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青春的十二首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朋友(三)

青春的十二首诗 石头小路2 4561 2019.04.29 07:30

  春天的早晨黄莺鸣叫,好听的声音让林晓想起了夏弯湾。他似乎还闻到夏弯湾身上那股好闻的香气,这个开朗乐观的女孩像是一股夏天的弯弯泉水,温柔地浸润了他的心。

  窗外是一排槐树,蓬松松的叶子呈伞状散开。在清晨的阳光下,叶子似乎戴上了晶莹剔透的玉珠。微风飘过,珍珠似的树叶串串飞舞,如一条条柔软耀眼的白练,又像夏日晚上天空中一闪而过的流星尾巴。

  林晓翻身下床,盯着窗外,无端想起了莫轻寒。她那端庄无暇的脸在林晓脑海中不停浮现,让他感到一瞬间的痛苦和悲凉。然而他又自顾地笑了,世界这么美好,岂能自怨自艾,不知欣赏?在美丽的春天,当然要尽情享受上天赐予的美景。

  他出门去吃早餐,只觉阳光在自己身上一寸寸地爬行,春风诉说着万花喜悦的心情。春天来了!林晓不由得升了个懒腰,畅快无比。然而一口长气还未吐出,他便在丁字路口上看见了斜角处的莫轻寒和赵明哲。

  “他们又在一起了吗?”林晓想,他竟然不自觉地露出淡淡微笑。这两个人真的很配啊,男的貌若潘安,女的美若天仙。只见他们手拉着手,在一棵高大的梧桐下谈笑着。初晨的阳光衬托出莫轻寒的轮廓,身影绰约,琼鼻高耸,美得让人心惊。

  林晓远远的避开了,他看见莫轻寒那幸福的笑靥,在晨风中绽开,林晓心中默默为她感到欣喜。世事总是如此,在某个角落可能有落寞的人在失声痛哭,但在另一个角落,也有人在品味着人生难得一遇的幸福。晨风怡人,林晓一瞬间似乎看开了,缘分不可强求。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熙熙攘攘的校园生活一如既往地向前缓慢前进着,青春的欢声笑语弥漫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H市的春天有漫天柳絮飞舞,像是鹅毛大雪一样飘下。林晓的心便如这无根的柳絮,在岁月中漂泊,漫无目的,没有痛楚,也没有快乐。

  “找点有意义的事情做吧。”风万里给出了忠告,“没有了她,你的生命依旧可以过得精彩。美好的青春,大好的年华,不要浪费了。”

  “你说得对,‘心灵大师’。”林晓说道,“是时候该去干一些有意义的事了。”

  整天呆在学校里,来来往往的都是帅男靓女,时间久了,也深觉乏味。林晓申请了一个支教项目,周末的时候去H市的一个远郊区县小学支教。

  礼拜六,天蒙蒙亮,H大支教的同学们便坐在了一辆大巴上。他们需要在九点钟之前赶到这个小学,然后晚上再乘坐大巴回来。

  “弯湾?”林晓刚登上大巴,便愣住了。

  “林晓,你也去支教?以前怎么没看到你呢?”夏弯湾同样惊讶地看着林晓。

  “刚报名的。”林晓想起了那天醉酒的情景,他似乎记得自己曾抱住了夏弯湾,那种美好的感觉让他心悸不已。他坐在夏弯湾旁边,又闻到了那股处子的幽香,禁不住脸色发红。

  夏弯湾上穿一件白色长袖,显得风姿绰约。下着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勾勒出美丽的臀形和修长的腿部。

  “她的美倒不逊色于莫轻寒。”林晓暗自想道,突然他的心中暗自一惊,怎么又想起莫轻寒了?

  “那天谢谢你扶我回宿舍。”林晓说道,“本来说想请你吃饭当面道谢的,一直也没有机会。”

  “你太假了。”夏弯湾崛起粉嫩的嘴,红唇显出几分诱惑,“这么久你都不提,现在看到我才知道说好话,我看你压根就是不想请我吃饭吧。”

  “不是的,我本来预定周末来着……”

  “行了行了,别狡辩了。”夏弯湾闪烁着美丽的大眼睛,充满狡黠和欢乐,“即使你请我吃饭,本姑娘也是不会答应的,本姑娘是随随便便和男生出去吃饭的人吗?”

