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巨龙巫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重生与阴谋与迷雾

巨龙巫师 山下国王 2122 2019.10.29 10:52

  格滋沃克广阔无垠,古老的羊皮纸上它被称为西界,因为人们只能拥有半个白天,它一半属于平庸,另一半属于智慧。

  在大陆的西南方,山峰公国是这里的一大霸主,艾尔丹.山峰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他击退了南方的列强风暴帝国的掠夺,一时之间风头正盛。

  在公国边境,有一座古老的森林,岚玛森林,据说里面居住着强大的主宰:巨龙,而与它毗邻的是一个名为米拉尔的小镇。

  “办好了吗?”

  “您就放心吧,我亲自给他灌下去的。”

  夜色下,几个黑影匆匆离开了小镇,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了一处山坡的背面,这里十分偏僻,周围散落着一些孤零零的坟墓。

  沙沙沙,噌噌。

  其中的两个人开始刨土,看来是准备掩埋什么,而其他人则是将带来毯子放在地上慢慢摊开,只见当中裹着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

  少年身形修长,有着一头微卷的黑发,五官精致鼻梁高挺,此刻双眼紧闭,脸上呈现青黑色。

  “办得不错。”

  在确定这名少年已经彻底死去后,领头的人满意地赞许了一声。

  “罗克少爷,对不起了,希望你不会怪罪我们,毕竟这是他的命令。”领头的那人脸上露出戏虐的笑容,他微微弯腰朝着死去的少年说道。

  “动手吧。”

  沙沙沙。

  众人迅速将少年裹好抬进了挖出来的坑中,随即掩埋起来,做好这些后,他们顺便把周围的痕迹都处理了一番,然后才离去。

  对于这个山坡来说,只是多了一个长眠者而已,其他并无任何的影响。

  咕咕,咕咕咕。

  几只不知名的黑鸟缓缓落在了那些墓碑上,它们似乎对这个新的坟墓很感兴趣。

  “这、这是怎么回事?”就在这时,新坟的泥土微微隆起,传出一道沉闷的惊异声。

  罗克惶恐不安,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束缚着,浑身动弹不得,冰凉的气息正席卷全身,呼吸越来越不通畅,胸口就像是压着一块巨石。

  “不!”

  恐惧之中,罗克嗅到了泥土的气息,联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顿时胆颤心寒。

  “到底是谁要活埋我!”

  嗡!

  突然之间,一股庞大的记忆涌入罗克的脑海中,那撕裂般的痛楚直接令他昏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新坟周围的空间突然出现了扭曲,一道模糊的身影正缓缓走来,他周身竟然是出现了朦胧之感,仿佛与这里格格不入。

  这是一位老人,他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巫师袍,脸上布满厚厚的皱纹,那双褐色双眼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

  “赞美加尔,久违的低语者,希望你永远不要背叛真理,否则将永坠黑暗深渊。”

  老人静静看着新坟,口中碎碎自言,随后他伸手轻轻一指,只见那些泥土竟然自动翻开,没过多久,裹着罗克的毯子漂到了他的跟前。

  当罗克醒来的时候,他正站在一处低矮的山坡上,周围漆黑一片,在远方,有着亮光。

  “米拉尔小镇。”

  吸收了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后,罗克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一夜之间,身份跟世界都发生了转变,他心乱如麻。

  “持有祭品,是否献祭?”

  这时,一道声音在罗克脑海中响起,他本能地伸手抓住了挂在脖子上的那枚项坠,这是一个小物件,是在罗克出国游玩的时候从部落中买到的。

  但现在看来,正是这个罪魁祸首把自己带到了这里,根据原主人的记忆,这个世界类似于古代中欧,但又不一样,因为这里有巫师、剑士、诅咒、附身人偶、巨龙、还有魔兽。

  精灵占据古老森林,守护着生命之泉,矮人日以继夜地忙着锻造,他们与世无争地做着山上国王,兽人在古庙中聆听萨满的教诲,他们是战争的子民,图腾不灭,部落不朽。

  低语者永远在大地的黑暗中行走,守望者化身黎明的岗哨,而破坏者虎视眈眈,这片大陆是他们看上的觅食场。

  “这是一场阴谋。”

