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上帝掷骰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从物欲横流说起

上帝掷骰子 王骑 3019 2017.09.13 22:48

  物欲横流,顾名思义,外界的诱惑太大,追逐利益的欲望蛊惑着社会上所有人的心,就连一些原本最应该鄙视物欲、最应该厌弃铜臭的地方,也被逐利的人所占据。

  我不记得最早是从哪儿看到这个词的,但我对它有深层次的理解,却是从读大学时候的一件小事开始的。

  那时候,我以高年级老乡的身份,伴着一名因小儿麻痹而下半身瘫痪的新生老乡参加开学典礼。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大学校园是最后一片纯净而纯粹的学习乐土。我希望学弟学妹们一定要珍惜时光,努力学习。与此同时,也要心忧天下,敢为人先。就说我吧,我曾经给联邦首脑去信,反映贫困大学生和残疾大学生学习和生活困难多的问题……

  首长对于我的来信做出了重要批示:在关心生活困难同学方面,要加大学生团体的作用,积极主动作为,不让每一个贫困或残疾的同学掉队……”

  台上,是新一届校学生会会长金英同学,他作为老生代表在为新生做报告。

  他的报告字数很长,但字字都说进了新生的心坎里。所以连我陪着的,坐在轮椅上的老乡,都有些感动的哭了。

  老乡说:“想不到,咱们大学这么好,我从小学、初中、高中读上来,还从来没有学校在开学典礼上都这么关心生活困难学生的。”

  我则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这位老乡是我妈老家的一位远房亲戚,跟我家有八竿子打不着的亲属关系。之所以我会陪着他,还是我妈非得这么要求我的,甚至以不给下个月生活费要挟我,我才答应的。

  不过,见了面之后,我发现其实这个人倒是蛮好相处的,有什么困难,他都是主动自己尝试着解决,从不想着依赖别人。

  因此,我倒是对这个老乡学弟心生好感,他因残疾不能参加军训,所以通常都是我推轮椅陪他在学校里面到处逛。

  正思虑期间,我发现室友金总的说话时间好像有点长了,虽说把我的老乡感动得一塌糊涂,但稿件字数超限是板上钉钉的事。果然,一名学校办公室的老师悄悄的走到他身边同他讲了两句。

  很快,我们就听到了报告的尾声:

  “好的,鉴于时间有限,我今天就只讲这么多。我的主要意思是,同学们要学会利用学校多样化的平台,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另外,我身为老学长和新一届学生会会长,希望大家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联系我,我一定竭尽全力帮助和服务好大家。”

  他的稿子终于念完了,全场的同学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我的老乡立刻为其鼓起了热烈的掌声,随即跟上来的,是全校新生和老生代表们热烈的掌声。

  ……

  “哎,这位新任的校学生会会长,是不是特别牛的一个人呐,我听他说,他还专门为了我们生活困难学生的问题向联邦首脑去过信件呢,而且,联邦首脑还专门回复了他的信件。”老乡兴奋的对我说,似乎已经成了金英的迷弟了。

  我则不置可否的笑笑说:“是啊,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学校为了落实首脑的指示,还专门在学生会设置了困难学生服务部呢,以前,金会长在当上会长之前,就是困难学生服务部的部长。”

  我对金会长在校期间的辉煌履历一清二楚,所以谈起他的历史来,当然是一清二白了。

  而这,主要是室友身份造成的。金总常在宿舍念联邦首脑给他的回信。我对首脑的指示都快倒背如流了。

  说实话,我还挺佩服他的勇气的。给联邦首脑去信。一般人还是没有这个勇气的。大家一般都认为领导很忙,哪里会有时间回复一个籍籍无名的大学生的信件呢?

  没想到,首脑还真的就看到了信,并且专门就此写了一封鼓励话语十足的回信。不得不说,高层的想法还是挺让人摸不透的。

  老乡似乎对金总很感兴趣,逼着我讲了很多关于这位风云人物室友的故事:

