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非圣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如此温柔 (勤奋作者求收藏!)

非圣寻 不古大人 3698 2021.06.10 05:10

  刘钰站在雕着龇牙咧嘴的猛兽小楼前,目送着那道笔直柔韧的身影,没入远处的群山中。

  她看着那身影消失,没有马上行动。只是咂咂嘴掐着腰,楼前楼后环视了圈,才踏着方步走向了村中灯火聚集之处。

  小村不大,但阡陌甚多,可能是风俗习惯约束,此村人口流失并不大。哪怕是偏僻的人家,都透过窗户亮着灯,从院中传来人语与鸡犬之声。

  夜深,山静,但闻村中音。

  今日云遮月,湿润的石板小道,反射着村间屋角电灯的柔弱光亮,虽不甚明亮,但胜在稳定。

  刘钰走在石板上,靴子下时不时踩断些许干燥的树枝杂草,发出咔嚓声。

  不远处,一扇门扉忽地打开,露出一位头戴银饰的成熟少妇。

  她一半身子倾出屋外,一手拢着刚洗的湿发,一手将木盆中的废水倒在门外的花坛中。

  少妇一抬头,冷不防便看到了正在村间漫步的刘钰。

  她最先注意的是刘钰的一身打扮,利落高绾的长发与雪白的鹅颈下,是一身现代的运动服,上面还印着大大的某个英文牌子,脚蹬一双登山靴。

  少妇抬起纯净的眸子仔细辨了辨她的脸。

  最终确认,这位既不是村中外出上学归来的学子,也不是将要出门的村中人。

  这是个村外来的......很有可能还是城里来的人。

  想及此,她当下便瞪大了眼睛,激动地扔下木盆,将湿发简单盘起,慌里慌张的在裙摆上擦了擦手,扶了一把门框,向这边走来。

  刘钰本想去前方村中广场,在人流喧哗之中随便找人打探一下村中情况,看能否了解些实情。

  但没走两步,见到此处有人开门,且其人一瞧见,她竟神情奇异,不由得停下脚步。

  美丽妇人几步走到近前。

  站在刘钰面前,她有些局促,但很快便鼓起了勇气,轻声询问:

  “姑娘,您,您可是从城里来的人?”

  刘钰挑了挑眉,转头看了看身后自己落脚之楼,与妇人所在之楼的距离,承认道:

  “是。我们的确是从春城过来的。不知您是......”

  少妇听闻此,好似终于在心里认定了一般,脸上绽开了欢欣的笑意,对着刘钰便是深鞠躬行了一礼:

  “我是村长家的儿媳,阿库纱红。”

  紧接着不由刘钰分说,热情地握住她的手,半请半拽,将她拉到自家院中去。

  “太好了!太好了!您终于来了,我们,我们真是等您好久了.......哎,今天真是不巧,汉子们都上山去了,要不肯定会给您打些你们城里人都爱吃的野货。您快请进呀。”

  热情来得太突然,还没等刘钰开口拒绝,她已被拉进小院里,并强行按在院中的小竹椅上坐好,手中还塞了一杯热茶。

  等热茶的热意透过竹杯烫了手,刘钰才反应过来,忙地将杯子放到面前的木桌上。

  “不好意思!哎呀,不好意思啊,烫到您了吧!”阿库纱红慌张地抓起她的手,轻轻地朝刘钰手心吹着气,边吹边道:

  “对不起啊,姑娘,是我疏忽了,没发现这茶温这么高,您手还痛吗?唉,您别见怪,我们乡下的,手上茧子厚,远不如您手细腻柔软,没试出来这茶这么烫。”

  看着面前捧着她的手仔细紧张的阿库纱红,刘钰边微笑,边将手缓缓抽出来。

  “不用担心,我没事,不过您也不必忙活了,坐下来歇歇吧。”

  阿库纱红小心地看了看她的脸色,见她并无恼怒,才依言在对面椅子上坐下。

  “您是今天才到我们这儿?”

  “是的。今晚刚来此叨扰。”刘钰顿了顿,“您是村长家的?”

  “是呀,村长的儿子便是我的丈夫......奥,嗨,不扰,不扰,您来怎么能叫扰呢?只不过,我说怎么昨儿不曾见到您,怕是我们疏忽了招待。”

  刘钰从见到她开始,便在她的话里听出一丝奇怪。

  这奇怪,奇怪在这位名叫阿库纱红的少妇,实在是太热情了。

  若说这白川村民的热情,以大晚上进村,村长便提供给他们如此优异的住宿环境,便可见一斑。

  但显然,村长及那两个带他们下榻的村民态度,却也并不如这位这般诚惶诚恐。

  这阿库纱红的模样,简直是生怕得罪了她......

  但为什么呢?

  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来此旅游的游客,哪怕这少妇要从她这里获得什么资金收入,作为本地人也有的是方法,并不至如此小心翼翼。

  刘钰心念斗转。

  村长他们是知道了他们来历的,而她却不一定知道,看语气,莫非把她当做什么人了?

  想及此,脑中有话语一闪而过。

  那名叫沙马曲比的村民曾提到过,他们那间,如今属于村长家的,倾全村一年努力修建成的房子,似乎也正是为了等待什么城里人准备的。

  而如今村长的儿媳又因她是从城里来的,便对她分外热情。

  这就很有意思了。

  烛阴说,此地有危及凡人生死命数的劫难。

  莫非......是这村中与外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于是,刘钰敏锐的眯起了眼,扬起头,满含笑意的对少妇说了句表意含糊的话:

  “你们村的确是有点偏僻啊,平时工作忙,我们也是好不容易,才倒出时间从城里过来一趟。”

  随即意味深沉地抿了口茶,

  “时间紧迫,既然来了,就尽快把事情办了吧。”

  果然,阿库纱红闻言更加深信不疑。

  她踌躇片刻,红着一张脸,紧张忐忑的问道:

  “好,好的.....不知需要办理什么手续?能不能等我家汉子回来再细聊,我不太懂......我们都听说了,这方面规章制度很多的,我们山野村人不怎么懂,有些手续不知能不能办的合理,但是请您相信,我们是真心想要收养这个孩子,也拿这个孩子当自己亲生的娃儿一般......”

