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青春的十二首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酒会(二)

青春的十二首诗 石头小路2 3031 2019.04.25 08:20

  五星级的酒店果然奢华。金碧辉煌的大厅里竖立着大理石雕塑,两边的红木长桌上摆着各色精致美味的小点心,中间是一个直径约有二十米的舞池,舞池上方有一个极大的旋转式吊灯,整个大厅都笼罩在一片金黄的色彩之中。

  林晓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站在大厅角落,手上拿着一杯香槟,落寞着看着往来的人群。这时候能够默默陪他喝酒当然是平时就很沉默的武凌,风万里和贺惊鸿端着酒杯各处交际,早已消失得不见踪影。

  看着欢声笑语的同学们,林晓有些感慨。十八九岁的少男少女,此时都穿着得如此正式,急不可耐地要步入成人的世界,去寻找自己想要的自由和人生意义。也许很多年后,他们会在某个酒会上,怀念那些单纯美好的青春时光。

  当酒会大门被推开,每个人都看见赵明哲被俩个美女挽着胳膊,缓缓走进了大厅。现场立马响起了一阵“喔喔”的起哄声,很多人都觉得赵明哲艳福不浅,心里泛起淡淡的酸意。

  林晓看着莫轻寒,她穿着一袭蓝色礼服,站在赵明哲的左边。他看见她在笑,可是却笑得有些不自然。被许多人盯着,有些尴尬吧,林晓这么想着。蓝色礼服很美,穿着很合身也很得体,完美地衬托出了莫轻寒纤细的身材和端正的五官。莫轻寒永远都是这么吸引着他,让他无法移开目光。

  另一个女生叫张舒蕾,据说是赵明哲的青梅竹马,很要好的女性朋友,在H市理工大读书。实际上,这场酒会真正做东的人应该是这位张大美女。故事是这样的——听说自己的“哥们”赵明哲有女朋友之后,张舒蕾非常兴奋,提议举办酒会,让全学院的同学为他们庆祝。

  同是富二代,赵明哲算是比较拮据,父母看得比较严。而对于张舒蕾而言,举办一场这种规模的酒会,只是花点零花钱罢了。

  当张舒蕾穿着那一身紫色晚礼服步入大厅的时候,林晓明细感觉到很多人的眼睛都在一瞬间亮了起来。张舒蕾走路时,挺着笔直的腰杆,下巴稍稍昂起,露出端庄的笑容,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然而,当你与她交谈时,你会听到她爽朗直率的笑声,她会认真的倾听,也能有礼有节地诉说。没有人会觉得她骄傲,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真的自信,发自内心,毫不掩藏。

  酒会的主角到场,酒会也就正式开始。有人诚挚邀请张舒蕾先讲几句,她是这场酒会的主人,对于H大经济学院而言,她也是客人。

  张舒蕾自然不会怯场,她优雅地走到大厅中间,拿起话筒,她清脆的声音便在整个大厅响起:“我和明哲打小就认识,从小学到高中,我们几乎形影不离,无话不谈,我一直当他是我的好朋友、好闺蜜。明哲很优秀也很骄傲,从小学开始就一直有女生追他,但他从未动心过。

  我没想到,刚进大学几个月,他就会放下身段,主动去追求一个女孩。看见他们幸福的在一起,作为一个朋友,我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

  我想,我必须做点什么,来表达自己最诚挚地祝愿。我举办这个酒会的目的,仅仅为了祝福。让我们一起举杯,祝福明哲,也祝福轻寒,希望他们能永远快乐、幸福地走下去。”

  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大家都举起杯来,祝福赵明哲和莫轻寒。许多人又开始尖叫起哄,青梅竹马为蓝颜知己举办酒会祝福现任女友,这种情节只有在电视剧里能看到吧,他们好奇而又兴奋地观看着剧情将如何发展。

  林晓没有举杯,他冷眼看着这一幕,已不知作何感想。对他人而言的八卦,对他而言,却是需要亲身经历的刻苦铭心的痛苦。

  张舒蕾环顾四周,笑道:“有人没有举杯啊!”她望向林晓,问:“那位同学,我看你没有举杯,是不是愿意祝福他们呀?嘻嘻……”

  所有人都诧异地望了过来,当发现这个人是林晓时,他们的表情变得丰富至极,现场一下子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林晓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和这一瞬间的宁静给震住了,他似乎看见所有的人,都在用一种玩味的眼光看着自己。他窘迫、生气,他知道张舒蕾一定是有意为之。现场这么多人,没举杯的肯定不止他一个,怎么偏偏要点站在角落里的自己呢?