  接受了原主人的一切后,罗克认真思考起来,自己目前的处境很危险,身为黑荆棘家族的继承人,居然被仆人给毒死了,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黑荆棘家族是米拉尔小镇上的贵族,拥有领主赐予的徽章,在平民眼中,这是象征着荣誉以及地位。

  但在光鲜亮丽的背后,却也存在着无法与人分享的阴暗,黑荆棘家族最辉煌的时候已经过去,到了乌尔.黑荆棘这一代,已经开始走向凋零。

  罗克.黑荆棘也就是现在的罗克,是家族下一代的继承人,按照正常的发展,他迟早要从父亲乌尔.黑荆棘手中接过这个担子。

  但在上个月,一切都发生了改变,首先是家族的生意麻烦不断,损失惨重,紧接着罗克.黑荆棘的母亲突然病死,然后是乌尔.黑荆棘出了事情,他居然对幼女实施罪恶,而且当场被小镇的卫队给抓住。

  没过多久,罗克.黑荆棘唯一的亲叔叔突然站了出来,他列出了乌尔.黑荆棘的种种罪行,公开指责他,最后通过执法庭审议,判处了绞刑的处罚。

  仔细想想,罗克觉得所有事情发生得太过蹊跷,玛露夫人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怎么会突然病死,而乌尔.黑荆棘是一个恪守贵族礼仪的人,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荒唐事,一向唯唯诺诺的亲叔叔塞斯.黑荆棘又为何要行那大义灭亲之举。

  越想就越觉得可怕,罗克突然觉得黑荆棘庄园里的水非常深,并不像表面看去的那样平静。

  深夜临近,小镇的街道上人影稀少,但在酒馆中,依旧热闹无比,游侠兴致勃勃地说着自己的冒险故事,年轻的小伙子忙着搭讪姑娘,酒鬼们热衷于拼酒。

  商行中,清闲下来的商人卸下伪装,还在互相炫耀着今天赚到的金币,看来他们是打算明天不出门了。

  在一些幽暗的巷道中,不成文的粉色交易悄然进行着,夜晚充满了无限的诱惑,而在空荡荡的市集里,一道瘦小的身影正小心翼翼地在那些清空的货摊中找寻着被丢弃的蔬果。

  昏黄的路灯照出了她的模样,这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大概十一二岁的年纪,有着一头波浪般的蓝色长发,她用一根绳子将其绑住,几缕微卷的刘海将明亮的大眼睛半挡着,小脸红扑扑。

  “菲莉。”

  大半夜的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菲莉如受惊的兔子,立刻躲到了摊位后面去,脸上写满惊恐。

  “是我,不要害怕。”

  不远处,一道黑影慢慢走了过来,显然是知道菲莉藏身的位置,此刻他正站在摊位前。

  “你,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的。”

  菲莉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只见对方脱掉了身上的破旧袍子,露出一张十分年轻的脸。

  “罗克少爷,您您怎么来这里了。”

  这时候,菲莉慢慢走了出来,一脸吃惊。

  “你在这里做什么?”罗克看了看对方拿着的篮子,眉头微微皱起。

  “罗克少爷这个,我我在找一些蔬菜跟果子。”菲莉扭扭捏捏微微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模样。

  黑荆棘家族除了拥有一座偌大的庄园之外,在镇上还有一栋祖屋,由仆人负责打理,这栋祖屋又老又旧,位置僻静阴森,时间久了,肯来这里的仆人越来越少,他们宁愿在庄园里多干一些活。

