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末代发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双头干尸

末代发丘 月下独饮秀才 2399 2020.05.24 01:05

  “狗日的,用这么神秘的机关石门,竟然就存放了这些破东西?”

  见到满地泥土渣子和一些破石盆,猴子忍不住破口大骂。

  “或许......墓主人生前是一个爱花之人吧!才会把这么重要的耳室存放盆栽,可惜,任凭当年多娇贵的花草,也经不住岁月摧残,最终还是化作一撮泥土。”钟浩叹了一口气。

  几人满脸阴郁的退出耳室,随即,以同样的方式打开了另外一边耳室,结果......

  “狗日的,这孙子恐怕就是故意耍人的。”

  见到耳室之中的东西,猴子再一次破口大骂。

  看着耳室之中满地杂七杂八的小石雕,钟浩也一阵无语,不禁苦笑着道。

  这个墓主人生前的癖好,真让人难以琢磨,两个耳室,一边摆着花花草草,一边藏着破石雕。

  陈伟也是一阵愕然,有点不信邪,觉得石雕或许只是障眼表象,故而抱起几个石雕,狠狠的砸在地面。

  “砰砰砰……”

  一连砸了七八个西瓜大的石雕,陈伟面沉似水。

  “走。”

  “去前殿看看,老子不信,花这么大代价建这样规模的斗,全都一些垃圾。”

  陈伟黑着脸,回到主墓室,然后寻着后殿前方,果然出现一扇高大石门。

  石门呈两边开合,宽两米,高三米,石门无地梁,显然是向里而开的,这也难怪,因为几人此刻位置就是在里面,好比房间一样,试问谁家的房间门是向外开的。

  “我先试一下,看能不能拉的动石门。”

  陈伟看了几人一眼,跨步站在门前,双手握住石门上耳垂形状的拉把手,使劲试了一下,石门纹丝不动,仿似石门有千斤般。

  “该不会又是什么机关吧!”耗子适时提醒道。

  “一起先试试。”

  钟浩招呼了一声,也站到门前。

  “一、二、三。”

  随着四人使出吃奶的劲,石门移动了一点点,传出低沉的轰隆声。

  “有戏,大家再用力。”

  见到石门震动并有打开迹象,陈伟大声招呼。

  “一二三......”

  当四人全部力竭之时,宽大的半边石门,也是被勉强拉开一人侧身而过的宽度。

  “果然是一条甬道。”

  四人平行站在后殿石门外,借着灯光,望向眼前一条漆黑伸延的甬道,一眼望不到尽头。

  “小心一点,保持纵队贴着墙壁前进。”

  望着如隧道般的漆黑甬道,钟浩心中有些莫名的不安,只能出声提醒着。

  可惜,无人机损坏了,不然倒是可以用来探路。

  猴子有些懊恼的叹了口气。

  到了此刻,四人都没有退缩的想法,当即站成一个纵队,还是由陈伟打头,钟浩紧随,猴子断后。

  走在前方的陈伟,无比小心,脚下每一步都仔细观察后才落下。

  阴森的甬道中,四人的精神极度紧绷,连呼吸明显都粗重起来,甚至,连心跳都加快起来。

  甬道宽差不多两米多,而高度,竟然有三米多,几人脚步稍微重一点的话,都会传来轻微的回音,特别是走在后方的猴子,好几次都以为身后有脚步声,结果回了几次头都是空空如也,不禁让他内心有些发毛,额头不自觉冒出冷汗。

  “咔!”

