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非圣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庙中

非圣寻 不古大人 3072 2021.06.23 23:50

  但越是寻找结果,无数的猜测便会在深处,将清醒内心里潜藏的答案不停翻找出来,赤裸裸的展示给自己看。

  通过了这个答案,她在脑中一瞬间,似乎将过往的许多疑点串联成线。

  从而,在脑中组成了一个,庞大可怕的真相。

  阿库纱红不由自主的远离了主屋几步。

  刘钰及时提议:

  “如果纱红姐方便的话,请与我们移步到红楼商谈吧。此处毕竟不太方便。”

  阿库纱红下意识点头答应。

  于是,她便随刘钰与林淳道,来到了红楼之中。

  夜已经深了,整个白川村陷入一片寂静当中。

  只有这座小红楼,还从窗户里透出微弱的灯光。

  在充斥着魑魅魍魉的黑夜中,辟出一方净土。

  刘钰将阿库纱红安置在客厅中,安慰地抚了抚她的手背,轻轻的递给她一杯茶。

  阿库纱红如神游一般跟她们回到了这里。

  但是她心中仍是乱成一团。

  即便心底的某些猜测成了真,也不知道下一步该何去何从。

  山庙......村长近年来的奇怪表现......

  村长他要做什么......

  她垂下头,小心的吃了口茶,润了润干燥的唇,才轻声道:

  “说起来,公公他,的确已经有一年多,举止奇异了。当时我们以为只是年纪大了,并没有在意。包括他抽水烟......也是近一年来的事情,婆婆去世很久了,我们都想着,他能自己找个什么乐趣都好,也算是一种寄托。”

  “如今想来,确实是,自那山上的猎户下山找过他之后,他才出现了这些异常。”

  刘钰想了想,问道:

  “纱红姐。不知当年猎户下山找来时,你是否还能回想起哪些有关的细节?”

  当年猎户下山找村长便是修建那座山庙的开端,现在能了解此事的,除了村长他自己......便也就剩下了这个村长儿媳了。

  如果能问清细节,或许能对当年的事,有一个合理的推测。

  或许,也能知道猎户一家的真正死因。

  阿库纱红也知道其中的重要性,闻言沉思了片刻,便将当年之事娓娓道来。

  “全村人都知道当年猎户下山,找我公公的事,但是......想来,当年全程参与,现在还在村子里的,也就只剩下我了。”

  “去年年初。我们村里一直负责在山上守着林子的老猎户,突然从山上下来。来到我们家,找到了我的公公。那猎户一家在我们村世世代代生活,与我们家也是世代交好。想来,当年或许也正是因为猎户与我公公情比兄弟,才答应将一家迁往山中,替村子守山。”

  说到此处,她沉默了一下。

  若是猎户当年没有碍于与她公公的交情,没有将一家迁入大山中。

  也许,他们一家七口,不至于惨死。

  “因为这层交情,老猎户来找我公公时,我公公自然是热情迎接。我们全家做了很多准备,做了好酒好菜,也备了不少让老人家带回山中的酒肉用品......为村子贡献一场,我们自然不能亏待了人家一家。”

  “但是,等到他到来时,我们却都觉的,老人家与以往有些不同。”

  “不同?”刘钰挑眉,“哪里不同?”

  “哪里...都与往常我们送用品上山时,有很大不同。”阿库纱红想到此处,蹙了蹙眉。

  “他,变得很瘦......非常瘦,好像皮包骨头一样。你知道的,这种世代猎户的,身材一般都是精瘦而有力的,但绝不能是他那种,好像生了很大的病一样。除此之外,他还...反应迟钝了许多,当年我儿子阿布友拉调皮,也很喜欢和这个猎户爷爷玩笑,他曾不小心用折断的树枝划伤了老爷子......谁知,明明已经划入了皮肉,但却没见丝毫血液流出,那老猎户,好像也并不知道疼痛。”

  “这老猎户如此不同寻常的变化,当时的村长就没有任何异议吗?”刘钰问道。

  “有的。”阿库纱红叹了口气。

  “我公公他是全村最有声望的人,全村老少都十分爱戴他,自然也是因为他的见识与智慧都是令人钦佩的。他是第一个发现老猎户不对劲的人。因而,他才主动要求与老猎户密谈。”

  “然而,我公公自从与老猎户密谈过一次后,等他再出来,整个人就变了。”

  阿库纱红说到此处,不禁有些恼恨自己薄弱的危机感。

  当初明明发现了事情的不对之处,却因大意并未与丈夫点明情况。

  如若不然,何至于任由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一转之前的态度,不但对猎户如今的异样毫不在意,更下定了决心,鼓动全村,开始修建山庙。”

  “你们当时是否问过,修这山庙的原因?或者,这到底是供奉谁的庙宇?”