  菲莉是庄园收养的孤儿,为了不让祖屋荒废掉,她八岁的时候就主动住进了这里负责打理,以报答黑荆棘家族的恩情。

  从此以后,庄园再也没有派遣其他的仆人来,菲莉倒是成了祖屋名义上的主人。

  每隔一段时间,菲莉就会到庄园中拿东西,罗克对她还是有些印象的,联想到对方今晚的举动,顿时明白了什么。

  “是出了什么事情吗,你可以跟我说说。”罗克关心地问道。

  “我一去庄园,他们就把我赶出来了。”菲莉神色黯然,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罗克想了想,再次问道。

  “一个月之前。”菲莉肯定地回答道。

  “罗克少爷?”见到罗克的表情有些凝重,菲莉感到不安,隐隐约约觉得庄园出事了。

  “回去再说。”

  破旧的木屋内光线有些暗淡,一回到祖屋,菲莉赶紧点上蜡烛,地板上到处是白蚁留下的杰作,坑坑洼洼。

  顶部的铁质吊灯摇摇晃晃,粘着许多蛛丝,两边的墙壁挂着发黄的油画,看得出有些年头了,有些部分已经模糊不清,而在墙角处,螺旋状的楼梯连接着二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能听见嘎吱声。

  “罗克少爷要吃东西吗?”

  “我确实有点饿了。”

  菲莉离开后,罗克坐在餐桌前,一个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现在毫无头绪。

  “持有祭品,是否献祭?”

  罗克微微弯身脱下靴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枚徽章,上面雕刻着一株栩栩如生的黑荆棘,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抓在手上感到沉甸甸的,传来一股冰凉感。

  “你是不是意识到了什么,所以才把家族徽章藏起来的呢?”罗克自言道,忽然间他想到了一个人,觉得非常有必要跟对方见上一面。

  “罗克少爷,做好了。”

  就在这时,菲莉小心翼翼地将盘子端上桌。

  “你平常就吃这个?”看着那一盘大杂烩,其中参杂着不少烂菜头,罗克忍不住问道。

  “罗克少爷对不起,这里没有别的食物了。”菲莉双眼通红,她知道这盘食物跟猪猡食没啥区别,但这是自己仅能拿出来的了。

  罗克感触很深,他没有料到,菲莉这个小姑娘天天都吃这些垃圾,世界果然很无情。

  “这不是你的错,不需要道歉。”说着罗克直接大口吃了起来,折腾了这么久,他确实有些饿了,此刻可顾不得什么贵族风范。

  一份终生难忘的宵夜下肚后,罗克将菲莉叫到跟前,他在犹豫要不要将自己目前的处境告诉对方。

  “菲莉,我需要跟米莱尔爷爷见上一面,但又不能让庄园中的任何人知道我的消息,你能做到吗?”

  “罗克少爷我能做到的。”菲莉点点,眼中却是闪过一抹恐惧,那座庄园给她留下了太多不好的回忆。

  “注意安全,记住了,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我。”罗克点点头,认真叮嘱道。

  一夜无事,罗克从菲莉简陋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此时才刚刚天亮,小姑娘却已经出门了,随后他在厨房里找到了热好的食物,依旧是一盘大杂烩。

  “持有祭品,是否献祭?”

  “献祭!”

  吃过早餐后,罗克躲到二楼的卧室中,准备看看这枚罪魁祸首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希望是惊喜吧,毕竟接下来不知道会面对怎样的危险。

  嗡!

  随着脑海中传来轰鸣声,罗克惊奇地发现那枚徽章正在渐渐消失。

  “献祭成功,本次觉醒的超凡力量等级为普通。”

  “啊!”无法忍受的痛苦顷刻间席卷而来,罗克直接在地板上打滚,他感觉自己被分成了无数份。

  这幅身体本就平庸,从小到大就没怎么锻炼,此刻突然承受这样的折磨,那痛苦直接以几何倍数增加。

  “咳咳。”

  漫长的折磨过后,渐渐恢复过来的罗克惊骇地发现一名老人正站在不远处,同时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漂浮着。

  “不用紧张,我对你没有恶意。”老人淡然地开口,他的目光一直留在罗克身上。

  “咳咳,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安安稳稳地落到地上后,罗克惶恐地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了吗?”老人认真问道。

  “我?”