  “哦,这样啊,那我不请了,正在担心口袋里的钱呢?”林晓嘻嘻一笑,总想逗逗夏弯湾。

  果然,夏弯湾生气地崛起了小嘴:“小气鬼——”她摇了摇头说道:“不行,饶了谁也不能饶了你,本姑娘辛辛苦苦扶你回来容易吗我?我要回去选个吃饭的好地方,狠狠宰你一顿。”

  “哈哈,应该的。能请美女吃饭,真的是太荣幸了。”林晓真心想感谢下她。这个纯洁乐观的女孩总能给人带来快乐,带来温暖。“那天晚上和你一起出去吃饭的男生是罗秋阳吧?那天他看我的眼神,赤裸裸的酸意啊!”林晓颇有几分自鸣得意。

  夏弯湾直接给了他一个大白眼,说道:“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句话又让林晓想起了那天拥她入怀的情景,美人如玉,温软生香。夏弯湾似乎也想起了什么,有些脸红。顷刻间,两人都陷入了一种不能言明的尴尬。

  “你们发展得如何了?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喜欢你。”林晓突地问道。

  夏弯湾无奈说道,“罗秋阳人是挺不错的,他这个人是典型的书呆子,在很多别的事情上都傻傻的,很单纯。不过他也比较自我,我不太喜欢他。”

  “哦,怎么说?”林晓倒是不知道罗秋阳还有这个缺点。

  “比如吧,一起吃饭,点菜的时候几乎不问我的意见。我去图书馆自习,一碰到他他就大喊大叫,让我坐他旁边的位置。图书馆的同学都看着,非常尴尬!”夏弯湾扶着额头,一脸无奈。“其实我挺烦他的,说实话有时候我都想吼他几句,现在真是躲都躲不过。”

  “哈哈!”林晓大笑不止,“我说罗秋阳怎么喜欢你呢?原来是这么逗的一个人,这样我就理解了。”

  什么意思?夏弯湾气得柳眉倒竖,瞪大眼睛喊道:“林晓,你给我滚下车去!”

  “素质,请注意素质,开个玩笑而已。”林晓狂乐。

  “你和轻寒现在怎样了?”夏弯湾也不忘记插刀子。

  “咱能别聊这个话题吗?”林晓脑门冒汗。

  将近八点,到了红旗路小学。远郊的风格外的大,绿油油的庄稼此起彼伏,传来一阵阵沁人心脾的泥土气息。

  “各位同学注意啦,各位同学注意啦!”一个大四学长喊道,“本次支教的同学一共12人,将被平均分配到6个班中。新老搭配,两人一组。今天的活动安排是……”

  “我是新人,你是老人。”林晓指了指自己和夏弯湾,“带我玩吧。”

  夏弯湾又给了林晓一个大白眼,指了指带来的一大堆小礼物,说道:“把这些礼物都抱起来,跟我走,新人!”

  “哎,这么多东西都让我一个人抱着啊?”看着大步往前走的夏弯湾,林晓一脸无奈,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他背起一个大包,里面放了几十个大熊小熊,又抱了大盒小盒,在后面屁颠屁颠地跟着。

  “同学们,看看谁来啦!”夏弯湾推开一个教室的门,开心喊道。

  “弯湾姐!弯湾姐来了。”位置上的都是二年级的学生,与夏弯湾很熟络。

  “大家好!”夏弯湾看着前排的一个女生,“诗诗,感冒好了吗?”

  “已经好了,弯湾姐,你给的药真管用。”这个名叫诗诗的小女孩,左臂上挂着一个“二条杠”,估计是班里的干部。

  “今天,我给大家介绍一位大哥哥,以后周末就由我和他来带大家活动,好不好?”夏弯湾笑着看看林晓。

  “好!”孩子们一下子安静下来,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子上,满含期待地看着林晓。

  看着那一张张纯真的脸,林晓感到自己突然回到了纯真无邪的小时候,那时候他可不是这样的乖娃娃啊!林晓竟然有些紧张起来:“大家好,我叫林晓,你们可以叫我林哥或者晓哥,很高兴认识大家。”

  “晓晓!好好玩的名字,好像女生哦。”名叫“诗诗”的女生竟然直接叫他“晓晓”,很多孩子开始起哄。

  “你和弯湾姐是什么关系?”这个小女孩名叫王诗,纯洁的眼睛中满含八卦之火,“你们是男女朋友吗?”

  “你确定这是你教出来的学生,你平常都教他们什么了?”林晓大惊。

  “时代变了,boy!不要以为还是我们的年代啊,现在的孩子太早熟。”夏弯湾一脸无奈地看着林晓。

  “在一起,在一起!”孩子们大声起哄,“来一个,来一个!”王诗非常大胆,过来就拉着林晓的手,往夏弯湾的手凑过去。

  “……”林晓深深震撼,感觉自己不是来支教的,简直是被支教的。

  “大家都坐到座位上,上午的活动要开始了。”夏弯湾喊道,“再不听话姐就要生气了。”

  孩子们看着夏弯湾严肃的表情,还是有些害怕。林晓连劝带哄,把他们都哄回了座位。

  “今天上午呢,主要是带大家阅读名著。”夏弯湾说道,“上一次我们读的是什么书呢?”

