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青春的十二首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雨夜(三)

青春的十二首诗 石头小路2 3031 2019.05.14 07:20

  月亮很明,透过窗外高大的树木群洒到了林晓的床上。风一阵一阵的,吹过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林晓睡得很不踏实,迷迷糊糊间他似乎又梦到莫轻寒在广场上跳舞,宛如精灵。那时候他还是初中,舞停的刹那,莫轻寒那张精致的脸正对着他,似乎近如咫尺。而她的眼光,将他擒获,再也无法逃离。他又梦到了夏弯湾,浅然一笑,淡淡的酒窝,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姣好的身段,让他感到心安无比。

  十一月,校园下起了大雪,大地一片纯洁。林晓穿着厚厚的风衣,漫步在漫天飞雪中,走在校园中间大道的那个拐角处,他碰到了莫轻寒——避无可避。

  林晓心里一阵惊慌,拉起帽子,转头就往回走。

  “林晓!”莫轻寒的声音在冷空气中响起,依旧清亮好听,“你是怎么了?”她跑上来,拉住林晓的右臂,“我究竟是做错了什么,你现在这样讨厌我了?”

  林晓停下脚步,望着莫轻寒,说道:“你没有做错什么,我也不讨厌你。”

  莫轻寒气呼呼道:“你为什么见到我扭头就走?即使是最普通的同学,我想也不至于如此吧?何况,我们的关系一直都不错的。”莫轻寒犹疑地望着林晓,希望得到一个答案。

  雪下如麻,染白了林晓的双肩,他望着远方黑暗处,直感觉这雪下得好孤独。他古怪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莫轻寒的脸在冷风中被冻的通红,她哈着气道:“你倒是说啊!”

  林晓又气又无奈,他喜欢一个女生这么多年,对方却毫无所知,莫非真的是自己隐藏得太好?

  蓦然地,一股冲动在心头涌起,林晓沉闷说道:“我喜欢你,我一直喜欢你,你知道吗?”这句话说出,林晓都惊住了,忍了这么多年,就这么表白了?此时此刻,林晓只想一吐为快。

  “这……”莫轻寒似乎也被吓到,看着林晓不好意思的笑笑,低下了头。

  林晓局促地望着莫轻寒,忽然悲伤一笑,道:“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你的室友知道,我的室友知道,赵明哲知道,除了你不知道。我躲着你,是我不想看到你和赵明哲在一起甜蜜的样子,我不想时时刻刻都被提醒自己是个不敢表白的胆小鬼,不想去幻想你还可能喜欢我,更不想做你的知心闺蜜让所有人来体会暗恋的伟大!”

  风雪呼啸,回应着他悲切的声音。在风雪中,林晓的心逐渐平静下来。这就是他的青春,他最炙热的感情只能像这风雪一般,永远冷漠的在心里飘荡。

  “所以,离我远一点,因为你随时可能刺痛我脆弱的心,行了吧?”林晓苦笑一声,像是在祈求,“我可能没有那么喜欢你,因为我真的很怕你在我面前不停地谈论和赵明哲的感情,你懂了吗?”

  林晓看着莫轻寒那惊呆了的面容,真想伸手去抚摸一下她的脸颊,然而这终究是不可能的。他长吁一口气,道:“不送你了,我该回去了。”

  莫轻寒一把拉住他的衣袖,明亮的眼睛看着林晓,闪烁着晶莹的泪珠:“对不起,林晓!”她抬头看着他,“对不起,我一直以为你是把我当一个很要好的初中同学而已。”

  “没事!”林晓深呼一口气,轻松许多,“是我一直没有勇气告诉你,我也没有勇气去认真地付出什么。”他背对着莫轻寒,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一切都过去了!”

  “我和赵明哲已经分手了!”莫轻寒轻声说道。

  林晓默默点头,风雪更加大了,他说道:“回去吧,雪下大了!”

  莫轻寒流下了眼泪,她用手挡着自己的眼睛,但林晓还是看见大滴的泪水从她脸上掉落。

  “我知道这样不应该,可是我真的当你是我的好朋友,每次伤心的时候,我都想起你。你知道,我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是和明哲待在一起,我并没有什么朋友。现在明哲和我分手了,我觉得好孤独。”莫轻寒越说越伤心,哭得都有些抽搐了。

  “别哭了,人总要长大的。”林晓犹豫了一下,拍了拍她的肩膀,“别哭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莫轻寒点点头,猛地扑入他的怀抱,大声地哭嚎起来。林晓僵住了,良久,他轻轻地拍打着莫轻寒的后背,就像哄小孩一样:“好了好了,都会好起来的。”

