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青春的十二首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此情难寄(二)

青春的十二首诗 石头小路2 3657 2019.05.01 07:22

  青春是什么温度?林晓只能说是忽冷忽热,热的时候可以迸发最炙热的情感,冷的时候内心荒芜如一片荒漠。任性的青春,让许多人任性地活着。

  林晓与夏弯湾越来越熟络,如果不聊关于莫轻寒的话题的话,与夏弯湾相处的大部分时间他都感觉很快乐。她美丽善良、温柔细腻,有时候林晓都在纳闷,这样的女孩,怎么就没法让她动心。

  春天过去,夏天消逝,金黄色的秋天再次到来。在H大的第二个秋天,林晓读大二了。

  莫轻寒在林晓的生活中逐渐淡出,只有一个背影,在他的视线里越走越远,留下一个永远的烙印,在岁月的长河里被大浪冲洗。而夏弯湾,在一起支教了小半年后,成了他无话不谈的朋友。两个人经常黏在一起,让很多人误会他们在谈恋爱。

  “弯湾,你怎么不找一个靠谱的男朋友呢?我看追你的那个罗秋阳就很不错。”林晓问道。

  “本姑娘只喜欢帅哥。”夏弯湾一脸花痴,她是个碰到帅哥就会兴奋的女孩。“你呢,非我家轻寒不娶是吗?”夏弯湾笑道。

  “是啊”林晓的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现在他也能够从容地谈起莫轻寒了,也敢随便开玩笑。不是非她不娶,只是再难爱上别人,“她和赵明哲还好吧?”

  “时好时坏。”夏弯湾撇嘴,警惕地看着林晓,“不要想从我这打听消息。”

  “我只是随便问问。”

  前几天风万里告诉林晓,晚上在景园碰到了莫轻寒,林晓的心突然又痛了起来。景园是单身人士永远不会踏足的地方,它静静躺在H大的一个角落里。景园是情侣们的天堂,当风万里带着月明溪去卿卿我我的时候,看见了莫轻寒和赵明哲。

  “他们在接吻!”风万里不用林晓问什么,就告诉了他想知道的答案,“也许还干了点什么别的,我没注意。”

  “哦,与我无关。”林晓实在不愿意去想象他们甜蜜的情景。这半年来,他不算快乐,却异常充实。去支教,去旅游,去参加各种学术论坛,去一个静静的山头看自己想看的书。他的生活已经不在局限于H大,他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他的视野开拓了,心胸变宽广了,只是,再宽广的心胸也缩减不了莫轻寒的份量。

  “你们多久没见面了?”风万里问道。

  “前几天刚见面。”林晓依然淡漠,“上次上完课,在教学楼外面碰见了。”虽然林晓极力逃避碰到那一对鸳鸯,但学校这么小,避免不了的会出现偶遇。

  “什么感受?”风万里好奇地问道。

  “恍如隔世。”林晓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当莫轻寒和赵明哲手挽着手走着,然后灿烂地跟自己打招呼的时候,林晓自己都想嘲讽自己。他想故意无视,眼神冷漠地走过,但毕竟不可能。于是他展现出愉悦的笑容,打了个热情地招呼。

  旧爱难忘,林晓心中涌起的阵阵难过让他无法否定这个事实。然而世事如此,让人无可奈何。世上有很多美好的东西,林晓注定得不到,比如莫轻寒的爱。但有些得到的,也足够美好,比如夏弯湾的友谊。

  “林晓,李青山要来我们学校演讲,宣传新书《致幸福的你》,你听说了吗?”在一起自习结束后,夏弯湾问林晓。她端着她那画有可爱迷你图像的小茶杯,一脸憧憬的样子。

  李青山是现代最有名的畅销书作家之一,这次出版的新书《致幸福的你》前期造势很足,被誉为“青少年人生幸福秘籍”,许多人都希望一睹而后快。

  “怎么了,你想去听?”林晓兴致缺缺地说道,他对这种心灵鸡汤式作品向来不感兴趣。

  “当然了,这么有名的人,真的很想去亲眼见识一下。”夏弯湾疑惑地问道,“你不爱看他的书吗?”

  “从不看现代作者写的书,鱼目混杂,没有经过时间的考验,很难证明它是一本好书。”林晓一贯只看所谓的经典巨著。

  “哼!”夏弯湾皱起了琼鼻,“那是你不知道他写的书有多好。绝对的打动人心,你可以去看看。”

  林晓无所谓地耸耸肩,表示否定。

  夏弯湾气愤了,自己的偶像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这怎么能行?她谆谆教诲道:“林晓,你知道你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古板吗?就是因为你接触不到现代人的信息,融入不了现代人的心理,从来不看现代人写的书!你天天看几百年前甚至几千年前的人写的书,思想就和我们断层几百几千年了。”

  “无所谓,反正我就不喜欢看这种书。”林晓无赖的一笑,“这种刚看开头就能猜到结尾的书,或者通篇都在打鸡血的书,真的看不下去。”

  “过程,重要的是过程,不懂得欣赏过程的人岂能读懂大神的书?”夏弯湾嘟着殷桃小嘴说道,“你看吧,到时候为了一张入场券,排队的人能绕学校三圈。”

  她故作鄙夷地看着林晓说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本书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对于你这种没见识、没眼光、不知道欣赏的同学,我要保持距离。”说完之后,她往右边嗖嗖几步远离了林晓,中间留着一米的距离。

  “我可以帮你排队领票。”林晓哈哈一笑。

  “嗖嗖”几声,夏弯湾又靠了过来,嘴巴笑成月牙状,“谢谢啊,我收回我刚才说的话,你还是很懂得欣赏的。向你道歉!”

