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青春的十二首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暗相思(三)

青春的十二首诗 石头小路2 4349 2019.04.14 08:51

  开学过去一个月,林晓默默地关注着莫轻寒。他远远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就觉得莫名安心。凡是莫轻寒出现的时候,他的心神就被吸引过去了。那一刻,林晓已不为林晓,而是一个虔诚的和尚,见到了神圣的佛陀。

  本想直接开口请莫轻寒吃饭,理由都想好了,初中同学叙旧嘛,可是却始终没有勇气说出来。十八岁的他已经失去了当年的肆意无忌,曾经的混混林晓似乎已经长成了一个腼腆的大男孩,眼睁睁地看着上天赐下最珍贵的礼物,却不敢伸手去接。

  “老二,你是不是喜欢莫轻寒?”风万里目光灼灼地看着林晓。222室的伙伴们集体将林晓围了起来,像是要开批斗大会似的。

  “没,没有啊!”林晓有些猝不及防,梗着脖子回答。

  “切——”大家异口同声,一致鄙视他。贺惊鸿更是竖起中指,狠狠的在林晓眼皮底下晃动着。

  “别骗我们了!傻子都能看出来。”武凌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每次看见莫轻寒,你就像丢了魂似的。还有昨天,你从教学楼的窗户往外看,是在看莫轻寒吧?妈呀,一直看到莫轻寒背影消失,至少看了五分钟,五分钟啊,一动不动,眼皮都没眨一下。”

  “没有吧?我是在看风景。”林晓狡辩,脸红了。没想到武凌这小子平时一声不响的,观察倒是很仔细。他完全没意识到是自己表现得太明显。

  “人证物证俱在,我们是不会冤枉你的,你就招了吧!”贺惊鸿笑嘻嘻地勾住林晓的肩膀,“晓哥,是兄弟就别骗我们!既然是我们晓哥看上的女人,兄弟们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帮你抢过来。”

  “说什么呢,你以为是抢压寨夫人啊?”林晓拍掉贺惊鸿搭在肩膀上的手,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贺惊鸿,这家伙放在古代绝对是干绿林勾当的好手。他看着几人热切的眼神,感觉实在瞒不住了,索性说道:“我们初一是同学,那时我就很喜欢她了。”

  “啊?”贺惊鸿一声惊叹,竖起大拇指:“晓哥,你早恋啊!真是深藏不露。”

  “砰”的一下,林晓一巴掌拍在贺惊鸿的脑袋上,“早恋什么啊,是暗恋。”

  “咳咳!”风万里也有些激动,“林晓,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这是我们222寝室这个大家庭的事儿。现在我郑重宣布,222寝室召开集体作战会议,会议主题——林晓的情路历程以及未来的攻略方向。首先,请林晓同志讲一讲那过去的故事。”

  林晓苦笑:“过去没故事啊!”

  说好的八卦怎么没了?贺惊鸿大急,他开导林晓:“晓哥,说出来嘛,只有知道了你的过去,我们才能更好筹划你的未来。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一步就是知己。”

  林晓一挥手,打断了他的瞎掰:“我说的是真的,初中的时候,我是街上有名的小混混。莫轻寒是班里典型的三好学生,你说我们能有什么交集?”

  “你是混混?”贺惊鸿眼睛都突了出来,看着现在如谦谦君子般的林晓,捂头说道,“晓哥,你真是太能装了,差点被你的外在形象给蒙蔽了,原来你是披着羊皮的狼啊。”

  ……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一见钟情是什么感觉?是莫轻寒告诉了林晓这个答案。

  时间倒退六年,那时的林晓可不是现在的林晓。当时的他是班上最让老师头疼的学生,牢牢霸占着班里倒数第一的位置。他认了街上一个比他大几岁的男孩做大哥,“大哥”对他不错,经常带他混迹于各个游戏机厅。

  班主任周老师曾经这样对林晓的父母说:“你们不要指望这孩子成材了,好好把他养大成人就行!”

  那时的林晓是蒙昧的,他的生命中没有好恶,没有是非,没有美,也没有丑。他可以在楼顶上怒骂看不顺眼的老奶奶,可以在课堂上满不在乎的呼呼大睡,可以在大街上扒女孩子的裙子,可以在山上路上无来由地疯狂奔跑。

  周老师屡次无奈摇头,用林晓老家的说法是:“这孩子整个是雾的!”

