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利刃无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七章 逐步试探(求收藏、求推荐)

利刃无声 锦官驿 2337 2020.07.10 23:42

  同一节车厢的穆元良和霍军此刻也绷紧了神经,但是他们突然看到了陈二虎不经意间打了一个手势,那个手势代表了冷静,尚在掌控中,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的意思。这其实在远藤健一朝李子安他们方向走来的时候,李子安就预感可能是找他的,于是就在和肖雪他们聊天的时候就提前不经意的就示意了陈二虎,陈二虎马上心领神会,这才有了现在举动。

  李子安心里此刻还在研判,是哪里出了问题还是临时检查,既然是临时检查为什么能偏偏找到他,脑子里很短暂的闪过了很多设想和可能,心里稍微有点乱,不过迅速调整了心情,深呼一口气,平静了下来。

  此刻正好并行的靠近过道的座位没人,远藤健一一屁股坐下微笑着望着李子安:“您是燕京大学考古系毕业的吧?”

  “这位先生说笑了,我是中央国立大学考古系毕业的。”

  “那您一定擅长唐代器物的鉴赏了。”

  “很抱歉了,我只对明代的瓷器感兴趣。”

  “正好我这里有件明永乐的青花花卉缠枝莲扁壶,您给掌掌眼?”

  “可以,请问宝物在哪里?”

  “我寄放在餐车那边了,要不劳烦您移步了,”远藤健一说罢起身并朝餐车方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好的,远藤先生请。”李子安笑着也起身朝餐车走去。

  穆元良和霍军看着这一切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穆元良若无其事的起身朝许敬文那节车厢走去报信了。

  而坐在一旁的肖雪心里顿时大惊,因为在闲聊的时候明明李子安说自己是燕京大学毕业的,学的也不是考古系,刚才和满铁特务的一番对话流畅而清晰,没有半点慌乱和犹豫,仿佛是事先排练好的,某种意义上老说,这更像是一个接头的暗语,想到这,不禁心里顿时一愣,眉头微锁,不禁意中也进行了危险研判,难道是敌特发现了她的身份,派人来接近她?但是也不像啊,当着她的面这么大张旗鼓的接头不是把她当傻子了吗?所以从这点来说,她应该没有暴露,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不能大意,一个人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而跟着远藤健一朝餐车走去的李子安心里也是陷入了沉思,刚才接头的暗语完全对上了,这是和日本关东军宪兵队特高课那边的接头暗语,为何满铁的人也知道并且前来接头,难道这个远藤健一是关东军的人?正在快速思考的同时,几人已经到了餐车车厢里。

  这时候已经过了餐点,事先远藤健一已经知会过列车长,对餐车进行了清场,所以餐车里并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个等待的服务员,看见远藤健一进来了,赶紧将准备好的茶点送上来,然后微微鞠躬就离开了。杨从波立刻守在餐车门口,以防止外人进来。

  双方很自然的落座,还没等李子安开口,远藤健一就直接发声了。

  “李先生,我知道你心中的疑惑,你应该很庆幸刚才我们对上了暗语,否则等待你的可能就是牢狱之灾。”对面的李子安微笑了一下,没说话,看着远藤健一等他继续说。

  “你一定疑惑我作为满铁的人怎么会你们关东军特工的暗语吧?”远藤健一盯着李子安平静的问道,李子安也平静的点了一下头以示赞同,在没搞清楚什么情况之前李子安不会轻易出牌的,一定要掌握主动,就让远藤健一来表演,看他到底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哈尔滨特务机关特高课情报组长小泉忠是我大学的同寝室校友,关系非常好,我们日常在工作中多有配合。你的消息以及接头暗语就是他告诉我的。”远藤健一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小泉忠组长是拜托您来对接我?”李子安试探的问道,他还是没有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内心还是非常紧张。

  “也可以这么理解,算是初步对接一下吧,李先生,我已经和你非常坦诚,希望我们下面的谈话你也能坦诚相待。”

  “一定知无不言。”李子安微微点头道。

  “爽快,就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那么我有些疑问,希望从李先生您这里得到答案,而且是真实的答案,李先生是聪明人,多余的我就不多说了。”

  “好,远藤先生尽管问。”李子安倒是很爽快。

  “嗯,”远藤健一露出一丝微笑,很是满意李子安的态度,于是直接就开门见山:“雪狐情报组的失利让人非常难过,这不仅是大日本帝国的损失,也让李先生失去了敬爱的老师森口长官,同时也是我本人的损失。”对面的李子安听闻赶紧脸上配合的露出了悲伤的神色。

  “雪狐情报组的水岛雄太和我关系不一般,对我而言就是我的亲哥哥!”李子安听后立刻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但是心里一震,看来这个水岛雄太和远藤健一之间的关系恐怕不那么简单。

  接下来远藤健一简单的讲述了一下和水岛雄太之间关系的来龙去脉。

  “这真让人难过,请远藤先生节哀。”说着李子安在座位上微微鞠了一躬以示哀悼。

  “作为帝国的军人,能战死在疆场上是无比的荣光,能为天皇尽忠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付出的!我现在作为生者,一定会继承长兄的遗志,继续完成其未尽的事业。”远藤健一的表情显得很狰狞。

  “远藤先生的精神值得子安学习,真的让子安很惭愧,没能和老师他们一起战死在敌人的枪口下,哎,真的让我无颜面对老师,面对今后的同事,我是不是太懦弱了?”李子安神色显得无比悲伤和自责,看向远藤健一的同时心里也在问自己,远藤健一你究竟想说什么,怎么就是不切入正题,总是在这绕老绕去的呢。

  “李先生不必自责,在与支那人战斗中,牺牲不是我们唯一的选项,活下来可以让我们今后更多的为牺牲的人报仇,为天皇、为大日本帝国做更多的贡献。森口长官能有你这样的优秀的弟子,一定是感到很安慰了,你的活下来不是对不起老师,你可以更好继续战斗为老师报仇雪恨。”远藤健一安慰道。但是话锋一转,“李先生,我现在代表我自己也代表小泉忠组长正式与你谈话,请问务必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否则后果你是清楚的。“说着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阴冷,眼睛直直盯着李子安:“为什么冷箭行动会失败?行动细节是怎么样的?你是如何逃出来的?来哈尔滨的目的是什么?”

  面对这种咄咄逼人的提问,留给李子安没有丝毫的犹豫考虑时间,他必须立刻接上茬,除此以外别无选择,任何的质疑和顾虑都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这一切念头都是电闪雷鸣般在脑海里闪过,一念至此,没有丝毫犹豫,便开始了相关的讲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