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除妖师的狐妖娇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她是他的救赎

除妖师的狐妖娇宠 是大姚啊 2023 2021.05.16 13:13

  玖言初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大力甩开玖言盛径直冲了过去。

  “你个孽子,回来!”玖策睁大眼睛怒吼。

  玖言初是整个玖家的利剑,不能让他出事!

  白炽泽泽只觉得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她抱了起来,可惜眼睛里都是泪水,有些看不清玖言初的脸。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突然间,白炽泽泽只觉得眼前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没等玖言初回答,第七道天雷劈下,这次因为有了玖言初,威力是刚才的二倍。

  “嗯…”玖言初努力咽下喉咙处的腥甜。

  一直劈了九道,乌云才慢慢消散,月亮重新钻了出来。

  院子里,玖言初紧紧抱着白炽泽泽,他微垂着头一动不动,如果不是沉重的呼吸告诉大家他还活着,恐怕真的和死人没区别了。

  院子外,几百人围在外面,为首的玖策怒气翻涌,威压带着实质般的伤害扩散出去。

  两方中间,阿一三人屹立着,即使知道自己不是家主对手,他们也不允许家主再前进一步!

  “把那孽畜交出来,我不怪你。”玖策声音阴冷,眼睛里冒着寒气的说。

  玖言初沉默了好久,然后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他小心翼翼抱起白炽泽泽,一步一步向屋子里走去。

  “恕儿不孝,她…我不可能交出去。”背对着众人,玖言初铿锵有力的回答。

  谁不知道玖言初平时最听家主的话,让他往东他绝不会往西,让他杀妖绝不会放过一条。

  可今日,他竟然为了一只法力低微的狐狸公然反抗家主!

  “那就别怪为父无情了!”玖策低语一声,然后瞬间将自己的法力释放出去。

  阿一三人奋力抵挡,但玖策实在是太强了,没一会儿就纷纷被打飞出去,嘴角流着血爬不起来。

  法术形成三只长剑袭向玖言初,带着划破空气的速度。

  玖策不会杀玖言初,他以后还需要出去为玖家打任务,不过今天必须给这个逆子一个教训。

  众人的呼吸都停滞了,就在以为玖言初会被穿胸而过的时候,那三把长剑竟然停在距离他几厘米的位置,再也不能前进一步。

  紧接着,一阵金光从玖言初身上散发出来,还带着他冷漠的声音:

  “父亲,我不会反击,但我不会允许您伤她一毫。”

  在背对众人的地方,玖言初已经七窍流血,玖策的法术纯粹浓厚,他已经使出十二分的修为去抵挡。

  玖策瞳孔猛的收缩了一下,然后僵持了几秒,瞬间收回所有威压,长剑也瞬间消失不见。

  “五日后城西有个黑熊怪,你…去杀了吧。”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孩儿遵命!”玖言初知道,玖策这是以一换一。

  城西的黑熊怪已经上千年的修为了,就连玖策亲自出手都杀不了它,曾经有人不怕死的去偷袭,结果连尸体都没剩下。

  家主这是,侧面让玖言初去送死啊!

  “四少爷的修为…进阶了?”身后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

  “好纯粹的法力,他刚刚二十岁,假如再过几年…”

  …………

  玖言盛的拳头慢慢松开,然后不发一言转身离开了这里。

  而玖言初抱着白炽泽泽一步一步移动,他知道自己刚才经过天雷的洗礼修为进阶了,但由于没巩固,又过多释放,此时自己已是强弩之弓。

  但是他不能倒下,他必须带着白炽泽泽离开众人的视线。

  迷迷糊糊的白炽泽泽只觉得有温热的液体滴到自己脸上,一滴一滴烫的她心头发慌。

  丹田处似乎发出一声脆响,好像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然后,一股微弱的亮光从白炽泽泽丹田处发出。

  亮光经由她的丹田,向周身经脉游走,然后停到额头,最后竟然从额头处飘了出来,落到玖言初的心中不见了踪影。

  玖言初只觉得心中一疼,然后猛的睁开眼睛,伸手疑惑的捂住心脏的位置。

  “唔…”白炽泽泽发出一声闷哼,有了苏醒的迹象,此时二人昏迷已经三天的时间。

  “你如果再不醒我就要回去请我师傅出山了。”屋门被人从外面推动,三叔背着药箱子走了进来。

  “固修丹吃了,你体内修为虽然进阶,但还不稳,如果不注意很可能造成倒退。”三叔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小瓷瓶,里面正是固修丹。

  “谢谢三叔。”玖言初起了身,真诚的道谢。

  “哎呀,你这孩子就是死心眼,你这么好的资质干嘛一定要执着于这只狐狸呢,家主从几年之前就给你养了好几只妖物,就等着你去签订契约呢。”三叔边捣鼓着中药边说。

  “三叔,你也知道,我活不久了,剩下的时间我想按照我的想法活。”玖言初笑着回答。

  三叔捣药的手突然顿了下来,然后慢慢说:

  “你觉得在玖家…你这种想法可能吗?”

  屋子里寂静了下来,在三叔没看到的地方,玖言初的眼睛逐渐浮现出阴冷,这个玖家…他早就呆够了!

  从出生起,他就没体会过父爱,一直都跟着母亲生活,母亲是玖策的通房,地位连有头脸的下人都比不上。

  当然,玖策就是一个天生凉薄之人,他不仅对他这样,他对每个孩子都一样。

  玖言初努力修练,就想有一天能争口气,给母亲换一个地方。

  终于,在八岁时玖言初爆发出强烈的天赋,他也顺利进入到玖策的视线当中,就在他以为日子会越来越好时,他被断言活不过二十五岁。

  “天道之罚,永世皆苦。”这是那个高僧的原话。

  玖言初挣扎过,反抗过,但母亲突然的去世让他彻底死了心,从此,他变成了玖家的利剑,变成了一个替玖策斩妖除魔的机械。

  可白炽泽泽的出现让他的心重新跳动起来,甚至连玖言初都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开始的。

  也许,是哪天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也许,是那天她逆着光叼着盒子向他奔跑过来的时候。

  总之,玖言初行尸走肉般的躯体因为白炽泽泽活了过来,她…是他的救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