  对于罗罗族来说,山庙自然是可以修建,但其中供奉的神明也是有讲究的。

  然而,目前为止,全村所有的村民,包括山上正修建的村民,竟然没有一位能回答庙中的神像是哪位神明......

  刘钰脑海中,突然出现了那天进入山庙中所见的画面。

  ......在灯火昏暗的庙堂里,身披羽氅,脖颈带着宝石,诡异的将面貌永远藏在黑暗之中的神像。

  她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大。

  他,到底是谁?

  “是山神。”阿库纱红答道。

  “在你问过我之后,我曾问过我的公公,他说,那是山神。是可以保佑全村避免未来一场大灾难的山神。”

  大灾难?

  这是刘钰来到村子之后,第一次听到了与此行目的极为相关的词汇。

  “什么大灾难?”刘钰连忙问。

  “...不知道。我也问他了,但是,他没有回答。”

  刘钰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神色怅然。

  “好吧,您继续。”

  阿库纱红莫名的看了眼她。

  “虽然他当时并没有告诉我,但是,现在联系目前的情况来说,他所说的大灾难很可能只是无稽之谈......或许,根本就是被老猎户蛊惑了。”

  刘钰闻言只是笑着摇摇头,并不言语。

  因为她心里清楚,在这些线索中,这像借口一般的‘大灾难’,或许真的可能发生。

  但是,事情未清楚之前,她并不能妄下判断。

  阿库纱红此时突然灵机一动,心中所想,口中便顺势说了出来:

  “说到此处,我竟还有个猜测......以前觉得是无中生有,如今来看,未必不是事出有因。”

  “在很久以前,久远到我们山村还未建立之时,这里便曾流传着一个传说。我们村的两条环绕的河流一条名叫白河、一条为川水。我们村故而名叫白川村。而白河与川水曾经孕育出一只凶恶的精怪——祙。它便一直藏在四周的山林中蛊惑人。”

  “也许那山中的老猎户一家,便是被这妖怪蛊惑了,然后又来欺骗村长吧。”

  刘钰猛然听闻这个传言,当时也是一怔。

  安静了数秒。

  便听旁边一直沉默的林淳道,忽然开口。

  “对。就是祙。”

  刘钰迅速转头看他,同时自己脑筋飞速转动。

  阿库纱红也是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不禁惊讶道:

  “两位见多识广,是否听说过这个妖怪?他是真的存在吗?”

  “山海经中曾记载的,他是山泽中的恶鬼。”刘钰喃喃道:

  “祙,其为物人身、黑首、从目。”

  人身、黑首、从目......

  人身、黑首......

  昏暗的庙堂里,高耸至房顶的神像,如同上古时期的君子般,披着羽毛样式的大氅,无论什么角度都难以看清的,沉没在黑暗中的头颅......

  原来,头颅看不清,不是光线太暗。

  根本人家头颅就是黑的。

  从目......

  竖着长的眼睛。

  嗯?

  刘钰疑惑,神像的眼睛呢?

  “我没看见他的眼睛,难道是还未画完?”

  阿库纱红更是不解。

  林淳道却瞥了他们一眼,轻轻开口:

  “你看的时候,闭着呢,还未睁开。”

  还未睁开......

  还能睁开?!

  二女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在客厅的角落,仰躺在地上的绿色怪异拎包与木桌上安安静静摆放的茶具,也在不经意间颤抖了一下。

  半晌,刘钰僵硬的抬起头,语音颤巍巍。

  “你说,那神像,是活的啊......”

  在众人复杂纠结的目光中,林淳道静静的点了点头。

  “如我所见,就是本尊。”

  “本尊?”刘钰抿紧唇。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山庙不论是谁要求修建的,都不好说最终的目的了。”

  是啊。

  如果山庙中的就是恶鬼的本体。

  那么......修建山庙是有什么目的呢?

  本不大的山庙,倾尽全村所有壮丁,修建了一年,仍然无人下山,甚至还在增加人手......

  阿库纱红垂下了头,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她很想不相信这两个人目前为止讨论的结果。

  但是,她做不到。

  一瞬间,她想到了自从修庙起就没下过山的丈夫;今天刚刚上山的儿子;村里的老弱妇孺......

  她身旁,是见她状态不佳,满眼关切的刘钰与林淳道。

  出了红楼的不远之地,是已经熄了灯,幽深寂静的主屋。

  阿库纱红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转头看了一眼村长大院主屋的方向,又回身,镇定的问道:

  “你们打算怎么办?”

  刘钰静静的打量着她,说道:

  “我们打算把事情弄清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