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青春的十二首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雨夜(一)

青春的十二首诗 石头小路2 2414 2019.05.12 08:30

  日子过得很快,大学生活已经来到了尾声。大四上学期的时候,很多人开始找工作了,林晓陆续申请了几个美国的学校,正在紧张地等着答复。几年的大学生活增长了他的见识,开阔了他的眼界,与其说更好地认识了这个世界,不如说他更多地认识了自己。唯有一事他无法释怀,那就是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莫轻寒的身影。

  海边回来以后,他和夏弯湾的关系越来越好,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夏弯湾在他心中有着独特的地位,他无法形容,不是友情,却胜过友情;不是爱情,却重过爱情。而夏弯湾,这个漂亮的女孩依然单身着,似乎要陪他看尽细水长流。

  星期六,林晓和夏弯湾一起去校外进行英语培训,听完了老师一番强大的洗脑励志言论之后,下课已是晚十点。

  “轰隆!”一声雷响,天空中的乌云即使是在这样的黑夜中也能看清,陡然间,倾盆大雨从天而下,瞬间洗刷了整个街面。

  “啊啊,我没有带伞!”夏弯湾伸手遮住头顶,准备找地方避雨。

  林晓不急不忙地从背包中拿出一把伞,笑道:“让你看看什么叫有备无患!”

  夏弯湾美丽的大眼睛一瞪,没好气地把伞抢过去,嚷嚷道,“拿来!”

  大雨如注,一下子淋湿了林晓的半边身子,他却踌躇着脚步,站在伞外。夏弯湾生气得噘嘴:“还不给姐死进来!”她的脸蛋泛起了红霞,也不知是不是雨淋的。

  林晓嘟囔道:“这本来就是我的伞嘛。”他本想多调侃几句,可是一靠近夏弯湾,闻到她那淡淡的香味,心中却泛起几分柔情,接过伞道:“我来打伞!”

  暴风雨下,他和夏弯湾默默行走着。天地间只有那漫天的雨声和两人的呼吸声,霓虹灯闪烁着的红光穿透雨帘,街面上氤氲着朦朦胧胧的红光,一切都是这么安宁。

  “林晓,回来了?”风万里看着林晓,古怪的笑,“今天过得开心吗?”

  “开——心!”林晓懒洋洋的回答,对他们的表情见怪不怪,222室的几个哥们现在一力撮合林晓和夏弯湾。

  “晓哥!”贺惊鸿下自习回来,看见了林晓,惊奇地说道,“你回来的路上没看见莫轻寒吗?”

  “怎么了?”林晓语气淡淡。

  由于林晓的缘故,222室的伙伴们对莫轻寒也的态度不算友好,赵惊鸿幸灾乐祸地说道:“可怜的孩子,好像是被赵明哲给甩了。”

  林晓顿了一下,没有说话。

  赵惊鸿说道:“她现在在赵明哲的宿舍门口淋雨呢!似乎是请求赵明哲下来见她一面。”

  “没这么狗血吧?”风万里可没什么同情心,“武凌,快拉开窗帘看看。”赵惊鸿的宿舍楼恰好与林晓的相对,武凌拉开窗帘,林晓一眼就看到了在宿舍楼外呆立着的莫轻寒。

  小小的屋檐挡不住狂风暴雨,林晓似乎都看到了莫轻寒湿透了的秀发,还有她脸上的水珠。昏暗的路灯照着她孤单的背影,让人揪心而又心疼。

  “赵明哲算是男人吗?”武凌这个沉默寡言的男生都愤怒了,“下来见一面怎么了,竟然让一个女孩子这样没有尊严地在楼下等他。”

  “似乎是赵明哲的父母希望他和张淑蕾一起,不同意自己的儿子与莫轻寒交往。”赵惊鸿总能打听到校园各种内幕消息,“这赵明哲也是废物,多大的人了,还让父母包办婚姻呢?”

