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青春的十二首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暗相思(二)

青春的十二首诗 石头小路2 2825 2019.04.13 09:10

  阳光从树丛穿过,透着明媚的忧伤。

  大学的第一堂课是现代文学,经济学院三个班加起来总共不到一百人,此时都满满当当地坐在教室里。许多人都禁不住左顾右盼起来,观察着未来的同学。

  “林晓,好多美女啊!选择H大果然没错。”贺惊鸿用手肘顶了一下林晓,她现在看到美女眼睛就发亮,激动得像只发情的猴子。

  “能不能别这么猥琐?”林晓真有些受不了,美女美女美女,这个家伙就是个色情狂。他拿书扇开贺惊鸿,“你是来上课的还是来谈恋爱的?”

  林晓看了一眼周围,H大一比五的男女比例名副其实。教室坐满以后,仔细一扫,坐着的基本全是巾帼英雄。男生们就像杂草,零零星星地长在教室里。

  “阴盛阳衰啊!”风万里感慨,心里升起一种深深的孤独感。

  “我听说,上一级中文院只有一个男生!”贺惊鸿一脸羡慕,“无可争议的院草,真是幸福的男人!”

  林晓乐了,这事儿他知道。去年中文院开年级大会,所有的女生先到齐了,只有这个师兄未到。当所有人都翘首以盼的时候,教室的门被推开,闯入眼帘的是一个瘦弱至极的男生,长着一脸麻子。可想而知,师姐们的心劈里啪啦碎了一地。

  “哟,夏弯湾她们来了!”贺惊鸿眼神犀利,像是雷达一样,总能在第一时间发现美女的存在。

  “小声点行吗?”武凌有些内向,脸都红了,感觉这货有点丢人。虽然是222室,但不能真这么二啊!

  夏弯湾四人一进门,顿时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她们是最娇艳的花朵,十分引人注目。这四人坐在了前排的位置,离林晓几人很远。贺惊鸿见到后,又是几分喟叹,显得非常遗憾。

  ……

  “同学们,开始上课!”上课铃刚响,一个中年妇女手拿两本书,面无表情地走进来,讲起了现代文学。

  “疯了啊,初高中语文老师随便来一个,都比她讲得好!”贺惊鸿哀嚎过后,倒头就睡。温暖的阳光从窗口洒入,微风袭来,带来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唤声,正是睡觉的好时节。

  “让这样的老师来讲下午第一节课,真是绝了。”林晓心生无奈,这个教授不像是在讲课,倒像在念经,说话一点起伏都没有,声音正好催眠。

  风万里干笑几声,拿起手机,开始鼓捣起来。武凌一声不吭,从抽屉抽出一本厚书——《追忆似水流年》,去书里神游了。

  林晓抬眼一看,前面的同学睡倒了一片。坐在第一排的学霸们,也有几个在阵地上阵亡。但有几个学神,一个个意志坚定地看着红皮书,林晓定睛一看,竟是《托福英语单词大全》!这些学神的毅力让林晓头皮发麻,都是可以替代唐僧去西天取经的人啊!

  “现当代诗歌有几个代表性的人物和流派,在文学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笔。比如徐志摩,新月派代表诗人,他的《再别康桥》,相信大家都读过,音律柔美,令人心醉。下面,哪位同学来给大家现场朗诵一首自己最喜欢的现当代诗歌?”

  一片沉默,当然没人理她……

  然而教授却早已习惯,她扫视了一周,看见端坐着的林晓,在一群睡着的学生堆里显得尤为突出。教授不禁眼睛一亮“哎,那位同学,你似乎对我讲的课很感兴趣,你来背背吧!”

  “……”林晓抹汗,嘴角都在抽搐,不是自己认真,而是同学们太不给力啊。这教授也太自作多情了!他在心里暗暗诽腹:“对你讲的课感兴趣你很意外吗?”一不小心就把新生第一次发言机会抢到了,他心里极度不愿意。

  “同学,你叫什么?”教授看着林晓,终于露出些许笑意,很久没见过这么喜欢她课程的学生了。她看见林晓在座位上做得笔笔直直,觉得终于能够得天下英才而教之。

  “林晓!”林晓有气无力地回答。

  “啊?”一声轻微柔美的惊讶声传来。夏弯湾的一个室友,那个长相比较甜美的女生,正回过脸来,一脸惊奇地看着林晓,眼神莫名。

  林晓看着她清秀的面庞,心里也是莫名一动,似乎触碰到了哪个弦。

  “你最喜欢哪首诗?来,背给大家听听!”

