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hp吾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大结局

hp吾爱 嬴政的小可爱 4277 2019.11.24 22:56

  莉莉没有待很久,有的时候,犹豫不决会让人变得软弱。

  她得离开,还要带走安吉利亚和内森,在另一个世界,他们的家人在焦急地等候他们。

  这三日的魔药课全部被邓布利多代班了,他给了西弗勒斯充足的时间和家人相处。

  是的,家人,安吉利亚将挂坠送给了西弗勒斯,他在上面施了咒语,只有他可以打开挂坠看到照片,其他得到挂坠的人无法窥探分毫——除非他死。

  他准备将这样沉甸甸的希望带进坟墓,无论莉莉的设想在将来能否真的实现。

  莉莉在临走前终于决定见哈利一面。

  当哈利在校长办公室看到那个他只在照片里见过,只能拿着照片怀念的女人时,他像个幼童一样长大了嘴巴,眼泪夺眶而出,将眼镜片弄得模糊一片。

  “我的孩子。”莉莉早已不像多年前那般抗拒自己原本会有一个姓波特的儿子这件事,她抱着哈利,“我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在离开前见你一面。哈利,你要坚强,有的事情是命中注定的使命,而你会完成它。”

  “妈妈。”哈利紧紧抓住她的衣角,“你不能留下来吗?”

  “很抱歉,我不能。”莉莉愧疚地看着他,“但哈利,相信我,人生的轨迹总要向前的,你会有自己的幸福。”

  “我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你?妈妈!”哈利急切地看着她,他无比羡慕甚至开始嫉妒站在莉莉身边的安吉利亚。

  他固执地叫着莉莉妈妈,尽管他有所觉,从看到安吉利亚那张照片的庐山真面目时就有所觉——面前的这个女人,并不是那个嫁给了爸爸,生下了他,并为保护他而死在伏地魔手中的莉莉·波特。

  可她们是如此的相像,无论她冠着谁的姓氏,她都是莉莉·伊万斯,他的妈妈。

  “对不起,哈利,恐怕不能了。”莉莉俯身吻了吻哈利的脸颊,目光柔和慈爱,“早在很多年前,我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了,我有自己的路要走,而你也有你的路。”

  “但你要永远记得,妈妈爱你。”她留下了眼泪,心头泛起难言的酸痛,她也说不清哈利究竟算不算自己的孩子,可有一点她是确认的,她希望他勇敢地面对将来,安全无虞,幸福快乐。她会永远念着这个孩子。

  哈利并不能完全理解她的话,可他听懂了一点:妈妈必须离开。

  他失落地垂下头,忍着眼眶中层层叠起的酸涩。

  莉莉看着他的额头,突然眨眨眼:“我听说你和马尔福那孩子关系不怎么好。”

  哈利一愣,抬起头来:“为什么说这个,妈妈。”

  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好几天没和马尔福说过话了,堪称稀奇,他居然没有找自己的茬,尽管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每节课都在一起上。

  “你没有注意到这个孩子吗?”莉莉试图转移哈利的注意力,她侧开身子,让哈利能更清楚地看到安吉利亚身后的小男孩。

  内瑟有些不确定地打量着哈利,灰蓝的眸子里全是疑惑。

  哈利瞪大了眼睛:“……马尔福家的私生子?”

  和德拉科在双面镜中无意看到内森时的猜测如出一辙。

  西弗勒斯响亮地嗤了一声,又在他习惯性发出这声嗤笑后快速看了眼莉莉,她嘴角动了动,似乎在憋笑。

  “不不不。”莉莉摇了摇头,“我觉得你该有这个知情权,他是我的大孙子,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大儿子生的。”

  哈利回忆着安吉利亚曾经告诉他的事。

  大儿子=安吉利亚的大哥=哈利·斯内普。

  ????!他的儿子怎么会和马尔福长的这么像!!

  “马尔福家……有了个女儿?嫁给了……哈利·斯内普?”哈利试探地问,他说不上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件事额外地感兴趣,他的心底有个声音在催促他弄个一清二楚。

  莉莉慢慢勾起了嘴角,她想她能够成功地转移这孩子的注意力了,起码会让他这几天不会那么伤心。

  “并不是,传说中让男巫之间孕育生命的魔药是存在的。”莉莉看到哈利的瞳孔急促一缩,她有些感慨这孩子的聪明,“内森的另一个父亲,是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的眼泪果然止住了,甚至在莉莉冲他挥手告别,带着安吉利亚和依然满脸疑惑的内森消失时,他脸上的神色还有些怔忪。

  西弗勒斯黑着脸赶走了他,他不得不怨恨这家伙害的自己没法和莉莉、安吉利亚再好好告别一次。(内森:我不配拥有爷爷的疼爱吗?)