  林晓静静地看着,心里的感觉无法言表。他嫉妒赵明哲,可以让莫轻寒如此放下尊严地在宿舍门口等着;他更感到心痛,因为他希望莫轻寒能活得幸福、开心。

  “你怎么了,林晓?”沉默而敏感的武凌发现了他的不正常,“你不是旧情难忘吧?”

  风万里和赵惊鸿大惊:“林晓,你可别再干什么出格的事儿。现在他们打打闹闹,那都是两口子的事儿,你横插一杠,很不合适。赵明哲和莫轻寒感情还是不错的,听说都要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林晓脸色难看,却强笑道:“我知道分寸,他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没说啥,现在我更不可能做什么了。我对莫轻寒,顶多算是柏拉图式的暗恋,算得了什么?”

  “很理智嘛,不错不错。”风万里拍着林晓肩膀,一脸欣慰。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点点扣人心扉。才坐了几分钟,林晓却感觉像是过了很久很久。冷冷的秋雨打在莫轻寒的脸上,更是打在他的心上。这又让他想起第一次见莫轻寒的时候,那时候的她,是怎样的光彩照人啊!

  “靠!”林晓在心中大骂自己,“这是别人的女朋友,我关心什么啊?”

  林晓天人交战,过了十几分钟,他看着窗外那个孤独站立的身影,再也忍不住,猛地站起身来,拿起一把雨伞,就往外冲去。

  “晓哥,别冲动啊!”赵惊鸿连忙起来拉林晓,却只摸到了林晓的一片衣角。

  “作孽啊!”风万里坐在床上看书,望着林晓的背影,哀叹了一声。他又用悲哀的眼神望向赵惊鸿,“你和张琦梦也是孽缘。”

  “大爷我打不死你!”赵惊鸿抄起凳子就往风万里床上扔,“你和花思雨连孽缘都没有呢!”

  夜已经深了,路上行人渐少。莫轻寒呆呆地站在宿舍门口,想着赵明哲已经睡了吧。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等,爱情就像橡皮筋的两头系着两个人,一方松手,疼的往往是另外一方。

  这么晚了,赵明哲终究没有下来,她对自己说道:“莫轻寒,你活该啊!”一切,都已经无法再挽回了。看着寂静无人的长街,泪水终于滑落在她的脸庞。

  “轻寒,回去吧!”莫轻寒惊喜地抬头,但发现不是赵明哲,而是林晓。

  林晓将雨伞凑到莫轻寒的头顶,他的心里又是何其的悲凉。他看见了莫轻寒抬头时眼中那耀眼的光芒,又看见那光芒黯淡了下去,自己终究不是那个她等的人啊!“赵明哲啊,不得不说我羡慕你!”林晓在心中自嘲。

  莫轻寒抹了抹眼泪,她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哭泣。

  真是坚强了很多呢。林晓微不可闻的叹气,说道:“赵明哲应该不会下来了,如果有什么想说的,明天再和他联系啊!”

  “算了,我们已经不可能了!”莫轻寒抬头看见赵明哲寝室的灯已经熄灭,她苦涩地摇头,接过了林晓的伞,准备回去。

  “很久都没有和你聊聊天了!”莫轻寒看着坑坑洼洼的路面,“上次你送我回寝室,都是几年前的事儿了。”

  “是很久了。”林晓说道。

  “呜呜——”莫轻寒突然哭了起来,磅礴大雨掩盖不住她悲伤的声音。

  “林晓。”莫轻寒一头扎进了他的怀抱,“为什么啊,为什么我和他就不能在一起呢,呜呜——”

  这撕心裂肺的声音扎入了林晓的灵魂,他的眼角都湿润了。为什么?他望着漆黑的苍穹,他倒想问问为什么啊?他最深爱的女孩子在他的怀中哭泣,却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

  林晓无声的苦笑,青春啊,将一盆狗血泼了他一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