  “没事,长得一般的女生,我不跟她计较。”

  “去死……”夏弯湾一脚踹过来,林晓却已经早早躲开了。夏弯湾指着他,手指发抖,“你每天不打击我几下,心里就不舒服是吗?”

  “我只是喜欢实话实话。”林晓哈哈大笑。

  杨柳堆烟,在路边看着这一幕幕重复了一年又一年似曾相识的青春闹剧,无聊地打了个哈欠。这么多年了,它们都没有闹明白,愚蠢的人类,究竟在为什么事快乐或者悲伤。

  周五下午,林晓去排队的时候,才体会到夏弯湾所言不虚。下午五点开始领入场券,才到三点,图书馆前面就已经摆了一条长龙,从图书馆直到食堂,蜿蜿蜒蜒,经过了几个路口。

  “一票难求啊。”林晓嘀咕一声,怎么跟夏弯湾交代呢?万事不决问风大帅,林晓只能想想办法了。

  “风大哥,求求你,帮我弄两张票吧。”林晓回到宿舍,死缠烂打地哀求风万里。风万里现在已经是学生会的部长,他们可以获得一定的内部票。

  “对不起,我只有两张,要陪溪溪去听,顺便要个签名。”风万里早已经答应了月明溪一起去听讲座。

  “风老大何许人也,帮小弟拿两张入场券,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林晓的马屁拍得震天响。

  “哈哈。”风万里大笑几声,旋即严肃说道,“拍马屁也没用,这入场券太受欢迎,想拿两张太费事。我们部门也是因为恰好是活动主办方,才给了几张内部票。”

  “一顿饭。”林晓心中一乐,一起住了一年,宿舍的规矩他还是懂的。

  “呵呵。”风万里一笑,戏虐地看着林晓。

  “两顿饭。”林晓信心百倍,“不干拉倒。”

  “行,交给本大帅吧。”风万里拍拍胸脯,贼贼说道,“准备请哥哥去哪儿吃饭啊?”

  “食堂!”林晓转身就走,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

  “弯湾,我拿到入场券了。”林晓拿着风万里给的入场券,迫不及待地给夏弯湾打电话,“明天一起去听吧。”

  “好啊好啊。”电话那头的夏弯湾笑得很开心,林晓能想象出她那月牙式的笑容,“你怎么弄到的,好厉害啊,听说今天排队的人特别多呢。”

  “风万里帮忙弄的。”得到女生赞扬的林晓特别开心,“用两顿食堂的饭换来的呢。”

  “……”夏弯湾被噎得无语,“有你这样的兄弟也真是够倒霉的。”

  “谁说不是呢?”林晓的口气中透着深深的得意,好兄弟,就是由得你任性。

  晚上,林晓从图书馆走出来,只见漫天繁星闪耀,他愉悦地升了个懒腰,兴致盎然地打量着晚自习后从图书馆中汹涌而出的各色美女,心想生命真是充实而又美好。

  “爱你是孤单的心事……”他那风骚的来电提示音响了起来,林晓拿起手机一看,正见“莫轻寒”三个字。他不由得心中一抖,想把手机扔掉。

  “好啊,轻寒。”他其实不愿意再提起这个名字,贺惊鸿分析说这是失恋后综合征。

  “林晓,听说你有李青山讲座的入场券是吗?”莫轻寒依旧醉人的声音响起,饱含期待。

  “有两张,送一张给夏弯湾了,还有一张给你吧。”林晓毫不犹豫地说道。莫轻寒想说啥他非常清楚,不知道什么原因,莫轻寒的请求他无法拒绝。

  莫轻寒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拆散了你和弯湾,挺不好的。我是想问,你还有多余的票吗?”

  “没有了。”林晓望着漫天的星星,心中虚无一片。“我再问问风万里吧。”

  “那好吧,谢啦。如果有的话帮忙要两张啊,这个主要是明哲爱看。”莫轻寒说道。

  林晓拿着手机的手禁不住抖了起来,烦躁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明哲很爱看李青山的书,我想给他一个惊喜,林晓,你会帮我的是吗?”莫轻寒又问道。

  “你是知道我喜欢你才这么说的是吗?”林晓心里这样想着,真想喷她。罢了,他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前世的孽缘而已,这是一厢情愿的情债,他不得不去偿还。

  “万里,还有李青山讲座的入场券吗?”林晓问道。

  “怎么了,两张还不够用?”风万里惊奇。

  “莫轻寒说想和赵明哲喜欢李青山的书,想和赵明哲一起去看。”林晓直言。

  “哼。”风万里的嘴角弯起嘲讽的弧度,“林晓,你怎么这么贱?你是非莫轻寒不娶是吗?我告诉你,她和赵明哲一起快一年,什么关系都可能已经发生了,你知道吗?不要再傻乎乎地做你那天真的梦了。”他很铁不成钢:“别说我弄不到入场券了,即使还有,我也不会给你,让你送给莫轻寒和赵明哲!”

  林晓久久无话可说,他的心中泛起难言的苦涩。“对不起,没有更多的入场券了。”他给莫轻寒发了个短信。“如果你们要的话,我的入场券可以给你们。”

  “那好吧,谢谢你啊,林晓。”莫轻寒回了一个微笑。

  过了不久,林晓手上的入场券就脱手了。他想了想,又给夏弯湾发了个短信:“弯湾,后天的讲座我不去了,入场券被我给了莫轻寒。对不起,你一个人去听吧。”

  “你是混蛋,林晓!”林晓的手机一响,他赫然看到了夏弯湾发来的六个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