  听到这话,罗克瞬间陷入沉思,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检测到祭品。”

  令罗克回归现实的是那道熟悉的声音,此刻,他的目光透过敞开的袍子落在老人腰间上,分明看见那里挂着一个奇怪的挂饰。

  “那是什么?”罗克忍不住开口问道,算是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老人轻轻吐出几个字:“魔纹饰品,一个小玩意。”

  “可以送给我吗?”罗克略显不好意思,初次见面就向对方索要东西,但那个挂饰对自己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他真的很想得到。

  老人认真地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可以,就当做是见面礼吧。”

  “谢谢你。”罗克发自内心地感谢,虽然听不明白对方的话,但他觉得这位老人对自己是没有恶意的。

  拿到挂饰的罗克不胜欣喜,直接将对方的话给过滤掉,但一想到该如何处理眼前这个老人时,顿时觉得一阵头大。

  “持有祭品,是否献祭?”

  “你太弱了,需要力量,希望下次能够给我一些惊喜吧。”

  两道声音同时传出,而这时,罗克发现那位老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头痛,非常头痛,罗克的思绪在卧室中凌乱着。

  黑荆棘庄园遭逢巨变,自己深陷危局,而刚才,又莫名其妙地出现一名老人,这世界到底怎么了,还要疯狂到什么地步。

  嘎吱。

  不久之后,一阵慌张的脚步声传入耳中,罗克这才回过神来。

  “呜呜,罗克少爷,呜。”楼下传来了菲莉无力的哽咽声。

  罗克刚想应声却是突然打住,明显感应到一些人正朝着祖屋这边靠近,本能地觉察到危机,他小心翼翼地躲到窗户后面朝外面看去。

  “是菲莉泄露了我的消息吗?”

  此时,几名庄园的剑士跟女佣已经来到祖屋前,罗克大气不敢出,他躲藏了起来。

  哐当!

  破旧的大门被狠狠踢碎,这些人鱼贯而入,菲莉身上带着不少伤痕,她惊恐地挨着火炉,

  那几名剑士直接上前将菲莉踩在地上,而另外几名佣人紧跟着走了上来。

  “该死的东西,说,为什么去找米莱尔?”为首的妇人恶狠狠地问道。

  “我我只是,只是找米莱尔爷爷拿,点吃的。”菲莉不停颤抖着,眼中布满惊恐,低声下气地说道。

  啪!

  “还敢狡辩,你要知道,赛斯老爷的怒火可不是你能承受的,最好诚实一点。”妇人上前对着地上的菲莉就是一巴掌。

  躲在卧室中的罗克双手紧紧攒着,面露凶光,但他不敢妄动,剑士的五感可是十分灵敏的。

  “贱东西,剥了她的指甲,看她说不说。”

  “救,救命!”

  “啊!”

  菲莉的惨叫响彻在祖屋之中,随着声音越来越微弱,一些嘲笑声传了过来。

  “妈的,大不了一死。”罗克突然站了起来,他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冲出卧室。

  “啊,你们该死!”

  一来到楼下,罗克怒火中烧,只见菲莉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地上的血迹、指甲触目惊心。

  “德罗克少爷你怎么在这里?”

  看到来人,妇人一脸惊讶,以为自己见了鬼,本能地后退了几步,而那几名剑士却是拔出大剑围住了他。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以为我死了,抱歉,让某些人失望了,我活得好好的。”罗克浑然不惧,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咯咯。”

  妇人迅速换上阴冷的丑恶嘴脸,她盯着罗克,高声说道:“塞斯老爷可不希望看到你啊,罗克少爷你还是当个死人好了。”

  “我是黑荆棘家族的继承人,你们敢对我动手!”罗克冲她吼道。

  “咯咯咯,我怎么不敢,你只是个废物而已,跟你那个父亲一样,是黑荆棘家族的耻辱,去地狱找乌尔团聚吧,动手!”妇人露出狰狞的笑容,眼中带着冷漠,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那些剑士露出凶光,缓缓地举起了大剑,罗克这位黑荆棘家族的继承人对他们来说,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罗克勉强保持站立,他怒视着这些人,没在开口,自己的命运看来到此为止了。

  铿!

