。

  她也曾试图与离朱说些什么,但离朱的眼睛始终追随着寻竹,仿佛根本没有发现有这么一个怯懦又倔强的女孩子的存在。

  寻竹探查月影宫那日清晨,顾清和趁佑英夫人还在做早课的时候,偷偷溜出月影宫,去到了离朱的碧霄宫,可离朱那时却正在叩响寻竹倾云宫的大门。

  顾清和隐约感觉自己的时间已然不多了,那个神秘可怖的妖异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她的身边,也离她越来越近。

  从碧霄宫赶回月影宫时,她遇到了心事重重的寻竹,顾清和决定破釜沉舟,她要堵上自己的性命来相信眼前这个既有着天真烂漫的神态,又周身散发着侠义正气的小姑娘,决定将自己保守了十几年的秘密,都交到这个少女的手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