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青春的十二首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春游(二)

青春的十二首诗 石头小路2 2808 2019.05.10 07:25

  林晓这几年过着非常充实的生活,在学院里还是很低调的,很多人都叫他“佛陀”。自从那晚他打了赵明哲,同学们才知道这尊佛陀有点凶,把外号给他改成了“金刚”。

  “金刚兄,辅导员让你明天上午去找她!”晚上年级班长来寝室串门,传达了辅导员的指令。

  辅导员张老师是个中年妇女,带着一副大圆眼镜,看着林晓,一脸惋惜地说道:“林晓啊,你打赵明哲这个事儿,影响很不好。赵明哲的父母都知道了,对学校意见很大。按学校规定,至少要给你一个警告处理,甚至有可能记大过。”

  林晓慌了,额头出了一层汗,要是背了这个处分,这会直接影响到他出国求学甚至以后工作,他恳求道:“张老师,这个的确也是我不对,当时是我冲动了,您看看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张老师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是个好学生,但你说你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人打成那样,这说得过去吗?”她想了想,说道:“现在赵明哲和他爸妈坚持要处分你,如果你不想背处分,你至少要取得赵明哲的原谅。你看看事情发生了这么久了,你连一句关心都没有,都是同学,你这是不是太不应该了?”

  ……

  “意思是让你向赵明哲道歉,这个也真是够狠的!”风万里听了不禁摇头,但还是说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虽然赵明哲的确是个渣男,但是你把人家揍成那样,道歉也是应该的。”

  林晓握了握手机,给赵明哲打了个电话。

  “喂!”赵明哲接着电话,声音有些不清楚,估计还痛着呢。

  “那个,赵明哲,我是林晓。对不起,前几天是我太冲动了,我跟你道歉。”林晓顿了一下,“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希望你能原谅我。”

  “哼哼,林晓,你这是诚心道歉吗?我看你就是怕被学校处罚,所以猫哭耗子来了吧。”赵明哲冷笑几声,道,“林晓,你他妈太过分了,把我打成这样,你也太心黑了吧?”

  “滴”的一声,赵明哲挂断了电话。林晓盯着手机,一脸迷茫,这可怎么办呢?想着想着,他也是气从心来,将手机猛地往床上一摔,处罚就处罚吧,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背个处分而已,一辈子还不是照样过?

  林晓心里正暗自发狠,这时候手机又响了一下,林晓捡起来一看,是赵明哲的短信:“林晓,我要你在春游的时候,当着全班的面跟我鞠躬道歉,能做到的话,我就原谅你。”

  整什么幺蛾子?林晓皱着眉头,回了个短信:“一言为定。”不就是当众道歉吗,忍了,当年韩信还受胯下之辱呢!

  ……

  H大的传统,在大三下学期的时候会组织一次春游,到了大四,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前途出路,再想组织大规模的春游就很难了。

  这次定的春游路线是在海岛的旁边,同学们都坐着火车,一路欢声笑语,甚是开心。唯独不开心的就是林晓了,本次春游他还背着个道歉的任务。同时,看到赵明哲和莫轻寒腻歪的在一起,他的心里就有股说不出的膈应。

  夏弯湾坐在一个窗户旁边,静静地看着书,嘴角带笑,非常享受这样无所挂念的旅游。

  H大经济学院总共有将近五十个人参加春游,在海边租了一套五层楼的大别墅,别墅在海边的一个庄园里。别墅前面一片小树林,一条细长细长的小路,通向海边。别墅一楼有一个大厅,供同学们相互交流。

  到了傍晚,大家已坐在别墅的大厅,女生们摆好了水果零食,同学们围成一大圈,开始玩“拍手”游戏,碰到7的倍数就拍手过下一个人,其他人正常报数,没反应过来的就受罚。玩了几轮,大家兴致高涨,有受罚的同学表白了,有人喝酒也喝多了。

  玩到深夜,赵明哲站了起来,说道:“林晓,你这个胆小鬼,还不给我道歉,你是要憋到啥时候呢?”

  风万里“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赵明哲道:“同学一场,你至于吗?”

  林晓抬手止住了他,站起来,对着赵明哲鞠了一躬,说道:“我错了,我不该打你,向你道歉!”