  突然,一道诡异的声音响起,紧接着那些剑士的脸色瞬间变了。

  “都别动,动一下就会死,我保证。”略显轻狂的话语从祖屋外面传来。

  罗克循声望去,只见一名男子走了进来,他不修边幅,穿着邋遢,头发乱得像个鸡窝,一脸络腮胡子,但双目却是炯炯有神,肩膀上扛着一柄大剑。

  “你是谁?”妇人转身冷冰冰地问道。

  “亚格,流浪剑士。”男子看都没看妇人,径直从她身边走过。

  “哼!”

  吭!

  一名剑士忍不住,直接向他出手,随着一道剑光闪过,剑士手中的大剑直直地插到了房梁上。

  噗呲!

  鲜血飞溅,剑士眼中透着迷茫,笔直地躺倒地上,再也没有了气息。

  嘶!

  其他剑士倒抽一口凉气,刚才根本就没看清对方是怎么出手的,他们迅速退到一块,警惕着亚格。

  “尊贵的罗克大人,剑士亚格应您的召唤而来,随时为您效劳!”亚格单膝跪地,铿锵有力地讲道。

  此时,站立着的罗克早已目瞪口呆,事情的发展太过出人意料,他甚至生出这一切都是幻觉的想法。

  呕!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当罗克的目光落到那名倒在血泊中的剑士时,只感觉胃里一阵翻腾,粘稠的血水混杂着气泡还在缓缓流出。

  其他的剑士不敢妄动,而那名妇人就更加不敢,她的脑子里已经乱成一锅粥,无法相信,自己带来的剑士就这样轻易被人杀死了。

  剩下的那些佣人双腿早已瘫软,勉强支撑着自己没有栽到地上。

  “召唤?我什么时候有这个能力了。”罗克满头疑惑,突然,他想到了脖子上的项坠,刹那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是不是你给我的惊喜呢,就当做是吧,来得真及时。”想通了之后,罗克的脸上露出轻松之意。

  “亚格!”罗克的目光落向对方。

  “在,罗克大人您有什么吩咐?”亚格恭敬地应声。

  “杀了他们,一个都不许留。”罗克一个字一个字地讲道,脸上已经被冷酷代替。

  “遵命,罗克大人。”

  噗呲!

  那几名剑士在亚格面前毫无反手之力,甚至连逃跑都做不到,不远处的佣人已经瘫在地上,脸色惨白,他们知道接下来就要轮到自己了,这是噩梦。

  “不,罗克少爷您就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这一切都是塞斯大人的命令,我愿意效忠于您,求您原谅我。”妇人惊恐地跪在地上,吓得眼泪直流,她颤颤惊惊地朝着罗克爬去。

  “你太脏了,去地狱洗洗吧。”罗克一脸厌恶之色。

  腾出手来的亚格见此心领神会,直接结束了妇人的性命,那些佣人紧随其后,一时间,祖屋内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罗克大人,要不您先上楼去,这里我收拾一下?”

  “不用了,对我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一课,它让我意识到生命远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贵,亚格带菲莉去找医生,一定不能让她出事。”

  罗克拒绝了亚格的好意,他面无表情地朝前走去,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柄大剑,然后坐在餐桌前。

  “罗克大人我明白了。”亚格躬身领命,神情变得凝重起来,看来这次的事件对大人的打击太大了。

  亚格带着菲莉离开后,罗克一动不动,目光始终落在那些尸体上,地上的血液渐渐凝固,他低头伸手抓住那枚项坠。

  “你的礼物我很满意,接下来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活着真好。”一想到那名老人送给自己的挂饰,罗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远离米拉尔小镇的黑荆棘庄园,这会儿那些仆人正忙碌不停,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慌张之意,在一间偌大的书房中,一名身材臃肿的中年人正坐在书桌前,双眼盯着桌子上的羊皮图纸,那是黑荆棘庄园的建造图,微卷的黑色中长发随意披散着,嘴角留着两撮卷曲的胡子。

