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青春的十二首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酒会(一)

青春的十二首诗 石头小路2 3247 2019.04.24 07:20

  林晓浑浑噩噩的生活,浑浑噩噩地伏倒在桌上,什么都不想干。世界上有一种伤,叫做情伤。林晓的忧伤在于他无法怪谁,爱情本是这样令人难以捉摸,你深爱的人不一定会爱你,而爱你的人你又不屑一顾。

  他无来由地狠砸一下桌面,心中的烦闷难以派遣。今天,他又旷课了,他怕见到莫轻寒,怕见到她和赵明哲站在一起,然后一脸幸福地朝他微笑。

  “为什么啊?”空荡荡的寝室响起他低沉的声音。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一滴泪从眼角掉落,林晓怔怔无语。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到今天他才明白,不是因为他够坚强,只是因为没碰到真正可以让自己落泪的东西。

  往昔的一幕幕美好,最终酝酿出了最苦的酒。他似乎看到莫轻寒在漫天花雨中起舞,并朝自己微笑,而后,莫轻寒的身影远了,微笑也淡了,最后一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春天繁花似景又如何,秋天落叶飘零又如何,都不过是岁月的过客。人生匆匆不满百,唯有现在真实,过去和未来,皆为虚幻。”——失恋可以让一个人变成哲学家。

  他站起身,洗了脸,强迫自己不再多想。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双忧伤至极的眼睛,一副苍白的脸。他不禁笑了笑,这就是自己么?他摸了摸裤子的口袋,心里不由得一凉——情书呢?一滴冷汗掉了下来,昨晚一直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情书不见了。掉了,掉在哪儿了?林晓努力回想一番,没有头绪。算了,就那样让它躺在某一条路上,最后随风而散吧。

  他再也不愿意想那个送出去的音乐盒,盒盖上幸福相依的俩个人变成了赵明哲和莫轻寒,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啪啪。”他打了打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要坚强,林晓。”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能够承受住任何打击的男子汉,林晓决定去图书馆自习。“用学习来麻醉自己。”林晓是这么想的,他吼了一声,抓起背包,往图书馆奔去。

  ……

  在图书馆自习一天,林晓的心情稍微宁静了些。傍晚时分,他有一种涅槃重生的感觉,文艺细胞又活跃了起来。他拿出笔,在本子上刷刷写出几个字:“即使失去你,我也会坚强;即使没有你,人生依旧美好。”

  他透过十二楼的窗户向外望去,天空显得格外高远。洁白的云,蓝蓝的天,生活如旧,似乎一切都没变嘛。

  “那是什么?”他突然看见天空中有一个“飞行器”,全身乌黑,八只腿,像是一只飞虫,体型巨大。

  林晓感觉这应该是一个无人机,但这个虫型设计,实在让人忍俊不禁。拍下来!林晓很激动,抓起手机,“咔擦”几声拍了照片,给风万里等人都发了一张,写道“UFO,照片为证。”

  “林晓,你失恋了,我不怪你。”风万里倒是马上回了信息。

  “晓哥,别调皮。”贺惊鸿发了一个吐血的图片,外加一行字。

  “……”武凌发来一串点,后面也加了一句,“好好躺着,注意休息。”

  “啊啊啊,我只是失恋了,不是神经病!更不是得了不治之症!”林晓气得想摔手机。

  刚走出图书馆,林晓不由得脸色一黑,恨不得转身往回走。有些事,避开不了,也避无可避。例如此时正朝他走来的莫轻寒以及赵明哲,两人手拉着手,一脸灿烂地看着林晓。

  “你也来自习啊,林晓?”恋爱中的莫轻寒似乎开朗了很多。

  “恩,是啊。”林晓看了看赵明哲,有时候越不想见到的人就越能见到。此刻的他像是一个无辜的嫌疑犯,被警察在作案现场逮了个正着。

  “上午怎么没去上课呢?”莫轻寒的眼中透着关心,“病了吗?”

  “早上起床身体有些不舒服。”林晓的心已经开始流泪,这算什么啊?全世界都知道我为什么不去上课,你不知道吗?他又想起那晚莫轻寒幸福地依偎在他身边,才过去几天啊,一切却已恍然如梦,那是真实的吗?

  “既然病了,你应该好好休息啊,还来自习?”莫轻寒真的是很关心林晓,眼中透着的温柔让林晓惆怅不已。

  林晓强迫自己不要过多幻想,笑道:“又不是什么大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行了,我要去吃饭,下次聊。”他挥挥手,快步离开。

  “虽然不是大病,但还是要注意休息!休息不好,可就伤身体了。”赵明哲在身后补了一句,让林晓想转身揍他。

  林晓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躲进去,再也不出来。想到今后要在这个校园中,不停地重复着和莫轻寒以及赵明哲相遇的画面,他就觉得遍体生寒。

  “林晓,听说你失恋了,还好吧?”晚上,很多男生来宿舍探望他,找他聊天。如果他们手上再提些水果,林晓会觉得这就是探病。

  “没事儿,真没事儿。”他只能无奈地回答。

  “哥们,想哭就别勉强自己。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哪个男生不失恋几次呢?不失恋的青春那叫青春吗?放心,时间会冲淡一切的。你知道吗,我以前喜欢过一个女孩,那时……”来人十分主动地讲起自己的感情史,诉说着自己的痛苦和快乐,“所以你看,我现在不也活得好好的么?”

