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他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他与路 乐土土土土. 2080 2020.11.29 14:36

  老鼠唧唧喳喳地乱叫,发自本能地攻击这只施压在它身上的手。

  它张牙舞爪,撕破了他的伤口。

  可伤痛并没有因此加深,似乎苦楚这种东西也是有限度的,一旦积聚到某个阶段,再往后,便只剩下无感了。

  到处都是空白,胸膛仿佛被火炮铁枪击穿,心脏却仍在永无止境地跳动着。

  摆在眼前的似乎是一片沦陷在世界边缘的荒漠,残阳的余晖施施然落下,凉薄的月光似芒草,却又如炉火般燃烧。

  毛孔控制不了收缩的力度,热汗如泉涌,他努力地张开嘴,想要一口咬掉这只皮毛黏糊糊的老鼠。

  老鼠惊恐万分地看着眼前的黑洞,死亡触目可及,天空仿佛全然被黑暗侵占,大地随之龟裂、分离,深渊就停留在那里。

  光仿佛已经灭绝。

  地底深处弥散着难熬的灼热,渺小如一只无法逃脱的捕鼠夹,久远如某个在大漠中荒废了数千年的洞窟。

  它能感受到这个人类的饥渴,他体内的熔炉似乎即将要燃烧到了尽头。

  如果不能尽快补充燃料,他的火焰就会暗下去,没入黑暗的谷底,彻底熄灭。

  “吃了它,你也活不了,”龙在他的身后说,“放过它吧,也放过你自已...”

  “给各自都留一条活路吧。”

  他在夜幕下叹息,声音裹挟着黄昏的苍凉和白日的浮躁。

  男孩怔怔地看着这只老鼠的眼睛,它还在叫,声音还是唧唧喳喳,眼珠子在打转,滴溜溜的,好像...塞满了恐惧。

  他在咀嚼着什么,好像听不懂人话。

  忽然间,他愣了一下,不能理解男人口中的‘放过’是什么意思?

  ....

  为什么要放过,难道是醒来过后,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还是...

  我已经死了?

  这里...难道不是奉行着‘你我死活’规则的那个地方么?

  我如果杀不死你,就要被你杀死,我们不是在玩一场比赛谁能活得更久的游戏吗?

  阿爸和阿妈,还有爷爷奶奶,还有隔壁家的啊珍姐姐,还有阿珍姐姐的丈夫,阿强哥哥...他们...

  不就是玩不过那些拿刀拿枪的人,所以才丧失了这场游戏的资格么?

  ....

  一时间,他陷入了迷茫,很懵懂,很矛盾,很挣扎...

  不知道这只老鼠这样做究竟有什么用?

  它的恐惧有什么用,它的害怕有什么用,它的挣扎、它的反抗又有什么用,到头来,不也还是要被吃掉么?

  到头来,无能为力的我们...不过,都是这场游戏的失败者...

  而已,仅此而已。

  ....

  记忆在回闪,自发地跳跃的一天之前的黄昏,一队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闯进村口。

  他们的眼神像豺狼,跟老鼠不一样,没有太多恐惧,贪婪和邪恶在瞳孔深处交织,宛若漩涡中狂生的海草。

  混乱的水流急促地转动着,他们在炽热的火光中为非作歹,赤裸裸地开始了杀戮,人们在尖叫,声音被火焰焚烧殆尽。

  ....

  他又抬起头,怯生生地看着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男人。

  “干嘛...”他战栗着说,“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跟我走,起码不用死在这里。”

  “去哪里?”他说,“我能去哪里?”

  他极力地不让自己哭出来,声音却在不受控制地发抖。

  他说,“我的家没了,阿爸...阿妈...他们都没了,我...我还能去哪里?”

  “你要去哪里是你的选择,作为我,能做到的,只有分出一个房间,一张床,一副碗筷,给你提供一个可以收容你的地方。”

  “像可怜一个乞丐那样么,”他说,“不用了,我没你想的那么可怜。”

  “不是可怜,而是给你选择的机会。”龙重申一次。

  “什么选择?什么机会?”男孩讥讽地笑,“我还要什么机会,我还要什么选择,已经结束了啊...这里...我...”

  “什么都没有...已经结束了啊,哪里还有什么机会,你们这些人...”

  “烧了我村子,杀了我的家人...”

  他狠狠地咬牙,“难道还嫌毁得不够多么?!”

  “我就剩下烂命一条了我,你们还想从我这里抢走什么?!”

  “我没想抢你东西,你的家人不是我杀的,杀死村民的那些人,不是我们,”龙平静地说,“是敌人,我们是他们的敌人。”

  “那就是你们把他们带来这里的?”

  “是啊,他们本意是来杀我们的,”龙说,“但最后却被我们杀了。”

  ....

  黑色的山脉静默无声,盘亘在大地上,宛若一条死去多年的巨龙的骸骨。

  飞鸟回归山林,地上面没有火,空中却有缕缕的白烟飞散,犹如旧日烟火的余影。

  男孩放开了那只老鼠,低着头沉默着。

  龙仍然站在他的身边,仿佛在适应他的沉默。

  “那就是你们赢了嘛,你们才是最后的赢家啊,”男孩忽然瞪大了眼睛,“不仅赢下这场游戏,活到了最后,还保住了家人。”

  “可我不觉得是赢了,所谓的胜利,就是将对方杀死,这种方式的本身是错误的,我不觉得这是赢了。”

  “反而,重复犯错会令我心虚,以至于不敢回家,害怕挨骂。”

  “挨骂又怎样,害怕挨骂就可以不回家了吗?”男孩说,“家是不能不回的,就像人是不能不吃饭一样!”

  “那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吃饭吗,我既然又犯下错了,总得做出一些什么弥补,才好回去交代。”

  “我爸爸说,女人是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谜,我想我跟他大概是一样的...”

  “喜欢谜语,可总是找不到答案。”

  “你要什么答案啊,答案不就写在拳头上么,”男孩说,“你只要拳头比所有人都大,你就是所有人的答案。”

  “暴力不能解决问题,”龙认真地说,“暴力只会滋长另一种暴力,暴力的本身是错的,它是神用来奴役人类的工具。”

  “那是因为你的拳头还不够硬,你的拳头要是够硬,你就去把神狠狠地打一顿,你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对我们指三道四的?”

  “神是不能打的,虽然我无法确定它是否存在,但给我的感觉就是...”

  “它们是超越了物质之外的存在,形态如灵魂那样飘渺。”

  “我们只能用感悟与道理令它们信服,无法通过肢体与其交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