  “老爷。”这时候,一名高瘦的男子走了进来。

  “有消息了吗?”中年人头都没抬,直接开口问了一句。

  “暂时还没有。”男子小声地回答道,脸上略显惶恐。

  “那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听到对方的话,中年人抬起头一脸怒容地冲着男子吼道。

  男子的双腿不停颤抖着,他急忙说道:“老爷,今天菲莉有来找过米莱尔,然后查尔他们跟过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

  “你有什么想法?”中年人的脸色这才缓和一些。

  “应该是出事情了,我想祖屋那边肯定有情况。”男子认真提醒道。

  听了对方的话,中年人按了按自己的眉心,缓缓说道:“找几个人去山坡那边瞧瞧,最好给我处理干净了,祖屋那边我会去看看的。”

  “遵命!”男子小心翼翼地退出了书房。

  命运是个神奇的东西,起码罗克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也没能将它摸透。

  菲莉经过医生的救助之后,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有着亚格这名剑士在,那位医生可不敢马虎,毕竟他不太愿意脑袋跟身体搬家。

  掩埋尸体的工作亚格很擅长,加上祖屋位置偏僻,他很轻松地就完成了,唯一让他感到不解的是,无论是剑士还是佣人,他们的身上都没有钱币,或许是因为今天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没工夫逛小镇,所以钱币还是藏在家里比较好吧。

  大厅经过收拾之后,褪去了原来的血腥,那几柄剑士的武器正搁在桌子上,这会儿罗克正在跟亚格交谈,对于格滋沃克这个地方他有了更加直观的认知。

  清楚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是被红龙帝国统治着,而米莱尔小镇隶属于帝国辖下的山峰公国。

  从亚格那里得知,格滋沃克正渐渐被战争的阴影笼罩,因为在三年前,大自然中的魔力元素开始变得古怪起来,巫师构筑的魔法密纹已经出现奔溃的迹象。

  魔力的变化,获益的肯定是魔兽,它们会变得异常强大,只不过灾难还未彻底爆发开来。

  但战争迟早会来临,只是现在的消息暂时被封锁了,应该是为了避免造成恐慌。

  至于亚格的来历,罗克已经清楚,正是自己通过献祭项坠获得超凡力量,从而将对方召唤到自己身边来的。

  未知的危机总能容易地引起人的警惕之心,大部分时候都能起到鞭策的效果,战争,要么毁灭要么生存。

  如果可以,傻子才会选择前者,谁都想活下去,活得风风光光,但要达到这个目的,你就必须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

  彻底接受这个黑荆棘少爷的身份后,罗克已经完全进入自己扮演的角色,他开始清楚自己需要做些什么,起码在灾难彻底爆发之前,必须解决掉黑荆棘庄园的阴谋。

  这一晚,罗克在卧室中对付了过去,整栋祖屋竟然找不出第二张床,别看亚格是名剑士,可这家伙身上一枚铜板都没有。

  “巨龙时代终将来临么。”

  黎明时分,罗克醒了过来,昨晚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睡梦中,无敌的巨龙端坐于王座之上,俯瞰着格滋沃克这片大地。

  一连窜奇怪的经历令罗克不得不重视命运这两个字,或许它正代表着所有奥秘的源头吧。

  厨房之中,亚格这名剑士正在准备早餐,他手忙脚乱,不远处,虚弱的菲莉坐在一把椅子上,她的脸跟纸张一样苍白,正有气无力地指导着对方。

  “亚亚格大哥,火火还不够不够旺。”

  “哎,饶了我吧,杀人我比较在行,做早餐这活真是为难我了。”

  一大一小的两人在厨房里奋斗着,而在卧室中,罗克顶着饥饿准备将那位老人送给自己的挂饰献祭掉。

  他有一种感觉,危险很快就会找上门来,在此之前,能够增加一分力量就能多一份保障。

  “献祭成功,本次觉醒的超凡力量等级为完美。”

  轰!