  ......

  她微微偏头,装作不经意间,仔细审查了这少妇的表情。

  好像,不似作伪。

  “能否问一下,你们为何要收养这个孩子?”

  阿库纱红愣了一下,抬头正视着她的脸,疑惑道:

  “我们其实是有孩子的,我们的儿子也很健康,很优秀,将来也希望他能出村发展。所以并不是想让这个娃儿传宗接代,或者童养媳。”

  “只是,让我们遇到她,也是我们之间的缘分。既然救了她,就希望她能有个美好的童年,快快乐乐的长大,天下的孩子都应该如此。”

  “除此之外,我们并没有什么图的。”

  刘钰又道:“那在收养负责人来之前,你们为这孩子做了什么准备了吗?”

  阿库纱红闻此,温存的笑意漫溢脸庞。

  柔和羞涩的妇人眼中闪着光,向刘钰一字一顿,仿佛在每个字都是充满爱的誓言:

  “我们家,以及我们全村,都非常爱她。”

  “我知道,这个并不能用几句话来让您相信,但我们建了一座屋......我想您已经在屋中看过了。那是我们村最精美舒适的房子。我们欢迎您们随时来村里回访,住多久都没关系。”

  “她没有亲族,我们想着,等她长大了,这便是她在我们村属于自己的房子。

  故而,历时一年,我们全村,每个妇女每人绣一小块地毯,终成了那一屋的缤纷颜色;每个汉子每人都经手过这座房子的每一块砖,终成了一整栋房屋。”

  刘钰怔忡的看着她,看她温柔的口中吐出温柔的语:

  “这孩子太苦了,我们只是想弥补她曾受过的苦。”

  ......

  原来她这么热情,是为了收养一个孩子。

  又想及,那两个村民对待此事的谨慎小心。

  他们或许有其他考量,既然是这样,我并不是他们盼望的人,那再装骗下去,就实在是有些小人行径了。

  她看阿库纱红还想细说内情,便立即伸手制止,然后轻轻吸了口气,坦言道:

  “您先容我先说一句,您等我说了,再考虑是不是继续愿意将此事说与我听。”

  “让您误会了,我们的确从春城而来,但却是游客,并不是负责收养事宜的工作人员。”

  “您,您不是......?”

  “抱歉。非是故意隐瞒,而是一开始并不太清楚您的意思,所以造成了误会。但既然您要对我说更多详情,我想,就不能以这个身份听下去了。而且,看贵村村民对这件事,好像并不愿让我们知晓......能理解,此事或有你们的考量。”

  阿库纱红沉默了,本以为期待之事将要有了眉目,如今却是一场空。

  刘钰尴尬的低下了头。

  半晌,阿库纱红抬起手背拭了拭眼角,咬了咬唇,终是长长一叹,抬起脸,道:

  “罢了。其实,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我们就是怕,那个心思敏感的孩子听闻此事会多想,毕竟是被父母狠心抛弃的娃儿,都那么大了,父母也是好狠的心......唉。”

  .......

  “那房子,竟然是为了此事修建的。”

  “哎,”阿库纱红微笑着低下头,脸上的温柔如春水,刘钰看着她,不觉也轻轻喟叹了声。

  “我们小村中人,不知道如何能领养这个孩子,听回村的大学生说,现在咱们收养的手续可齐全严谨啦......我们不懂,听说过段时间就会有从城里来的人,审查我们的资格。

  我们怕...怕招待不周来的人,若人家一气,可能这事就作罢啦。若是作罢......不说我们,那孩子又会被再一次伤了心吧。所以全村私下商量,城里来人,我们便尽我们所能。能让他们在这偏远山村多待一时,也能多知我们的一份诚意。”

  此时,院门忽然被推开,阿力威冲了进来,见到坐在院中的刘钰,先是愣了愣,再见到阿库沙红的泛红的眼眶,立即就明白了什么,他凝住眉,急急朝阿库沙红道:

  “纱红姨,你。你将日果的事告诉她啦?但她,并不是城里来管理这事的人啊。”

  阿库纱红一愣,随即柔柔的抿唇,摆手道:

  “我知道了。”

  “那您......?”

  阿库纱红轻声道:

  “我是主动告诉她的。”

  “但是,如若日果知道了,那她肯定......”

  阿库纱红对他摇了摇头,“姑娘是个客人,此事并无龌龊,没什么不好说的,而且,我看姑娘是如此温柔的人,她不会告诉她的,无妨。”

  刘钰看向她云鬓下若珠光的侧颜,心道,你才是如此温柔的人。

  于是便也配合的朝阿库纱红与阿力威,诚恳地点了点头,道:

  “明白贵村的考量,但请你们相信我,我不会多言的......不过,这温柔的形容我可不敢担,在这个孩子上,贵村的大家,才是真的温柔。”

  却见阿库纱红与阿力威纷纷红了脸,讷讷的低下头。

  “对了。”刘钰眼珠一转,“不知可否方便告知,贵村傍晚村长领着大家上山......是否有什么事?”

  阿力威猛地抬起头,一脸恍然,道:“啊,真是的,我差点忘了,我是来通风报信的!”

  “村长他们回来了,说昨日山中雨大,将庙又劈塌了一个角,如今,又留了了几十个人在山上赶工,祝火节他们也不能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