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秋曳落梧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难堪世事不由人

秋曳落梧桐 唠叨名流 1 23 20642021.05.26 10:46

  沐聪经过轮番的敷药,初时痛不欲生,随着次数的增多,痛感渐渐降低,直到最后只剩下一丝丝沁人心的幽凉。

  这期间萧昚也来过了几次,无非就是诉说衷肠,然后抚琴一把就消失。不过从头至尾,这么多天萧若琳都一直相陪,只有萧昚来的时候才会回自己寝宫歇着。

  从沐聪对疼痛感的描述,无暇老人知道,今天这一副药取下来之后,若是能重见光明则万幸;若不能那谁也没有办法,便是天命。

  因此,所有人都非常的紧张,萧若琳更是小手捂着胸口,满脸尽是期待。

  无暇老人轻轻拍了拍沐聪的肩膀柔声道:“聪儿,不管结局怎样,你要有心理准备。不要怨天也不要尤人,即使不能重见光明,也要有勇气面对生活,知道吗?”

  沐聪坚毅地点了点头,想要凝神静气,却依然压抑不住一颗砰砰砰直跳动的心脏。

  就在最后一层面纱即将揭去的时候,紧闭双眼的沐聪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眼前一阵阵朦胧的烛光。他压抑住了内心的欣喜,想要睁开双眼却又害怕失望,患得患失的表情就这么在脸上不停地徘徊。

  萧若琳则是在一旁紧盯着沐聪的双眼,连呼吸都不敢有太大的动静,生怕惊扰了沐聪会导致令人遗憾的结果。

  无暇老人再一次拍了拍沐聪的肩膀,鼓励他睁开双眼,平和地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

  随着沉沉的眼皮睁开,映入沐聪眼帘的,赫然便是半年未见心里又一直挂念的师傅。因此,就算是突然被光线刺痛,也就显得不难么重要了。

  无暇老人见沐聪的双眼不但恢复了之前的灵气,反而还要更加清澈明亮,不由得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彻底放下,终于成功了。

  沐聪一把抓住无暇老人的双手,喉咙里一阵哽咽,眼眶中盈盈闪动,就像是聚集了的泪珠即将掉落。

  无暇老人连忙柔声道:“聪儿,忍住,眼睛刚刚痊愈,不要流泪。”

  沐聪使劲儿点头,将泪水忍住。

  萧若琳则一颗小心脏小鹿乱撞,连忙低声问道:“师傅,聪哥好了吗?聪哥是不是恢复光明了?”

  沐聪缓缓回转头,又一把将萧若琳的小手抓住,放在自己的心口。萧若琳能够感受到沐聪心脏跳动带来的狂喜,瞬间也什么都明白了。

  萧若琳欣喜过忘,眼眶和鼻子一红,竟然激动地低声啜泣了起来。

  无暇老人呵呵一笑,他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也是他该离开皇宫的时候了。这半个月来,耗尽了他几乎所有的精力了,而且这里也该是他们两个年轻人的世界。

  “聪儿,你眼睛刚刚恢复,记着别太用眼疲劳。为师心愿已了,也该走了。”

  沐聪心下一阵惶然道:“师傅,弟子才刚刚重见天日,您怎么就要走?这回弟子再也不会让您走了,江湖苦楚,弟子能够让师傅您享受清平。”

  话一说完,沐聪也后悔了,因为他知道以师傅的性格不会这么做。而且非但不会这么做,反而还容易让师傅觉得这是在侮辱他。

  无暇老人展颜一笑,这会儿是真的笑了,脸上的疤痕迅速集中在一起。虽然看起来依然显得恐怖,可笑声中却尽是舐犊之情。

  “聪儿,你了解师傅,不过为师还是知道你一番孝心的。”

  得知师傅要走,萧若琳瞬间就不干了,一把跳起来就将无暇老人的胳膊给挽住了。不但挽住了胳膊,还全身倾斜,做出拉住师傅的动作。

  无暇老人一愣,瞬间又无奈起来。两个女徒弟,个个都是撒娇的货,个个都是难缠的货。

  沐聪连忙道:“若琳,放开师傅吧!师傅是人间自由散漫的散仙,又岂能被世俗束缚?他老人家遨游天地之间,更为洒脱。”

  沐聪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依然是万般的不舍。

  所谓一物降一物,沐聪便是能够降住萧若琳的人,恐怕也是唯一的人。

  萧若琳怅然若失松了手,嘟着小嘴一脸的委屈,却又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然而,压在沐聪心里的,还有一个心结。于是他让萧若琳去给自己倒水,同时轻步来到无暇老人的身边。

  “师傅,您和皇帝之间......。”

  无暇老人挥手打断道:“为师只是个山野草民,跟皇帝之间又能有什么交集?你聪明伶俐,这回却是看错了。不过临别之时,为师还要告诉你一句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无暇老人话说完,便转身离去。离去之时,心中也不禁感慨:这个沐聪,是自己最得意最聪明的弟子,原来他都看到了。还好走得快,要不然再纠缠下去就麻烦了。

  等萧若琳追出去时,无暇老人早没了踪迹,只留下沐聪一直沉思呢喃: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这时门外又传出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继而一个须发皆白又满面红光的老者出现在眼前,居然是昌盛侯牧仲。

  “伯侯,侄儿拜见伯侯。”

  沐聪纳头便拜,牧仲双目有神,也是一阵惊喜。

  “老夫适才心里一直有种心情愉悦的感觉,没想到果然是贤侄痊愈,真的是可喜可贺啊!”

  牧仲虽然年老,可声音却依然爽朗洪亮。

  不过欣喜过后的牧仲扶起了沐聪,眼神中又立即转喜为忧。

  “贤侄,老夫此来是来向你说一件事的,和大宛国的交涉已经接近尾声。本来一切都还顺利,大宛也答应提供马匹,质子给我们,甚至还提出要用族中美女和亲。这本身是一件大好事,可大宛却提出要贤侄你亲自去迎接,故而谈判陷入了僵局。”

  亲自去迎接?沐聪不知道忽儿擦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又突然想到师傅刚刚说的那句话,印证下来似有所指,难道是在此处?

  “那伯侯,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

  “皇上让老夫来看看你,一来看看你的眼睛二来是想听听你的看法。”

  沐聪沉吟良久,看来师傅应该是知道些什么,否则不会这么说。既然是国家大事,那自己也就没有退缩的理由。

  “伯侯,小侄与您同去,看看忽儿擦怎么说。”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