  虽然隔得很远,但他发现张舒蕾的眼神却显得那么的纯真,那样的真挚,似乎真的是偶然发现似的。假象,生活就是这样充满表情的假象!林晓感到一阵厌倦,他无辜地摊摊手,笑呵呵答道:“对不起,我手痛!举不起来。”

  “哈哈……”大家都被林晓这个直白的大谎言给逗笑了。林晓听出其中有夏弯湾的笑声,特别明显,像是百灵鸟一样欢快。

  张舒蕾继续用单纯地口吻追问道:“同学,你不会两只手都很痛吧?酒杯用一只手就可以举起来了呀!”

  林晓气极,感觉到一阵恶心。他又看见莫轻寒投来的担忧的眼神,不由得心里一暖,无赖地笑道:“是啊,我就是两只手都痛嘛。”

  张舒蕾眼里闪过一丝戏谑:“手痛也没事儿,只要你有心,你可以上来讲几句,当面祝福他们!”

  有病吧?林晓在心中一声怒骂,他不知道张舒蕾这是什么心态,不过他再也不想敷衍这样的女生。你问我问题我就要回答?他转过头去问武陵:“武陵,马上放假了,你的票买了么?准备什么时候回家啊?”

  “咳咳!”很多人咳嗽起来,被林晓雷得不轻。只有贺惊鸿哈哈大笑,颇有找到同道之人的感觉。

  张舒蕾倒真没碰到在大庭广众之下,竟有人直接无视自己。以自己的气质和美貌,是个男人都要敷衍一下,显示一下风度吧。她只能故作无事的一笑,表明自己十分大度,原谅了林晓的无礼。

  赵明哲看出了她的尴尬,他走到舞池中间,拿起话筒说道:“我必须感谢我的好朋友张舒蕾,同时也代表所有经济学院的同学们感谢她。为了祝福我和轻寒,她自掏腰包,提出举办这个酒会,破费不少,我很感激,也很愧疚。”他转向张舒蕾,说道:“谢谢你,真心的,你本来不必如此。”

  张舒蕾望着他的眼睛,似乎是想把他的身影抓到自己的眼眸里。她很罕见的有些娇羞,轻声说道:“不用感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明哲,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无论如何,我只希望你幸福!”

  林晓看着张舒蕾那认真的表情,不得不为之默默叹息一声,这个女孩无论为人如何,但她对赵明哲的喜欢之情让人无法亵渎。

  这时,现场又有人鼓噪起来,很多人拍着手掌,大声尖叫:“一起跳个舞吧!”“来一支,来一支!”更有人唯恐天下不乱,大喊着:“在一起!”

  音乐十分应景地响起,现场的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更多的人开始鼓噪,张舒蕾怔怔地看着赵明哲,她羞怯而紧张地等着,每个人都能看到她眼中的情意。

  林晓挺直身体,他远远便看见了莫轻寒眼中的迷茫和忧伤,还有犹豫和彷徨。他紧紧握住酒杯,他希望赵明哲不要邀请张舒蕾,至少,他不应该忘记,在舞厅的旁边,还站着他的女朋友。

  赵明哲也是矛盾的,现场的气氛是如此的热烈,他看着张舒蕾眼睛里的渴望,做出了选择——只见他优雅地弯下腰,将一只手放在身后,另一只手伸出,对张舒蕾说:“我能邀请你跳支舞吗?”

  这自然是可以的,张舒蕾的眼睛在一瞬间爆发出惊人的色彩,她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几乎要掉下眼泪。

  没有人打扰他们,第一首乐曲只为他们响起,所有人都欣赏着他们翩翩的舞姿,跳得多么好啊,多么好的一对啊!极少有人会想起莫轻寒,会去关注她那越来越苍白,笑得越来越勉强的脸。

  第一首音乐结束,在大家热烈的掌声里,赵明哲和张舒蕾互相凝视着,显得温情脉脉。

  看着莫轻寒那颤抖的身体,忧伤至极的眼神,林晓感到非常痛苦,比发现莫轻寒和赵明哲交往的时候都要痛苦。他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拨开人群,坚定地走到莫轻寒身边。只见林晓同样优雅地躬身,将左手背着,伸出右手,然后退后一步,左手架起舞姿,问道:“轻寒,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邀请你跳下一支舞呢?”

  今天是要上演横刀夺爱吗?全场一片震惊。贺惊鸿第一时间尖叫起来:“干得漂亮,林晓,这才像个爷们!”大厅里响起了他特有的“喔喔”的狼音,他恨不得搬来一个陕西大鼓,像两军对垒般,敲起“轰轰”的鼓声,为自己的兄弟助阵。

  赵明哲也转过头来,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一幕,眼神莫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