  “基督山伯爵。”孩子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好,上次我讲到了唐泰斯从伊夫堡监狱逃了出来,那么,他接下来会做什么呢?”夏弯湾看了看孩子们,“谁读了下面的故事,愿意为大家朗读一下吗?”

  “我,我读了!”一瞬间,有许多只手举了起来。

  “严立群,请你来为大家讲讲,好不好?”夏弯湾点了一个孩子,“同学们给点掌声,鼓励他一下。”

  严立群有些内向,窘迫得脸红,一双敏感的眼睛怯生生地看着大家,像是一头受伤的小兽。

  夏弯湾微笑地看着他,眼神中充满善意:“来讲讲吧,你可以的。”她温暖的眼神像是一道亮光,期待的眼神中没有一丝不耐。严立群鼓起勇气,拿起小说,慢慢地往下读。夏弯湾总是面带笑容,频频点头。严立群不认识的字,她会写在黑板上,带着大家一起学习。小男孩深受鼓舞,越读越流利。

  教室中一片安静,唯有严立群稚嫩的声音响起。林晓看着夏弯湾,再次被她的温暖所打动。这个时候的夏弯湾,美丽得无语伦比。她给了一个孩子表现自己的机会,给了一个孩子温暖与自信。

  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他们总是用自己的光照亮别人的路,用细腻柔和的心来包容充满棱角的社会。于是,他们身边的人会觉得幸运,从此,人生路上不再孤独,也不必害怕。

  夏弯湾,也许就是这样充满正能量的人吧。

  上午读书写字,下午陪孩子们一起玩耍。林晓亲切真诚,很快和孩子们打成一片。以王诗为首的一群孩子缠着他不放,问道:“晓哥,你多大了?”——“晓哥”是林晓多次争取才换来的称呼,开始喊“晓晓”来着。

  “十八岁,比你们大很多哦。”林晓笑道。

  “真的没交女朋友吗?我觉得你和弯弯姐很合适的。”王诗调皮捣蛋,十分八卦。

  “看看星座合不合适。”沉默寡言的严立群也来凑热闹。

  “……”林晓再次被噎住,“别瞎说,你们弯湾姐会生气的。”

  “我不怕!”王诗撅了撅嘴,却再也没敢多说。林晓心中暗乐,这群孩子很怕夏弯湾,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手段,降住了这群小捣蛋鬼。

  “你都成年了啊。”王诗有说。

  “是啊,十八岁成年嘛!”

  “那你怎么还没有女朋友呢。”王诗问。

  “成年了不一定要有女朋友啊。”林晓被这女孩打败了,怎么总能绕到“女朋友”的事儿上呢。

  “可是我妈妈说,人长大了就要娶媳妇啊。你都没有女朋友,怎么娶媳妇?”王诗一脸茫然。

  “诗诗,我们聊点别的好吗?”林晓看着夏弯湾笑得掩不住口,也是非常无奈。

  ……

  “好开心。他们很喜欢你呢。”回来的车上,林晓望着窗外,有些念念不舍。孩子们总是这么让人喜爱。

  “孩子们都很单纯,他们才二年级,只要对他们好一点,他们就会很开心。”夏弯湾的脸上有掩盖不住的得意,显然为得到孩子们的认可而高兴。

  “那个叫严立群的孩子,你故意点他朗诵的吧?”

  “是啊,因为他很内向,我希望他能够逐渐融入这个集体。希望所有的孩子,小时候都能开开心心的。”

  “是啊!”林晓在心中补了一句,也希望你这样的女孩一辈子都是开开心心的。“以后这样的活动要多参加啊,老人,捎上我哦。”

  “没问题,我带你,新人!”夏弯湾愉悦地笑了起来。

  这天晚上,当最后一缕阳光依依不舍的离开大地的时候,宁静而神圣的夜便悄悄降临。温暖的春风和着许多声虫叫,在一片夜幕中张狂。林晓的心也逐渐安静下来,似有晚风在心田轻轻吹荡。

  想想白天的事,他感觉到了人生的充实。莫轻寒不是他生命的全部,即使悲伤,他也要将人生活得很精彩。林晓打开日记本,深吸一口气,写下一首诗,悼念已经不愿回首的那份爱情。

  ......

  《柳絮飞舞》

  ......

  当春天柳絮再次飞舞的时候,

  请让它带走,我最后的思念。

  连同我再也流不出的泪水,

  消失在灵魂最深处的心田。

  ......

  但请让我最后想象一遍,

  梦中你我擦肩而过的画面。

  那天落花满地,花落如雨,

  彼此的温度,留在了一片花的双眼。

  ......

  在风中千年伫立不动的,

  是一颗看破了红尘的老树。

  它冷漠观察世事的变幻,

  轻轻叹息着多情的悲哀。

  ......

  小鸟儿高声地为春天欢唱,

  春风为大地的苏醒而疯狂。

  世间最永恒动人的美好,

  注定只在年复一年的平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