  事实证明,周老师错了,一个雾了的孩子也会有拨云见日的一天。

  升入初一,为了不让林晓打扰其他同学学习,周老师把他安排在教室第一排座位的最右方,坐在大门旁边。这个号称教室死角般的位置,被林晓牢牢占据着。

  林晓喜欢这个位置,因为在这里,他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儿,可以肆意地看教室外面的风景。

  更因为在这里,他邂逅了——莫轻寒。

  还记得莫轻寒转学过来时,已经是开学的第二个月。林晓正在上早自习,他端着语文课本装模作样的读诗。那天的阳光似乎格外明亮,带着露水的气息。

  莫轻寒的出场是平淡无奇的,没有华丽丽的背景音乐,也没有激动人心的隆重登台。只有清晨的几缕阳光,透过窗外枝枝蔓蔓的叶子,轻轻洒在莫轻寒的脸庞上,洒在林晓的课桌上,洒进了林晓一生的记忆里,洒成了他一生都无法忘怀的美景。

  有时候你不得不佩服命运的安排,亦或是世事的巧合。当莫轻寒推开教室大门的那一刹那,林晓百无聊赖读着的正是戴望舒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

  那一天的莫轻寒,就这样站在门边,静静地听着林晓蹩脚的朗读。林晓也第一次感到,诗歌原来真的是活的,它完全窥视了一个人心中最深沉热烈的感情。也许就在那一刻,他重新地认识了这首诗,认识了这个世界,认识到了生命中那些美好的光芒。

  有史以来第一次,他读出了自己的真情,也许是读给眼前这个女孩,又或者是读给他尚未开化的生命。

  林晓记得那天莫轻寒的眼睛,像是哭泣着的闪耀着的星辰,深邃、明亮而又忧伤。

  林晓有时候会想,曾经那个在门边目不斜视的女孩,是否听到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孩,将她融入了诗中?莫轻寒之于林晓,便是这丁香姑娘一样的存在。

  他觉得自己和莫轻寒之间有一种缘分,这是上天注定的,或者是所谓的木石前缘?从那一刻起,林晓有些相信命运了。他觉得,碰上莫轻寒,喜欢上莫轻寒,就是他的命。

  上天安排了一出好戏,让一个女孩像是开天辟地般,闪电般地划入了一个男孩的心。林晓青春中最炙烈的情感,就这样迸放和起航了。

  莫轻寒的美,是由内而外的美!林晓记得,那时的莫轻寒喜欢扎花苞头,穿淡绿色长裙。仅仅初一的莫轻寒已经是一个美人胚子,她像是一朵破土而出的牡丹。明眸皓齿,身段苗条,气质出众,端庄秀丽,所有的褒义词不足以形容其万一。

  当时林晓在班上有三个铁哥们。一次,大家约定说出心中最喜欢的女孩。

  “莫轻寒!”第一个哥们说道,眼中闪烁无限喜悦。

  “莫轻寒!”第二个哥们微微尴尬,还是说出了这个名字,与前面的哥们相视一笑。

  “不是吧,怎么都喜欢莫轻寒?我也是!”第三个哥们大喊,面色潮红,有种人生得遇知己的感觉。

  谁说小孩子没有审美观,小孩子的眼光往往是最真实的。可是小孩终究是小孩,说着说着,有人就急了。

  “不行啊,莫轻寒只有一个,我们怎么分?”第一个哥们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喊道,“我第一个说的,莫轻寒是我的!”

  “凭什么?”第二个哥们气得眼睛都瞪出来了,几年的哥们情谊终于被一个名字打败。“谁跟我抢莫轻寒,我拿刀捅他!”

  “吵什么吵?一个莫轻寒就把你们弄成这样?”林晓真被气炸了,他觉得就凭这几个哥们也敢喜欢莫轻寒,真是岂有此理?莫轻寒这样美丽的女孩,像是天使一样,连看都不能多看。

  不知道是什么心理作祟,他大声吼道:“莫轻寒有什么了不起?我就不喜欢她!”他至今都还记得当时几个兄弟都用很敬仰的眼神看着自己,大概是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不喜欢莫轻寒的牛人吧?