  “哦,西弗勒斯,你们已经告别了三天了,这点时间应该分给哈利。”邓布利多看着哈利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门口,微微笑着开口。

  “我觉得他不知道更好,现在不得不提前给他教大脑封闭术,而且他必须得学会!”西弗勒斯怒气冲冲。

  邓布利多沉默了几秒:“西弗勒斯,你不必用愤怒掩饰悲伤,悲伤是合理存在的,为了更勇敢地面对未来。”

  西弗勒斯怔住了,他疲惫地垂下头,盯着地板。

  良久。

  “我恐怕会很长一段时间都想念她。”

  邓布利多伸手递出一杯茶:“我想这句话你说的不太准确。”

  他轻轻开口:“你已经想念了她十几年,而我确信,这份想念会伴随你迎接最后的黑暗,只是我想,它不再像以前那样小心翼翼不可见人了。”

  西弗勒斯背过身去,他的声音有些发闷:“邓布利多,谢谢。”

  “不客气,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我想我需要去趟纽蒙迦德了,在理智重新回到我的脑子里前,我暂且希望这份冲动能够支配我。”

  这是……在赶人??!

  “……”西弗勒斯找回了活力,他开始咬牙切齿,“好,当然,老蜜蜂!”

  ……………………………………………………

  哈利终于意识到——在莉莉离开后的第三天,在他从悲伤中振作起来后,从关于那个金发叫做内森的小男孩的惊天大新闻里回神后,他终于意识到,德拉科·马尔福,他在躲着自己?!

  懵逼。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的哈利,第一反应就是,他为什么要躲着自己?难道不是自己躲着他吗?在知道另一个世界的哈利居然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后!

  等等!他为什么会觉得自己要躲着那个金发白釉!

  而且那个世界的哈利和自己又不是一个人!

  再等等!!

  德拉科知道这件事了对吗?他知道这件事了!所以他才会躲着自己!而且他躲了自己一周了——他知道这件事已经超过一周了!!在妈妈离开前他就知道了!

  可他为什么要躲着自己!给另一个他生孩子的人又不是他哈利·波特!

  …………………………

  等等!!!我的脑子里在想什么!!一瞬间席卷了一堆念头的大脑无法承载负荷地疼了起来。

  “你怎么还不睡,哈利。”迷迷糊糊醒来的罗恩嘟嘟囔囔着开口,“兄弟,你这几天怎么一直怪怪的……”

  “如果你讨厌的人和你有可能在一切,在另外一个世界有可能在一起……”哈利忍不住问,“这有可能吗?”

  “……你在说啥……”罗恩懵了。

  他没等来哈利的回答就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次日清晨。

  “我们昨晚是不是聊什么来着?”罗恩刷着压,口齿不清地开口。

  哈利快速一笑:“啊,什么?没有啊,你一定在做梦。”

  “哦。”罗恩信了,继续刷牙。

  纳威从找书中抬起头,眨眨眼,又低下了头,原来他也做梦了。

  二年级快要结束的时候,邓布利多有了充足的证据保释了西里斯·布莱克,并且将彼得·佩迪鲁送入了阿兹卡班,即刻施行了摄魂怪之吻。

  三年级,火焰杯提前举办,西弗勒斯·斯内普背叛邓布利多,在森林里找到了游荡的伏地魔的灵魂,献上了复活他的计划。

  在火焰杯最后一场比赛中,火焰杯比赛史上最年轻的勇士哈利·波特和另一位霍格沃兹的勇士塞德里克被伪装成火焰杯的门钥匙带到了小汉格顿。

  伏地魔随手施了死咒,想要了结那个碍事的赫奇帕奇学生。

  可那个学生居然挡住了死咒,并且回敬了一道强力的灵魂束缚咒。

  “阿不思,这道咒语绝对够给力。”塞德里克变成了格林德沃的模样,他握着老魔杖,神色间有些讨好地冲着“哈利”笑。

  “哈利”嫌弃地瞪了他一眼:“有后辈在这里。”

  西弗勒斯面无表情:“我以为你已经忘了这一点,老蜂蜜!”