  赵明哲心满意足地点点头,挥手道:“好的,下去吧,原谅你了,不要有下次了哈,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大度,哈哈。”

  当众落了林晓面子,赵明哲非常高兴。不过他看了一下四周,没有人嘲笑林晓,有些同学看着自己的眼神倒是隐隐有些不屑。本来大家觉得赵明哲被打得太惨,值得同情一下,现在看来,赵明哲的人品实在不行。

  赵明哲越想越不痛快,当初被林晓暴打一顿,已经很丢脸了。今天想找回面子,也没达到预期的效果。他觉得自己太轻易就放过林晓了,他看到林晓时时看向莫轻寒的眼神,心里更是来气,这些个癞蛤蟆,还真是个个贼心不死。

  玩了一会儿,赵明哲越来越烦躁,站起来牵着莫轻寒的手,说道:“轻寒,不早了,我们去休息吧。”他搂着莫轻寒的腰,瞥了林晓一眼,眼中的得意实在按捺不住,看得林晓心里也是又气愤又嫉妒。

  “喔喔!”H大的学生们各个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很多男生开始起哄,莫轻寒一会儿就红了脸。

  “嘿嘿,不要羡慕嫉妒恨哈!”赵明哲终于感觉气顺了,拉着莫轻寒的手就进了一个房间,睡觉去了。同学们各个面带笑意,赵明哲这是赤裸裸的秀恩爱啊,不过这是你情我愿的事儿,大家即使心里有什么想法,也没人会说什么。

  “什么玩意儿!”贺惊鸿小声嘀咕了一句,拍了拍林晓的肩膀,什么都没说。世界上最憋屈的事情莫过于此,你爱的人对你不屑一顾,而且投向了一个你看不起的人的怀抱。

  没来由的,林晓直感觉有一股热血在往脑袋里充,整个人晕乎乎的,又热又烦躁。一个简单的游戏,玩的他满头大汗。他心里无法控制的就会想,莫轻寒和赵明哲,就这样睡在一个房间吗,他们晚上会做什么呢?

  两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女,在一个房间,会做什么呢?林晓感觉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而这正是他无法接受和想象的。他只感觉脑海中有一股股的眩晕,青春啊,太扎人了,有些东西像是永远离他而去了,不再回来。

  “你们玩吧,我想出去走走!”林晓再也忍不住,站起身来往外走,他没法冷静下来,他想一个人静静。

  海岛的风很大,吹起一片片树叶,那一阵阵的“沙沙”声,让林晓的心空灵起来。林晓沿着别墅前的小路一直向前走,灯光晦暗,月光朦胧,海风轻拂,潮声阵阵。林晓觉着,人世间太多的事儿,真的无法把握,唯有这大自然的赐予,才是生命中最永恒的礼物。

  林晓走到海边,深夜了,海边的人却不少,此时正是春末,夏天将至,很多人支着帐篷,在海边睡觉,别有一番风味。游客们三三俩俩的坐在海边,聊得尽兴,吃的开心,都不忍睡去。

  林晓找了个空地,坐了下来,沙滩很软,他看着远处的大海,以及更远处的无边无际的黑暗,心里隐隐作痛着。爱情是什么呢?这么多年他以为自己拥有,但那不过只是存在于他的臆想中罢了。在脑海里,他得到了,也失去了,他为莫轻寒快乐过,也为她忧伤过。但仔细回想,他唯独没有为莫轻寒做过什么。

  这不怪谁,不怪谁!林晓这么想着,想着想着他就留下了眼泪。海边的夜晚,太美好了,非常适合哭泣!潮水声可以掩盖你的声音,黑夜可以笼罩你的面庞,海水可以带走你的眼泪。

  林晓知道,所谓爱情,所谓对莫轻寒的爱,他几乎没有为之行动过。他看着这份感情,在心里掀起了惊涛巨浪,然后又要开始消弭于无形。这几年,他以为自己早已看开,但是现在才发现,看开真的很难。

  如果莫轻寒能找到一个真正配得上她的人,林晓觉得自己肯定会为她开心,并衷心祝福她。可是赵明哲这个家伙,就是个渣男啊。莫轻寒就喜欢上了这种人,这让林晓怎么都想不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