  林晓对于莫轻寒,只能算是暗恋。天不怕地不怕的林晓在心里隐隐敬畏着莫轻寒,对于她,林晓从来都是远视。莫轻寒不经意间投来的眼神,他都忙不迭的回避,然后心脏砰砰乱跳。

  莫轻寒太优秀了!成绩突出,能歌善舞,人缘好,相貌佳,上天似乎独独钟秀于她。而林晓呢,他的世界与莫轻寒不同,他坐在最边缘的地方,干着最不着调的事儿。

  整整一年,他从来没和莫轻寒说过话。在班级举办的节目里,他聚精会神地听她唱歌,声音醉人心扉。他在最远的地方看她跳舞唱歌,看着她赏心悦目的一举一动。在最角落的位置上听她诵诗读书,完全忘记了自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林晓突然想改变自己,想接近莫轻寒的世界去看看。但一年后,莫轻寒转学了,她像是一道雨后的彩虹,只留下一个美丽的倩影,这倩影光辉了林晓的一生。再后来,林晓跟着的黑社会大哥砍死了自己的父亲,坐牢去了。

  混混林晓终于知道自己不适合混,他也不想再混。结果一努力,他考上了不错的高中,最后又考入了H大。

  ……

  “编,继续编。”贺惊鸿听了林晓的往事,总觉得太过玄奇,这是写小说呢还是演电视剧呢?

  “林晓同志,请严肃地回答接下来的这个问题,现在,你还喜欢莫轻寒同志吗?”风万里问道。

  “不知道,其实我并不了解她!只是想到她我就很开心,看到她我就很知足。”有时候林晓自己都怀疑,自己是喜欢莫轻寒这个人呢,还是在喜欢这种貌似深情的感觉。时隔多年,这真的已经很难分清。

  贺惊鸿一脸恶心状:“晓哥,醒醒啊,别花痴行吗?这不像你啊,倒有几分像我。”

  “那,你想追她吗?”即使是武凌这样沉默的人,也禁不住燃烧起八卦之火。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林晓摇摇头。在他的心中,莫轻寒是神圣的,是不能被追求的。她是他心中的圣坛,可望而不可即。

  “老二,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应该大胆的去追她。否则当她名花有主的时候,你会后悔莫及。”风万里道出一个残酷的事实,“永远不要小看别人的速度,像莫轻寒这种等级的美女,我敢保证,打她主意的男生可不少,你的对手很多啊!”

  “就是就是。”贺惊鸿点头不止,“你看万里,这才开学多久,这情书就收到好几封了。看看,现在女生都比你主动得多。咱不是万里这种等级的帅哥,想要吃肉,还是要自己动手啊。”

  “不会吧,那怎么办?”林晓真的很乱。

  “简单,第一步,打电话发短信,请她出去吃饭。你不是不了解她吗,多接触接触就了解了。”武凌出谋划策。

  “不合适吧?”林晓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他觉得这几位兄弟是特别想看一出狗血剧,现在正要逼他拉开剧幕。

  “有点出息行吗?”贺惊鸿一看林晓这样子就来气,“还曾经是混混呢,我看你比混混都不如,真是丢混混的脸!”

  林晓一阵子头大,感觉这是要逼上梁山的节奏。虽然这梁山他本来就想上去,可是他还没准备好啊。

  “唉!”风万里看着林晓这一副怂样,无奈地叹叹气,说道,“谁让我是你兄弟呢,这种时候,就轮到本帅发挥作用了。这样吧,过几天我约她们寝室一起举办联谊活动,林晓,你要把握机会啊!”

  “风大帅,这行吗?”贺惊鸿比林晓还激动。宿舍联谊是H大的老传统,新生入学的时候,男生宿舍会邀请一个女生宿舍组织联谊活动。这是个非官方行为,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才的学长想出来的,简直是恋爱交友的超级平台啊。

  “且看本帅出马,必定马到功成……”风万里拍着胸脯保证,彪了一句京戏,一脸春风状。虽然不忍直视,但林晓和贺惊鸿还是把他好一番奉承。

  是夜,林晓心绪难平。他摊开日记本,风骚地写了一首诗,表达自己再次遇见莫轻寒的喜悦难安的心情,题为《暗相思》:

  岁月是一场梦幻,

  爱情经历了长眠。

  那梦里时常流淌的,

  是你若有若无的脸。

  ......

  蝴蝶轻舞彼岸,

  清泉涌入心间。

  那使我恍然若失的,

  是你回眸一笑的嫣然。

  ......

  花开寂静无声,

  春来风意自暖。

  那使我们再次相遇的,

  莫不是传说中的因缘?

  ......

  光阴流过四季,

  晚霞红透天边,

  那脑海中依然浮现的,

  是你星月般闪耀的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