  忽然,陈伟脚下传来一声脆响,感觉身体也跟着微微一沉,顿时让他汗毛倒竖,额头冷汗一颗颗滚落,急忙抬手摆了摆,轻声细语般的说道。

  “退、退后。”

  这一声脆响,钟浩也是心下一紧,便看到陈伟右脚踩着一块地砖上,随即一沉,整个右脚面都陷了下去,当即停下自己的脚步,对着身后两人道。

  “原路缓慢退后,千万别太大动静。”

  猴子与耗子原本凝重的神色,不自觉间身体抖了抖,索性还好,这一次倒是没有自乱阵脚,慌乱逃命。

  “陈大当家,先把你手中的探照灯递给我。”

  钟浩见身后两人都退后三四米远,这才对着陈伟说道。

  此刻的陈伟,感觉右脚都有些发麻,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小心翼翼的扭转上半身,把手中的探照灯递向身后的钟浩。

  随着陈伟手上动作,探照灯的灯光也跟着缓慢的扭转,角度照到身边侧上方的墙壁上。

  钟浩与陈伟的目光几乎都凝聚在手中探照灯以及脚下,故而忽略了灯光的照射,可退后的猴子与耗子,由于站的远,所看到的视线自然也广,当灯光照到甬道左边墙体时。

  “忽然!”

  “啊!”

  后方传来一声惊呼,顿时吓得两人一哆嗦,手中的探照灯险些脱手。

  “呜呜呜......”

  耗子瞳孔爆睁,血丝弥漫眼球,面上毫无血色,全身瑟瑟发抖,一只大手从身后死死的捂住他的嘴巴,这才发出呜呜的闷声。

  猴子此刻,也吓得面色苍白,不过,这次倒没有一溜烟独自逃跑,当耗子惊叫的瞬间,立即用大手扣住其嘴巴。

  被这突然的惊呼声一吓,钟浩与陈伟顿时心神颤栗,冷汗如雨般自额头及后背决堤,眨眼间,后背就湿了一片,差点撒腿就跑。

  由于一开始,四人都是尽量靠着甬道墙壁而行,手中的灯光只是往远处照,几乎没有照身边侧上方墙壁,所以就自然忽略了。

  两人都喘着粗气,动也不敢动,努力的平复心神后,这才顺着探照灯光线望去。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两人感觉头皮阵阵发麻,心神颤栗间胆汁都快吓出来了。

  几乎算是两人的头顶上方,一具全身黑衣黑裤的尸体,被两根婴儿手臂粗的短矛钉死在墙上。

  黑衣包裹着全身,可唯独露出头部,蜡黄般的面部,仿佛,只余下一层薄薄的面皮,紧紧的贴在脸上,空洞的眼眸,早已没有眼珠子的存在,爆张的口中,露出两排暗黄森然牙齿,一副狰狞之态,甚是吓人,而更为让人不寒而栗的是,这具被钉在墙上的干尸,竟然长着两个狰狞人头。

  “两、两个人、人头。”

  陈伟被吓得面无血色,全身不自觉间涩涩发抖不止。

  见到恐怖的干尸,钟浩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稳住。”

  见到陈伟被吓得心神几乎要崩溃的样子,当即顾不得其他,急忙一声大喝,震醒前者。

  “啪!”

  就在钟浩话音刚落,突然间又传来一声轻响,仿似小鸟拍翅声,整个甬道瞬间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钟浩心神一突,不禁暗骂,“该死的,真他妈的会吓死人。”随即,急忙高声提醒。

  “别慌!”

  “只是探照灯电量耗尽。”

  陈伟剧烈的喘着粗气,摸了一把额头,努力的平复心神,随即,颤抖的双手,先是打亮头上头灯,然后解下身后背包,从中掏出一块备用电池递给钟浩。

  “啪嗒啪嗒……”

  正准备换电池的钟浩,忽然听到这细微声音,心神顿时又是一紧,不待细查之下,却听远处猴子一声怒骂。

  “哇靠!”

  “你他娘的尿我脚上了。”

  “噗通!”

  “我,我,我......”

  失去猴子的搀扶,耗子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我了半天,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显然,刚才灯光熄灭,竟把早已吓破胆的他,最终失禁了,真应了一句话“压死骆驼的是最后一根稻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