  莫轻寒抬起头,目光迷离地看着林晓。林晓看着她的眼睛,冰天雪地里,林晓却燥热起来,莫轻寒那薄薄的唇,离他是如此的近。林晓整个人就像触电一样,一时间竟无法动弹。他仿佛抱住的不是莫轻寒,而是一个可以放电的电源。他闻到了莫轻寒头发上淡雅的香味,他的手轻轻放在莫轻寒柔软的后背上,忘记了如何思考。风雪交加的晚上,他整个身子都温暖起来。

  他看见——莫轻寒的唇近了,近了,越来越近——最后贴在了自己的唇上!冰冷的唇带着泪水的苦涩,却点燃了林晓心中的火。他的理智在一瞬间被夺走,风雪一瞬间都远离了,他紧紧抱住莫轻寒,疯狂吸允着她粉嫩的唇。林晓紧紧地抱着莫轻寒,再也不想放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雪花都堆积在了他的帽子上,他松开了莫轻寒。莫轻寒温柔地看着林晓,林晓却不自觉地躲开了她的目光。

  猝不及防,林晓以为今天会是一个平静的冬日,但没想到这将是他一生中少有的几个冬日之一。他懵了,傻了,再也无法思考。世界变化太快,实在让他猝不及防。

  莫轻寒紧紧地握着林晓的手不松开,手心传来的温度让林晓有些无所适从。

  “送我回寝室好吗?”莫轻寒恳求地看着林晓,眼睛里满是柔情,让林晓心里一震。他微微一笑,握着莫轻寒的手,在风雪里走着。

  说什么呢,他不知道说什么。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却想起了夏弯湾,夏弯湾明亮的眼睛,在他的心里出现,那双眼睛闪烁着耀眼的光。夏弯湾甜美的笑容,怎么都无法从脑海里抹除。

  刹那间,林晓松开了莫轻寒的手。可是莫轻寒却自然地拉起他的手臂,紧紧地靠了上来。感受到手臂上的柔软,林晓心里不由得一荡,他感到自己的脸滚烫滚烫的。

  “林晓,周末陪我去听音乐会吧?”莫轻寒轻轻地说,“克莱德曼的钢琴曲演奏会哦,我一直想去听呢!”

  林晓的心很乱,他没有回应,一时间感觉整个世界都颠倒了。莫轻寒这是怎么了?这突如起来的热情,让他手足无措。

  女生宿舍很快到了,林晓的心中有了一丝慌乱,他突如很担心这个时候碰到夏弯湾。然而世事总是不遂人愿,在拐过十字路口的那一刹那,他看见了夏弯湾!

  夏弯湾显然也看到了他,远远的,他看到了夏弯湾探寻的目光。那目光似乎含着一丝嘲讽,一丝悲伤,一丝质询。

  林晓迟疑了,但他无法停住自己的脚步,他默默地走向夏弯湾,他看着夏弯湾默默地向他走来。

  走近了!

  “林晓!?”夏弯湾打了个招呼,随即看向莫轻寒,“轻寒!”

  莫轻寒松开了林晓的手臂,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口气,终究什么都没说。林晓局促地站着,喊了一声:“弯湾!”

  而夏弯湾快步地走过了,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般。林晓驻足很久,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说些什么!

  ……

  林晓和莫轻寒要去听克莱德曼的音乐会,这是什么剧情?222室的小伙伴们惊呆了!

  风万里哂笑着摇了摇头:“毕业季越来越近,大家都在忙着分手,你却要开始追求了,还真是一大奇观!”

  武凌在床上“哼”了一声,鄙视的看了一眼林晓,意味深长地叹道:“感情债,不好背啊!!”他说完翻了个身,默默地看起书,留了一个背影给大家。

  林晓知道自己是被鄙视了,室友们都觉得他有病,无缘无故地又和莫轻寒混在一起。赵明哲一分手,林晓这个备胎就上阵了。他转头看向贺明哲,要说备胎,贺明哲可是想当也当不上啊。

  不成想贺明哲早已双手拇指向下,像是看着大傻一样看着林晓。

  “唉!”林晓深深叹了一口气,这都什么事啊!他摸着自己的嘴唇,莫轻寒吻了自己?初吻就这么没了?林晓的心里很复杂,望着桌面发呆,莫轻寒啊莫轻寒!夏弯湾啊夏弯湾?

  ......

  雨落得最美的季节,不是江南

  雨下得最凄苦的地方,不是夏天

  短小的腿在飞溅的雨水中奔跑

  成熟的心只会被禁锢在一个房间

  ......

  竹林窸窸窣窣地响动着

  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青石板和泥土的气息

  带着水润的清香

  ......

  小草在雨水的滋润下长着

  鱼儿在点点涟漪中冒了头

  万物都在聆听着雨声

  而我则静静地感受着万物

  ......

  清晰的是那模糊的痛苦

  模糊的是那永恒的无奈

  我仿佛站在世界里

  也仿佛站在世界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