  伏地魔:“……”

  我是谁,我在哪里?

  被消灭的渣都不剩的伏地魔本体,是在一脸懵逼中结束他罪行累累的一生的。

  半年的时间,魂器被全部毁灭,食死徒大部分被关进了阿兹卡班施行了摄魂怪之吻,极少一部分还在世界各地逃亡,比下水道的老鼠还声名狼藉,小心翼翼。

  而在这场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战争中,一些及时做出了正确选择的家族在魔法界的清算中逃过一劫,比如,马尔福家——尤其救世主还和马尔福家的独子成了朋友。

  至于此朋友是不是非彼朋友,那就另当别论了。

  莉莉留下的时间转换器在黑白两大巨头的帮助下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一年半的时间,于西弗勒斯来说,是煎熬,也是幸福。

  而他最终等来了这一刻。

  金色的光芒亮起又消失,西弗勒斯闭上了眼睛,陷入了寂静无声的黑暗。

  “其中的风险他清楚吗?”格林德沃收回了魔杖,地上的男人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特征。

  “一年半前就清楚了。”邓布利多挥了挥魔杖,松软的泥土中间出现了一个大小合适的坟墓,“但他脸上的神色,是笑,不是吗?”

  ………………………………………………………

  西弗勒斯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像是溺了水的人一样张大了嘴喘气。

  “喂!你怎么回事!”不耐烦的声音在右侧响起。

  那是……道尔森,他学生时代的室友,而在他六年级获得了独立寝室的资格后,他就再没听过这个蠢货半夜的呼噜声!

  西弗勒斯翻身下了床,他连鞋都没有穿就冲出了寝室。

  魔杖在空中轻点:1976年6月20号晚上九点。

  西弗勒斯浑身一颤,几乎在走廊中狂奔,他甚至没有施幻身咒,引起了走廊两侧画像的尖叫声。

  胖夫人的肖像画在他魔杖尖的鬼火威胁中打开了,她尖叫着咒骂着,试图快点吸引教授的注意力。

  格兰芬多的休息室里,抱着膝盖沉默不语,根本没听进去周围朋友还有波特他们的安慰的红发女孩,闻声抬起了头。

  眸光对视的那一刻,她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气喘吁吁衣衫不整的男孩正是她前一刻心底发着狠赌咒要彻底绝交的人。

  “喂!鼻涕精!你居然敢到这里来!”波特举起了魔杖。

  “莉莉!”西弗勒斯挥了一下魔杖,波特的嘴巴便张不开了,连着准备上前的另外三位劫道者也张不开嘴巴,念不出咒语了。

  他急匆匆地冲上前来,就好像这里不是格兰芬多的休息室,就好像他一个斯莱特林大晚上衣衫不整独闯格兰芬多是一件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

  他紧紧地抱住了她。

  莉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反应迟钝才没有推开他,明明前一刻她心里还发誓要和他绝交来着。

  “我喜欢你!”

  她骤然听到他这样说,声音那么大,那么坚决。

  周围的人都发出了抽气声,就好像那个斯莱特林男孩拿出了一个定时炸弹般。

  斯莱特林的男孩在继续丢炸弹,“我说的那些话全部不是真心!我是因为太丢脸了,在你面前太丢脸了!我为我的愚蠢道歉!为我对你造成的伤害道歉!”

  “可是!”他抱她抱得那么那么紧,紧的让她确定发生的这一切不是一个错觉。

  “可是我爱你!莉莉!我爱你!”他在她耳边轻声地说着,他的声音并不大,却在寂静的格兰芬多休息室里一清二楚,“我答应你说过的一切事情,只要你原谅我!”

  怀里的女孩一直没有说话。

  西弗勒斯的心如坠冰窖。

  “真是令人感动的告白,如果斯内普先生能随我去校长办公室的话,我会更感动。”休息室门口的邓布利多终于出声,他的目光含着隐隐的探究。

  西弗勒斯恍若未闻,他急迫地盯着莉莉的眼睛。

  如果她不能原谅他,那这一切都不会再有意义。

  莉莉眨眨眼,轻轻咳了两声,微微低下头,试图掩盖自己烧红的脸颊。

  “西弗,先去校长办公室。”她轻轻地说,“我们一起,既然……你是我男朋友的话。”

  窗外的月亮,亮不过她的眼眸。

  ————全文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