  “戴望舒的《雨巷》。”林晓委实不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背抒情诗。

  “恩,一首具有忧郁的美感的诗,不错不错,背背看。”教授来了几分兴致。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仇怨的姑娘……”诗歌太美,让他想起了往事,不经意间便动了几分真情。

  不少人抬起头来,诧异地看了看他,似乎没想到一个男生会选择这样一首多愁善感的诗。前面坐着的夏弯湾侧着身子,回头看着林晓,一脸微笑,频频点头,似乎沉浸在诗的意境中。刚刚回头看林晓的女孩子却是埋头看着课桌,一动不动,像是听得很专注,也像是完全没有在听。

  “恩,很好,请坐!”教授表示很满意,看了看班名册,又点了一个名:“这名字不错,漠漠轻寒,很有诗意的名字——莫轻寒,你来点评一下刚才林晓同学背的这首诗。”

  “哐当。”还没等莫轻寒站起来,刚准备坐下的林晓一下子没坐稳,直接摔到了地上。

  莫轻寒?怎么可能?是她吗?

  林晓慌忙站起,视线不由自主地游走,只见一个女孩应着老师的点名站了起来。竟然是她,真的是她!林晓错愕,正是刚才回头看她的女生。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莫轻寒,这是他无法忘记的一个名字,是他心里最深的记忆。他的初中同学,他懵懵懂懂的初恋,便是这个名字,那是一个少年最初的情怀。

  是她,的确是她!

  林晓的心中五味杂陈,各种情绪如翻江倒海般涌出。他一直有种偏执的感觉,觉得自己和莫轻寒还能有缘再见。相隔多年,他们终于再次见面,可是却已经认不出彼此。

  林晓仔细看着莫轻寒的侧脸,她一头乌黑的秀发拉得笔直,遮住了小半边的脸蛋。眼神明亮又略显忧郁,眉头微皱时,像是一朵风中的花骨朵,让人感到几分揪心。此刻的莫轻寒,既有梅花的高冷,又有玫瑰的风情。

  仔细辨认会发现,莫轻寒的脸上、眼睛中,还依稀透着年少时的影子。一个人的相貌可以改变,但那脸型,那眼神中的色彩,很难改变。林晓的心莫名激动起来,世事飘零如水,在这个变幻万千的世界里,还能有如此缘分,只能说是天意使然。

  真的是她!林晓的心在颤抖,一瞬间,他竟有种想哭的感觉。时间啊,改变了太多,但他却无法磨灭他心中的这道倩影。

  恰在此时,莫轻寒明眸转动,又瞥了林晓一眼。看见林晓震惊的眼神,她也是微微一笑。

  林晓的心不争气地“砰砰”乱跳起来,既慌张又忙乱。“她认出我来了?”林晓不敢确信,当年的他和莫轻寒没有半点交集。一个是天之骄女,另一个是默默无名的无赖小子。恐怕莫轻寒也想不到,当年的那个泼皮小子林晓也能考上H大吧?

  林晓倦意全消,整节课都心猿意马。他不停地阻止自己看向莫轻寒,却办不到。莫轻寒像是一个强大的磁场,吸引了他所有的心神。

  直到下课,林晓才六神无主地站起,心乱如麻,不知道要做什么。要上去打个招呼吗?他定了定神,壮了壮狗胆,鼓起勇气走了上去。

  “你刚才背的诗很有趣啊,林晓。”这时候,夏弯湾热情地招手喊他。

  林晓看到莫轻寒站在夏弯湾身后,心都要跳到喉咙了。莫轻寒一脸沉静,正定定地看着林晓。林晓仔细端详着她,现实中的莫轻寒与记忆中那道最美的风景重合,梦幻的身影一旦成真,林晓只感觉这梦太过唯美。

  “莫轻寒?”前言万语,最后只凝结了一个短短的问句。

  “林晓。”莫轻寒点点头,微微一笑,喊出了他的名字。

  相逢一笑,莫逆于心!林晓明白了,最好的相遇是在容颜已改的多年以后,互相还记得彼此的名字,以及那些在岁月的风中沉默多年的往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