  “是啊,失恋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夜之间,林晓仿佛多了很多知心朋友。曾经绝不会和他深谈的人,也因为他的失恋而变得异常亲密,说出许多心里话。

  晚上睡觉的时候,林晓讽刺地对风万里说道:“我现在发现,男人要拓展交际圈,必须多失恋几次。”

  “行了,别听他们瞎扯。”风万里皱眉,“简直是一遍一遍地过来揭伤口,我看是没安好心。再说了,你哪里是失恋了,你都没恋爱过好吗?”

  “风万里,我诅咒你迟早伤死在女人的石榴裙下!”林晓都快哭了,风万里这才是致命一击。“我看你才是揭伤口呢!虽然我没恋爱过,但我也是很认真的喜欢着她好吗?”

  “就是,男神岂能懂得我辈的伤痛。”贺惊鸿仿佛找到了知己,仰天嚎道,“我的绮梦啊!”

  大半夜的,这声狼嚎惊动了许多人,宿舍楼上有人喊:“楼下的还睡不睡啦?”

  “失恋了不行啊!”林晓心里有气,不由得怒吼。

  “加油,兄弟!”

  “兄弟,挺住!”

  “世上女孩千千万,实在不行咱就换!”

  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一时间,整个宿舍楼都开始夜聊起来……

  第二天又是和莫轻寒一堂课,林晓磨磨蹭蹭,内心挣扎了很久,还是决定去上课。总不能以后不上课了吧?

  刚进教室,就看见莫轻寒和赵明哲坐在第二排中间位置上,中间隔了一个空位。

  “切!”林晓不由嗤鼻,既痛心又鄙视。他不乏恶意的猜想,如果让一个同学做到两人中间的那个位置上,会是怎样的情景。但这显然只是一个白日梦而已,没有同学会如此的不开眼。“可惜贺惊鸿不在,否则肯定会去坐那个位置。”林晓不乏恶意地猜想着这个猥琐的室友。

  这一节课果然是度日如年,林晓努力不让自己看他们,却办不到。

  “只是恰巧挡住了我的视线。”林晓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每当老师转过身去的时候,他总能看到莫轻寒和赵明哲相视一笑,甜蜜非常。

  “有什么好笑的?有什么好笑的?”林晓此时像是一个怨妇,看什么都不顺眼,心里唠叨不停。更有一次,他看到赵明哲捏了捏莫轻寒的手,更是气得七窍冒烟。他想冲上去对赵明哲大吼:“滚蛋,她是我的!”

  太折磨人了,这一堂课上完,林晓感觉自己像是受了千刀万剐的大刑。这哪里是来上课的?简直是赴刑场受死啊。

  “我发誓再也不来了。”想想期末即将到来,他不由得一阵释然。先躲过这个学期吧!

  于是林晓一连两个星期,凡是和莫轻寒一起上的课,他一律回避。日子逐渐慢了下来,林晓虽然时常觉得莫名心痛,却也逐渐习惯。阵痛总比持续强痛好吧。

  林晓只想赶紧考完,然后回家静静,眼看考试周将近,他却在这时得知了一个消息——为了给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划上圆满的句号,赵明哲决定在期末考试结束之后举办一场酒会,邀请院里所有的人参加。

  “还酒会呢,真是高端啊!”看到群里的通知,林晓烦躁地点了点鼠标,对风万里说,“你们去吗?反正我是不去的。”

  风万里同情地看着林晓:“你当然可以选择不去,这是个人的自由。不过全院的人基本都会去,如果你不去,你知道大家会怎么想吗?他们会想,看啊,林晓那小子,苦恋莫轻寒未果,伤得连酒会都不敢来参加了。”

  “我不在乎!”林晓撇撇嘴,“无论他们怎么想,我绝对不会去参加一个注定会让我痛苦不堪的酒会。”他顿了一下,强调道:“绝对不会!”

  “叮咚”一声,手机响了,林晓打开微信一看,是莫轻寒的消息:“林晓,下周的酒会你会来吧?希望能够与你共跳一支华尔兹!”

  “唉……”短短的一条信息,却让林晓看了很久。最后他放下手机,长叹了一口气,心里不知是痛苦,是悲伤,还是喜悦。

  “她给你发消息啦?”风万里继续看着书,头也不抬。

  “是……”

  “绝不会去的酒会你还去吗?”

  “嗯,去吧……”

  “唉!”风万里也是一声长叹,“作孽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