  地狱般的折磨如约而至,罗克已经没工夫去思考这次觉醒的完美等级跟上次的普通等级有何不同了,他快窒息了。

  不过有一点罗克可以完全肯定,那就是这次的痛苦起码是上次的百倍以上,很难想象,在那样的状况之下,他竟然撑了过来。

  “希望能给我召唤到骑士吧,否则我绝对不甘心。”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等到罗克下楼时,那偌大的餐桌上正放着一盘黑漆漆的食物,焦味扑鼻而来。

  “早上好,罗克大人。”

  亚格笔直地站着,熏黑的脸上带着无尽的羞愧。

  “早上好,亚格。”

  罗克微微点点头,随后目光看向菲莉,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温和之色:“菲莉你醒了我就放心了,你可以躺在床上好好休息的。”

  “罗克少爷让让您担心了,我我很抱歉。”菲莉额头不停冒出虚汗,她扶着桌沿艰难地站了起来。

  “不用起来,坐下。”

  罗克的话一出口,整个人顿时呆住,他清楚地看到,菲莉的双手正在发光。

  “罗克少爷!”

  而这时,菲莉也发出了惊呼,手指头那钻心的疼痛突然消失了,此刻她只感觉到一股暖流正在滋润伤口。

  “天哪!我看到什么了,这是神迹吗?”

  最后反应过来的亚格满脸吃惊,他清楚地看到菲莉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这这,罗克少爷我我完全好了。”

  慌慌张张地扯开纱布,菲莉看到自己的双手恢复如初,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菲莉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亚格一阵狐疑,他忽然想到了那名医生,难道对方是一名强大的巫师不成。

  “亚格大哥我没有哪里不舒服,我现在感觉好极了。”菲莉冲着对方勉强露出甜甜的笑容。

  “真,真的吗?”

  亚格顿时觉得头皮发麻,他开始相信那名医生是位神秘的巫师了,联想到自己做出的无礼举动,心中欲哭无泪,这简直是在找死。

  怀着不安,亚格的目光落向罗克,却发现对方的脸色异常的难看。

  “罗克大人,您没事吧?”

  “我没事。”

  冷冷的看了亚格一眼,罗克朝着菲莉走去,他主动抓住对方的手细细打量起来。

  “啧啧啧,这就是完美等级的献祭,好强大的能力,我要的是骑士啊,可恶!”罗克眸子清冷,自言自语着。

  “罗克少爷!”

  对方如此反常的举动让菲莉更加惶恐不安,她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菲莉你的伤完全好了,我真替你高兴,那么去给我准备一杯开水吧。”罗克说完自顾自地坐到了餐桌前,心不在焉地吃着早餐。

  “罗克少爷稍等。”菲莉急忙朝着厨房走去,心中的不安却并未消除。

  亚格大气不敢出,正吃惊地望着罗克,他完全可以想象到那盘早餐有多难吃,这简直就是煎熬。

  “真特么的难吃!”吃完早餐后,罗克给出了评价。

  “啊,罗克大人您是在叫我吗?”正在胡思乱想的亚格条件反射地问道。

  罗克瞥了他一眼,摇摇头,随后开口讲道:“亚格,我需要你去黑荆棘庄园走一趟。”

  咕噜噜,咕咕。

  突然,一阵尴尬的声音便传了出来,亚格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你还没吃早餐吧?”

  “是是的,罗克大人。”

  “那你自己想办法解决,我需要尽快见到米莱尔爷爷。”罗克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罗克大人我明白了。”亚格郑重地点点头。

举报

作者感言

山下国王

山下国王

本文已签约,欢迎投资,谢谢。

2019-10-29 10:5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