  他最早是在入学的时候,凭着好口才和有勇气的性格赢得了大家的信任,选了他当班长以后。

  他很快就跟班导师攀上了关系,凭着跟班导师的关系,和自己的能力,他当上了学院学生会的会长。就此辞去了班级职务。

  会长有了名,但还缺乏令人信服的资本。在学校,学习成绩就是最好的本钱。凭着对德育课成绩和奖学金的垄断决策权。令王贵等学霸俯首帖耳。成绩自然也就有办法搞上去了。

  名利双收以后,金会长有点飘飘然。发生了一些不利事件(会长室录音泄露事件,这件事我没跟老乡具体说)后,他失去了班导师的信任。

  但他贵在能坚持,一连在我们宿舍往联邦高层去了很多封信,最后居然得到了联邦首脑的亲笔回信。

  不得不说金会长智慧出众,学校很重视首脑的批示。金会长一跃成为了校学生会的红人。

  首脑的亲笔回信犹如尚方宝剑一般,令金会长办事所向披靡。

  自然,在这个学期,成功当上了校学生会的会长。

  “怎么样,我这个室友平步青云的故事够励志吧?”我对老乡说道。

  “嗯,真厉害。他是我的榜样!”老乡说出一句令我大跌眼镜的话。

  ……我无语,难道这小子脑筋有问题,没听出我话里话外对金会长高升之路的揶揄?

  “额,那你打算怎么做?”我试探着问了一句,毕竟,人各有志,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利。我对追名逐利的消极态度不代表就是普世价值观。他具体是怎么想的,我不能去横加干涉。我问出这一句,也只是好奇而已。

  “我打算去校学生会工作,先去投简历在说。”他满脸兴奋的样子。

  我心想,果然,利益总是比节操高贵,我被狠狠的打了脸。

  “好吧,我推你去学生会的招新处。”无奈,奉母名必须陪着老乡,所以我也只得跟去了。

  不久,老乡就成功成为了学生会的一员,而且去的是他最感兴趣的困难学生服务部。

  ……

  大约半年以后吧。老乡在此期间基本没怎么联系我,这一天突然提出让我陪他去一趟学生会办公室。

  我挺纳闷的,他不就是学生会的人吗?进办公室那不是跟进自己家一样,咋还让我陪着呢?

  到了学生会门口,我们被一位看门的保安拦住了。

  “干什么的,进去找谁?”老大爷保安斜着眼睛瞥了我们一眼。

  “是这样的,大爷,我本来在学生会困难学生服务部工作,但是在帮部里挂展板期间,不小心砸伤了手指。我想到会办公室去盖一个工作证明,好凭此办理工伤手续。”老乡的叙述能力很强,事情表达得很清楚。

  “那你找谁?让他出来接你,不然不能进!”老大爷却一句话就顶回去了。

  “为什么不能进,学生会不就是服务学生的组织吗?你看,你们门口的标语还挂着呢: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我指着大红标语对老大爷说。

  “那我可不管什么标语,我这里有规定,必须是在里面工作的人才能进。”老大爷看也不看一眼标语,横竖甩出一句话来。

  “那我偏要进!”我怒了。

  “哎,那你今天就偏偏进不了了。”老大爷阴阳怪气的说,身子一横,挡在了我们俩面前。

  我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但是面对不讲理的人,我也不是拿他没办法。

  我说:“你等着!”

  “好,我倒是看着你们两个学生娃能拿我怎么样,我把话放在这里:你们今天呐,就是别想进!”

  我打了个电话给金英。

  “嘟……”

  “李奕,哎,你小子也会给我打电话,你好久没主动给我打电话了吧。哈哈!”

  “哦,我钥匙忘宿舍了,找你来拿钥匙。”我背对着老大爷小声说。

  “好,上来吧,我在306。”

  “门口不让进。”

  “你把电话转给他。”

  我把通讯工具转给老大爷。

  老大爷一开始还挺横的,可一接到电话,立刻变成了乖小兔。

  “诶,金会长,我知道了金会长,您放心吧金会长。我一定照您的要求办!”

  一声声的金会长,叫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他还真说得出口。

  我们被请进来了。在306我找到金英,把老乡的情况讲了一下,金会长说:“老乡啊,你要理解我们学生会的难处呀,你的部长告诉过你吗?咱们学生会的经费紧张呀。你看,如果为你报了工伤,好多工作都开展不下去了……”

  噼里啪啦讲了一大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拍桌子:“行了,能报多少就报多少吧!”

  金会长终于给老乡了一个比较低的工伤报销比例。此事才算完结。

  又过了一段时间,在学生会组织的年底颁奖大会上。我正好路过,想着老乡不是在这儿吗?过来找他一起商量组队回家的事。

  却听人说,他早就辞职了。

  在我一转身离开的时候,背后还在响着金会长那冗长的致新年贺词的声音:“……今年的困难学生服务工作做得相当出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